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娘子万安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阴谋
    程老太太下意识地就向后躲闪,顾家那痴傻的小姐也在,她上次“晕厥”嘴唇都被按肿了,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好,不想再见到那位顾大小姐。

    而且这个顾大小姐见到她就像是穷鬼瞧见了金子,那表情看着瘆人。

    这样想着,程老太太决定还是先回去与族中长辈商议商议对策再前来。

    “走吧,我们先回去,改日再……再来向公主赔礼。”程老太太握着管事妈妈的手转身蹒跚而去。

    顾明珠停下了脚步,有点可惜了,程老太太跑得委实有些快,少了一个让她辩证的机会。之前她发现程老太太呼吸声沉重,有热哮的症状,面红目赤,痰火眩晕,时间久了要患壅肺病,假晕就会变成真晕了,她这簪子说不得真会派上用场。

    顾明珠重新将簪子送回发髻上,转身重新走回花厅。

    林夫人见赵氏情绪安稳下来,也就起身告辞。

    “夫人再坐一会儿。”怀柔公主出言挽留。

    林夫人笑着道:“等过阵子,我再请公主和太太上门宴席。”

    怀柔公主一脸歉意地将林夫人和顾明珠送上马车。

    “怎好劳烦公主,”林夫人道,“公主府还有那么多事要忙,有用得上我的,公主就遣人来说一声。”

    怀柔公主很是感激林夫人:“夫人,您真是太好了。”

    眼看着顾家马车离开,怀柔公主这才准备回去,就听到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

    “是驸马爷。”黄妈妈先出声道。

    程翌翻身下马快步走到怀柔公主面前:“家中怎么样了?娘还好吗?”

    怀柔公主点点头:“娘哭了一阵,也与我说话了,方才怀远侯夫人劝了好久,娘的情形与昨晚不同。”

    程翌脸上难掩欣喜,拉起怀柔公主的手:“走,进去看看娘。”

    两个人一起向院子里走,怀柔公主顾不得害臊,想起方才的和离书:“方才程老太太又来了,驸马不在家中,我就擅自做了决定,让人写了一封和离书给程老太太,让程家签了文书,从此之后娘与程家再无瓜葛。”

    程翌听到这里不禁一怔,他定睛望着怀柔公主。

    怀柔公主不禁忐忑:“驸马……我是不是太冲动了?我应该等你……”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腰间一紧,然后整个人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怀柔公主万分错愕,就连身边的下人也半晌才回过神纷纷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瞧见。

    “驸……驸马……”怀柔公主脸颊滚热,羞得抬不起头,驸马与她成亲之后一直相敬如宾,从不曾在人前有过这样亲密的举动,这样不合规矩,难免要让下人笑话。

    “怀柔,谢谢你,”程翌低声道,“没有你,就没有我们母子的今日。”

    驸马没有唤她公主,现在他们就像一对寻常的夫妻。

    “我也要谢谢驸马,”怀柔公主道,“在宫中长大,事事都由人做主,所有人看我都是大周公主,时间久了我都不知晓自己到底是谁,直到嫁给了驸马、救回婆母,我才明白,我并非只是大周公主,我还是我自己,我还有想要做的事,想要保护的人。”

    程翌将怀中的怀柔抱得更紧了些,好半天他感觉到怀柔轻轻推他:“我们还是快去看看娘,娘定然也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程翌点头,就像魏大人说的那样,外祖父的案子还另有内情,否则那些人不会这样急着害母亲。

    两个人回到花厅里,看到赵氏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母亲,”程翌走到赵氏跟前跪下,“这些年让母亲受苦了。”

    “快起来。”赵氏颤抖着将程翌扶起。

    程翌神情坚定:“儿子只恨晚了十二年,早知道如此,当年就该让母亲与程家一刀两断,我跟着母亲一起离开程家。”

    赵氏伸手轻轻地理了理程翌的发髻:“母亲知道你们对母亲好,起来吧,母亲不会再走那条路了。”

    程翌将整件事说了一遍,中间提及彭良安然无恙:“彭良是好人,他知道那些人要害母亲,求魏大人让他将那两个畜生杀死,之后他会向朝廷伏法。”

    听到这里,赵氏嘴唇又是一颤,眼睛更加红了,手也下意识地握紧了衣裙。

    怀柔公主看到这样的情形,心中明白了几分,彭良应该是对婆母有意,否则不会为婆母拼了性命。

    难得能有这样一个人肯善待婆母,彭良和婆母……一个念头从怀柔公主脑海中一闪而过,虽然这样想有些太过惊世骇俗,恐怕会招人闲话,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程翌说完这些道:“外祖父的案子恐怕还另有内情,我现在怀疑程家和袁家都不干净。”

    赵氏听着一惊,袁家是在她“死”后才与程家结亲,怎么会与父亲的案子有关?除非他们早就暗中算计,想及程家人种种,赵氏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程翌道:“母亲仔细想想,之前是否有什么端倪?那时候母亲是否认识袁家人?”

