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首座 > 第四十二章 不好骗
    傍晚,街道上已不似晨间的清净和午间的热闹,但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回客栈的路上,沿途到处都是一些卖小吃的摊位。

    刚从店铺中走出,周天申还有些没缓过神来,金色酒壶中的酒也所剩不多,酆小都笑呵呵的走在路上,解释道,“刚才的那家店铺,名为一家老店,店主人就是刚才的女子,名为桂翎,是一个桂花精灵。店中的老先生名为师某,是一只红毛狮子。至于店门口的小童,和坐在门槛上的咏梅和洪官的来历,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他们都是我在稻香县的朋友,这次我之所以要在稻香县停留一段时间,除了找他们叙叙旧,还有一点就是要找一些帮手,能够将我们和‘他们’安全的护送到水乡县。”

    周天申收起金色酒壶,问道,“‘他们’是谁?”

    酆小都伸着胳膊放在脑后,说道,“稔鹤镖局,就是他们在护送我的酿酒和押解任务。”

    周天申环顾四周问道,“你就不怕有人在监视我们?”

    酆小都自信道,“放心,能够在我眼皮子下面监视我的人,邨州是绝对没有的。那些杀手组织,我也已经警告过他们了,要是他们不想就这么放弃任务,失败而归,想着也不会再来试探我。”

    既然身边没有危险,那么周天申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问道,“先前在花香县遇到的那位道袍少年,是不是被你藏了起来?”

    酆小都笑道,“这是自然,不止道家,佛家的老和尚和小和尚也都被我藏了起来。在三岔山遇险的稔鹤镖局和昆仑马坊只是一个诱饵,为了将杀手组织引诱过去,好让真正的镖局马队安全经过三岔山。到了花香县,我接来那位道袍少年以及遇到紫霞老姐姐,都是我们提前计划好的,就连他们选择在九沟桥前出手,以及九沟桥上埋伏着另一批杀手。其实这些事,都已经被我和国主两人事先知道了。而我在马车上透露给你的那些机密,也都是经过了国主的同意,毕竟现在在他的地界上做事。”

    喝过一口酒,酆小都接着说道,“不怕你记恨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你也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用来验证老槐村的真心。”

    “老槐村。”

    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回到了再喝客栈,客栈的小二,白翠正在桌子上打瞌睡,酆小都将他拍醒,告诉犯迷糊的白脸少年,他们要两碗米饭和两个肉菜、一个荤菜,再要一壶热茶,做好后,拿到客房。

    白脸少年回后厨准备,这家店就只有他和掌柜两个人,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厨艺惊人的大厨。

    刚回到客栈的二人,又相继走回房间,关上门,打开窗户,夜晚的凉风,刚好。

    酆小都坐下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分地图,在桌子上摊开,周天申坐在他的对面,听他细说其中奥秘。

    酆小都手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黑点,说道,“这里就是老槐村,老槐村周边都是大山,只有一个出入口,就是正对着天香县的那条土路。因为大山隔断了老槐村与外界的联系,所以你们不知道除了你们之外,五和国的地界上到底有多少像你们一样,没有加入五和国国籍的村落。”

    “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先阳地界除了五和国、三柴国、十二房和二十三窟,余下的地界都零散的分布着或大或小的村落,总共有近万个村落。如果将所有村落团结在一起,那么将会是一个绝对不弱于一个国家的势力。这也是国主李霄正在筹备的一件事情,而想要促成这件事,将先阳地界的村落全部纳入五和国国籍的前提就是,招亲大会必须要顺利举办成功,押解任务也不能出现差池。”

    “我之前已经给你解释过,押解任务对于邨州的意义,现在我再告诉你一件秘闻,是关于五和国的存亡,你一定要用心记好。”

    周天申聚精会神的听着,酆小都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轻声说道,“只有将先阳地界的所有村落全部纳入五和国国籍,押解任务才可以保证真正的万无一失,招亲才只是第一步。”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客官,您要的饭菜来了。”

    “稍等。”

