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离婚之后 > 第203章 震怒
    前妻这突然一跪,把我打了个措手不及。

    地上没有铺毯子,瓷砖地板在冬天就像冰一样,但前妻一点都不在意,我拉了一下她,但是没拉起来,前妻哭着哀求我说:“我等了你三天了,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沉着脸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的第一反应是儿子的白血病反复了,但想想又不可能,之前已经移植了骨髓,医生说契合度很高,起码五年内不会出问题的。

    前妻擦了擦脸,她憔悴了很多,齐肩的波浪卷很乱也很干,闻着也没有发香了,估计是几天没洗过,她搂着我的腿,说我要你答应我,你答应了我才敢告诉你。

    我有点不舒服,我们都离婚半年了,她还让我有求必应,想太多了吧?

    但是我看她这副样子,还是不忍心打击她,就强行把她拉起来,推倒在沙发上,我说:“有什么难处你先说出来,如果在我能力的范围内,我一定尽量帮。”

    前妻的表情好受了一点,但还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噘着嘴说:“陈歌,我爸爸进ICU了……”

    我挑了挑眉,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说叔叔没事吧,他才五十多,身体一直很硬朗,这……

    前妻又哭了,说是肝癌,不过幸亏发现得及时,只是早期,医生说理论上有很大几率可以治愈,但是医疗费太吓人了,才一个多星期,就花了四十几万,医生说后期的费用还会再涨,保守估计得三百万起……

    说实话,我有点意外,但是心里没有太大的波动,可能是我对这个曾经的岳父没什么感情吧,肝癌……之前儿子患白血病的时候,岳父岳母连一句话都不过问,现在轮到他们患病了,就巴巴的找我帮忙,真他妈够讽刺啊。

    我点起一根烟,开门见山的问前妻,说你打算让我怎么做?

    前妻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说你身上有钱吗?

    呵,果然不出所料,来要钱了。

    我点头,说有,不过只有三五万,再多就拿不出来了。

    前妻的表情立即变得难看起来,她不开心的说:“陈歌,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我爸曾经好歹也是你爸,现在他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就拿个三五万?”

    我笑了一下,说佳佳,你也别道德绑架我,之前小阳得了白血病,你爸妈出过一分钱吗?哦对,你妈出了,给我包了个五百块的红包,现在我还她一百倍,五万,不用客气。

    说着,我掏出手机,立即在微信上给前妻转了五万块钱。

    “陈歌,我在门口等了你三天,你就这么对我的?”前妻尖叫起来,说你还有没有良心,还有没有人性?我爸得了癌症啊,他这么大年纪了,要是万一有个什么好歹,你让我怎么活?

    我面无表情说:“我可没有让你在门口等,林秀佳,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天真了,你们家有车有房,早些年你爸还积累了不少积蓄,既然现在等钱用,那就把资产卖一卖啊,再不行,你们跟亲戚关系好,出去借总能借得到吧?”

    前妻就开始哭,嘤嘤呜呜的,她确实很好看,比很多明星都要好看,哭起来还挺惹人怜的,但我就是无动于衷,冷冷的看着她哭。

    过了一会儿,前妻可能无计可施了,于是又放软了语气,哀求说:“要不这样吧,钱就当是我家借你的,我知道你有本事,你赚了很多钱,我也不多要,就两百万,让我爸做完手术,我们一定筹钱还你,要是你不信的话,可以立字据……”

    我把烟掐灭,说林秀佳,你别逼我发火,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小阳的白血病花了我好几百万,你们家一分没掏,你也是大学毕业的,难道心里就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前妻的脸色阵青阵白,见我软硬不吃,干脆也破罐子破摔了,说陈歌,我跟白鹤婚礼上的视频,是你放的吧?你就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

    我笑了一下,没有否认,说你这人也挺有意思的,我帮你把白鹤的丑事曝出来,你不感激我,反而怪我?这种畜生,难道你还真想嫁给他不成?

    前妻站起来,尖叫说嫁给一个畜生也比嫁给你好,起码白鹤家里有钱,可以治我爸爸,你呢,五万块?亏你说得出口!

    我也来脾气了,抓起前妻的手就把她硬拉出出去,然后砰一声把门关上,任她怎么敲,怎么哭喊,就是不开门,妈个币,真当老子是傻比?老子被你们吸了六年的血,已经受够了,肝癌是吧,希望病魔早日战胜岳父,顺便把岳母也一起带走,老两口整整齐齐去极乐西天,死了也能落个团圆。

    前妻在门口闹了半天,终于走了,我本来想泡个面吃,然后好好睡一觉,结果这时候林雪给我发了信息,只有四个字:出来见我。

    旁边附带了一个手机定位。

    吗的,又是带着命令的语气。

    我心里很不爽,但还是换了衣服,到楼下开车,花了半个多小时,到达了目的地。

    是一家很有名的西餐厅,在十八楼上面,林雪在靠窗的位置定了桌子,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看书,打扮很时尚,只有一件暖白色的长T恤,衣摆刚及腿,属于十分前卫的连衣款,没有穿丝袜,脚上踩着一双黑色小皮靴,头发专门烫过,居然是渣女型的波浪卷,既新潮又性感,令人怦然心动。

    我走了过去,看着林雪,她之前的穿衣风格一直很成熟,要么是古风,要么是旗袍,这种年轻女孩的打扮,反而让我很不习惯,但是林雪却表现得很自然,对我冷笑说:“听说你跟赵老板和王大浪,到台市那边赚了一个亿,你他妈为什么不叫上我?”

