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首座 > 第十六章 展览大会
    展览大会在宝器阁的三楼举行,除了提前到场,能够占得席位的普通看客和一些身份尊贵的特殊人群,其余人一律不得入内,比如曾经在宝器阁闹事,被列入黑名单的人,其中还包括宝器阁的内部人员。

    一开始,为了节省时间,宝器阁就将所有需要展览的宝物一并搬到房间最中间的圆台上,用猩红色的大布将其盖住。

    宝物一共有十三件,站在宝物中心的红发男人将对它们的来历和特点一一介绍。

    红发男人担任主持人,他手持长杆,手舞足蹈的指着圆台上的宝物,进行声情并茂的演讲。

    前十一件宝物主要以兵器和功法为主,譬如由邨州最具盛名的铸剑师古钟稚锻造的玄铁宝剑,六大派中的菩萨堡遗失的《金刚伏魔拳》,再譬如有来自飞羽州的飞羽族的七彩羽毛所镶嵌的大爆弓,而最令人感到惊喜的是由死灵族所贡献的一本《天相大语》,据传言这是死灵一族用来修炼灵魂的功法,全书一共二十三张。虽然这些宝物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些索然无味,但是对于修道者们来说,还是很具有诱惑力的。

    其实宝器阁三楼一共包含三层,前两层都是普通人和修道者,而第三层则是专门为那些矗立于天首大陆将近千年传承的大门派和氏族所专门设置。

    这是宝器阁自成立以来,专门设定的规矩。

    三楼的第三层由一个名为‘遮云图’的法阵保护,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察觉到,除了遮人耳目,‘遮云图’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它可以压制阵中人的修为,修为越高,受到的限制越大。

    这是宝器阁为了防止宝物而引起纷争,致使修道者大打出手而特意为之。

    现在三楼的第三层有十个位置,但是只坐了九个人。

    他们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有一个云形令牌,令牌的作用就是引领他们可以安全准确的离开‘遮云图’。

    遮云图中云雾弥漫,旁人无法看到其他人的面貌。

    手腕上好似带了一个翡翠手镯的女人,手指缠绕着长发,慵懒的声线穿过云雾,到达另外五个人的耳中。

    “都别藏着掖着了,认识这么多年,还会认不出你们。”

    最先回应的是女人左手边的位置,一阵花香姗姗来迟,男人轻笑一声,“菩萨堡的蛮堡主,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么...可爱。”

    男人停顿几秒,终于还是说出了那两个字。

    云雾散去,男人露出真容,不输给女人的相貌,穿了一袭青衫,头发束在身后,手指上戴了一个硕大的宝石,在云雾中折射处耀眼的光点,在远处看,就像是一颗闪亮的星星。

    只一瞬间,云雾变成粉色,再次遮挡住男人的身姿,只留下一个大致轮廓。

    女人松开手指,长发如潮水般涌动,形成一个圆球,瞬间将女人团团围住,从远处飘来的花香在长发四周堆积,逐渐凝聚成了实质。

    粉色的云雾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好似一位身姿曼妙的歌女唱着勾人心魄的歌谣,敲打着书生的门窗。

    女人冷哼一声,诵经声在‘遮云图’中传诵,“梅三得,你身为一只来自仙彩州的梅花鹿,不去山中嬉戏,待在你的四君子堂,来我们这里搞这些腌臜之物,不感到羞耻吗?别忘了,你只是客人,我们才是主人。”

    男人站起身,身边的云雾随着他的起身翻涌了起来,“腌臜?你们自喻菩萨,喜好将苦难比作人生中的修行,劝诫人们不要杀生,吃斋念佛,可如今你们不去普渡众生,却来人间寻欢作乐,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就连自己的传家宝都舍得拿出来卖,你们不感到脸红吗?还好意思说我一个外人,在自家门口做出这种鸡鸣狗盗之事,就不怕被人笑掉大牙,真是枉为人师!”