    酆小都收起地图,周天申前去开门,接过盘子,白脸少年正要离开,却被酆小都从身后喊住,白脸少年好奇的转过身,看向客人,酆小都走到少年身前,手里握着一锭地银。

    白脸少年接过地银,不知所谓,正要开口询问,酆小都已经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

    既然客人不说,那我也就不问了,白脸少年蹦跳着向楼下的掌柜报喜去了。

    房间里,周天申一口饭菜,一口清酒,看到酆小都回来,调侃道,“你还真是大方啊。”

    酆小都将一块馒头塞进嘴里,嘴巴鼓囊囊的,说道,“我在很久以前就来过这间店,那时的掌柜还是一个老头子,没过几年,老头子病死了,就由他的儿子继承,我也就再也没来过。老头子的家是黄杉村,刚才的小孩来自白沟村,都是穷村,前些年还被一伙强盗将村子洗劫一空,村民四处逃窜,很多都被外出打猎的国主救济在水乡县。”

    周天申喝下金色酒壶中的最后一滴酒,低着头问道,“是你们干的?”

    酆小都没有纠结这个问题,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这次的招亲大会,就是国主用来与其他地界的名门豪族用来结盟的一个幌子,无论百遮公主最终嫁给了谁,最终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与五和国荣辱与共,绝没有后退半步的余地。”

    周天申耻笑道,“你们就这么自信,他们愿意帮你们?”

    酆小都放下筷子,走到窗边,凉风吹拂着他的脸,很舒服,“我们有这个想法,就一定会有这个能力。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么多,只是因为我们在一条船上,你有必要知道一些事情,而且你们老槐村是国主重点拉拢对象,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我很清楚,你们老槐村的实力。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一家老店的师某老先生,就来自于你们村后的无名大山,他到现在在那里都还有一些人情交际,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事,就一定会知道。”

    周天申将盘子里面的剩菜吃完,打了一个饱嗝,掏出酒壶,放在酆小都身边说道,“没酒了。”

    酆小都无奈的从袖中的另外一件寸守物中,直接取出一个酒缸,酒味弥漫在整间屋子里,没喝过酒的人,也许一闻到这股浓郁的酒味,就会醉倒,睡上三天三夜。

    周天申现在也算是天天喝酒的男人,自然不会让自己这么难堪。

    装满金色酒壶,周天申将酒壶别在腰上,却又被酆小都一把扯下,说道,“这个酒壶可是我最满意的作品,制作酒壶的材料可是选自仙彩州一种名为‘响天澈’的玉石,那可是在仙彩州都价值连城的宝贝,就更别说这个小小的邨州了。你现在就相当于把一座金山挂在腰上,你就不怕那些追杀你的人把它抢走当夜壶?”

    周天申夺过酒壶,尝过一口酒,顿时觉得没有之前的好喝,撇嘴道,“我人都死了,还在乎那个。酆老板,您这次的酒,不行啊。”

    酆小都无语的看着周天申,喃喃道,“要是让他知道是我教会你喝的酒,我会不会被他打死啊。”

    三天后,周天申和酆小都坐在城门口的一家茶馆中,喝着名贵的茶水,吃着小巧的点心,耐心的等着镖局进城。

    这三天,酆小都领着周天申先后去了一家兵器库,医师馆和书店,请到了一些过去的老朋友来帮忙,也知道了真正的镖局的进城时间,只要镖局一露面,他们就要赶快离开这里,前往水乡县。

    水乡县和稻香县之间还有两座大山,分别名为王屋和太行,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巍峨大山,虽然还远远比不上老槐村身后的无名山,但是其绵延数千里的路程,也是充满了危险。

    那些在九沟桥失手的杀手组织绝不会放过这最后一次机会,先前他们是单独行动,现在到了最后关头,一定会合力截杀周天申和押解任务,只要押解任务以失败告终,那么其余四国就会向上面请命,请求取消五和国的押解使命。

    如果事情真的这样发展下去,对五和国接下来的计划将会是一个绝杀的打击。

    五和国不希望押解任务失败,酆小都自信押解任务绝不会失败。

    喝过酒之后才发现,茶是多么的无味。

    放下茶碗,周天申感到索然无味,正值中午炎热,茶馆中没有太多客人,他们也在昨天退了再喝客栈的房间,现在想找一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茶馆中有一个说书的高瘦男子,中年人的手里拿着一块响板,每当说到慷慨激昂的时候,都会将醒目用力的拍打在桌面上,原本是用来拉回客人注意力的小道具,现在反倒成了累赘。

