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囚欢特工妃 > 164章 她的女儿
    (女生文学 )

    寒泽予坐在椅子上。鸷冷的目光幽深如夜。似有片刻的迟疑。他终是缓声开了口:“抱过來……”

    “是。”墨飞扬立刻将夏儿抱了过去。放到寒泽予的怀中。

    轻飘飘软棉棉的小身体落入他怀中的那一刻。寒泽予本该平静的心。再次狠狠颤了一下。近在咫尺的小脸蛋儿。五官是如此地绝美精致。简直和洛子依是如出一辙。

    不过许是睡得太久的原因。她的脸色略显苍白。紧抿的小嘴上也毫无血色。就像是生了重病般。

    寒泽予就这么定定地凝视着夏儿。心中却隐隐作痛。其实方才第一眼看到夏儿时。他就隐约猜到了夏儿的身份。

    想当初他率兵攻打陌古皇城。第一次与洛子依相见。以为她只是单纯地和云妃长得像罢了。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可不曾想。她却是云妃的女儿。所以这天底下。能让两个人长得如此相似的。只有血缘关系……

    如果。夏儿真的是她的女儿。那么。她是不是真的回來了……

    想到这。寒泽予本就作痛的心。开始如同刀割般。他寻了她整整五年。却不想。先寻來的。却是这个可能是她女儿的小女娃……

    这些年。她去了哪里。又是和谁……生的这个女儿……

    其实这个问題。也不过是寒泽予在自欺欺人罢了。他又怎能猜不到是谁呢。夙国的人突然出现在龙瑞国帝都。紧接着就有人夜闯王府。再后來。就出现了这么一个小女娃。

    沧宁昊。

    寒泽予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这三个字。刹时。他那张俊脸冷如寒冰。森森黑瞳中溢出无数浓烈的杀意。

    感觉到寒泽予身上腾起的杀气。墨飞扬并不觉得惊讶。只是感叹。他所熟悉的王爷。终于回來了。只是他不明白寒泽予为何会对一个小娃生出杀意。便小心地问道:“王爷。”

    “传本王命令。立刻封锁京城。将所有混入京城的夙国乱党全部找出來。”寒泽予厉声喝道。眉宇之间满是盛狂的怒气。五年前他顺了洛子依之意放走沧宁昊。是他这一生犯过的最大错误。所以这一次。他绝不会让沧宁昊活着离开龙瑞国帝都。

    “是。属下这就去。”墨飞扬领了命。立刻退出了书房。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当下。书房中便只剩下了寒泽予和沉睡中的夏儿。

    空气中充满了安静而又诡秘的气氛。寒泽予仍旧只是盯着夏儿苍白的脸蛋。似乎是看得出神。又似乎是在恍神。那双幽若寒潭的黑眸中。不再有冷如刀峰般的凌厉。取而代之的是幽远的宁静。

    隔了良久。寒泽予终是缓缓抬起手來。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夏儿柔嫩的脸蛋上划过。他的眉头似有若乎地皱了皱。旋即将手指落在了夏儿的脉搏上。

    从脉搏探知她只是被点了穴。寒泽予刚想替她解开。目光却落向了桌面上摆着的那张洛子依画像。他把夏儿放到一旁的软榻上。旋即将画像收了起來。这才给夏儿把穴道解了开。

    轻缓睁开的眼睛大如铜铃。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清澈得好似山间溪水般不带任何杂质。只是。刚醒來的夏儿就像易碎的瓷娃娃。看起來是那么地虚弱。她连坐起來的力气都沒有。只能转动着双眼打量着自己所在的环境。

    当琥珀明眸落在寒泽予身上的那一刻。夏儿的眼底立刻生出了戒备。眼下的陌生环境和这个陌生男人。让她立刻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

    只记得昨晚她让蔓菁去煎药后。就想去找洛子依。可刚一出房门。就被人打晕了。

    “这是哪里。你又是谁。”夏儿稚嫩的声音虚弱而又警惕地问道。

    寒泽予并未回答。只是紧紧地凝视着她。从方才夏儿看到他时生出的戒备。到现在如此镇定自若地问他是谁。。倒真是和洛子依像极了。

    他的心再次狠狠地抽痛起來。双手也不自觉地紧握成拳。

    “喂。我在问你话呢。”夏儿强撑着坐了起來。仰着脑袋再次对寒泽予问道。

    迎着她的目光。寒泽予缓缓开口。漫不经心地道來:“舜王府。寒泽予。”

    得了回答。夏儿眨了眨眼。撇着小嘴想了想。然后摇着头说:“沒听说过……”

    简短的四个字。如同一盆冷水泼在了寒泽予的心头。整颗心也在瞬间沉入了谷底。其实。他是故意说出自己的名字。就是想试探夏儿。既然夏儿未听说过。那就说明。洛子依从未在她面前提起过他这个人。

    满心的怒火在这倾刻间被点燃。。额头上的青筋也暴跳出來。寒泽予的俊脸已是铁青。若是洛子依此刻在他面前。他一定会狠狠地揪着她问明白这一切。

    向來心思细密而又聪明的夏儿。自然是感觉到了寒泽予情绪上的变化。她跳下软榻。迈着虚弱的步子走到寒泽予面前。轻声细语地问:“你怎么生气了。”

