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首座 > 第四十九章 多学一点总归是好的
    国殿深处的一间小房子里,周天申和酆小都站在一面墙壁前,墙上刻画着一副巨大的壁画,壁画中间是一尊巨大的佛像,佛像两侧跪倒着步履蹒跚的老人。

    壁画沿着墙壁在房间中延伸,每面墙上都有一尊佛像,只是跪拜之人有所不同,其余三面墙壁分别是蒙学的孩童,治病救人的医师,以及穿着花红柳绿的风尘女子。

    周天申沿着墙根,看遍四面墙壁,等再回到酆小都身边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看呆了。

    酆小都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这个地方不是留给你的,这里面的精气神你可不要吃太多,会撑死的。”

    经过眯眯眼青年这么一点醒,周天申的感官才算是回到现实世界,此时只感到丹田胀痛,就像是里面塞满了东西。

    眯眯眼青年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酒红色酒壶,这还是他第一次拿出这种成色的酒壶,他曾经解释过,他家里的酒壶分为四种颜色,青色,紫色,金色与酒红色。

    每一种颜色代表了给不同的人喝。

    酆小都问道,“你觉得哪面墙更好?”

    周天申不明白他的意思,便指了指面前的墙壁。

    只见酆小都拔开酒壶的塞子,将里面的清酒倒在面前的土地上,酒水被渗进墙壁,那面跪倒着老人的墙壁开始泛起红光,等到红光散尽,墙壁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酆小都解释道,“这叫买路酒,是专门给死人喝的。”

    周天申注意到四周传来的视线,扭头看去,原来墙壁上的佛像都已经睁开了眼睛,一个一个的扭头正在看着站在洞口面前的两人,他扯着酆小都的袖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酆小都笑而不语,迈出一脚,整个人进入了洞口,周天申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等到他们二人都走进洞口时,那面墙壁再次出现,上面的佛像露出一丝醉态,而那些跪倒在他面前的老人竟都支起了身子。

    眼前一亮,二人出现在另一间房间,这间房间的墙壁上没有壁画,只在正中间有一尊大鼎,大鼎有四个口,每一个口都由一副枯骨把守。

    枯骨穿着干净的衣服,手上握着一根木棍,木棍那头燃烧着紫金色火焰,火光照亮整间屋子。

    酆小都走到大鼎前,这次他没有询问周天申,而是自己绕着大鼎转了一圈,最后在其中一位枯骨背后说道,“我看也就只有我们二人有缘。”

    接着,他又将酒水倒在枯骨上,枯骨浑身燃起紫金色火焰,火焰被大鼎尽数吸走,枯骨的位置上留下一撮骨灰,酆小都将骨灰收好,洒在大鼎上,大鼎开始颤抖,最后向下坠楼,留下一个向下的洞口。

    二人又走进洞口。

    大鼎与枯骨恢复如初,枯骨竟长出些许头发。

    第三间房间是一间兵器库,墙壁上挂满了兵器,而且都是奇形怪状的,其中有一柄长剑吸引了周天申的目光,那柄剑长度近的两米,剑身镌刻着古朴的密文,整个剑身都发出严寒之气,靠近它,似乎可以听到寒风呼啸的声音。

    周天申像是被他吸引,眼神呆呆的想要走到它面前,却被酆小都一把抓住,笑声从剑上传来,一个虚幻的影子从剑身中走出,手中拿着的就是那把剑。

    影子笑道,“怎么,信得过他们两个,反倒信不过我了。”

    酆小都盘腿坐在地上,从袖中拿出数十个酒红色酒壶,说道,“我留下,让他走。”

    影子坐在酆小都对面,将那柄长剑放在身边,剑身冒出白色的寒气,手指揉搓着下巴,眯眼说道,“就这么一点,时间可不会太多。”

    酆小都已经率先打开了酒壶,轻轻的抿一口,说道,“我相信他。”

    影子轻哼一声,对周天申说道,“小家伙,还不快走,等这些酒喝完,就从房间里出来。”

    影子话音刚落,武器库的一面墙壁倒转,留下一道缝隙,周天申看向酆小都,酆小都轻轻点头,他这才敢上路。

    长剑逐渐缩小到手掌大小,被影子放在酒壶里,说道,“你选的人就是他,我看着可不太行啊。”