    刚睡着的客人骂骂咧咧的将说书人轰下台,高瘦男子红着脸跑进后台,再没有出来。

    就在周天申快要睡着的时候,酆小都拍拍他的手肘,指了指窗外,三辆朴素的马车停靠在路边,车夫都是精壮的男人,每个人的手边都放着一个竹筒。

    头一辆马车上坐着两个人,一人手里攥着缰绳,一人手里拿着毛巾擦汗,看到酆小都,两人招呼着马车上的人下车,所有人走进茶馆,为不景气的茶馆,增添了一份人气。

    从马车上下来的人坐在了酆小都的后面,要了两壶凉茶,不急不慢的喝着。

    最先进入茶馆的是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男人,刀疤从嘴角一直到后脑,男人倚靠着木椅轻声说道,“另一批已经快出城了,我们是来接你们的。”

    酆小都说道,“让他跟你们走,我又另外找了一些帮手,我就不等你们了。”

    刀疤男人说道,“我们都明白,等出了城,在哪里会合?”

    酆小都起身离开,“就在城口等着你们。”

    酆小都事先已经和周天申商量好了,让周天申跟着酒乡县的稔鹤镖局,所以对于酆小都的离开,他并没有太过惊奇,只是在看到稔鹤镖局的各位后,他开始反思让酆小都离开是不是一件好事。

    没过多久,周天申他们也起身离开。

    酆小都之前说过,那些杀手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可以监视到他们,所以只要镖局车队进入稻香县和他们碰面,杀手就会立刻知道他们的行踪。

    对于现在来讲,车队的任何伪装都无法起到作用,杀手组织也会如期来截杀他们,但是主动与被动往往决定了敌我双方的差距。

    只要他们能够在杀手赶来之前出城,再和酆小都找到的帮手会合,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可以告一段落,稔鹤镖局的任务也就可以顺利完成了。

    不是酆小都太自信自己的实力,也不是稔鹤镖局太小看对手,而是押解任务事关重大,五和国绝不会坐以待毙。

    周天申坐上第二辆马车,马车中还有一位道袍少年和木偶人,怪不得最后再没有见到木偶人,原来他在被人修好后,就当起了道袍少年的护卫。

    木偶人见到主人,分外喜悦,直接扑到了周天申的身上,虽然没有相处太长时间,但是周天申还是很高兴再次见到木偶人。

    道袍少年睁开眼,青光闪过,看着亲切的少年和木偶人,笑道,“原来你就是他的主人。”

    周天申看着道袍少年的笑容,心里一动,向前走几步坐下,说道,“我叫周天申。”

    道袍少年舒展了一下筋骨,正襟危坐道,“你好,周天申,我没有名字,更没有父母。我从出生睁开眼的那一刻,就在那栋阁楼里,美人阁的姐姐们对我很好,但却不允许我出去。在孤身一人的这些年,我也渐渐的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和一些关于大陆的历史,我不觉得自己有罪。不过既然大家都觉得我有罪,那么如果能够牺牲我一人,而让更多的道家子弟重获自由,我觉得也是值得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道无想。” “你好,道无想。”

    马车缓缓行驶,除了途中经过酒馆和肉食铺子时,车队停下补充了一些食物,剩下的时间就一直都在赶路,稻香县也有宵禁,只是现在正是招亲大会的筹备阶段,便临时取消了宵禁。

    稻香县比酒乡县还要大上一倍不止,先前周天申他们花了将近十几天的时间才走出酒乡县,即使现在日夜不停的奔走,也花了将近二十天的时间。

    在这期间,马车分别换了一匹良驹。

    不能随便露面的周天申也在这第十天的时候进阶到了人才境六关,周天申现在坐在马车上,不需要他自己赶路,所以每天都会修道六到八个时辰。

    那位道袍少年也在一刻不停地修道,周天申问他这样会不会很累,道袍少年很轻松的回答,只有这件事他们不会阻止,自己也愿意去做。

    从那以后,周天申也像道袍少年那般,没日没夜的坐在那里,就这样,在出城的前一天,周天申又进阶到了人才境七关。

    马车也在这一天停下,车帘被掀开,一张胖乎乎的脸从外面伸进来,说道,“明天就要出城了,大当家说,让大家都下去休息休息,等出了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周天申走出马车,胖子正在下面等着,周天申向胖子问道,“道无想,也就是那位道袍少年能不能出来。”