    她这一靠近。寒泽予盛怒的双眼立刻如同刀刃落在了她的身上。那样令人心生恐惧的目光。却沒有震慑到夏儿。她不仅沒有避开。还伸出小手放向寒泽予的胸口。颇为好心地劝说道:“娘亲说了。气急攻心。你这何必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夏儿的举动让寒泽予一愣。想他活了二十几年。征战沙场杀人无数。却不想今天竟被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给教育了一翻。。

    寒泽予深吸了口气。此刻就算他有天大的怒气。也不能撒在一个小女娃身上。他收敛了心神。让自己平静下來。倾身坐到软榻上。既然夏尔提到了她的娘亲。那他便顺着夏儿的话沉声问:“你娘亲。是谁。”

    夏儿将头一昂。神气地道:“我娘亲那可是相当厉害的人物。如今你把我掳來。我娘亲肯定到处找我呢。所以我劝你还是尽快放了我。不然等我娘亲找到这儿。她会把你这舜王府给铲平了。”

    听她这么说。寒泽予勾唇一笑。“你年龄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不过。若她娘亲真的是洛子依。那他倒是相信洛子依是有这个本事的。

    只是。。又岂会轻易放夏儿离去。

    “你放还是不放。”夏儿轱辘转动着双眼。机灵地看着他。

    寒泽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得看你娘亲何时來。”

    这意思明显是不会放她离开了。夏儿有些生气地嘟了嘟嘴。她十分不明白。这个奇怪的人干嘛要把她掳來。又还要等娘亲來了才放她走呢。难倒就真不怕惹恼了娘亲。让他这个王府鸡犬不宁。

    不过。知道自己不会有危险。夏儿也不再多想。自己的身体还很虚弱。为了不再多给洛子依添麻烦。她现在能做的就是乖乖呆在这里。等娘亲來救她。

    “那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勉为其难地先在你这里住下了。”

    明明是阶下囚。却用了这样的口气说话。夏儿一脸勉强接受的模样。让寒泽予竟是忍不住眉头抖了两抖。洛子依平时就是这样教女儿的么。

    即來之则安之。不哭也不闹。这样也好。倒是省了他不少事。

    “你叫什么名字。”寒泽予的怒气已消。心中对这小丫头也有了些许兴趣。

    “夏儿。”小丫头轻盈的声音回答得十分干脆。

    寒泽予神色微闪。“沒有姓。”

    “有啊。我姓苏。苏清夏。娘亲都叫我夏儿。”

    闻言。寒泽予眸光一黯。她竟然姓苏。难倒。她并不是洛子依和沧宁昊所生。

    本已认定的事实。在这一刻却被推翻。女生文学第一时间更新 一时间。寒泽予已消的怒气再次腾升而起。难道说洛子依还有别的男人。

    “咕咕咕……”

    突然。一阵肚子的饥饿声打断了寒泽予的思绪。夏儿则是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起來。她摸着自己的肚子。尴尬地问:“我饿了。有吃的吗。”

    本想再问夏儿一些问題。可看到她如此虚弱。脸色也极为苍白。寒泽予只好作罢。而且來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当即。寒泽予吩咐下人带了夏儿去吃饭。又叫來管家。让管家找些人在帝都传开。说是舜王府來了一位和失踪王妃洛子依长得十分相似的小女娃。

    既然洛子依不让他找到。那就只能用这个法子。将她引出來了。

    交待完这些事。想到夏儿应该已经吃完饭。寒泽予正准备离开书房去找夏儿。却见一名丫环神色慌张地跑了进來。

    “王…王爷。不好了。那位小姑娘晕倒了。”

    丫环慌慌张张地说完。寒泽予立即神色一沉。大步就往书房外走去。

    膳房内外。此刻围了一群下人。个个都探着脑袋想看看里面晕倒的夏儿。因为王府里已经传了开。说是这小女孩和失踪的王妃是一个模子刻出來的。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干活。”

    这时。管家一声怒喝。立刻吓得那些下人做鸟兽状。四下散了开。

    寒泽予沉着脸大步迈进膳房。一眼就看到晕迷的夏儿正躺在白竹怀里。

    “你怎么在这里。”寒泽予冷声问道。顺手将夏儿抱了过來。

    听了寒泽予如此生冷的语气。白竹心里像被什么扎了一样。她解释道:“我只是听闻这女娃和王妃长得像。就过來瞧瞧……”

    寒泽予凌厉地看了白竹一眼。不再多说。而是抱着夏儿就往云熙阁去。并吩咐管家立刻去请南锦。

    入春的季节。繁花似锦。云熙阁内隐约漂流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刚长出嫩叶的木棉树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朗朗神清气爽地站在院中。大大的眼睛看着房内。不时发出几声犬吠。

    屋子里。南锦正给夏儿把着脉。方才來时。初看到夏儿的容貌。平时淡雅的南锦也是略微惊了一惊。但他也沒有多问。单从夏儿苍白的面色來看。想必就是病了多时。所以南锦也沒有片刻耽搁。立刻给她诊治起來。

    只是。这小女孩的病。略微有些棘手。

    见南锦面色紧凝。寒泽予剑眉微沉。本以为夏儿只是饿得太久导致体虚而晕倒。可现在从南锦的神色來看。怕是沒有这么简单了。

    

http://www.android123.com.cn/19_19329/86548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