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首座 > 第三十三章 进山
    天气越来越热,很多客人离开了茶馆一楼,去更凉爽舒适的二楼休息。

    此时,茶馆一楼只剩下了两桌客人,一桌白衣,一桌黑面。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中年人的到来,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中年人满脸笑意的坐在面罩男的身边,喝了一口已经凉透了的凉茶,咂咂嘴道,“让您久等了。”

    面罩男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

    中年人自顾自说道,“如您所料,稔鹤镖局确实有一趟镖,时间定在了后天下午,但是不知道走的是什么镖,具体有那些人押送,也无从得知,毕竟是人家的机密,我也不好过问太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趟镖很重要,出动的都是稔鹤镖局的上层人物,您确定...”

    面罩男转过头,凝视中年人的眼睛,中年人低着头喝茶,放下茶杯时,面罩男的短刀已经插在了他的肩膀头子上,鲜血染红了中年人的肩膀,剧痛使中年人控制不住的颤抖,他倒吸一口凉气,竟然笑了起来,“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还是不知道,如果没了我,你在酒乡县将寸步难行,别说之后的计划,就连他们都不会答应。”

    眼看着双方就要打起来,老妇人和店小二却视若无睹,一个坐在柜台后面算账,一个躺在摇椅上睡了起来,一时间,鼾声四起。

    面罩男凶光毕露,向下按压短刀,中年人绝望的闭上眼睛,良久,面罩男收起短刀,中年人逃过一劫,颤抖着声音说道,“多谢不杀之恩。”

    面罩男沉声说道,“你说得对,没了你,我确实无法在酒乡县自由活动,恐怕连先阳地界都容不下我,但是我警告你,安心做好自己的事,否则,我立刻送你去见阎王,就算我无法活着离开这里,但就凭他们想抓到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告诉你身后的那群人,别耍花招。”

    中年人脸色苍白,连连点头。

    面罩男离开茶馆,白衣女子他们紧随其后。

    没过多久,中年人也离开了茶馆。

    暮色沉沉,晚霞照大地。

    周天申站在客栈的最高处,面向落日,还需要十多天才可以离开酒乡县,看着四周的高楼和数不尽的屋脊,周天申睡意全无。这几天,蒙程给他们详细的讲解了修道的方式方法与应敌之法,所谓万变不离其宗,修道都是一体的。俗话中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更多的是指每个人对某一件事的看法不同,而归根结底都是建立在同一件事情这个基础之上。

    周天申所选人道,是最顺应天运,也是最容易迷失自我的一种道。如果无法平衡好两者之间的关系,那么在修道路途上将寸步难行。

    昨日休息时间太长,等周天申他们醒来时,已经到了傍晚,所以蒙程便又租下客栈二楼的四间房,打算一早出发。

    茶馆比往日开门的时辰要早一些,因为今天要来一位大人物。

    说起这位大人物,就不得不提酒乡县城城中心的那家酒馆,据说酒馆建立的时间比酒乡县建立的时间还要长,早些年间,酒乡县这里还是一处荒地,先阳地界只有四个县,尚未统一,五和国的国主还只是水乡县的县主,他曾在这里歇脚,歇脚的地方正是‘蓬莱酒馆’。

    蓬莱酒馆的主人是一位眯眯眼的青年,活了很多年,常常被人猜测是那天境修为的强者,这一点,眯眯眼青年供认不讳。青年喜好饮酒,更好酿酒,在与五和国国主相遇之时,青年正在酿一种名为‘酒乡’的清酒,五和国国主亲自品尝之后,大加赞赏,便命人在这里建造了一座城池,城池的名字就叫做‘酒乡’。那位青年也在这里定居了下来,青年每三年都会酿造出一种新酒,五和国国主总是第一位品尝到新酒的人,这次也不例外。

    眯眯眼青年走进客栈,客栈掌柜和店小二不胜惶恐的跪伏在店门口,青年环顾一周,正好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周天申,青年身边并没有随从,身上也没有太贵重的装饰品,只有手里的酒红色酒壶,周天申也没有看到跪在门口的几人,只当是来客栈借宿的客人,便没有多加理会,青年轻咳一声,客栈掌柜急忙起身,拿出店中最好的茶叶,沏好了茶,倒在名贵的瓷碗中,客栈掌柜的手有些颤抖,在青年面前,他家的劣酒就不好意思拿出来了,青年轻轻握住客栈掌柜的手,接过瓷碗,轻抿一口,笑道,“好喝。”

    客栈掌柜干笑两声,实在是高兴不起来,想到店小二还在门口站着,老妇人喊道,“小儿,快来给客人上茶。”

