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首座 > 第二十章 又是何必呢
    马车转过弯道,转进较为茂密的树林,树林里传来不知名窟兽的嘶吼声,不绝于耳。

    这片树林是天香县和酒乡县的交界处,只要走过树林,就算是到了酒乡县的地界。这里虽然离无名山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偶尔也会有窟兽来这里,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车夫与车厢里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话,妇人银铃般的声音在丛林中响起,“堡主,以后这种活还是不要再找我了,我真的不适合。”

    美妇人双手平放在腿上,上半身笔挺的坐在一张木椅上,双眼紧闭,鬓间飘起一缕秀发,她将手指搭在长发上面,轻声说道,“我有些困了,前面的路有些不好走,你小心一点。”

    妇人领命道,“得嘞,我的大小姐。”

    美妇人就这么坐着,沉沉睡去。

    马车依旧不急不缓的走着。

    苦瓜脸汉子攀着树枝在树林上空游走,他尽量控制着和马车之间的距离,既要保持马车在他视线范围之内,又不能让马车里的人发觉,他无声的落在前面的树枝上,左手迅猛的抓住一只尖嘴斑鸠,手指捏着斑鸠的脑袋,轻轻扭转,斑鸠死去。

    他是一个杀手,虽然这一生只杀过一个人,但是他始终都记得杀手准则,在目标面前,要保持足够的冷静,务必做到一击必杀。他的前半生都在为这条准则做准备,直到他杀死第一个目标之后。

    苦瓜脸汉子并没有得到别人的雇佣,杀手只有得到雇佣才会拔刀杀人,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在杀手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你可以杀掉一个你心中很重要的人,或者是这个大陆上公认的很重要的人,那么你就有挑战三道口的资格。

    三道口是一个雇佣组织,常年保持着十二人的阵列,他们无影无踪,无声无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面目,也没有人可以找到他们,他们流离于大陆上的每一个角落,就像是死灵族里的孤魂一般。只有当他们其中一个人死亡的时候,才会向外发出悬帖,招收新成员。

    想要雇佣他们的方法很简单,同时也很苛刻,每月中旬,在月亮下面放一只死猫,猫的毛发必须是橘黄色,最重要一点是,猫必须是自然死亡的。

    苦瓜脸汉子想要加入三道口,这也是他成为杀手的目的,只要杀掉前面马车里的菩萨堡的堡主,并且全身而退,那么他就有了挑战三道口的资格。汉子咧开嘴角,狰狞的笑,虽然恐怖,但这是他所能做的,为数不多的表情。

    马车再次转弯,这次转弯时,路口有一块长在地里的石头,车轮碾压在上面,使得车厢一颠,车厢里发出摔倒的声音。

    马车停下,妇人走进车厢,关切的问道,“堡主,没事吧?”

    美妇人重新坐回椅子上,挥挥手,表示无恙。

    妇人走出车厢,整理了一下衣着和头发,马车继续向前走去。

    前方的树林越来越茂密,光线越来越少,走过一片阴暗处,树林上空传来哗啦啦的声音。

    苦瓜脸汉子蛰伏在车厢底部,嘴里咬着一把袖珍匕首,手指死死的扣住木板上面的缝隙,谨慎的露出一颗头,苦瓜脸汉子腾出一只手,从胸口里拿出一根褐色的木棒,木棒一端有一层黑色的纸,划破纸,木棒一端点燃,木棒开始燃起细微的白色的烟雾,苦瓜脸汉子偷偷掀起车帘一角,将木棒放在缺口里,烟雾飘进车厢里,苦瓜脸汉子稍等片刻,只听一声碰撞的声音,马车再次停下,妇人走进车厢,发出一声惊呼,突然,苦瓜脸汉子从妇人的背后现身,一把将其抓住,手里的匕首狠狠的刺进妇人的心脏,时间在这一刻静止,汉子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这么近的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汉子的额头渗出汗水,他松开紧握匕首的右手,双腿瘫软,跪在地上,应声倒地。

    不知过了多久,妇人端坐在车厢外,手里拿着马鞭,打在马的屁股上,马匹带着马车向前飞快奔跑。

    就在快要跑出树林的时候,一个男人双臂环胸,站在树林出口处。

    马车停下,男人睁开眼睛,阳光泼洒在他身上,银灰色的铁甲发出炫彩的光芒。

    来人正是在宝器阁与美妇人发生口角的披甲汉子,他的真实身份是黄昭子庙的八拳之一--祁铉。

    披甲汉子犹如战神般站在前方,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妇人,“叫你们家的主子出来,我有事情想和她谈谈。”

    妇人站起身,如临大敌,手里除了马鞭,还有那把袖珍的匕首,只是此时被她连手一起都藏在了衣袖中,妇人说道,“我家堡主已经睡了,不知道您是哪一位?找我家堡主何事?”

