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首座 > 第二章 八宝
    周家院子。

    周天申躺在院子里的一把摇椅上,阳光透着院子里的那颗柳树洒在他的胸口处,浑身暖洋洋的。

    天空之上,偶尔分过几只渣渣叫的小鸟;院门口,不知道是谁家没有关好门,跑出来一只比人还要高的黑毛狗,正在那里站着;院墙上,一只慵懒的白猫无精打采的趴在那里,洁白的胡须被阳光映射成了金黄色。

    注视着这一切的周天申,惬意的发出一声赞叹,“试问人间好风景,可教路人处处寻。舒服啊,美好啊,终于再也不用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了,想想都觉得舒坦。”

    春风拂面,杨柳依依。

    周天申来到天首大陆已经十年了,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他几乎走遍了老槐村周边的的所有地方,除去离这里很远的几处村落,包括村子两边的那两座不知绵延多少里的无名山。

    这十年,他几乎完成了自己上辈子都没有做到的任何事情。

    爬山,上树,打架,遛狗,逗猫.....实在是太多了。

    一想到自己在那个冰冷的世界里独自度过那么长的时间,周天申就一肚子的委屈,一肚子的心酸,还偏偏找不到人诉说,也不知道是谁把自己关在那里,关起来也就算了,好歹留个人陪自己说话啊,你就算是被敌人特工抓走,人家还有一段严刑拷打的戏码呢不是。

    “唉,算了,既然上天又给了自己一个重来的机会,那就好好的过完这辈子吧。不过,我可不想再上天了。”周天申心有余悸的看着天空,现在他的脑子里还有关于那段时光的不好的记忆。

    就在周天申怨天尤人的时候,王多沾斜挎着青布布包,从外面跑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本褐色书封的书本。

    小男孩在周天申面前站好,先把布包放在地上,然后两只手拿着那本褐色书,举过头顶,两眼巴巴的看着周天申。

    周天申笑道,“这本书已经讲了很多遍了,你听不腻啊,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其他书让我给你读,你可以跟我说一声,我去王存远那里给你去借,听说马仙娣他们家的杂货铺又新进了一些小说,你要是没钱买,我可以借给你,反正你家开着那么大的一家客栈,害怕没钱还我。”

    小男孩摇摇头,两只手保持着递书的动作。

    拗不过小男孩的周天申,无奈的接过书,直起身,把书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小男孩咧嘴一笑,乖巧的蹲在周天申的脚边。

    周天申看着褐色封面,愣了两三秒,问道,“王多沾,这本《天首日志》是不是新买的?”

    因为他依稀记得,早先的那本书的封面上有一滴油渍,正好滴在封面的正中间。

    小男孩抬起头,瞅了一眼说道,“嗯,前天林间铺子那里新进的货,我就给买了。”

    “你原来的去哪了?”

    “原来的还在家,我听林间铺子的掌柜说的,这本书是那个叫菊白水的最近才完成的,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一些新的内容。”

    小男孩双手抓着周天申的脚踝,左右摇晃,撒娇道,“哎呀,你快念吧,一会儿天黑了,我就要回家了。”

    “知道了,知道了。”

    周天申翻开一页,大声朗读。

    “我们脚下所生存的大陆叫做天首大陆,根据史料记载,天首大陆诞生于天地伊始,存在着人类,精灵,海洋,死灵和窟兽。那时大陆纷争不休,人族和死灵族常年战火不断,死伤无数,为了结束两族恩怨,人族的最强者--锁沦大帝与死灵族的王者--毒龙,曾相约在天空之外的领域内进行一对一决斗,输的人必须带领自己的族人前往天首大陆最偏僻的角落--崖州生存,永生不得出世。”

    “锁沦大帝不负众望的取得了胜利,身受重伤的毒龙带领着死灵族躲藏在崖州,距今已经一万两千年...”

    小男孩突然打断周天申,抬头问道,“锁沦大帝是不是真的羽化成仙了?为什么从那次大战过后,就再也没有传出过他的消息?而且我还听其他人讲过那段故事,说锁沦大帝身边还跟着几只神兽,他就是借助这些神兽的力量,才打败了毒龙。现在想想,要是锁沦大帝失败的话,是不是我们就不能在住在老槐村了。”

    周天申向后翻阅,说道“我看看后面有没有这件事的起因,不过不用担心,如果真实那样,恐怕人族早就灭绝了,崖州的环境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所以锁沦大帝才会拼着同归于尽也要重创毒龙。”

    大约翻过了整本书的三分之二,锁沦大帝的身影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看来那次大战对锁沦大帝的伤害果真也不小,恐怕他是躲在一个地方疗伤之后,独自一人羽化成仙了吧。”

    小男孩情绪失落道,“他是天首大陆的大英雄,最后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下落。”

    周天申揉了揉小男孩的头,安慰道,“别难过了,如果有一天你也和他一样羽化成仙了,说不定就会遇到他了。”

