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首座 > 第四十八章 可别留手
    一大早,周天申就被酆小都喊了起来,睡眼朦胧的他看着眼前的眯眯眼少年,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使劲晃了两下脑袋,才算是清醒一些。

    洗漱后,连早饭都没吃,酆小都直接拉着周天申来到广场一角,那里站着两个人,执笔人徐可为和黑白仙师。

    这次的招亲大会没有场外观众,只有十三名参赛人员,国主李霄,百遮公主李梦澜,蓬莱酒馆老板酆小都,执笔人徐可为,国师黑白仙师,郑家喜鹊奶奶,伏羲帮副帮主鲐背共二十人。

    周天申问过酆小都,道无想他们也可以来观看比赛,再加上小院子里面的四人,拢共才二十四人。

    广场中央摆放了一个黑色擂台,擂台是一块黑色的大圆石。

    圆石两侧站着十三名参赛人员,周天申并不在其中。

    黑白仙师冲周天申笑道,“按照之前的打算,二十四参加比赛,但是昨夜有九人退出了比赛,这样一来,就会有一个人轮空,那个人就是你了。”

    执笔人徐可为在一旁搭腔道,“这件事属实蹊跷,我看需要调查一下,公主的招亲大会岂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黑白仙师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声张此事,说道,“这一次的招亲大会本就没有太过张扬,国主和公主都不想因为这件事而闹得满城风雨,你要是这么一闹,可就违背了国主的初心。这样也好,他们本就不愿意参加比赛,走了也省心。”

    酆小都取笑道,“反正你和公主的亲事,一举没跑,你又怕什么。该不会是害怕因为那九人的不辞而别,而使公主的名声受损吧。哎呀,公主真是有好福气啊,嫁了一个处处为她着想的好夫君。”

    被戳中心事的青年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黑白仙师从中为他说话道,“老板啊,你还是别打趣咱们的驸马爷了,他呀,脸皮可是比姑娘家还薄呢。”

    这一解释,更让徐可为无地自容了。

    周天申站在一旁,听着两人对青年的调侃,真为他感到伤心。

    垂手而立的伏羲帮副帮主和郑家的百年供奉喜鹊奶奶相视一笑,没有觉得这话有任何不妥。

    他们之所以来参加招亲大会,其实根本不是为了和五和国联姻,而是有着更长远的打算,所以只要和李霄打好关系,迎不迎娶百遮公主都无大碍。

    不过好在国主很快来到,打破了过于尴尬的氛围,李梦澜还是那副装扮,佩剑拿枪,英姿勃发,巾帼不让须眉。

    李霄站在众人中间,看向广场中央的年轻人,笑道,“真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啊,梦澜,你可不要怪爹为你准备的嫁妆太小,场面不够隆重啊。”

    李梦澜不苟言笑道,“不会。”

    国主驾到,比赛开始。

    广场中央的那块黑色圆石上,倏然出现黑白仙师的身影,他面容严肃的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小纸片,扔到半空中,纸片变成一个圆形结界,结界上显现一个个名字和人影,最后,十三个名字两两配对,周天申轮空,看到自己名字的两个人自动站在一起。

    比赛顺序如下,

    第一组,白敬棋对世王

    第二组,及冠对韩世昌

    第三组,不惑对久帝

    第四组,金莎杀对郑选

    第五组,任天豪对大拓南因

    第六组,及冠对大衍

    周天申轮空。

    第一组的比赛是世王对白敬棋。世同心法对外界来说,一直都是一个谜,白敬棋恐有不测,便一直留着后手,可直到他将世王一脚踹下圆台,世王都一直没有使用世同心法。

    第二组和第三组的比赛都如同第一组一样,结束的很快,都是一招分胜负,获胜者分别是韩世昌和久帝。

    第四组是稻香县的金莎杀和祥云国的郑选,二人上台,一人面色沉重,杀气腾腾,一人面容和煦,慢慢腾腾。

    自二人上台,整个广场的氛围就已经变得与之前截然不同,黑白仙师也收起了闲心,开始做好及时喊停的准备,他有预感,这场比赛将会很快结束。

    金莎杀站在郑选对面,缓缓抽出身后的两把短刀,刀柄由金子打造,上面刻着两只黑色乌鸦,双刀在胸前交叉,一股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流在金莎杀两侧流动,黑白仙师干咳一声,说道,“我宣布比赛开始。”