    考虑到现在的处境不宜动粗,女人努力遏制住心中的怒火,“哼,懒得和你争论。”

    男人踱踱而行,在云雾中游玩了起来。

    女人对面的云雾中传来一声粗狂的笑声,“怎么没人说话了,我还等着看好戏呢。”

    第四人也传来了声音,“耄耋大哥,他们自家人说自家话,你掺和个什么劲,当心被人割了舌头。”

    女人阴阳怪气道,“要说起自家人,我看还是你们的关系更亲吧,我说耄耋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不娶妻,原来是为了等你这么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妖人。”

    被说到了自己的痛楚,头戴花帽,身披花衣的男人手指着女人的方向,咒骂道,“蛮小满,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否则,我亲自割了你的舌头,再让你的男人吃下去。”

    一直在云雾中渡步的梅三得不知何时走到了花衣男人的身边,两人都被云雾遮住了身形,虽看不到对方面貌,但是离得太近,还是会有一些不太好的感觉。

    梅三得勾住花衣男人的脖子,慢悠悠道,“你说谁是她的男人?”

    一声怒吼从梅三得的身后传来,“梅三得,你要干什么?”

    梅三得松开手臂,无所谓道,“没什么啊,只是和这位兄弟说些悄悄话。”

    被云雾遮住脸的老人露出真容,一把抓住云雾,在手里揉捏出一柄长枪,枪尖对着梅三得,身躯微微颤抖,嘴角的横肉挤在一起,“说悄悄话,也没有必要挨得那么近。”

    听到汉子的这句话,梅三得笑得像一个孩子,“耄耋大哥吃醋了,那我就离远些。”

    梅三得再次飘向远处,踱踱而去。

    其余没有说话的几个人,每两人挨的最近,只说一些无关痛痒的悄悄话,也不怕被人偷听去。

    这时,遮云图的某一个方向的云雾开始沸腾,人形轮廓开始显现出来,第十个人到了。

    神秘人坐在第十人的位置,环顾四周,认定一个方向后,说道,“我来是为了死灵族的那本《天相大语》,它不属于我们人族,留落在尘世间只会招惹大祸。”

    神秘人注视的那个方向,传来女人的声音,“拍卖会讲究公平竞争,价高者得,无论你真实身份如何,这样说话,实在是有些不懂规矩。”

    神秘人回应道,“规矩是人定的。”

    女人还嘴,“朝令夕改?只会坏了宝器阁的名声。”

    神秘人沉默。

    梅三得在原位上落定,“我事先声明,我这次来根本就没打算买任何东西,所以,所有的事情都与我无关。”

    第四人阴阳怪气道,“这么快就想把自己撇干净,该不会是有鬼吧。”

    梅三得呵呵两声,“鬼,这里确实是有一只。”

    神秘人冷哼道,“牙尖嘴利,难不成四君子堂都是一群好逞口舌之争之辈?”

    女人不甘示弱,“议论他人之前,要先掂量掂量自己。”

    神秘人起身离去,“无论是谁,丑话说在前头,谁抢,谁死。”

    梅三得打着哈气,百无聊赖,“又给自己揽了一个大麻烦,我看我还是去找白水吧。”

    梅三得的身影紧随神秘人其后,消失在云雾中。

    —————

    陆安时等人的位置在修道者最中间的位置,在那里刚好可以清楚的看到所有的宝物。

    自从大爆弓现世之后,左塑就始终心不在焉,不是向左右观望,就是催促着展览大会快点结束,惹得尘复直接一个板栗砸在他头上。

    谷之文也开始烦躁,“你干嘛总是扭来扭去的?”

    左塑捂着头,漫不经心道,“我想看看那把大爆弓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已经被人买走了。”

    谷之文解释道,“放心吧,拍卖大会要在明天举行,在那之前,宝物都会有宝器阁统一管辖,没有人可以提前买走宝物,你要是真想要那把大爆弓,只有等到明天和其他人公平竞争,价高者得。”

    左塑握着拳头,给自己打气,“我一定要得到那把宝弓。”

    毛青竹盯着一个方向,接下来的话着实是给左塑浇了一盆凉水。

    毛青竹说,“我看有点悬,你们看那是谁?”