    胖子不确定道,“这要先问过大当家。”

    就在胖子向那位刀疤脸,也就是稔鹤镖局的大当家询问的时候,酆小都从一旁走来,身后跟着三个人。

    一个魁梧的持枪汉子,一个拿着毛笔的文弱书生,一个穿长衫的笑脸青年。

    酆小都一如既往的眯着一双眼睛,手里拿着紫红色酒壶,来到周天申身前,将三人介绍给他认识,“这位是兵器库的陶无疆先生,这位是医馆的刘洄先生,这位是书店的章甫先生。”

    三人依次抱拳,周天申抱拳回礼。

    “这是周天申,押解任务的另外一位人物。”

    之前酆小都去三家寻找帮助的时候,这三人并没有露面。

    周天申将酆小都拉到自己身边,轻声问道,“怎么是他们,之前的那些人呢?”

    酆小都说道,“那三人还有其他的事情,放心,这些人绝对可靠。”

    酆小都又领着三人去与刀疤脸打个照面,胖子也在这时跑了回来。

    胖子气喘吁吁道,“大当家说他可以出来,但是不能离开太远,而且必须有人看着。”

    胖子是稔鹤镖局的四号人物,名为任汕。

    周天申无所谓道,“没事,我们就在这里随便看看。”

    任汕坐在马车上,说道,“你们随便看看,我也随便看看你们。”

    一只手从车厢里面将帘子掀开,道袍少年已经换了另外一身衣服,踩在石板上,感到一丝惊奇,少年说道,“走在路上好舒服啊。”

    正好附近有卖糖人的,周天申掏钱,买了三个,他一个,道无想一个,木偶人一个。

    卖糖人的老板是一个很和气的中年人。

    中年人手巧的将糖人捏成周天申和道无想的模样,另一个也根据周天申的描述捏成了木偶人。

    等到糖人捏好,也快到了晚上。

    两人又在任汕的注视下,吃了馄饨,买了糖人,猜了灯谜,听了说书,看了戏法......

    出城的时候,周天申和木偶人担任了第二辆马车的车夫,熬了一宿的任汕正躺在车厢里呼呼大睡。

    道无想没有像往常那样打坐修道,而是坐在周天申后面,换了一身平常衣服的他,显得过于安静。

    这次出城,车队由原先的三辆增添到了十辆。

    十辆朴素的马车走出城,不知道事情真相的旁人,只会将其错认为这是哪一家三流家族的车队,这么的不上台面。

    王屋和太行皆是大山,想要修建官道,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为了保护大山原貌,五和国只在山脚和两山的交界处修建了马坊,为过往车辆提供休息的地方,其他道路都是将山路简单的修缮一番。

    石板路是五和国的特色之一,石板路所用的石头都是开采于五和国的昆仑山,那里也是国殿的建造地。

    临近招亲大会,进山的车队很多,多是来自五和国四大县的豪门世家。

    为了彰显自家实力和底蕴,不仅马车多采用上等的紫檀木,就连马匹都是千里良驹,一日千里绝不在话下。

    车夫们也都换上了华贵服饰,所配刀剑都不同反响。

    就在这些争奇斗艳,鲜有寻常村夫出现的车流中,有一支车队最让人感到好奇。

    因为这支车队没有车夫,全程都是最前面的那匹红马在指引方向。

    不少人耐不住性子想要前去一探究竟,却都被年长的家族长辈拉了回来,再三告诫,绝不可以因为好奇而丢了性命。

    混入车流的稔鹤镖局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们一字长龙般行走在道路的最边缘,一路上无风无浪,经过那支奇怪车队的时候,没有穿道袍的道无想伸长脖子向车队的方向张望,轻声问道,“周天申,你知道那支车队的来历吗?”