    郑选并没有因为金莎杀身上流出的磅礴杀气,而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见他拿出一方手帕,手帕上绣着一只搬山乌龟,乌龟的嘴里咬着一颗褐色珠子,他将手帕扔到空中,手帕迎风暴涨,瞬间覆盖住整座昆仑山。

    山脚下正在闭目养神的守山老人睁开眼,冷哼一声,“要不是老夫收起护山大阵,还能轮得上你小子在这里得瑟。不过,金莎杀那个丫头片子可不是一只乌龟就能应付的了的。”

    白玉广场上,搬山乌龟从手帕中露出一个头,嘴里的那颗珠子掉落在广场上,竟变成了一座高山,高山压在圆石上,圆石不堪重负,砰然破碎,黑白仙师手掌反转,手心向下,黑色碎屑漂浮在四周,形成另一道结界,护住其他人。

    黑白仙师飒然的飘在半空中,脚下有两粒黑色的石头。

    再看高山面前的金莎杀,黑色气流在她身前汇聚,形成一个杀字,双刀挥出,杀气逼近,刀光砍在高山上,溅起一片碎屑,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变化。

    郑选站在高山上,手鞠一捧白云,潇洒至极。

    金莎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整个人好似鬼魅般在高山上奔袭,身后出现一道道残影,那些残影并没有消失,而是转变成了实体,定格在原地。金莎杀的速度很快,就在她来到郑选面前时,郑选又拿出一方上面绣着鲫鱼的手帕,鲫鱼的嘴里衔着唤水珠,鲫鱼跳出手帕,唤水珠漂浮在空中,一条长江出现在两人之间,金莎杀没有出刀,而是一跃而下,那条长江水环绕着郑选,浪涛声不绝于耳。

    金莎杀利用下降的时间用来恢复体力,而那些通过秘法变幻成实体的残影再次变幻,一把把百丈大刀沿着金莎杀在高山上的行动路线,紧密排列。

    金莎杀落在原地,双手合十,口唤‘震’,大刀插在高山上,直接将由定山珠召唤而来的高山砍成两半,高山化作黄色的灵力回到天空中的那颗定山珠里面,而郑选则稳稳当当的被长江水裹夹着从天上飘下。

    郑选脚踩在长江水上,一挥手,一把由水凝聚而成的扇子出现在他的手上,再一挥手,无数个水箭从长江水中飘出来,向正在原地恢复气机的金莎杀射去,金莎杀单膝跪地,那两把金刀被她插在两侧,两只乌鸦从刀柄处飞出来,扇动着翅膀,一根根黑色羽毛将金莎杀包裹住,水箭射在由羽毛变成的盔甲上,只留下了一滩水泽。

    等水箭消耗殆尽的时候,长江水也接近枯竭,郑选将水扇放在身前,用手指将其戳破,一粒粒水珠沿着他的手指旋转,最后汇聚在他的双手上。

    他催动灵力,水珠凝结成冰,一个冰手套戴在他的手上,他摆出拳架,准备迎接金莎杀的攻势。

    黑色盔甲没有任何动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黑白仙师站在空中,皱着眉头看向金莎杀所在的位置,比赛一开始,他就为这场比赛算了一卦,卦象分明指着双刀少女,三招即可制敌取胜,可是这都半个时辰过去了,怎么还没有结束战斗。

    黑白仙师很自信自己的卦象绝不会出现问题,一定是那位双刀姑娘,是她在隐忍。

    观其全局,金莎杀一共出了两招,而那位来自祥云国的公子出了三招,只要金莎杀能够再出一招将郑选打败,那么黑白仙师的卦象就没有错。

    场上,郑选已经开始行动,只见他左拳在上,右拳在下,双腿以淌水的方式向金莎杀走去,每走一步,拳套上面的冰就会掉落一块,而那些冰粘附在地上,化作一丝丝寒气,郑选的脚上到处都是寒气。