    披甲汉子向前踏一步,身旁罡风刮过,吹起马车前帘,瞅见车厢里坐着一位长发飘飘的美妇人,身旁还蹲着一位背着木箱的汉子,汉子斜靠着美妇人,刚好将其挡住,只是此时汉子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妇人忙拉下布帘,恼羞成怒道,“无论你是谁,做事都要讲道理,要是再这么蛮横无理,休怪我不客气。”

    祁铉不以为意,继续向前踏出一步,这一脚声势浩大,直接震动整片树林,枝叶颤动,鸟兽惊动,但是往远处看,天香县和酒乡县却都没有受到波及,熙攘人群,热闹依旧。

    祁铉施展神通,一个圆形屏障将自己和马车包裹其中,这里发生的一切,外人都无法看到,除非这个人比祁铉的境界还要高,虽说祁铉只是八拳中最年轻的一位,而境界也只是天坎境五关,邨州不是没有比他境界还要高的修道大能,但是他自认为在这里,一个小小的天香县绝对没有。

    妇人安抚好惊吓的马匹,脸色苍白,娇躯颤动,即使她猜不出眼前汉子的身份,但是仅凭这一脚的神通,就绝对不是她可以应付的。她瘫软在马车上,眼泪止不住的流淌,可怜兮兮。

    祁铉站在原地,没有再向前走一步,他支起脖子,看向马车身后,对妇人说道,“这样都不醒,蛮堡主睡的还真是死啊,你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是我却知道你的,婀娜,自幼跟随在蛮堡主身边,于其说你是她的侍女,倒不如姐妹来的实在,而且,最重要的还不是关系亲密这一点,而是你们两个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如果对你们两个人不熟悉的话,是很难看出这一点的,我想耄耋和白杰就被你们一直蒙在鼓里吧。”

    “那个背着木箱的汉子我也认识,他名叫谢礼,是仙彩州人氏,听说最近当上了杀手,杀害了仙彩州的一个地主老财,被官府通缉后,逃到了你们邨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如果我所料不差,真正的婀娜就是被他杀害的吧。”

    妇人听闻此处,终于停止了哭泣,她抹去眼角的泪花,同时卸掉了妆容,松开发簪,长发如瀑布般直流而下,随风起舞。

    妇人就是菩萨堡的堡主蛮小满,车厢里坐着的那位美妇人打扮的,正是她的侍女婀娜,同时也是她的替身。

    蛮小满吐出一口血水,刚才的罡风虽然只是从她耳边吹过,但是里面蕴含的灵力,丝毫不亚于一名地火境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恐怕这还是他手下留情的结果吧,果然,只有到了天境,才算是真正的成为一方强者,蛮小满第一次对黄昭子庙产生了憧憬,要知道在黄昭子庙,眼前的汉子也仅仅是位于八拳末尾,更别提位居前列的八剑和八枪。

    蛮小满因为自己的境界卑微而感到羞耻,她怀着赴死的心情吼道,“没错,我就是菩萨堡的蛮小满,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祁铉愣神,不知道妇人为何这样说话,他解释道,“我想蛮堡主应该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要你手中的那本《天相大语》,这种邪祟之物,必须交由我们黄昭子庙来保管,才算妥当,不到万不得已,我们黄昭子庙是不会与各方势力为敌的。”

    蛮小满仰天大笑,一副疯癫之态毕现,“少说漂亮话,我看你们分明就是想借此来侵占我们的领地,什么狗屁通天八拳,我看就是一群自私的鼠辈而已,想要东西,自己来拿。”

