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213 先祖遗愿(七千字大章求订阅)
    “我说你为什么扭扭捏捏的?你不是一个勇敢著称的野蛮人吗?当时一往无前撞在阿兹莫丹肚皮上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为难?”

    维达小声地问着。

    虽然他知道卡努克不管他说了什么,都不会主动去找蕾蔻的。但是他想要知道原因。

    “贸然的靠近别人那不是勇敢!维达!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卡努克的语气中带着愤怒,也许还有些不甘心。

    不过他说的没错。

    冒失的靠近别人大多数时候都不能算是勇敢。爱情这种东西的确是需要一个开始的勇气,但是那不包括骚扰一个内心忠贞并为之痛苦的女士。

    “好吧,你存在的时间比我要久的多,你都这样说了。”

    维达把手上的面包换了个姿势继续烤着。

    “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我在等待,并不是在守候或者期待什么,只是我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而已。”

    卡努克勉强平复了心情,然后扫了维达一眼。

    “你其实早就能够解脱了吧。”

    卡努克看着维达严肃的说着。

    “你知道的,就好像你们总是不愿意离开一样,我也有我的理由。”

    维达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我记得你当年也被称为最有天赋的野蛮人。”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当一个商人也挺好的不是吗?至少不用每天对着血肉横飞的恶魔,那种日子才是糟心的。”

    维达低头烤着面包,在他还是冒险者的时候,他的确很强大。

    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其他的方式生活,做个商人或许对他来讲也是一件好事吧。

    “我记得你在叫卖商品的时候,看着那些新兵修复武器,总是会握紧拳头。”

    卡努克眼都不抬得和维达说着。

    “毕竟我也有过辉煌的过去不是吗?看到充满了热情的战士,总是会缅怀那段峥嵘岁月。”

    维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

    另一边布尔凯索刚刚才从山崖上下来,走到了罗夏的跟前。。

    “罗夏,你最近几天有要忙的事情吗?”

    布尔凯索送走了古一,喊住了罗夏。

    他的声音不复暴躁,虽然嗓门依然不小,但是却格外的平静。

    罗夏这个家伙因为身体刚刚发生了改变,此时正有些激动。

    因为身体条件的缘故,罗夏小时候可没少吃苦,当然长大之后也是一样。

    他不断地挥舞着武器,好像是要把他过往的憋屈全都释放出来一样。

    身上的怒焰在这种情况下更加的高涨了。

    “我最近都没什么事情,我在城里单纯的就是一个流浪汉,也不会有人找我。”

    罗夏做完了最后一组挥砍,然后收起了斧子看着眼前的布尔凯索。

    “那你准备进入秘境吧,第一次的秘境能让你收获颇丰。”

    布尔凯索上下打量了一下罗夏。

    “至少你就能学会控制身上的怒焰了。”

    说罢布尔凯索转身就带着罗夏往长者圣殿的广场走去。

    怒焰能够让野蛮人更好的释放怒火和感受怒火,但是对于战斗只有微乳的影响。

    如果敌人是一个胆小鬼的话,或许这幅姿态能够起到不错的威慑效果。

    但是被制造出来的恶魔大多数都不懂得畏惧为何物。

    布尔凯索的第一次战斗是一大群行尸,虽然比起奥拉克的初战要简单一些,但也算得上危险。

    那里边要是运气不错的话还能得到一柄阿瑟夫的生命之光。

    就是那个能够随着击杀亡灵恶魔来恢复状态的武器。

    虽然那个秘境仍然不算轻松,但是现在的罗夏已经有能力去战斗了。

    狂战盛怒和世仇未报两个天赋的存在,让现在的罗夏跻身于新兵的第一梯队。

    虽然还不是掌握了狂暴冲锋的马修的对手,但是战斗起来和朗姆洛有来有往还是能做到的。

    雄鹿部落的血脉,布尔凯索的继承人。

    现在的罗夏只要稍微熟悉一下架势,就能释放出先祖之锤这个技能。

    虽然不会有朗姆洛被先民护腕增幅之后的威力,但是也称得上强大。

    至少两下一滩行尸是没什么问题的。

    “秘境?”

    罗夏思索了一下,跟在布尔凯索身后一言不发。

    虽然他得到了布尔凯索的血脉,但是却没能看到任何关于布尔凯索的画面。

    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个惯例,所以也没有感到好奇。

    不然的话他可能又要开始写日记了。

    自打被调侃过日记之后,这几天他都没有再动笔,或许在他的心中哈洛加斯圣山地的存在不该被太多人知晓吧。

    “就是一场战斗,胜利者能够变强。”

    布尔凯索随口回答着罗夏的疑问。

    不过一小会的功夫,两人就走到了位置。

    沃鲁斯克正站在长者圣殿的大门口,看着布尔凯索和罗夏。

    “这么急吗?”