    周天申摇头道,“不知道。”

    道无想拍醒还在睡觉的任汕,拉着还在做长生梦的胖子,指着那支车队问道,“任汕,你认识那支车队吗?”

    因为被无端吵醒而心生怨恨的任汕,愤恨的看向车窗外,在看清那支车队的真正面貌后,瞬间偃旗息鼓,拉着道无想躲进车厢中,胆战心惊道,“我的乖乖,怎么会遇到他们,真是晦气。我告诉你,没事被瞎指,小心被人挖了眼睛。”

    看着脸色惨白的胖子,道无想明白他一定知道那支车队的事情,当下说道,“我只是有些好奇,又没有什么恶意。”

    任汕擦去脸上的汗水,再不敢贪睡,和周天申替换位置后,小心翼翼的向两人解释道,“那支车队来自稻香县的封鬼家族,是稻香县的三流家族。也许在那些不了解稻香县县志的人眼里,他们根本上不了稻香县的台面,更别提有没有什么风光大事,但是在稻香县一流家族中却是如雷贯耳般的存在,因为他们就是专门讨伐恶灵的家族。”

    看着任汕煞有介事的脸,周天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道,“抓鬼的而已,怕什么?”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任汕和周天申,道无想两人的关系虽说不是什么患难之交,但也是一路有话说,有酒喝的交情,对于周天申的讥讽,任汕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压低嗓子解释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最好离他们家族远一些,可能是和死灵打交道的原因,除了他们家族中的奴仆族人,其余想要接近他们的人最后都落了一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周天申吐槽道,“任胖子,你是在诅咒我们吗?”

    任汕急得满头大汗,“怎么给你们说不明白呢,总之就一句话,千万不要和他们打交道,否则后果自负。”

    任汕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离开了车厢,安心当自己的马夫,心里想着,再也不要和周天申这种不听老人言的孩子打交道了。

    车厢中,周天申和道无想对面而坐,相对无语。

    没过多久,忍不住说话的周天申最先挑开话头,说道,“道无想,等你到了水乡县,你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吗?”

    闭目如一尊雕塑的道家少年,缓缓摇头,开口道,“他们不会放我出去的,其实待在阁楼里的这些年,我也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反倒不习惯和人打交道。”

    周天申又问道,“如果给你机会,让你选择做一件事情,你会做什么?”

    道无想仰起头,认真的想道,“看日落,阁楼只有一扇小窗户,只能看到太阳升起,却看不到日落,都说日落很美,我真的想看一看。”

    “是谁对你说的?”

    “美人阁的朱楼阁主,不过她不让我喊她阁主,总是让我叫她朱楼姐姐。朱楼姐姐每天都会去阁楼上看我,给我带一些好吃的,好看的,还对我讲一些外面世界的故事,我喜欢看书,她就会把花香县里面的书全都买给我,其实我一点都不寂寞,只是有些想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周天申微笑着听道无想讲着心里话,内心有同样的问题,他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当初才会被关在那里。

    有些事情想是想不明白的,只有自己去寻找,才可能知道真相。

    轮到道无想问周天申问题,他问道,“周天申,你平时在家都做些什么?”

    周天申故作思索道,“事情很多啊,干农活,修道,上山采药,又是还要喂鸡,做饭...”

    道家少年第一次流露出向往的神情,羡慕道,“真好啊,周天申,要是有机会,我能去你们村子里看看吗?”

    “当然可以,我们家就在老槐村,沿着稻香县一直走到天香县,出了城有一个叫做三马坡的地方,沿着三马坡就能到村子里了,等你来的时候,提前给我写信,我好去接你。”

    道家少年和村野少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也许以后再也不会聊起的话题,喝着以后也许再也喝不到的酒。

    转眼间,车队就来到了王屋山的半山腰,这里有一座被五和国早年废弃,现在又重新启用的马坊。

    马坊很大,一共可以容纳下百辆马车,马坊还专门将二楼的破旧屋子整理了一下,可以供人休息,不过并没有人愿意上去。

    马坊的主人是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头子和脸蛋通红的少年。

    老人名为范无济,是五和国名声很广的修道者,原本是五和国供奉的老头子因为不喜欢国殿中的勾心斗角,便趁着启用马坊的机会来这里散散心,顺便教导自己的关门弟子。

    脸蛋通红的少年就是范无济这一生唯一的一位弟子,被范无济取名为范南来,谐音饭难来,之所以取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少年天生胆小,不敢与人对视,曾被范无济取笑,就算把他扔到大街上去要饭,也不见得有人肯舍饭给他。