    蛮小满扔出马鞭和手里的匕首,手指结印,指尖一抹光亮,长发飘起后掉落,尽数悬浮在半空中,蛮小满施法,长发纠缠在一起,化为一根根箭矢,似流星划过,向披甲汉子袭去。

    祁铉抬起一拳,直接将箭矢垂落在地,更有甚者,直接在接触拳头的瞬间爆炸,一时间火星四溅,甲胄后面的斗篷燃起火焰,祁铉向后挥拳,火焰熄灭。

    祁铉不顾箭矢的攻击,径直走向马车,妇人纵身一跃,直接落在树枝上,头发生长的速度比掉落的速度还要快,这是她们菩萨堡的秘法,此时箭矢的攻击频率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凌厉,祁铉已经不想在这么耗下去了,他已经感受到一股不弱于他的灵力波动正在向这里赶来,太山说的不错,强者无处不在,即使是版图最小的邨州。

    祁铉深吸一口气,身体下沉,腰马合一,催动灵力在右拳汇集,一个虚幻的巨大淡黄色拳头在其身后浮现,“通背立冲”,拳头自上而下,随着披甲汉子的一声怒喝,直冲到蛮小满的面前,就在蛮小满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一声略显轻佻的声音在头顶上空传来,“呦呵,看来我来的还不算晚。”

    拳头冲向天际,蛮小满被人拦腰抱起,搭救他的人就是在遮云图表示自己什么都不会买的男人,自称梅三得。

    梅三得抱着已经昏迷的蛮小满,落在地上,迎面质问刚收起拳的祁铉,“你竟然动手打女人,还是这么美的女人,你的师长没有教导过你,什么叫怜香惜玉吗,还是你这个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闻香识女人,你闻闻,多香啊。”

    祁铉没有理会话题越说越跑偏的梅三得,他捂住口鼻,向后倒退三步,“梅三得,我知道你的手段,那股香味根本就是由你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我本不想动手,只是蛮堡主太过于一意孤行,我这才出手,而且刚才那一拳根本不足以取她性命,只会让她昏迷几日,正好她可以借助这一段时间,好好的反省反省自己。”

    说完,祁铉转身离去,梅三得问道,“你要干什么?”

    祁铉回答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只是那本《天相大语》,而不是取人性命,但是如果你执意阻拦我的话,我倒是愿意与你比试一番。”

    彻骨的寒冷从梅三得的脚底直往上窜,他能感受到披甲汉子言语中的杀气。

    梅三得冷哼道,“放心,我们会打一架的。”

    梅三得带着昏迷的蛮小满离去,祁铉在马车中找到了那本来源于死灵一族的书籍,但是婀娜和那位汉子的却消失不见。

    祁铉没有久留,他必须回到黄昭子庙复命,他在这里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

    陈忧与张云安师出同门,并且比他早一天拜了师父,因此即使张云安要比陈忧的岁数大,但是还是要尊敬的喊他一声师兄。

    两人在山上学医十五年,就住在山上的三间小瓦房里,从最基础的辨识草药开始,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院子里有一小块空地,里面栽种着瓜果蔬菜,可以聊以果腹,日子虽然清苦,但是也算是清净自然。临近暑夏,山上总是会来一些穿着青衣薄衫,身后书童成群的俊男美女,他们为高山作赋,替流水谱曲,到了晚上还会架起篝火,载歌载舞,每当这个时候,张云安都会跟着自己的小师兄蹲坐在院子前,啃着自家种的西瓜,看着远游的行人,不知他们为何如此。远游之人离去时,总会经过小瓦房,有时他们会敲响木门,淘一碗水喝,更有甚者,会用银钱买两三只西瓜,就这么站在院子里,欢声笑语,大快朵颐。那时,张云安认为几个西瓜值不了多少钱,奈何,他们出的价钱太高,高到十几岁的少年只顾的张大嘴巴,而忘了推辞。

    临近告别,师父将他们带到一间红砖房,砖房坐北朝南,四扇窗户常年紧闭,从上山的第一天,张云安就被告诫,这里是师父的住所,不可靠近。

    砖房里漆黑一片,只有一盏小油灯被搁置在房间的最中间的一张八仙桌上,除了油灯,桌子上还有三个包裹,四个木盒,包裹围绕着油灯,木盒被放置在桌子的四角。他和师兄站在门口,师父走上前,举起油灯,黄豆大小的光亮由下至上,照亮了墙上悬挂的一副山水画。

    师父就这么举着油灯,瘦弱的身影被昏暗的世界包围着,在少年眼里,山水画似乎有一种魔力,使他仿佛置身于山巅白云之间,脚下是万丈河流,奔流不息,大浪之上,一叶扁舟坐着两三人,一人划船,两人交谈,细听之下,山下又好似传来村舍的声音。