    “我等了太久。”

    两人的交流转寥寥数语就结束了,或许是有些话不适合在罗夏面前说的缘故。

    布尔凯索随手敲在了外边的柱子上,一团火焰在石柱顶端熊熊燃烧。

    布尔凯索的秘境和其他先祖的比起来是有些不同。

    “进去吧,罗夏!”

    布尔凯索的身后一个金黄色中带着黑色丝线的传送门打开了。

    沃鲁斯克的眼神似乎是有些紧张,欲言又止。

    罗夏看了一眼沃鲁斯克的表情,然后直接走了进去。

    他的行动和认定的事情,谁也没法阻止。

    只要设计正义,罗夏永不妥协。偏执的不顾一切的正义,为的只是正确。

    至于后果那是之后的事情,他的眼前只有正义。

    “你真的等不及了吗?我以为你会在成为不朽之王之后再进行这一步的。”

    沃鲁斯克看着罗夏走进了秘境,确定了对方听不到他和布尔凯索接下来的对话之后,掀起了脚下的地砖,里边一个金灿灿的宝箱漏了出来。

    “我说这么多年没有人找到你的宝藏,原来你放在长者圣殿的地砖下面了。”

    布尔凯索转移了话题,说起了沃鲁斯克的珍藏。

    不朽之王的宝藏作为一个公开的秘密已经存在太久了。

    “就好像你的宝箱就在那堆黑面包的底下一样,只是没人想到过而已。”

    沃鲁斯克打开了宝箱,从里面抽出了几瓶包装的十分精美的酒水。

    顺口吐槽着布尔凯索留下的宝箱。

    里面有不少不错的传奇装备。

    只不过因为到现在为止布尔凯索堆在那里的黑面包都没有被吃完,所以也就从未被发现过。

    毕竟在野蛮人最兴盛的时候,也没有多少野蛮人会像布尔凯索一样每天都和黑面包过不去。

    酒水的封口上能看到一些时间的痕迹,说明这些东西度过的岁月绝对不短。

    即便是按照沃鲁斯克死掉之后的时间来算,也至少有一千九百多年了。

    “那一天不会太久了,老伙计。”

    “小子,你才四百多岁,就这么迫不及待?”

    沃鲁斯克把手上的酒丢给了布尔凯索。

    “省着点喝,这可是我当年从那个我记不住名字的要塞抢过来的,那段时光真的很值得怀念。”

    “为什么马萨伊尔来的时候,你没有出现?蕾蔻也没有。”

    布尔凯索小心翼翼的拆开了酒瓶的封口,往嘴里灌着。

    对他来讲喝酒之前会小心翼翼的撕开封口也算是一件怪事了,不过沃鲁斯克倒是没什么反应。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布尔凯索这样做了。

    “当时是我拦下了其他的先祖。除了你之外,我们不知道还有谁能够托付,桑娅还是太嫩了。”

    沃鲁斯克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宝箱里翻找出了一个戒指,然后把地板和宝箱都恢复了原状。

    “给,布尔凯索的婚戒,虽然我觉得这东西你可能用不上了。”

    沃鲁斯克把戒指丢给了布尔凯索。

    “这是初代的戒指?”

    布尔凯索拿着戒指感觉戒指正在吸收着周围一切的生命力。

    布尔凯索的婚戒,第一代不朽之王的作品。

    也不清楚到底是他结婚用的还是就单纯的起了这个名字,这个戒指能够不断地从周围的“敌人”身上吸取生命力。

    要知道野蛮人大部分都是独自战斗的,所以是吸取“敌人”地的生命力。

    其实只要是在它的附近都会被吸取。

    “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吧。”

    沃鲁斯克垂着眼睛看着布尔凯索,这个时候的他显得有些高高在上。

    或许是因为他正站在台阶上的缘故。。

    “死亡席卷过后,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摆脱阴影的。要知道死亡代表的可是生命啊。”

    沃鲁斯克不乏唏嘘的慨叹着。

    “马萨伊尔只是找到了死亡这个终点,不是生命。生命是每一个奈非天的权柄,马萨伊尔终归只是找到了生命的终点罢了。”