    这女人说话的方式还真是不给面子,简单粗暴,但是没办法,谁让她是德叔女儿呢,她有傲的资本。

    我摇摇头,说是赵老板的路子,然后王大浪非要带上我,这种情况下,我叫不了你。

    林雪呵了一声,说没事,反正你人还在,以后大把赚钱的机会。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我开门见山说:“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林雪喝着饮料,倒也没有拐弯抹角,说你还记得我爸爸之前说的话吗,他给我投资一千万,开一家服装公司,让你来当总设计师,公司的选址我已经定好了,就在这附近不远。

    我黑着脸说:“对不起,我最近比较忙,暂时还抽不开身,估计你得另请高明。”

    林雪似乎知道我会拒绝,没有发作,而是笑了一下,她笑得很贼,说杨二虎死了,是你跟王大浪干的吧?不要否认,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杨二虎跟师爷的关系很好,现在因为这个事,师爷要王大浪给一个交代,昨天他才来找过我爸爸,双方闹得很不愉快,师爷是做运输生意的,他已经把客源切断了,现在我爸爸的避暑山庄,还有下面的美食街,一个客人都没有,那么多的产业,一个月起码得损失上千万,你说我爸爸会怎么做?他生吃王大浪的心都有了。100文学

    我知道杨二虎的死会在道上引起很大动荡,而且也会牵扯到德叔,但是我没想到影响来得这么快。

    林雪拿这个跟我摊牌,肯定是想帮我,但是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帮,她肯定是有目的的。

    见我不说话,林雪继续开口,说现在师爷的想法呢,有两个,一,让王大浪偿命,这个当然是不可能的……第二个呢,是让王大浪把吃进去的杨二虎资产,全部吐出来,具体多少他没有仔细算,只是给了个五千万的数,要是一天不掏钱,师爷就一天不输送客源,让我爸的生意一直惨淡。

    我听了之后,心里有点恼火,师爷真的是很聪明,这叫兵不血刃,杨二虎倒台了,他自己不找王大浪,反而去找德叔,江州市每天的游客没有十万也有五万,到杨二虎的地方吃饭逛过之后,师爷就会安排车辆送去德叔那边,这么多的客源,不说全部过去,只需要到个一千人,泡完温泉,又去美食街吃宵夜,一条龙下来,德叔起码能赚个几十上百万。

    基本上,德叔的客源,全是靠师爷跟那个王老板拉过来的,师爷一天不送客,德叔的损失就多一天,所以,这件事德叔一定会管的,就算德叔讲道理,讲公平,但是他非常爱财,在这么大的利益面前,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站在师爷那边,所以最后倒霉的一定是王大浪。

    林雪夹了一筷子菜,低声说:“实话告诉你,我爸爸还在犹豫,因为我妹妹给了他建议,觉得避暑山庄不能只靠别人拉来客源,现在道上的人虽然给她面子,但是我爸退休了呢,谁给她面子?所以,她想趁这个时候做一次转型,重新打造一条商业路线,呵,小婊砸花花肠子多,可能吗?”林雪十分不屑的样子,说江州市是旅游城市,靠的是游客,整个江州市所有的商铺都有人在罩,大家都是相互帮助,你帮我拉客人,我帮你拉客人,我妹妹真他吗天真,想要搞一条新的路线,她也不想想那帮靠我爸赚钱的人会怎么想,我保证她没搞出来,就被弄死了。

    我点了点头,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生态环境,商业也是一样,一旦形成固有的商业链,你突然想要打破,肯定会触及很多人的利益,到时候人家没饭吃,就算你是德叔的女儿,人家也会搞你的。

    这个时候,服务生上来了红酒,我给打开了,给林雪倒了一杯,她侃侃而谈,说:“王大浪最近很猖狂,搞死了肥猪马,又搞死杨二虎,他真的太嚣张了,师爷他们不是傻子,王大浪做得越大,他们越危险,所以他们这次学聪明了,搞联合,一起给我爸施压,这样下去,就算我爸再德高望重,也肯定是选择妥协的,到时候王大浪一定会付出代价、”

    我有点忧虑,林雪分析得很对,什么叫唇寒齿亡,我懂,我看着林雪,我说:“怎么能才能度过这次危机?”

    林雪对着我喷了口烟,反问一句:“告诉我,为什么要突然杀了杨二虎?”