    赵氏点点头:“我识得袁氏的嫂嫂白恭人,那时候白恭人经常来寻我说话,你小舅舅没有成亲,我原以为白恭人有意将袁氏许给你小舅舅。

    那时候袁氏哥哥已经在都察院任监察御史,官声很是不错,袁氏看着也很懂礼数,我还将这件事讲给你外祖父听,只不过你外祖父听说是袁家坚决不肯答应,让我回绝了袁家,以后也不要与袁家多来往。

    我不知为何,你外祖父说了一句,不喜袁御史行事作风,后来我让人去打听,才知道袁御史有意攀交你外祖父,给你外祖父出过主意,让你外祖父耍些手段,多报战功入京,也能为将士们多要些抚恤,他也会为你外祖父作保。

    你外祖父素来不喜欢这些弄虚作假之事,袁大人身为朝廷的监察御史,竟然徇私枉法,由小见大,将来在官位上定少不了动坏心思。”赵氏之前没有提及这些,是觉得袁氏抬去程家做继室,没有真凭实据的枉言,恐怕会被人曲解为,她为了正室的地位陷害袁家。

    程翌道:“袁家果然不是好东西。”

    赵氏思量半晌才道:“要想知道袁家有没有害你外祖父,还得仔细查问,时隔这么多年,不知道能否找到证据。”

    “不找找怎么知晓。”程翌很有信心,魏大人连战马案都查得清清楚楚,就算时间过的再久,有些证据定是他们抹不去的。

    赵氏压低声音:“又要依靠魏大人才能查下去,我们委实欠魏家太多。”

    怀柔公主颔首:“过些日子我想进宫去看看皇后娘娘。”说着她向门外看去,黄妈妈守在那里,不让任何人靠近,除此之外她还要整饬公主府,不能留那么多眼线在身边。

    程翌也起身道:“母亲还记得自己留了多少嫁妆在程家吗?”

    赵氏一怔:“你是要?”

    程翌点头:“既然母亲与程家一刀两断,那些嫁妆自然也要拿回来,不要污了程家的地方。”除此之外他还要将母亲想起来的线索仔细禀告给魏大人,

    程翌大步走出了门,赵氏望着儿子的背影,弯起的后背渐渐挺直起来,欠了魏家,魏皇后、怀远侯府那么多,她不能就此死了,不能辜负所有人的心意。

    ……

    聂忱马不停蹄地将申先生押送入京,车马还没进城,远远地就看到有人迎过来,那些人身穿官服一看就是衙门里的人。

    乔徵驱马上前,他先看到了真定府的衙差,押送这样重要的犯人,光用衙差魏大人不会放心,他眼睛围着那囚车看了一周。

    聂忱感觉到远处那双眼睛定在魏家护卫和他身上,那人只怕不简单,多亏魏大人吩咐下来,让府衙押送,他们就在一旁护卫,这一路上他与申先生接触不多,就算衙门仔细查问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坊间人是什么地位,如何与府衙相处,聂忱还是知晓的。

    乔徵将手中文书递给真定府的官员:“刑部来接犯人。”

    真定府官员松了口气,将文书办好,他们就算顺利完成了差事。

    乔徵让人接手了申先生,最后走向聂忱:“你是坊间人吧?”

    聂忱心中一凛,立即低头行礼:“大人,有何事需要草民效劳?”

    乔徵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聂忱的肩膀,十分和气地道:“将来有合适的案子定要知会你们。”

    “多谢大人。”聂忱再次躬身。

    乔徵望着聂忱,这人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坊间人,叔父为何如此上心呢。

    聂忱感觉到那眼神一直落在他身上,京中有什么变故吗?此时他想早些见到长老爷和蒋……顾大小姐,他们定是什么都知晓。

    

http://www.android123.com.cn/14_14657/8659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