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书女配专心事业 > 8、心急如焚
    晓莹转身望向室内:“陆先生,您没去过兰园,奴婢为您带路吧!”

    陆皓文走出书房,面色为难:“多谢晓莹女士!”因自己的干系,害皇家乱成一团,真是过意不去,但事到现在,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勇敢面临,尽快将工作办理,才短长常上策。

    兰园,张贵妃靠在软塌上,背后靠着牡丹锦垫,嘴脸有些枯竭,微闭着眼睛,臧嬷嬷立于她死后,力度适中的轻捏肩膀,为她缓解委靡,张贵妃舒适的轻哼作声。

    “夫人请用茶!”浓浓茶香萦绕鼻端,张贵妃徐徐睁开眼睛,接过茶杯轻抿一口,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臧嬷嬷跪到软塌旁的锦垫上,轻轻为张贵妃捶脚:“夫人,换做哪名佳,也不会如您这般不辞劳怨的为皇家操心劳力,奴婢们都看在眼中,正室之位,非您莫属。”

    张贵妃叹口吻:“这事不是你、我说了算,要皇太后点头才行。”陛下是向着自己的,他那边自是无谓忧虑。

    “非常近顾迟迟有甚么消息?”受伤醒来后,她像彻底变了片面,软中带刺,绵里藏针,说话更是不动声色的毒辣,自己需当心预防才是。

    “监视长公主的人说,长公主每天定时用饭,问安,苏息,高低私塾,没甚么其他举动……”城外庄子上的工作,她统统不知情。

    “真的?”张贵妃手捧着茶杯,眼眸微眯了起来,以顾迟迟的性质,不应该如此安静才对:“臧嬷嬷,寻个合适的机会,摸索摸索长公主!”

    “现在是分外时期,我们必需当心谨严,毫不能放过任何一点儿可疑以外!”张贵妃眸底寒意涌动:“另有,马贵妃腹中的孩子也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尽快撤除,如果等皇太后,陛下获得信息后再着手,可就难了!”

    “是,嬷嬷会尽快放置人手……”

    “娘,娘……”院中传来顾琳的高呼,语气焦灼,张贵妃回笼思路,扶着臧嬷嬷的部下了床,急步迎了出去:“发生甚么事了?”

    翻开帘子,正对上顾修怒气冲冲的眼眸:“问问你这法宝女儿都做了些甚么功德!”

    张贵妃疑惑不解的侧目望向顾琳,惊呼:“琳儿,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我打的!”顾修眼光一怒,张贵妃到了嘴边的话硬是没敢说出口,转而交托臧嬷嬷:“快去拿消肿药来!”陛下很心疼琳儿的,怎么会把琳儿打成如许?

    眼光扫到文雅走进房间的顾迟迟,张贵妃眸光一寒:岂非是由于顾迟迟……

    “贵妃!”张贵妃接过药膏,轻轻涂抹到顾琳伤处,顾琳眼泪盈盈的偎进张贵妃怀中,委屈的抽泣着:“琳儿在赏花宴上吟的那首《早梅》诗,陆先生说是他所做……”

    张贵妃心中一惊,涂抹药膏的手刹时停了下来:那首诗,自己彰着是从李向东手中买来的,怎么大概会是陆皓文所做?

    “张贵妃,陆先生与李状元是同乡,才气横溢,爹爹浏览他,才让他入宫教书,做出《早梅》,垂手可得,琳mm才气高超,《早梅》诗,她也做的出,迟迟与爹爹分辨不出这诗究竟是哪位所做,只好来讨教张贵妃了!”

    八个月前,陆皓文还在杨州,晓得他这首诗的,惟有同乡李向东,《早梅》十之八九是李向东卖给张贵妃的,宿世,陆皓文被打死,自然没人晓得这诗是他所做,今生,自己转变了陆皓文的运气,这个秘密,休想再遮盖。

    张贵妃轻轻笑笑,笑容有些不自然:自己是琳儿的亲生母亲,又担当全部皇家,如果自己说不晓得诗是否是琳儿所做,别人定会觉得自己不尽职,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了解,怎样能担当诺大的皇家。

    如果自己说诗是琳儿所做,即是嘲讽陆皓文偷诗,他是陛下请进宫中的,嘲讽了他,即是嘲讽陛下,皇太后本就不太喜悦让自己扶正,如果自己再获咎了陛下,扶正之事便会彻底湮灭,自己一辈子做贵妃,永无翻身之日。

    可如果认可诗是陆皓文所做,琳儿即是盗诗,臭名远扬,名望毁于一旦,自己这做母亲的,也有监视不严之罪……

    事到现在,自己回覆‘是’不行,回覆‘不是’也不行,甚么都不说更不行……

    “张贵妃怎么了?这个疑问,很难回覆吗?”顾迟迟笑的甜美,纯真,张贵妃却觉得刺眼无比,工作一定是顾迟迟搞出来的,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打烂她那张矫饰的笑容。

    “贵妃虽是二公主的生母,但真相只是个贵妃,有许多工作晦气便处理,长公主与二公主是亲姐妹,身份高贵,不知长公主对此有何观点?”

    张贵妃语气极为端庄,将困难推给了顾迟迟的同时,口口声声说她只是个贵妃,不是正宫,许多工作无权过问,如果皇家扶她为正室,她才气光明正直的管理这些工作。

    顾迟迟轻轻笑笑:“我虽是皇家长公主,便真相宫中办事的是贵妃,如果我超出贵妃发表定见,岂不是让宫中下人不平,更让宫外之人闲言碎语!”人要学会满足,如果张贵妃不肯处理这件工作,将皇家大权交出来,有的是人赶着来处理。

    张贵妃慢慢握紧的手掌剧烈颤抖一下:自己担当皇家三年,现在又是扶正的分外时期,毫不能交权,但《早梅》诗情况分外,更不能随意下定论,可这台阶要怎么下?