    少年对于跟随师父来到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苦心修道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怨言,但是有一点他很不明白,就是为什么要向国主提议,重新启用王屋马坊,看着马坊外成群结队的马匹和人群,少年腿肚子直发抖,端着盘子的手忍不住颤抖。

    少年苦着脸,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冲着师父埋怨道,“师父,为什么让我去送茶?”

    吐出一口烟雾的老头子一巴掌拍在范南来的头上,恨铁不成钢道,“你这个混小子,你不去送茶,难道让我去。我告诉你,国主重新启用王屋马坊的同时,也交代给了我一个任务,那就是一定要让马坊的名字响彻整座王屋山,如果完不成任务,你就回不了家,见不到你那位心心念念的小媳妇。”

    范南来原本就是脸蛋通红,在被师父挑明心事后,害羞的全身皮肤都开始泛红,少年反驳道,“子枫不是我的小媳妇。”

    老头子反问道,“那是谁?”

    少年急得顾不上师徒礼节,一拳打向老头子的脖子,怒声吼道,“我说不是就不是。”

    老头子用长满茧子的手,云淡风轻的接住少年布满拳风的拳头,轻轻的向后一退,少年向后踉跄两步,手中端着的托盘掉在地上,茶壶被摔得稀碎,茶水洒了一地。

    范无济失望道,“唉,我说范南来啊,你都已经是人魁境七关了,怎么拳头还是这么没有力气啊,难不成是昨天晚上...”

    范南来不理会老头子的插科打诨,捡起托盘走向马坊的厨房,准备再烧一壶开水,老头子双指合拢,在身前一挥,地上的碎片瞬间变成一个完整的茶壶,茶壶飞到老头子身边,老头子一边抽着旱烟,一边注视着马坊外面的车流,他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昨天刚进阶到天境的自己。

    马坊外,车流中,酆小都笑眯眯的喝着自家酿的酒,没想到穷乡僻壤的五和国竟然也有天境强者,看来这趟押解任务不会太难熬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再难念,也终归只是别人家的。

    他已经想好,等这趟押解任务完成之后,就离开邨州,去其他地方转转,一直守在一个地方总归是不长久的。

    周天申从马车上下来,小跑着来到酆小都身前,问道,“我们今天住在马坊?”

    酆小都笑着摇摇头,喝了一口酒,惬意道,“不,押解任务刻不容缓,我们休息片刻就走,等到了山脚下,会有休息的时间。”

    手拿紫红色酒壶的眯眯眼青年向身后三人抱拳道,“等到了山脚下的‘戎佘马坊’,诸位就可以回去了。多谢各位一路的护送,我在此谢过。”

    兵器库陶无疆,医馆刘洄,书店章甫一一抱拳还礼。

    众人上车,这次周天申所乘坐的马车换成了酆小都担任马夫,掀开帘子,道无想已经换回了一身道袍,盘腿而坐,闭目养神,韬光养晦。

    打开酒壶的酆小都将酒壶放在道袍少年鼻子下,用手掌扇风道,“要不要尝尝?很香的。”

    道袍少年舔了一下嘴唇,睁开眼,一抹紫金色光芒从他的双眼一闪而逝。

    酆小都大吃一惊,捂着嘴说道,“你竟然进阶到了天境?”

    道无想邪魅一笑,一把夺过酒壶,仰头畅饮,蕴含天地灵力的清酒一滴不剩的进了道袍少年的肚子里,道袍少年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体内的灵力已趋于圆满。他轻轻挥袖,衣袖中竟传来风雷声,一道道紫金色闪电在其周身萦绕,紫金色的雷球在他的肩头上凝聚,这一刻,天地失色,雷声轰鸣,狂风大作,雨滴肆意。

    酆小都拉着呆滞的周天申冲出车厢,正准备出手,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车厢外,所有人都被这一天地异象吸引,尤其是不久前才经历过这一切的范无济。

    范南来从厨房里跑出来,脸色苍白的看着马坊外的天空,再看一眼已经收起烟杆的师父,说道,“师父,又有人进阶天境?”