    原来店小二就是客栈掌柜的儿子,客栈掌柜观察着青年,发现青年并没有在意自己的逾越之举,悄悄松了一口气,此时,蒙程领着其他人相继走下楼,向客栈掌柜告别,客栈掌柜不敢应答,周天申与青年擦肩而过时,青年刚好举起酒壶,喝了一大口。周天申走到门口,刚好听到青年的笑声,心中掀起一阵涟漪,急忙转头,发现青年已经走上了楼,客栈掌柜和他的儿子恭谨得跟在后面。

    蒙程轻唤一声,周天申跟上队伍,心里却五味杂陈。

    他好像在哪里见过青年。

    周天申握住挂在腰间的短刀和几个飞镖,

    昨天耽误了一些行程,今天周天申他们没有歇脚,从路边街摊那里买来一些油饼和茶水,直接走到了傍晚,他们随处找来一家客栈休息,睡觉前,蒙程将他们喊到自己房间。

    蒙程盘腿坐在床上,其他人坐在地上,蒙程一边传授修道口诀,一边演练掐诀手法,过后,让他们每人演练一次,蒙程指出错误,想让他们在自己的房间里练习一个时辰,等到所有人都没有错误,再让他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周天申他们男孩子住在一屋,马仙娣和铁子珊住在一起。

    一夜无话。

    为了节省路上的时候,以便周天申他们修道,蒙程雇了两辆马车,除了自己充当车夫之外,又找来一位面容憨厚的中年人。

    马车碾压在路上,平稳异常,周天申回忆着昨天蒙程教授的口诀手法,试着在马车上修道,没想到,这一修就是一整天,有了马车,也就不用再找客栈休息,但是酒乡县有规定,马车夜间不许行路,必须停靠在马厩之中,蒙程与客栈老板讲好价钱后,便将马车停在了后院马厩,吃过饭,周天申才从修道中醒来,蒙程特意给周天申留了一些饭菜,周天申独自坐在马车中食用,其余人跟着蒙程在马车外修道,另外一位车夫因为不懂这些,观看了一会后,就自己租了一间柴房休息。

    经过十五天的长途跋涉,周天申他们终于走出了酒乡县,看着城外的大山,他们倍感亲切。

    蒙程解释道,“邨州与其他州域不同,这里遍地都是崇山峻岭,因此邨州又被称为‘万山之州’,邨州中的五大国的国殿都建造在了山上,因为山峰众多,五大国便合力开发了很多的官道,想要在最短时间之内走到水乡县,就必须绕过官道,直接进山,我之前要求你们每天刻苦修道也是为了这个,只有体内有灵力运转,你们才可以在大山中行动自如,不会因为体力不支而耽误行程,更不会轻易被树叶刮伤,土路磨破了脚。现如今你们都掌握了修道法门,至少在到达人才境之前,不会遇到什么大问题,因此在接下来的行进途中,我不再监督你们任何人修道,大山多窟兽,与窟兽战斗注定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除非遇到生命危险,否则我是不会出手相救的。”

    蒙程多给了车夫一些费用,车夫自己一个人将两辆马车赶回了酒乡县。

    蒙程走在最前面,其余人跟在身后,来到大山山脚,蒙程从怀来掏出一份地图,交到周天申的手里,“这是这座大山的全貌图,放心,里面除了一些沼泽地和毒瘴林之外,我没做任何其他标注,也就是说,你们对这座大山一无所知,老实说,就连我也不知道你们会遇到什么,我们就此别过,我还是那句话,除非遇到生命危险,否则我是不会出手相救的。”

    蒙程踮起脚尖,一个纵身,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周天申苦笑道,“看来我们又要过几天野人生活了。”

    铁子珊拿走地图,边看边说道,“走了正好,省的在一旁盯着我,不就是一座山嘛,我倒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我就不信比村后的那座无名山还要厉害。”

    白小生凑过小脑袋,指着地图上的小红点说道,“看来这些地方就是蒙叔叔说的沼泽地和毒瘴林了,看这数量还真是吓人啊。”

    王多沾在一旁掰着手指头数着,“光前面这一天路,就有十个,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

    手拿地图的铁子珊,将地图高举到头顶,正对着太阳,地图竟然不透光,铁子珊将地图从中间撕开,里面竟然还有三份地图,铁子珊笃定道,“我就觉得有古怪,要是山中有这么多的沼泽地,官府早就封了,还会让人经过,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看看。”

    “哈,真是有意思。”

    每一份地图的右上角,都写有名字,应该就是众人面前三座大山的名字。

    铁子珊拿出最上面的那份地图,右上角写着‘大雷山’,铁子珊将另外两份塞进胸口处,说道,“看来在咱们面前有三座大山啊,第一座就是我手中的这份地图,还好,里面只有五处红点,没事,很安全的。”

    王多沾捂着肚子说道,“我不关心这些,我只想吃肉,蒙叔叔太抠了,每次买饭都只买一个鸡腿,周天申,我们现在进山去打一些野鸡好不好?”