    酆小都双手撑着地,眼睛看着上方的墙壁,说道,“他不是我选的,我只是负责保护他一段时间。”

    周天申进入的第四间房间中除了一张桌子,一条长凳,桌子上亮着一盏油灯外,再没有任何东西。

    周天申走到桌子前,油灯突然一闪,一本书出现在桌子上,他坐在长凳上,轻轻的翻开书,扉页上写着‘南至’二字。

    书上没有字,只有几张简单的图画,周天申在看过几遍后,便学着图画上面的动作,自己做了起来。

    等到将动作烂熟于心后,桌子上又出现了一本书。

    这本书叫‘北望’。

    同样的,书上只有图画,没有文字。

    周天申学过之后,第三本书出现,名为‘东藏’。

    第四本书名为‘西收’,第五本书名为‘中庸’。

    只不过时间有限,他只学会了前四本书,便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给扔了出来。

    等他从房间中出来的时候,酆小都醉倒在地上,影子已经消失不见,在他们来的地方出现了一小段土路,他背着酆小都沿着土路,没走多久,就回到了昆仑山山脚下。

    守山人没有多看他一眼。

    藏书阁的第四层,一位老人坐在长凳上,面前铺展开周天申得到的那五本书,有一本没有被打开,他的身后站着佛像,枯骨与影子三人。

    老人收起其中被打开的四本书,将那本始终没有人打开的书放在眼皮下,用手指使劲拨弄,书本就是纹丝不动,良久,他吐出一口气,整个人化作一股青烟离开了房间。

    老人出现在守山人身边时,周天申已经背着酆小都离开了昆仑山。

    他与守山人相识多年,一人守护着昆仑山上的青铜大鼎,一人守护着昆仑山内部的藏书阁,从未产生过分歧,只是这一次...

    周天申背着酆小都走下山后,回到了城中,城门口停靠着一辆崭新的马车,马车上坐着一位老人,老人在看到周天申后,急忙将他喊到身边,周天申一看,原来是国师,问道,“国师,您怎么在这里?”

    黑白仙师一笑,说道,“我奉国主之命,在这里等你们,然后将你们送回家。”

    周天申和酆小都一同坐上马车,黑白仙师驾驶着马车向城外赶去,马车走的很快,不到半天时间就已经出了水乡县。

    余下的路要比来时好走很多,黑白仙师先行告退。

    周天申独自赶着马车,走到水锦集市的茶馆前时,他特意买了两杯醒酒茶给酆小都灌下,那位身边围绕着小虫子的少女站在马车下,怀里抱着茶壶,踮起脚尖向马车里面张望,周天申从里面出来,归还茶碗,少女问道,“他怎么样了?”

    周天申不知道酆小都与少女之间的关系,便随口说道,“还好,只是喝醉了。”

    少女将怀里的茶壶和茶碗放在周天申身边说道,“他送给我的这只小臭屁和斗笠,我很喜欢,这壶茶就算是我请你们的,再见。”

    少女跑回茶馆,再没有出来。

    周天申笑着给自己也倒了一碗茶,酒喝多了,就想尝尝其他的。

    马车沿着来时的路线走去,途经走龙,过江,王屋三座马坊,不过因为马坊住客太多,周天申并没有麻烦大管事。

    到了稻香县,周天申又来到了那家再喝客栈,要了两间上等的客房,休息一晚后,清晨上路,酆小都还没有醒来。

    ——————

    一年后,马车慢慢悠悠的从水乡县又回到了天香县,途中还发生了一场意外。

    自从在国殿的藏书阁看过那四本书后,周天申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这天,他刚演变将四本书中的动作演变一次,一支长箭就从身后射来,铁箭穿过车厢,直逼周天申的后脑,不见周天申有任何多余的动作,铁箭倏然消失在他身后,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那支铁箭已经插在了一名红衣杀手的胸口上。