    范无济看清引发天地异象的车厢来路,感慨一声,“这么年轻的后生,看来需要我出手了。”

    正准备出手的范无济突然感应到,自己丹田中那片才构建起的天地之间泛起涟漪。

    他急忙盘腿坐下,心神沉浸在丹田中,发现数道人影出现其中,有手拿酒壶,站也没有一个站样的眯眯眼青年,有一脸呆滞,腰上悬挂着一个金色酒壶的少年,有盘膝而坐,周身环绕着数颗紫金色雷球的道袍少年。

    余下三位,分别手持长枪,怀抱草书,背负药箱。

    那位站在最中间的眯眯眼青年笑道,“范无济,借你的天地水池一用。”

    话音刚落,众人面前凭空出现一个只装了寸余清水的水池,水池中站着一位身形模糊、抽旱烟的老头子。

    老头子收起旱烟,烟雾在身前凝聚,逐渐变成了一个脸蛋通红的少年。

    老头子将少年向前一推,少年瞬间来到众人面前,说道,“用,可以,但是需要帮我一个忙。”

    眯眯眼青年说道,“不就是帮你徒弟淬炼灵根嘛,小事情。”

    眯眯眼青年拿出袖中珍藏多年的青翠色酒壶,壶中装满了青翠色的清酒,将清酒倒入水池中,清水瞬间膨胀,涨满到水池边缘,道袍少年站起身,走入水池。

    老头子干咳一声,向范南来挤眉弄眼,少年紧赶慢赶跑到道袍少年身边。

    周天申则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已经收起空空如也的青翠色酒壶的酆小都问道,“你不过去试试?”

    一向谨小慎微的周天申拒绝道,“我能感觉到,这个机缘,不属于我。”

    酆小都笑着拍打着周天申的肩膀,笑出了眼泪,“人道啊,人道,真是不太好骗。”

    陶无疆,章甫,刘洄三人早已放下手中物,闭眼感受这方由天境强者构建的小天地中的玄妙章法。

    他们都已被困地藏境数十年之久,苦寻不得进阶之法。

    如果不是酆小都这次拍胸脯向三人保证,一定有办法让三人进阶天境,他们才不会淌这趟浑水。

    当然,要想依靠这一点机缘去冲破天地之间的那道屏障,完全是痴人说梦,但是一旦给他们寻找到突破口,即便再花上数十年,那也是心甘情愿。

    酆小都取下周天申挂在腰上的金色酒壶,轻抿一口,手掌拍在后者的肩膀上,犹如滔天巨浪打在薄弱的海岸线上,瞬间将其淹没。

    周天申回过神,一脸茫然的看着酆小都。

    酆小都目视前方,一脸庄重道,“丹田小天地是天境强者独有的丹田内景,只有在丹田中构建起一座小天地,才能算是真正的天境强者。小天地的品相和大小又决定了修道者未来的境界攀升,就比如这座小天地,白茫茫的,什么都没有,也许是因为小天地的主人刚刚构建起小天地,还没有时间填补灵力,使天地之间充斥灵气,幻化万物。但是这种现象,就已经表明了小天地的主人这辈子都无法突破天坎境。构建小天地是好事,可要是修道者自身都不重视,那就是坏事。”

    周天申脸色苍白的注视着水池中的道袍少年和脸蛋通红的少年,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缕缕青翠色的灵力从水池中飘出,被道袍少年身边的紫金色雷球尽数吸取,而在灵力被吸收之前,都要事先绕过脸蛋通红的少年身边,环绕一圈,而那位脸蛋通红的少年身上会间断的发出橘黄色的光芒,这应该就是酆小都之前说过的淬炼灵根。

    周天申苦涩道,“怎么感觉我的身体也像是被灵力洗刷了一遍,难受的很。”