    黑色盔甲开始动了,羽毛向上飘去,一根根好似利剑,直指郑选的脚踝,金莎杀露出真容,双手紧握刀柄,那两只乌鸦再次腾飞,两道黑色轨迹交叉环绕在金莎杀头上,好似戏珠的双龙,那两柄金刀的刀身已经破碎,碎片沿着黑色轨迹向上飞舞,逐渐拼凑出刀身的模样,羽毛激射,钉在郑选身后的寒气中,郑选愣神,急忙向后退去,可是金莎杀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瞬间来到郑选面前,一掌拍开郑选挡在身前的双手,再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上,而那两条黑色轨迹直捣天上的搬山乌龟,爆炸声起,双刀插在乌龟脖子两侧,手帕被戳出来两个大窟窿。

    郑选被金莎杀近身缠斗,没办法分出心神驾驭搬山乌龟,乌龟与黑色轨迹与双刀缠斗,不一会便败下阵来。

    郑选喘着粗气,站在金莎杀面前,认输道,“我输了。”

    金莎杀收起双刀,冷漠的说道,“你的法宝不错。”

    金莎杀脸色苍白的走出黑白仙师设置的屏障,一个人回到了金乌殿,自己的住处。

    刚才的那两条黑色轨迹是金莎杀的太爷爷教会给她的杀手锏,原本是留着对付李梦澜的,没想到在郑选身上使了出来。

    比赛结束,郑选失神落魄的回到住处,准备收拾行李回家,喜鹊老奶奶在门口现身,说道,“你父亲不许你回家,没想到你会败给一个小丫头,他想让你再去中州游历一番,等什么时候成为强者了,再回家。”

    郑选坐在床上,回想起金莎杀下场前说的那句话,攥紧了拳头。

    黑白仙师宣布第五场比赛开始。

    第五组的参赛人员是稻香县的封鬼家族的任天豪和酒乡县的大拓南因。

    大腹便便的大拓南因双手抱着一块大石头,任天豪则是一身黑衣,双手背后,脸上戴着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黑白仙师站在两人中间,正准备说开始的时候,大拓南因突然将石头放在地上,举手说道,“我弃权。”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包括任天豪。

    黑白仙师一时来了兴趣,笑着问道,“大拓南因,你想要拒绝,我不应该阻拦,可是我能知道原因吗?”

    大拓南因弯腰捡起石头,说道,“其实我这次来参加招亲大会的本意不是为了迎娶百遮公主,而是想将这块石头献给国主。这是我在不竭山挖到的,据说是天外陨石的碎片,我这个人不识货,就想让国师帮我看看,要是陨石的活,就献给国主,如若不是,我就自己带回去,放在我家后院。”

    黑白仙师笑着接过石头,仔细打量,甚至还将灵力注入其中,结果石头没有任何反应,而国主李霄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圆石上,黑白仙师笑道,“这就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你还是拿回去吧。”

    李霄将其阻拦,徐可为接过石头抱在怀里,李霄笑道,“既然是送给我的,哪有拿回家的道理。我宣布,这场比赛,任天豪获胜。”

    任天豪一言不发的走下圆台,大拓南因笑着来到李霄面前,说道,“国主大人,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我想摸一摸百遮公主的佩剑。”

    李梦澜喊道,“什么?”

    李霄摆摆手,让她不要冲动,对大拓南因说道,“那既然是她的佩剑,就要问过她同不同意了。”

    大拓南因一脸期待的看向李梦澜,李梦澜此时的心情真想一巴掌把他那张胖脸扇飞,脸色不善道,“不行。”

    说罢,李梦澜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拓南因愁眉苦脸的走下了圆台,李霄与黑白仙师相视而笑。

    第六组比赛是大衍对及冠,二人都是伏羲帮的弟子,所以,两人之间的战斗也是点到即止,及冠收起放在大衍脖子上的竹剑,大衍收起及冠胸口前的拳头,黑白仙师宣布及冠获胜,二人一同走下擂台。

    到此,招亲大会的第一场比赛就告一段落了。

    金殿后面的小院里,周天申,道无想和忘禅三人坐在一起,磕着瓜子,铃铛在一旁扫着瓜子皮,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每当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来问忘禅。

    道无想喝着茶说道,“你小子可真是好运气,还好我们没去,要不然,这不是白跑这一路嘛。”

    周天申说道,“我倒是真想和别人真刀真枪的打一场,看看自己是一个什么水平。”

    道无想站起身,拍拍屁股,看着院中心的那口大缸,缸里面躺着一位兵家大能,说道,“会有那么一天的,要不,你和他打一场?”