    众人顺着毛青竹的手指看去。

    只见在一片阴暗处,坐着三个男人和两个女人,还有一个背负铁弓的少年。

    左塑大惊失色,“是人峰的人,他们怎么会来邨州,这么偏僻的地方,怎么能入他们的法眼?”

    谷之文把手搭在左塑的肩膀上,煽风点火道,“很显然,他们也是为了那把大爆弓。”

    左塑握紧拳头,肩膀颤抖,牙关紧咬,“当初我要加入他们人峰,几近把家底都掏空了,可他们自称人上人,瞧不起我们这些乡野村夫,便把我赶了出来,现如今却要在我们邨州抢东西,简直是岂有此理。”

    尘复回过头,面色阴沉,“你说,你想加入人峰?”

    左塑尴尬的看着自己的老师,干笑两声。

    谷之文和毛青竹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尘复没有追究,“还好,就你这种毛躁脾气,去了也只会受人欺负,人峰已经今时不同往日,听说他们要和地峰重归于好,共同对抗天峰,如果真像外界传言那般,那么闻名天首大陆的三大峰,就出世了两峰。”

    陆安时说道,“三大峰,天地人,本是一家,却因为道不同而分道扬镳,自此天峰隐世已近千年,天首大陆都快忘了他们的传说。”

    陆安时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真是为了那把大爆弓?”

    尘复抬起头,尽力让自己看的清楚一些,也为了让自己的话说的更清楚一些,“道可道,非常道,我们只要走好自己脚下的路,至于其他人在修道路途中看到的风景,还是交给其他人来欣赏吧。”

    陆安时恍然大悟,“老师的意思是,人峰此番行事,是为了争夺中州的执牛耳者?”

    尘复低下头,手指敲着额头,喃喃自语,“这一届的学生,还真是难带啊!”

    聪明也是一种错。

    陆安时自信于自己的猜测,三峰本就是千年前的中州执牛耳者,虽然他们隐世多年,早已被世俗遗忘,但是对于那些大门派来说,他们的地位和传说,还是根深蒂固的扎根在天首大陆的历史中的,只要他们入世,一定可以和黄昭子庙争抢一番,那么天首大陆又会迎来新的时代。

    陆安时感觉到自己的时代也要来临了。

    没有人知道少年哪来的自信,也没有人知道少年多年以后的,一语中的。

    红发男人继续讲解圆台上的展品,三鳞鱼盛产于八洋中的八宝洋,是八宝中最普遍的一种宝物,但是即使这样,对于地处天首大陆最南边的邨州来说,也是极为难得一见。

    红发男人指着三鳞鱼最中间的那片鱼鳞,声情并茂道,“这片鱼鳞可谓是三鳞鱼的精华所在,因为它处于心脏和肝脏中间,三鳞鱼所有的灵力走向都要经过这里,传言一条百年三鳞鱼的鳞片可以抵挡其他窟兽和精灵数百年的修为攻击,而一条百年三鳞鱼已然到了修炼成精的地步,所以极为难见,因此我们这条三鳞鱼虽然只有十年修为,但是绝对可以抵挡人魁境以下的修为攻击,大家可以放心竞购。”

    左塑不屑道,“他以为是摆地摊啊,让我们竞购。”

    谷之文撇撇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展览大会临近尾声,所有人都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铁子珊打着哈气,眼皮上下打架,无精打采道,“终于结束了,我还以为会有什么好玩的东西,真是令人失望。”

    左塑在一旁碎碎念,“没错,真是让人失望。”

    众人回到客栈时,正值半夜。

    蒲象晋抱着酒坛子,嘴角流着哈喇子,兴许是梦到娶媳妇,嘴里一直念叨着,“娘子,让我亲一口。小娘子~”

    毛青竹后退几步,“这个大叔都多大岁数啦,,还想着自己娶媳妇,还真是老当益壮啊。”

    铁子珊跨过蒲象晋的身体,径直上了楼,“别管他了,我快困死了,我们还是先睡觉吧。”

    众人一一迈过老人的身体。

http://www.android123.com.cn/20_20346/91989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