    布尔凯索把婚戒收回了背包里。

    这枚戒指可以让布尔凯索在遇见一些家伙的时候,用他们的生命力来填补自己的身体。

    即便布尔凯索对马萨伊尔的存在保持着蔑视,但是死亡是真真正正强大的规则。

    在没有得到完整生命权柄的情况下,即便马萨伊尔完全吞噬了七魔王和几位大天使,也走不到创世神的那一步。

    所以布尔凯索和沃鲁斯克对于那个威胁并没有太过于担忧。

    只要不是创世神,那么就并非不可击败。

    毕竟这个世界上可不存在全能。

    全知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可能。

    创世神就能制造出自己举不起来的石头吗?

    这个问题终结了关于全能的讨论。

    “说的好听,你不还是败了?”

    沃鲁斯克听到布尔凯索的说法之后,都笑了出来。

    只是他的笑容温暖而平和,一点都不像寻常的野蛮人那样大声。

    或许这幅面孔才是沃鲁斯克对待朋友的。

    “说得你好像战胜了死亡权柄一样,好歹我活下来了,而你只能看着我喝酒。”

    布尔凯索放下了酒瓶,随手擦了擦瓶口的灰尘。

    “所以你是布尔凯索。”

    沃鲁斯克把身边的碎石锤重重地敲在了长者圣殿的地面上,他的身体开始逐渐地凝成了实质。

    “你喝完酒就变回去,免得马道克他们说我厚此薄彼。”

    布尔凯索说着话,身上的怒焰就朝着沃鲁斯克的方向飞了过去。

    先祖召唤。

    召唤三位野蛮人先祖为召唤者而战。

    布尔凯索真正契约的先祖正是眼前的沃鲁斯克。

    这位强大的第二代不朽之王!

    只不过布尔凯索基本不会召唤他一起战斗。

    沃鲁斯克主动激发了这个技能,从布尔凯索的身上汲取了怒火化作了实体。

    为的,不过是能够畅饮一次罢了。

    毕竟喝闷酒的时候最好是两个人,苦闷会度过的比较快一点。

    前提是两个人并没有相同的苦闷,不然就是双倍的痛苦,然后进入走不出来的循环。

    “你喝着我的珍藏,难道还打算只让我看着你喝?”

    沃鲁斯克打开了一瓶酒,往嘴里灌着。他没有理由像是布尔凯索那样小心翼翼的撕开封口。

    “大不了下次我出酒,到时候应该是个大日子了。”

    布尔凯索把喝空的酒瓶放进了背包。

    “你又打算拿这瓶子装上你的酒,然后骗奥拉克说是从我这抢走的?”

    沃鲁斯克带着笑容,恢复了实体的他看起来没有灵魂状态那么吓人。

    反倒是想个乐呵呵的邻居大爷,只不过有些过于强壮了。

    “奥拉克活着的时候唯一的梦想就是带着族人回到圣山,然后从你这得到你的珍藏当做奖励。他崇拜你就像是巴那尔崇拜他一样。”

    布尔凯索走到沃鲁斯克的身边又拿起了一瓶酒往嘴里灌着。他对于奥拉克一样心存怜悯。

    “他从来没喝过这酒,所以也就不知道这酒原本的味道。”

    沃鲁斯克有些唏嘘。

    “要是他真的喝到了,那他就要消散了。真当他不知道我的酒是什么味道的?他只是不说破而已。你们这些因为执着而留在圣山的家伙,谁不是还有遗愿没有实现?”

    布尔凯索看了一眼前边的那个传送门,然后坐在了沃鲁斯克的旁边。

    圣山上只有守门人是不会因为自己的愿望被实现而消散的。

    他们是圣山真正选定的存在,只要圣山不被摧毁他们就是不灭的。

    其他的先祖不过是借助圣山的庇护而存在而已。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死死不放的亡灵。

    如果当时的马修捡起了那个李奥瑞克的王冠,那么蕾柯就是哈洛加斯圣山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消失不见的先祖之灵了。

    在圣山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安亚完成了复仇的遗愿,已经消散了。

    变成怪物的尼拉塞克被杀死的那一刻,他连圣山都没有回来看上一眼,干脆的随风而逝,什么都没有留下。

    谁也说不准尼拉塞克最后是不是后悔了。

    恰西早就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死后没有留下遗憾,也就没出现在圣山上。

    剩下还在圣山上的野蛮人先祖都是没能实现愿望的那种,有些悲哀。

    马拉大婶的遗愿是治愈所有的同胞和这个残酷的世界,呆在圣山上的她总是告诫野蛮人新兵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她是个慈祥的大婶,只是过于悲天悯人了。