    少年缓缓闭上双目,张开四肢,想象着自己就好比山顶的一颗石头,面风而站,淋雨不知。

    一声咳嗽打断了少年的遐想,师父已经放下了油灯,孤身一人坐在八仙桌前,自语道,“过了很多年,我也想起了很多事,可是始终不知自己到底错在哪里,囚禁于此,我无恨意,更无悔意,只是每当闲暇之余,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不知你们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

    老人站起身,面对自己的两位爱徒,眼睛却是看向远方云深处,“我已无心力,再看云深处。三人看风景,一人无归处。”

    老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从两人中间走过,“三个包裹,自选其一。”

    走出砖房,星河璀璨,老人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消失在夜色中。

    老人说,“什么叫放下,什么又叫放得下,何必,何为,何处也。”

    天香县,妙手斋。

    张云安才为昏迷的短发男人换好药,替他重新包扎后,坐在竹椅上,屁股还没有暖热,就被陈忧喊了过去。

    妙手斋一共有三间房室,一间待客,一间治病,剩下的一间就是陈忧的卧房,此时房间中站着两人,共同欣赏着墙上的一幅《幽居图》。

    陈忧开口道,“那天晚上,除了师父托付给我们的包裹外,他还赠送了这幅幽居图给我,他告诉我,如果哪一天他不在了,就把这幅画传给下一位有缘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他口中的有缘人,也不知道下一位有缘人是谁,我更不想这么一直等下去,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你还记得师父在那晚说过的话吗?”

    张云安没有丝毫的犹豫,回答道,“记得。”

    陈忧摘下画,将其卷起来,双手捧着,递到张云安的面前,“师父待我们很好,从来没有责备我们,我在想,这么善良的一个人,究竟犯了什么错,才会被囚禁在山中近百年......”

    张云安没有接过画,他打断陈忧说道,“你想替他出气?”

    陈忧笑道,“出气谈不上,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和真相。”

    张云安接过画,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声音更是不带任何情绪,“什么时候走?”

    陈忧扭过头,看向窗外,一朵白云飘过,“我知道你在那晚看到了什么,是师父告诉我的,我想你才是师父所说的有缘人,我如今也不过是物归原主,你不必有太大的心里压力。我走后,妙手斋就要交给你打理了。”

    张云安拒绝了师兄的好意,“过不了多久,我也要离开老槐村,交给别人你也不会放心,这间铺子还是关了吧,等什么时候回来了,再重新开张。”

    陈忧笑着离去,“不会回来了。”

    张云安抱着画,回到了老槐村。

    夜里,大门紧闭的妙手斋像是一只刚刚睡去的小野兽,蛰伏在沉默的黑夜里。

    老人不费力的推开药铺的铁门,铜锁无声的落在地上,铺子里的东西都已经变卖,此时房间里空荡荡的,令人唏嘘不已,还好房间的角落里还留有一张竹椅,老人瘦小的身躯缩在竹椅里,闭上眼,睡着了。

    第二天,原本打算闭馆的妙手斋重新开张了,改名为老药铺。

    ——————

    拍卖会结束后,天香镇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大渝客栈也如往常一样,身居深巷,无人问津。

    客栈三楼,众人收拾好行囊,准备回村。

    周天申背好竹篓,里面放着一本书和几味草药,接下来就要开始修道,少年心里多少有些惊喜和茫然,和他住在一起的陆安时和来时一样,两手空空。王多沾一大早就跑到周天申居住的客房,一通抱怨,责怪周天申为什么不带他去拍卖会,竹篓少年瞥他一眼,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倒是白小生,在一旁不停的挖苦讽刺,结果刚刚睡醒的两人,双双倒在了床上,扭打了起来。王存远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实在是不知道是帮理还是帮亲。两个小丫头,铁子珊和马仙娣早早的在楼下等候,吃着客栈准备的丰盛早点,说着好友之间的悄悄话,至于毛青竹则在前一天受到了家中的书信,要她回家一趟,所以她并不在这次回村的名单之中。尘复身为师长,领着左塑和谷之文已经先行一步,听他说,在这两天他对修道又有了新的体悟,所以需要老槐村的人杰地灵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天允国静已经接回短发男人,正在楼下的马车里等待着。

    城外,一辆马车,一行十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王多沾甩着两条小短腿,坐在马车上,嘴里咬着一根干草,惬意的枕着胳膊,就差唱小曲了。

    陆安时依旧走在中间,双手插在袖子里,里面藏着两把短剑,他说,“青竹走的那么匆忙,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要紧的事。”

    白小生在一旁接过话茬,贼眉鼠眼道,“陆哥是不是早就看上那位毛姑娘了?”