    周天申果断地摇摇头。

    第二轮晋级赛在下午举行,成功晋级的七位选手,分别是,老槐村周天申,稻香县金莎杀,凄惶旗韩世昌,凄惶旗久帝,伏羲帮及冠,稻香县任天豪,稻香县白敬棋。

    比赛如第一场一样,抓阄决定对手,及冠轮空。

    第一组比赛,金莎杀对白敬棋,又是一场一边倒的比赛,胜利者为金莎杀,这次她连刀都没有拔出来。

    第二组比赛韩世昌对久帝,韩世昌弃权,二人下场后,韩世昌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对久帝说道,“这是师父的安排,所以不要觉得是我在帮你,以后无论遇到谁,都别留手。”

    久帝依旧不愿意开口说话,韩世昌与久帝一同离开。

    第三次比赛,周天申对任天豪。

    诚如周天申之前所言,这次他遇到的对手,真的需要真刀真枪的去应付。

    比赛刚一开始,任天豪就召唤出两只黑色幽灵,之所以称之为幽灵而不是死灵,是因为它们并没有实体。死灵虽然称之为灵,但并不表示它们没有实体,在夜晚,它们可以吸收阴煞之气凝聚成形,修为境界高者,更可以在白天利用神通为自己开辟出一方方阴小天地,稳固身形。

    方阴小天地,丹田小天地和无上小天地共称修道小天地,都是运用灵力的极致表现。

    黑色幽灵站在任天豪两侧,不断的吐出黑色小泡泡,黑色泡泡飘到空中,形成一片黑色云彩,云彩罩住任天豪,任天豪的身体不断地向外冒黑气,黑气与黑云产生共鸣,隐约可以听到雷电的声音。

    周天申现在能使用的招式除了斧刃和剑芒,就是百草斩和青叶落,至于静心印和蜜音传声都是一些无法在战场上用到的法术,对了,还有半山印,可以短时间增强施术者体力,将它和青叶落与百草斩混合在一起,倒是可以用作杀手锏,一想到这里,周天申就一阵头大,即使自己到了人魁境,可是如果战斗方式太过单一,还是会很容易被找到破绽,从而被一击击破。

    要不试试金丹引雷,周天申在心里摇摇头,这种作死的事情,还是等到进阶到地境的时候再说吧。

    收回思绪,周天申向左跨出一步,双手伸出,在掌心凝聚出剑芒与斧刃,青色与黄色交相辉映,映衬出周天申心事重重的脸。

    场下,酆小都对比着二人的出招场面,喝下一口酒,暗自摇头,李霄站在一旁问道,“老板,有心事?”

    酆小都放下酒葫芦,拱手说道,“国主,我听闻在金殿深处有一间藏经房,里面存放着打量武功秘籍与修道者心法,我想请您帮个忙。”

    李霄笑道,“你是想为那个周天申找一本心法?”

    酆小都点点头,收起了平时的嬉皮笑脸。

    李霄思索片刻说道,“可以,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国师,这里就交给你了,徐可为你随我来。”

    酆小都和徐可为跟着李霄离开了广场,场上,黑白仙师领悟了李霄的心意,不再去照顾他的安危。

    周天申扔出斧刃和剑芒,身体如一片落叶在圆台上闪躲,任天豪站在黑云下,用召唤而来的黑色闪电进行攻击,那两个黑色幽灵则是在寻找周天申位置,以便任天豪攻击。

    一打三,对周天申极为不利,他需要除掉那两个幽灵。

    他利用青叶落飘到空中,双手挥出百草斩,月牙斩击在任天豪面前撞击在一起,产生爆炸,他左手边的那只幽灵迅速冲出,吐出黑色泡泡形成一道结界,右手边的那只跑到身后,同样建造起一道屏障,再看任天豪,双手汇聚闪电,闪电崩劈在圆台上,激起一阵火花。可是周天申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任何一边,就在任天豪命令幽灵让开路时,他头顶上的黑色乌云开始翻腾,黑云中雷声大作,因为刚才他召唤打量雷电,幽灵在建造屏障的时候,也使用了一些黑色云彩,所以他头顶上的黑色云彩渐渐稀薄。