    小男孩破涕而笑。

    周天申接着念道,“天首大陆共分七洲八洋,七洲分别是中州,飞羽州,仙彩州,邨州,南州,坤州,崖州。其中中州最大,门派千万,黄昭子庙更是做到了一家独大,成为众多门派中的执牛耳者,黄昭学院更是依靠着黄昭子庙,成为了天首大陆最受欢迎的门派学院。中州除了黄昭子庙,最惹人注目的就是五大天山,分别为天、地、人三峰和人杰地灵的拗邙山,以及高耸入云,仙鹤悬飞的珠山。”

    “崖州居住着死灵族,飞羽州是精灵的故乡,南州和坤州有成群结队的窟兽出没,仙彩州则是汇聚百家之所长,人族,精灵,窟兽和死灵共处一洲,其乐融融。”

    “在七洲中,邨州最小,分为三地界、五大国、六大派。”

    “三地界分别为先阳,安惠,白龙。”

    周天申看着小男孩,说道,“我们这里就是先阳地界,这里有五和国,三柴国,十二房和二十三窟。”

    “十二房?”周天申不解道,“这里之前不是只有八房吗,怎么会又多出来四房?”

    小男孩站起身,看着周天申,嘻嘻笑道,“这个我知道。”

    小男孩清了清嗓子,双手被在身后,挺胸抬头,装腔作势道,“先阳地界原先确实是只有八房、二十三窟,可是就在去年,一场关于领地的争斗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悄然展开,没有人知道那场争斗的过程,只是在那场争斗之后,由八房所占据的领地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四房,它们分别是风雪房、山神房、道祖房和行者房。听说这四房房主是结义兄弟,每个人的修为更是达到了地心境三关以上。”

    合上书本,躺在摇椅上,凉风吹拂着周天申额前的碎发,“这件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小男孩重新蹲在周天申的脚边,打开青布布包,从里面拿出一块儿糖糕,塞进自己的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这是林间铺子的掌柜告诉我的,他说他在外面砍柴的时候,曾经在山上看到过几人扭打在一起,他猜想就与这多出的四房有关,当时他怕惹祸上身,便没有逗留太久,只是背着一捆柴回家了。”

    周天申夺过王多沾手里的糖糕,“这不是你给我带的晚饭吗?”

    小男孩一脸无辜的看着周天申,手指着门外,“你爸妈回来了。”

    话音未落,一声豪放的笑声从庭院外传来,一个穿着褐色大褂,脚踩青布棉鞋的男人走进院子里,手里提着两只已经奄奄一息的红毛山鸡和一个狭长的红木盒子。

    “天申,看我给你找到了什么?”

    “红毛山鸡!”

    周天申‘噌’的一声从摇椅上蹦起来,接过男人扔过来的山鸡,放在自己的眼前,不停的看来看去,“不是说这种鸡已经不准打猎了吗?您是从哪找到的?”

    男人放下手里的红木盒子,来到周天申的身边,抓着红毛山鸡的脖子,直接将它们掐死,“这是你铁流伯伯在山上砍柴的时候找到的,一共有五只,我跟你娘和他在山间偶遇,他便给了我两只。多沾,今天晚上就别回去了,大伯给你做鸡肉吃。”

    早已口水流成河的小男孩,直勾勾的看着山鸡,点头应道。

    “你们不是要去天香镇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男人收拾起摇椅,将它放在墙角,随手拿起一旁的扫帚,打扫着庭院里的落叶,“这几天天香镇要有一场展览大会,为了保证展品的安全,所有人不得进出城镇。”

    周天申捡起地上的红木盒子,想要将它打开,却发现早已上了锁。

    周天申无聊的站在院子里,开口问道,“什么东西,这么宝贵?”

    妇人卷起袖管,提着一个小木桶,手里拿着一个木头勺子,浇着院子一角的菜地,柔声说道,“听说是来自八宝洋的三鳞鱼,也不知道那群人是怎么想的,三鳞鱼也是他们可以染指的,也不怕惹上什么灾祸。”

    妇人用手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将菜地浇完后,又拿起一把粮食喂养笼子里的柴鸡。

    周天申给妇人倒了一杯水,递到妇人的手里,问道,“三鳞鱼,很宝贵吗?”

    男人接过话茬,说道,“三鳞鱼和其他鱼类最大的区别就是它们全身上下只有三片鱼鳞,分别在它们的头部,腹部和尾部。据说这三片鱼鳞可与世间最坚固的铁器媲美,在修道者手里更是可以发挥出水火不侵的功效。”

    妇人接着说道,“这种鱼只有在八宝洋里才可以见到,是八宝洋中的八宝之一。”

    周天申接过瓷杯,捧在手心里,好奇的问道,“那另外七宝是什么?”

    妇人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我记得是蛟龙骨,鲛人油,海狮牙,黄龟壳...,剩下的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我知道剩余的是什么!”

    王多沾仰着小脸,满脸骄傲。

    他翻开手中的《天首日志》,朗声道,“长尾豚的心脏包治百病,苏眉鱼的眼睛可以当作夜明珠,蓝鲸的皮可以缝制衣服,冬暖夏凉。”

    周天申凑过去,眼睛盯着书本上的黑白画,问道,“还有画像,这个菊白水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什么都知道?”

http://www.android123.com.cn/20_20346/90841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