    我抿了抿嘴,我说:“在台市,他劫了我们,想抢我们价值一个亿的图,还杀了赵老板的保镖,但是我们没抓到他,回来之后,王大浪就要搞他,你知道王大浪的,他不可能吃亏。”

    林雪点了点头,一副思考的样子。

    我很头痛,继续问她,说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王大浪度过这次危机?

    林雪说:“很难,我爸爸是个伪君子,我最了解他,他很爱财,你看他跟什么人合作就知道了,王老板,师爷,杨二虎,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他表面上最讲道理,但是呢,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觉得我爸爸能容忍你们断他的财路?”

    我摇了摇头,直言不讳说:“林雪,再帮我一次。”

    我现在刚刚起步,钱有了,地位有了,店铺也有了,我不甘心在这个时候被人干掉,我知道德叔要是下狠心干掉王大浪,谁都救不了他。

    “求我?”林雪说。

    我有点口干舌燥的,我抓着她的手,我说:“求你了……”

    我觉得有点丢人,这是我第二次求她了,我知道,现在能让德叔给我们时间机会的人,只有林雪,我们需要时间,需要一个可以相处办法的时间。

    林雪很爽的朝着我吐了口烟,说:“行,我帮你,也等于帮我自己,我们只能算是合作,一切都是钱惹的祸,就用钱来解决,你能在这段时间转移我爸爸的注意力,让他在其他生意上看到赚钱的机会,并且超过他现在所做的生意,我保证,我爸爸不会动你,而且还会跟你站在一边,我爸爸不喜欢被人要挟,你知道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林雪,你真厉害,这就是你想开店的原因?你想用我的实力,快速做出成绩,吸引你爸的注意力,如果我们能解决他的财路问题,也就不存在被师爷要挟了,而要挟德叔的师爷,自然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一个小时后,我和林雪开车到达了避暑山庄,我们进去之后,在前台看到了林霜,她画了装,很立体,我看着她润红的双唇、洁白的牙齿、雪白的肌肤,穿着一件斯文大方的格子套裙、淡黄色的丝袜,配着一双浅蓝色高跟鞋,穿的很正式,让人感觉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爸爸呢?”林雪问。

    “在里面,今天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林霜问。

    “能去那?酒店,跟男人,满意了吗?”林雪说,说完就带着我进门,我看着林霜,她的表情很难受,眼神里充满着一股愤怒的味道,我不知道这股怒火是针对谁的。

    我们上了楼,在雅间里,我看到德叔坐在靠窗户的一张桌子,上面有不少糕点,都是江州市傣家人经常吃的,林雪带着我走到了德叔身边,她坐下来了,叫了一声“爸爸……”

    德叔没有看她,而是瞪着我,说:“来求情啊?”

    我笑了一下,我说:“德叔,是的……”

    德叔用筷子夹开一包热腾腾的南泌,这个包在是傣语对各种酱的统称,德叔夹着一个包子,在酱上蘸了一下,然后咬了一口,他品尝了一会,说:“看到我店里的情况了吗?”

    我四处看了一眼,一个人都没有,我记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店里面是人声鼎沸,跟现在的情况相比,现在确实惨了一些。

    我说:“对不起德叔,但是这件事,是杨二虎先搞我们的。”

    “啪……”

    德叔重重的把筷子扣在桌子上,脸色很难看,他说:“我在乎谁先搞谁的吗?道理要讲,但是钱也要赚,我说过,我不希望你们打打杀杀的,你们谁都不听我的,前面跟我说的好好的,后面就把人杀了,你们把我的脸往那放?有没有尊重过我?”

    德叔的话,让我感受到了恐怖,我第一次看德叔发火,确实犹如雷霆,我看着林霜,她也很害怕,脸色煞白,她撂了一下头发,说:“哎呀爸爸,你怎么不听陈歌把话说完呢?杨二虎是什么人?如果没有原因,王大浪怎么可能把他杀了呢?”

    德叔看着我,说:“你,到底有什么理由,要把杨二虎杀了?”

    我知道重点来了,这是打动德叔的时刻,我说:“德叔,前几天,我跟赵老板还有浪哥去倒腾设计图,改了一套军装,卖了一亿多。”

    听了我的话,德叔的眼神一变,眉头挑了一下,他伸出手,把白衣服的袖子给卷了起来,问:“那又怎么样?”

    我说:“那时候师爷也在,他要入股,但是我们没同意,我们下山的时候就被人给劫了,还好浪哥的人厉害,把劫匪给打跑了,浪哥分析了,只有杨二虎会干这种事,所以我们是报仇而已。”

    “一派胡言,有证据吗?他会跑到台市抢劫你们?”德叔说。

    我看着德叔的脸色,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并么有生气,我说:“德叔,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如果他找你调解,我们也认了,但是他通过断你财路的方法要挟你,我觉得这不对,德叔,你是道上大家敬重的人,他们敢这么做,就分明不把你放在眼里了,有这一次,肯定会有第二次。”

    

http://www.android123.com.cn/20_20338/90812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