    陆皓文立于屋内不起眼的处所,微沉着眼睑,他倚赖于皇家,不想让顾修或张贵妃为难,可如果他退让一步,说谎说诗不是他做的,以顾琳嚣张跋扈的性质,定会大吵大闹,将工作嚷的人尽皆知,到时,他背上盗诗之罪,陛下对他极端扫兴不说,他还会名声尽毁,休想再列入科考……

    张贵妃面无人色,大脑空白之际,瞥见顾修黑暗递来抚慰的眼神,灵光一闪:“琳儿在赏花宴上吟《早梅》时,京城望族令郎与公主们皆在场,陆先生说《早梅》乃先生八个月前所做,可有证据或证人?”

    陆皓文说诗是他所做,也只是他自己说,无人得见或听到,顾琳吟诗却是人尽皆知,凡事考究证据,如果没有证据证实陆皓文早在八个月前做了此诗,那他即是说谎。

    张贵妃没有直接给谜底,迂回的转了弯,将工作推给了陆皓文,如果他拿不出证据,即是盗诗,名望扫地,被赶出皇家,如果他拿出证据,顾琳盗诗,丢脸的是皇家,获咎了顾修,他休想有好日子过。

    “这……”陆皓文也想到了其中的环节,夷由不决:“小生父母早亡,连续茕居,吟诗时,无人在旁……”大手暗暗握紧了衣袖。

    “也即是说没有证据了!”顾琳含泪的眸底闪着清高与嘲讽:“事实胜于雄辩,你这个穷墨客,欺世盗名之辈,偷了我的诗,还不认可,现在证据的确,你另有何话说?”

    顾修满面寒霜:“琳儿,不得无礼!”顾琳,陆皓文都是他信任的人,他不想将工作闹大。

    “爹,陆皓文庸俗无耻,偷了琳儿的诗,您一定要为琳儿做主哇!”顾琳昂扬着小脸,轻撇着小嘴,得理不饶人。

    顾迟迟勾唇哄笑:一首诗而已,成不了功名,也换不来油盐,陆皓文偷它何用,更何况,顾琳因《早梅》臭名远扬,陆皓文还不至于蠢到偷一首人尽皆知的臭诗的境界吧?

    “陛下,长公主,二公主,陆先生请用茶!”帘子翻开,绿意端着几杯茶水走了进入。

    顾迟迟唇角轻扬,暗暗抬脚,踩住了绿意的衣摆,张贵妃徇私枉法,偏向顾琳,陆皓文心有顾虑,百辞莫辩,那就让自己来发表工作真相。

    衣摆被踩,端着茶水前行的绿意站立不稳,直直撞向陆皓文:“啪、啪、啪!”几声脆响,茶杯全部掉落在地,摔成几瓣,洒落一地残茶,陆皓文被撞出几步远,一本小册子自他袖中静静滑落……

    绿意面色煞白,跪倒在地,连续叩首:“贵妃饶命,奴婢不是存心的!”

    真是没用的蠢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张贵妃胸中肝火焚烧,却碍于顾修,顾迟迟在这里,未便爆发,和气的笑笑:“没事,快些将房间清算洁净了!”

    “是是是……”张贵妃大发慈善,绿意岂敢耽搁,快摒挡着地上的茶杯残片,恨不得自己能多出几双手来,早摒挡完,早离开,以免张贵妃突然转变主张,狠狠惩罚她一顿。

    “咦,那是甚么?”‘眼尖’的晓莹瞥见了地上的小册子,在张贵妃,臧嬷嬷反馈过来时,她已快步上前,哈腰捡起,上头写着两个漂亮的行楷:“闲日手札!”

    顾修微微皱眉:“拿来我看看!”

    陆皓文张了张口,却是甚么都没说出,顾修接过小册子,慢慢翻看,眼光赞同:“好字!”

    顾迟迟扬唇淡笑,她曾见过陆皓文在这本小册子上写字,即兴的灵感创作,庞大挫折,以及发生的分外工作他都会写进这本手札中,并且,他出身贫苦,非常节减纸张,小册子用完正面用反面,只是不知那首《早梅》,是否也在小册子上,真相,那是八个月前的工作了……

    “谁的手札?”顾迟迟侧目望向面色阴沉,眼光焦灼的张贵妃,明知故问:她早就决策好了,手札一定要交到顾修手中,让他亲身决计。

    “是陆先生的,上头写着他的名字呢!”晓莹非常配合的回覆,如此一来,张贵妃就无法再诬害陆皓文偷人日记。

    张贵妃与臧嬷嬷互相对望一眼,眼底闪着忙乱与孔殷:那上头,究竟写了甚么,别是证据才好?

    婢女端着新沏的茶水走了进入,张贵妃黑暗对臧嬷嬷使了个眼色,臧嬷嬷心神理会,急步上前,接过茶杯,捧到顾修眼前:“陛下,请用茶!”

    茶杯送至小册子上方时,臧嬷嬷手一抖,茶杯刹时倾斜,一只玉手从旁伸出,扶好茶杯:“臧嬷嬷当心点儿,茶水很热,烫到爹可就不好了……”想毁掉证据,做梦。

    “长公主教训的是,奴婢失误了!”臧嬷嬷答应着,将茶杯放在桌上,垂头后退,工作失利,张贵妃心急如焚。

http://www.android123.com.cn/19_19660/87780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