    周天申向铁子珊问道,“这座山有没有窟兽?”

    铁子珊确定好方向,向前走去,“窟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应该问题不大。”

    众人跟上铁子珊的脚步,周天申兀自的停下,转过身,看见城门口站着一位眯眯眼青年。

    王多沾在前方喊着周天申的名字,周天申挥挥手,迅速跟上队伍,心中的那份在意更深了。

    等到周天申和同伴们走进前面的大山,彻底看不到身影时,眯眯眼青年转身上了一辆没有车夫的马车,红马已通人性,踏着马蹄,向前面的官道上走去。眯眯眼青年乘坐的马车后面还跟着五辆马车,其中一辆马车的车夫是一位光头老人。

    从茶馆出来的面罩男并没有依照事先说好的那样,离开酒乡县,而是在茶馆旁边的小巷中,绕来绕去,像是在躲避什么灾祸。就在他走出一个无人居住的偏僻巷子时,一把长剑从天上直逼他而去,面罩男连忙后退两步,将背后短刀横放于胸,扭身,横劈,一抹刀光穿过阴暗的小巷,打在墙壁上,一道横贯整座墙壁的缺口出现在墙壁上。

    长剑斜插在面罩男身后的石板上,一位白衣飘飘的冷漠男子潇洒的站在长剑上,面罩男四周又同时出现三位与其相同装束的男子,将面罩男围困其中,白衣女子从天上飘落而下,微风吹拂起斗笠上的面纱,女子相貌端庄,我见犹怜,面罩男却完全不为其所动,只是更加握紧了手中短刀,脸色冷峻道,“我不记得和穿白衣服的结过仇,你们最好不要惹怒我。”

    白衣女子眉舒目展,掩嘴轻笑,“我们此次前来不是寻仇的,而是想和你做一笔生意。”

    面罩男收起短刀,横插在身后,斜眼瞥向四周的白衣男子,沉声道,“你们似乎找错了人,而且这可不是做生意的态度。”

    白衣女子摆摆手,四位白衣男子瞬间消失。

    面罩男不屑一顾道,“只是一般的障眼法。”

    白衣女子摇摇头,解开胸前的白布,将身后的长盒放在地上,打开后,木盒发出低沉的金黄色光芒,光芒中,一颗稻穗躺在长盒中央,光芒逐渐凝聚收敛,一个虚无缥缈的瘦小身影从稻穗中钻出,舒展开筋骨,是一个孩童模样,竟是一个稻穗精。

    白衣女子指了指趴在肩上的身影,说道,“是他想找你。”

    面罩男也算是行走江湖二十载,见过很多的能人异士,可是眼前所发生的一幕,着实令人吃惊。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面罩男开始重新审视眼前的孩童,却始终看不出其境界,问道,“你找我何事?”

    孩童模样的稻穗精奶声奶气的说道,“听说你们要密谋一件大事,而且还是有关于五和国的,所以我们就来凑凑热闹。我虽然生在五和国,长在五和国,但是对这里根本没有多余感情,更别说情份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邨州灵力稀薄,什么狗屁的万山之州,完全就是没有开化的蛮夷之地,尤其是先阳地界,你以为为什么这里只有五和国一个国家,还不是小偷小摸的人太多,其他国家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也就五和国那个好脾气的国主,愿意和他们耐着性子讲道理,可这又有什么用呢,你把把他们打疼了,他们是不是用心记住你说的话的。所以,你们不必太拿我当外人,而且我们也不会给你们太多帮助,顶多帮你们杀人越货而已,而我的条件就是,事成之后,我要去昆仑山,那里算是先阳地界灵力最充裕的山峰了,是一个比较适合现在的我修炼的好地方,说不定还会遇到点化我的某个人,我要赶紧修炼成人形,财好去大陆的其他州域看看。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剩下的,你和苗萤雪谈吧,我要睡了。”

    孩童化作一团金光附身在稻穗上,苗萤雪将长盒盖上,背在身后,说道,“我们可以商量计划了。”

http://www.android123.com.cn/20_20346/91989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