    陆安时温和笑道,“在一起久了,难免生出感情,但是还说不上喜欢。”

    白小生点头道,“也对,虽然毛姑娘家比我们老槐村有钱,但这也不是让人喜欢她的理由啊。陆哥,深明大义。”

    白小生举起大拇指。

    周天申走在两人后面,忍不住插话,“会不会是和亲?”

    白小生挠着头,实在是想不通这句话的来意。

    周天申解释道,“我看书上说的,名门贵族家的小姐,最后都会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陆安时摇摇头,笃定道,“不会的,我曾经见过青竹的父母,他们都是通情达理之人,绝对不会强迫自家女儿的。”

    周天申啧啧道,“难说啊。”

    通情达理这个词,可不是随便就可以说出来的。

    书上说的很清楚,门当户对,多少痴情男女因为这句话而栽了跟头。

    人活一世,不过百年,还是要活得自在,活得安稳。

    竹篓少年行走在山间小路,春风拂面,往事如云烟,逍遥飘远。

    王存远挨近周天申,小心翼翼地问道,“天申,听说你要开始修道了,我父亲也想让我跟着蒙叔叔学习修道,但是我怕自己没天赋,我能跟着你吗?”

    竹篓少年拍了拍怯懦少年的肩膀,“当然可以,要不我们大家一起吧。”

    走在两人前面的白小生回过头,“我看行,反正陆哥也在,可以让他指点我们。”

    陆安时连忙回应,“我可不行,不过尘复老师在,我可以请求他帮助大家,要知道在镜月庙能够得到尘复老师指点的人也是不多的。”

    王多沾半躺在马车上,吐掉嘴里的干草,揉了揉眼睛,“不知道我能到什么境界,不过只要是不花钱,其实也就无所谓了。”

    ——————

    三味书舍,粗胖的汉子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口水流了一地,浑然不觉。

    曾在拍卖会与周天申有过交流的公子哥,此时正弯着腰,竭力的在书柜底部翻找着。

    这时,一位红衣女子走进书舍,一眼就看中了公子哥,她替公子哥选出一本书,递到公子哥的面前,柔声笑道,“公子可是要找这本书?”

    公子哥眼见书被别人拿走,苦笑之时,听到女子的声音,便直起腰,轻声道谢,“多谢姑娘的举手之劳。”

    红衣女子面露讥讽,拿着书的手指微微用力,“你可倒是真不客气啊,你怎么知道这本书就一定是为你拿的?”

    公子哥微眯双眼,看清书的名字,“因为这正是我要找的那本书,菊白水的《聊相和》,听说书里讲述了姑娘与一位良人的纯情故事,姑娘可曾读过?”

    红衣女子不怒反笑,松开手指,书本掉落在地上,溅起尘土,“牙尖嘴利,读书人果真都是一群毒舌小人,只会说话,不会做人。”

    捡起书本的公子哥,吹掉书上的灰尘,惋惜道,“姑娘真是会糟践宝物,难怪,难怪...,还有一点,我不是读书人,他才是。”

    话音未落,一只洁白无暇的手掌抓住红衣女子的后脖颈,奋力一甩,女子直接被丢到街对面的一家馄饨店里,只是因为红衣女子只有一缕魂魄,所以并未惊动任何人。

    手掌的主人是一个全身发着白光的俊俏郎,他站在公子哥身后,宛如守护神一般,看着红衣女子,不屑道,“只是一个小小的女鬼,也敢议论我辈读书人,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被点破真身的红衣女子目露凶光,长发飘荡,张牙舞爪的冲向俊俏郎,只见一束白光闪过,红衣女子应声倒地,捂着胸口,痛苦不已。

    一旁看戏的公子哥,连忙阻拦俊俏郎的下一步动作,他蹲在红衣女子面前,从怀里掏出一本无字书,念动法决,无字书泛起金光,红衣女子挣扎片刻,即刻被吸进了书里,公子哥合上无字书,唏嘘不已,“只是一缕魂魄,就想要了我的命,这个世界真是费脑子。”