    拉苏克的遗愿是能够锻造出最强大的武器,然而死了的他已经无法再锻造出超越生前作品的武器了。

    现在只能做些简单得到锻造和修补,毕竟失去了身体也一样失去了很多力量。

    维达的遗愿是赚够钱给从地狱领主的手里为他的女友赎身,而且不能使用从恶魔身上掉落的钱币。所以他成为了一个商人,在那之前他可是天才的战士。

    他的话不过是敷衍那些对他过往好奇的新兵的。

    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女友也早就在地狱魔王的手中消散,他自然也无从实现愿望。

    先锋将领卡尔加的遗愿是看到野蛮人一直胜利下去,这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愿望。

    所以卡尔加总是藏在山巅上视野最好的地方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为隐峰之怒附上传奇的寇尔想要让所有人都能再看到亚瑞特圣山的雄伟,但是亚瑞特圣山已经成为了巨坑。

    库查克锤手想要亲自打碎阿兹莫丹肚子上的装甲,然后复刻卡努克的惊天一撞。

    为此他还打造了一件太古辟邪肩甲,但是他的重锤落在阿兹莫丹肚子上的时候,他只是敲出了几个裂纹,然后被阿兹莫丹用能量波烧成了灰烬。

    巴那尔的遗愿是看到有人能成为当之无愧的奥拉克的继承人。这个家伙憧憬战神奥拉克太久了。

    他送了无数的好苗子进入了奥拉克的秘境,遗憾的是所有的好苗子最终都变成了奥拉克脚下的无主手斧。

    安达库尔加斯想要看着恶魔彻底的消失,这又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愿望。

    莫科特想要看着有人能用无悯砸碎泰瑞尔的脑袋。因为泰瑞尔炸掉了亚瑞特圣山。

    但是布尔凯索没能实现他的愿望,即便布尔凯索有能力做到,但是因为正义不能消失这个理由,布尔凯索没有这么干。

    战斗大师卡尔裘想要看到有人能用盾牌格挡下来自督瑞尔所有的攻击,但是从他之后基本没有野蛮人会在独自战斗的时候带上盾牌。

    即便有那么几个带盾牌的,也没人能像卡尔裘那样神乎其技的使用盾牌战斗。

    征服者海拉伯想要亲手暴揍布尔凯索七个昼夜,他活着的时候都是被布尔凯索暴揍的那个,死了之后更没有希望了。

    卡努克的遗愿是得到蕾蔻哪怕一瞬间的爱,但是他却从未站在蕾蔻的面前表达过自己的心意,即便所有先祖都对此心知肚明。

    蕾蔻不会爱他,哪怕一瞬。

    欧隆古斯的遗愿是在近战中战胜一次卡修斯,他原本不想成为一个丢石头的战士的,只是近战天赋有限的他不得不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他终其一生都没有在近战中赢过卡修斯哪怕一次,活着的时候是这样,死了之后也是一样。

    卡修斯的遗愿是看到有人能用力量战胜寇图尔,让那个莽汉不要再迷信自己的力量。

    但是光说力量的话,布尔凯索能够做到压制寇图尔,但是寇图尔变得迷信布尔凯索和他自己的力量。

    这个壮汉憨傻的有些可爱,当然不是说外表。

    谁会说一个胡子扎成辫子、手臂堪比别人大腿的狰狞巨汉可爱?

    卡修斯是布尔凯索尝试着帮助解脱的第一位先祖,但是第一次就失败了。

    夸尔凯克想要看到野蛮人昌盛,新兵的方阵能占满这个广场。

    蕾蔻的遗愿……是再看到她的爱人一眼。

    她的爱人死的时候毫无遗憾,所以没有回到哈洛加斯圣山。

    蕾蔻只能一个人在圣山上守候着,直到未来的某一天,她终于对过往释怀。

    只有释怀了的蕾蔻才有可能对卡努克赋予一瞬间的爱,但是释怀的蕾蔻连一瞬间都不会留在圣山上。

    卡努克注定等待。

    沃鲁斯克,想要看到有人能完成他未尽的征程,战胜死亡的权柄。

    现在的布尔凯索试图挽留这些先祖,不再试着让他们解脱了。

    尽管他们早就在漫长的存在中感到了痛苦。

    “你还从来没说过你的愿望呢。”

    沃鲁斯克看着对瓶吹的布尔凯索,小声地问着。

    “我的愿望?我记不清了,只觉得好像是和那件事有什么关系。”

    布尔凯索像是喝醉了一样,语音不详的说着。

    但是酒精还影响不到布尔凯索的神智,他只是单纯的记不得了。

    “所以你不惜和我动手也要留下那个继承人?”