    周天申的身影突然从黑云中钻出,他满身伤痕的降落在任天豪面前,双手掐诀,半山印,丹田中的金色种子源源不断地向外迸发灵力,金黄色充斥他的全身,灵力穿过黑色云彩企图与九天云霄产生共鸣。

    轰隆隆,雷声大作。

    坐在小院中晒太阳的道无想猛然站起身,就在刚才,他的丹田小天地中开始出现异样,一道光柱倏然从云彩中射出,照在地上,一尊紫金色雕像开始缓缓降落,他认得那尊雕像,可是就在雕像快要露出尊容的时候,光柱消失,一切化为云烟。

    广场上的圆台上,周天申躺在地上昏了过去,再看任天豪,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除了脸色有些苍白。

    原来就在刚才,周天申想要拼一把,妄图召唤出金丹引雷,奈何实力有限,天上除了发出一些雷声,再没有其他动静,最终的结果就是被任天豪和两个幽灵群殴了。

    周天申是被黑白仙师使用神通,传到了山脚下守山人那里,这是李霄的意思。

    三场比赛,任天豪,久帝与金莎杀获胜,明天进行下一场。

    山脚下,守山老人喝着酒,看着天空,面前是昏迷的周天申,他已经按照黑白仙师交待过的那样,替他诊断,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就是简单的被打晕了过去。

    等到周天申醒来,老人刚好喝完酆小都看望老朋友赠送的酒,老人伸出手,向周天申讨要道,“酆小都说你身上还有酒,交出来,就当是你的医疗费。”

    周天申无语,现在谁都可以欺负他了。

    蹲在老人身边,周天申和老人慢慢的喝着酒,等到再次被喊到国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那时比赛已经结束。

    第三场比赛是久帝对及冠,金莎杀对任天豪。

    就在比赛开始之前,任天豪与金莎杀的家中突然传来信件,二人看到信后,急忙赶回家中,在此之前,李梦澜特意与金莎杀打了一场,平局。而久帝与及冠两败俱伤,均无法再参加比赛。所以这次的招亲大会没有获胜者,那么百遮公主的婚事也就由自己作主了。

    城外,金莎杀坐在一匹红马上,李梦澜腰佩长剑为她送行,这次她没有带枪,因为长枪被金莎杀打碎了。

    金莎杀说道,“抱歉,把你的枪打碎了,等回到了家,我会命人打造一把,很快就还你。”

    李梦澜摇摇头,说道,“算了,我本来选的也不是枪道,之所以用枪,是因为他的原因。”

    金莎杀猜测道,“徐可为,我听过他的事情,祝你们幸福。”

    李梦澜笑着点点头,红马向前奔去,金莎杀背对着李梦澜说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

    李梦澜相信她说的话。

    国殿中,李霄和酆小都坐在一起,酆小都没有喝酒,而是拿着一副地图,正在苦思冥想。

    李霄说道,“他们现在传信,该不会是想要加价吧。”

    地图上的字很小,酆小都努力睁大眼睛的看着,说道,“毕竟是他们第一次做这种事,不放心很正常,临时加价更是无可厚非,只是为了让他们也能参与到这件事当中,五和国的国库已经掏空了,你确定不需要我帮忙?”

    李霄笑道,“五和国就算再没钱,我也不能再找你帮忙了,先前我父亲找你帮忙做的的那件事,我到现在都还不完你的人情。”

    酆小都放下地图,说道,“你不是还有一个女儿的嘛。”

    李霄脸色凝重道,“如果是一个儿子,这件事恐怕真不容易办到。好了,你选的人来了,我要走了。”

    酆小都拦下李霄,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玉佩上镌刻着‘蓬莱’二字,将玉佩交到李霄手上说道,“如果真不愿意来酒馆,就去老槐村,那里会给你安排一亩薄田,一间小屋。”

    李霄接过玉佩,哈哈笑道,“足矣。”

    国殿门口,黑白仙师恭敬的站在门外,看到李霄出来,并没有躬身行礼,而是脸色冷漠的目视前方,说道,“你不该瞒着我。”

    李霄无奈道,“如果我对您说,您是不会同意的。”

    黑白仙师怒道,“梦澜是我的徒弟,我这个师父知道事情真相的权利都没有吗?”

    李霄不知道如何回答。

    黑白仙师挥袖离去。

    李霄走下山,那里有守山人在等着。

http://www.android123.com.cn/20_20346/91989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