    酆小都脸色平和,手指放在金色酒壶上,说道,“首先,你现在还只是人才境,体内灵根还好比一颗干瘪的种子,只有发了芽,才能长成参天大树,进而庇荫丹田。其次,人境距离天境之间还有一个犹如万丈沟壑的地境,在身体没有得到灵力洗涤,灵根还没有完全淬炼的人境而言,这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你不适应实属正常。不过,有一点我要提前和你打一声招呼,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太过匪夷所思,等你出去后,千万不可以告诉任何人,而且这里的灵力对你来说,没有好处,就像你之前说的,这份机缘不属于你,你可千万不要生出恻隐之心,一旦产生心结、心魔,就算是我可救不了你。”

    周天申点点头,没有言语。

    水池中,道袍少年挺胸站立,身边的紫金色雷球吸收着清水中蕴含着的浓郁灵力,用来构建丹田中的那方小天地。

    如果有旁人可以窥探到道袍少年的丹田小天地,就会看到一根根参天白玉柱拔地而起,柱子上镌刻着繁琐古朴的道德文章,一座道家祠堂从柱子中孕育而生。

    紫金色大门被从内推开,一道修长的、身穿道袍的少年人影从门中走出,手中托着一根紫金色拂尘,道袍上有一根紫金色的莲花,随风摇摆,栩栩如生。

    道袍少年目视前方,不知被什么牵动心神,竟想向前迈出一步,就在此时,白玉柱上的道德文章四下掉落,围绕着道袍少年翩翩起舞,古朴的文字在少年四周形成一座雷池,将少年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雷池中发出轻微的雷鸣声,仿佛在警告少年,越雷池,毁灵根。

    挣扎许久,少年只能作罢,扭身坐在门槛上,双手托着下巴,叹息连连。

    范南来与道无想不同,他只是人魁境,并不需要,也无法构建丹田天地,只是用水中的灵力来洗刷丹田灵根。

    灵根,灵气根本,更是修道根本。

    水池中的水逐渐减少,道袍少年身边的紫金色雷球的体积也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一点雷光。

    范南来早已被范无济揪出水池,浑浑噩噩的站在一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次的经历对少年的益处太大,没有半年光景,是无法吸收干净的。等到最后一点雷光进入道袍少年的体内,这场构建小天地的盛举也告一段落。

    众人离开范无济的丹田小天地,重新回归现实世界。

    周天申喘着粗气,蹲在一旁,汗流不止,酆小都拍了拍他的后背,一丝丝温和的灵力注入他的体内,替他平缓丹田中的翻江倒海。

    来自稻香县,被酆小都请来帮忙的陶无疆三人,对着酆小都的背影,作揖到底,“多谢先生。 ”

    此时,天地异象已经消失,所有人都在议论刚才之事,对三人之举并没有太过在意,酆小都也是见怪不怪,挥挥手道,“你们三人还是先回车厢休息吧,以免误了大事。”

    三人告退,酆小都搀扶着周天申进入车厢,车厢中,一脸金光的道袍少年冲着虚弱的周天申笑道,“真是有惊无险。”

    酆小都紧随周天申其后,蹲坐在一旁,喝了一口酒,咂咂嘴道,“用了我一壶‘昨夜酒’,真是天大的胃口。”

    金光消退,又是那位被困在美人阁十五年的道袍少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又指了指周天申的肚子,笑道,“与他比,我确实是胃口不小。周天申,我想问你,你是如何忍住不去染指那些浓郁灵力的,又是如何坚守本心,不为其所动的?”

    周天申重复之前在范无济的丹田小天地中对酆小都的回复,不假思索道,“不属于我的,我不会要,也没资格要。”

    显然这个回答并不是道无想想要的,他看向一脸幸灾乐祸的酆小都,揉着肚子说道,“可真是撑死我了。”

    酆小都收起酒壶,走出车厢,冲前面的马车喊道,“出发。”

    十辆马车的车队,在满是泥泞的土路上行走着。

    其实这次的经历对于周天申而言,也并非是没有任何好处,至少在见证了一方小天地的构建和窥探小天地的面貌,使少年的眼界和心性提升不少。

    在范无济的丹田小天地中,周天申其实是有想要借此机会进阶的念头,但是又很快被他摁下。

    诚如少年之前所言,不属于他的,他没有资格要。

    周天申又想起酆小都说的那句话,人道,真是不好骗啊。

http://www.android123.com.cn/20_20346/91989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