    面对沃鲁斯克的问题,布尔凯索也想不起具体的答案。

    “我真的记不清了,反正你知道的,那件事之后我只是个背负太多的野蛮人而已。”

    布尔凯索毫不在意的说着,尽管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强调“记不得”这个结果。

    只是绝对当时的自己干了一件什么大事。

    沃鲁斯克抬头看了看没有云层的星空,虽然他记得,但是那个结果即便是说给布尔凯索也没有意义。

    只能等待布尔凯索自己回想起。

    “那你最好在死之前能够看到那一天。不然你可能就得和我们作伴了。”

    沃鲁斯克随口说着,然后又打开了一瓶酒。

    没有阴霾的星空真的很美。

    ……

    “我说了,娜塔莎和巴顿留在了哈洛加斯山,他们有机会得到你想要的超凡力量。”

    史蒂夫坐在自己住所的沙发上,对着尼克弗瑞说着。

    尽管他觉得自己已经把所有该说的事情都说了,但是尼克弗瑞这个家伙还是不断地询问各种细节。

    这让他感到烦躁,语气自然也充满了攻击性。

    不管他再怎么品德高尚,他也是一个人,各种感情一样不缺。

    “我明白,我只是想要知道他们会不会改变立场。”

    尼克弗瑞严肃的看着眼前的史蒂夫,完全无视了史蒂夫糟糕的情绪。

    就像是他之前在餐厅说的一样,谁能保证布尔凯索不会在城市中大开杀戒?

    到时候又有谁能够阻止布尔凯索?

    朗姆洛那一队人对野蛮人的身份无比自豪,尼克弗瑞不由得怀疑他们到底会站在哪一边。

    更担心鹰眼和娜塔莎会在回来之后变得和朗姆洛他们一样。

    其实野蛮人只会站在正义和公平之下,就好像尼拉塞克当时作为长老,一样会被其他的野蛮人痛揍一样。

    那个刻薄的家伙不止一次被人打了闷棍。

    野蛮人才不在乎敌人是谁,只在乎敌人在哪。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眼下最大的危险是九头蛇!你到底明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在连眼下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的情况下担心布尔凯索会不会失控!?”

    史蒂夫看着尼克弗瑞,他有些发怒了。

    “等到事情真的发生了的时候再去思考,那就太迟了!”

    尼克弗瑞振振有词。

    “但是你完全没有想过九头蛇占领了神盾局的事情!”

    史蒂夫看着眼前的尼克弗瑞,冒出了一股“一个替身而已,打死了拉倒”的想法。

    “那是我没有看到,我看到就会思考预案。”

    尼克弗瑞怕打着翘起的左腿,这条没感觉的腿他正在逐渐习惯。

    “且不说布尔凯索会不会失控,即便是失控了那你打算怎么做?让朗姆洛他们和布尔凯索战斗?”

    史蒂夫的脸上带着嘲讽。朗姆洛他们根本没资格和布尔凯索战斗,于两者都有过交手的史蒂夫能够轻易的做出这个判断。

    这两方的差距太大了。

    他士兵式的思维和尼克弗瑞这位特工之王格格不入。

    “就像是神盾局接受了制约一样,毫无阻碍的力量是危险的。”

    “那你打算用什么制约布尔凯索!?核弹吗!”

    史蒂夫真的快要忍受不了尼克弗瑞了。

    这些事情和他说有什么用?

    他只是一个士兵,在必要的时候哪怕毫无胜算也会冲上去战斗。

    但是和他谈论制约,那只是毫无意义的废话。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退休工资该去哪里领,和他谈政治?

    “我只是想要确定你的立场。”

    尼克弗瑞独眼看着史蒂夫,然后勉勉强强的站起了身子离开了公寓,留下一个快要抓狂的史蒂夫一个人呆在屋里。

    自打他的腿脚不灵光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玩弄神出鬼没的戏法了。

    毕竟在他打算消失的时候,因为腿脚的不灵便被人看到他踉踉跄跄的背影,那就尴尬了。

    别说神秘感,就是想不被笑话都是一种奢望。

    

http://www.android123.com.cn/18_18057/8655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