    俊俏郎不理解公子哥为何将女鬼吸进无字书,在他看来,除了白白浪费一页金纸,别无他用,“怕什么,有我在,谁敢对你出手。”

    公子哥站起身,拿起那本《聊相和》,走出书舍,脚踏在喧嚣人间,身形自然融入其中,“一山更比一山高嘛,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这种文章。”

    俊俏郎跟在公子哥身后,化身为一个小书童,背着一个插着桃花枝的小书箱,书箱中笔墨纸砚俱全唯独没有一本带字书籍,书童不留情面道,“要是把金纸多是浪费在这等精魅小鬼身上,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喽。”

    ——————

    身居闹市的某家客栈最高层,背着铁弓的少年坐在床上,腿上放着那把从拍卖会买来的大爆弓。与他一起现身于拍卖会的男人坐在窗户上,手里拿着一个酒壶,看向远处,目光深邃。

    突然,房门被从外面着急跑进来的女人用力推开,女人的手里拿着一封信,此时信封已经被打开,女人着急忙慌的走到少年身旁,“公子,有情况。”

    铁弓少年接过信,看过信后,面色越来越沉重,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这个菊白水,真是恼人,他为何要帮助他们?”

    女人不知事情缘由,只能沉默的站在一旁,不敢答话。

    坐在窗户上的男人放下嘴边的酒壶,打了一个酒嗝,问道,“我们现在回人峰?”

    铁弓少年摇摇头,将信和信封揉成一团,随意上下抛着,“师兄他们已经赶往无名山,相信他们已经和那里的人接上了头,只要他们不走,就说明事情还有转机,我们只要安心等待便可。”

    喝酒男人感到莫名的心慌,“千万不要和他打起来啊。”

    铁弓少年从床上坐起,将纸团扔在桌子上,纸团好像一只无头苍蝇,在桌子上滴溜溜的乱转,少年走到男人身边,“我们早晚都要打一架,这是无法避免的,只是和谁打,却是可以商量的。”

    男人露齿一笑,狠狠的灌了一口酒,“我只是一个打手,你们说和谁打,我就和谁打,至于对手是谁,我无所谓。”

    铁弓少年挠挠头,“这就好办了。”

    ——————

    老槐村,不留客栈,四楼。

    由一根木头修炼成精的范方站在窗户前,自从他在不留客栈住下后,每天都会准时的站在那里,盯着村中心的老槐树。

    刚刚回到村子里的菊白水,推开房门,坐在桌前,用一个白瓷碗,喝着淡薄的茶水。

    范方好奇道,“前辈这么快就回来了,才只有一天而已啊?”

    菊白水淡然道,“一天,已经可以做很多事。”

    范方笑着打岔,“前辈,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

    菊白水放下白瓷碗,茶水在空空的白瓷碗里浮出,刚好与茶碗齐平,“等急了?不用慌,十年你还是等的起的。”

    范方尴尬道,“十年确实是等的起,只是一直在这里等着,我们到底在等什么?”

    菊白水再次放下白瓷碗,这次白瓷碗里没有出现茶水,而是升起了一阵白烟,白烟在空中随着菊白水的讲述,肆意变化着。

    菊白水先问了一个问题,“你知道真龙的存在吗?”

    范方思索片刻,“略有耳闻。”

    菊白水的手指穿过空中的白龙,从白烟之中掏出一个白球,白球闪闪发光,最终变幻成一个片状物,“那你听说过龙鳞吗?”

    范方挠了挠脑门,“没有。”

    菊白水扔出手中的‘龙鳞’,将那件往事缓缓道来,“万年前,大陆曾诞生了一位传奇人物,他以人类之躯勇攀大道,最终成为了大陆第一位羽化仙人,在那之前他曾与世间的最后一条龙,酣战十天十夜,成功将其封印在崖州的断桥崖,而解开封印的关键物就是真龙身上的龙鳞。”

    范方转过身问道,“我听说过这段历史,可是我记得与锁沦大帝交手的不是死灵族的毒龙吗,怎么会是真龙?”

    菊白水道,“毒龙就是真龙,只是不甘心死亡,而堕落于此,最后窟兽曾于人类结盟,就是因为有这一层关系在。”

    范方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可是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难不成...”

    范方捂着嘴巴,脸色苍白,他似乎明白了了一些本不应是他可以接触的事情。

    菊白水点到即止,低头抿了一口茶水,“就是你想的那样。”

http://www.android123.com.cn/20_20346/91989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