    北望,利用灵力勘测,与其他人的灵力波动产生共鸣,从而在脑海中形成一幅地貌图,找出敌人的位置。

    南至,在利用北望找出敌人的位置后,可以将攻击传送到敌人面前,除了使用者,不可传送其他活物。

    东藏,利用灵力在周身形成一道能量漩涡,搭配北望与南至,可以起到远程偷袭的作用。

    西收,在敌人的攻击到来之前,将灵力凝造成一层层结界,不断地剥削攻击力度。

    杀手的突然死亡,引起一片骚动,树丛中不断地射出铁箭与飞镖,甚至还有两只大蛇扭曲着身子在地上匍匐前进,想要偷袭制敌。

    可是这些东西统统都在周天申身后凭空消失,再次出现后,就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被剥夺。

    一波无情的厮杀后,树丛中再没有传出任何动静,周天申并没有着急赶路,而是拿着金色酒壶,坐在车顶上,一人饮酒醉。

    不竭山上,孟樊坐在红马之上,看着山下的马车与喝酒少年,眼神隐晦不明,这次的行动是他的擅自之举,上面已经交代过,押解任务过后,便不可以再出手,可是这口气他咽不下,不止是他,其余人都没办法原谅自己栽在一位少年手中。

    孟樊说道,“我再重申一遍,这次的行动他们不会同意,所以无论成功与否,我们都会得到他们的惩罚,你们确定和我一起杀了他?”

    尤由的后背鲜血淋漓,这次行动的失败,直接导致她体内的双生蛇灵根被夺,变成了两只普通小蛇,双生蛇与她一同生养,早已合而为一。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双生蛇的陨落直接导致她的修为境界从地藏境降为人魁境,而且随之而来的是她被四户除名,蛇家交由方流掌管。

    她咬着嘴唇说道,“我必须杀了他。”

    老人是紫霞老姐姐的丈夫和随从,从小一直跟在她身边,自从上次她体内的顽疾被酆小都治好后,她便回到了花香县隐居了起来,这次的行动她一概不知。

    老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他就是想来见证一下少年的下场,如果他不幸死去,他愿意帮他收尸。

    陈顺的理由更简单,他无法任由天赋异禀之人在他的眼前存活,而且活得比他还好。

    三人没有任何异议。

    孟樊大吼一声,率先拔出身后短刀,从山上一跃而下,黑气萦绕他的全身,一只黑色蜘蛛将周天申网在原地,动弹不得,短刀气势汹汹的擦着喝酒少年的脖子,冲到一侧。

    再看周天申,已经收起酒壶,低吼一声,斧刃与剑芒斩断蜘蛛的四肢,蛛网不攻自破,青黄两色交融,一个巨大的月牙刃在天空凝聚,冲向山上的众人。

    老人从袖中扔出一张字帖,帖上绘画着青色字画,空中,字帖变成一堵青色砖墙,挡住了月牙刃的冲击。

    尤由的脚下爬起一条翠绿色小蛇,小蛇名为竹叶青,尤由指挥着竹叶青向山下冲去,大喊道,“欺人太甚。”

    陈顺的身影从一旁闪过,轻声道,“我来会会他。”

    山下,孟樊已经和周天申打作一团,虽有东西南北四种绝学,可是孟樊身为地藏境,境界修为高出周天申一大截,所以周天申也只是勉强与他打个平手。

    陈顺的到来,打破了僵局。

    刀气追赶着周天申,不停的轰击在他的身侧,爆炸的冲击波都被西收,一一过滤。

    周天申俯身前冲,伸手一抓,一条小蛇被他捏死在手心中,山上,尤由吐出一大口鲜血,眼神迷离的跪倒在地上,人魁境的修为不断下降,最后停留在人才境,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睛向下滑落。

    老人摇头叹息,不再浪费青砖帖,这次的暗杀,他们又输了。

    感应到山上的情况,孟樊站起身,不甘心道,“尤由废了,老头子恐怕也要走了。”

    陈顺收起双刀,几个跳落,消失不见。

    孟樊失心疯似的冲向周天申,嘴里大吼大叫,俨然已经失去心智,他的眼睛和嘴巴不停的冒出黑气,与短刀上的黑气相融合,一只黑气蜘蛛从他的后背浮现,逐渐与他合为一体。

    周天申扔掉手中的小蛇,结出手印,扔出斧刃与剑芒,想要斩断孟樊身后的蜘蛛腿,却全都被黑气吸收。

    他使出西收,在身前凝造出一层层灵力屏障,随后又利用东藏与南至,不断的用酒壶中的酒水消磨着黑气。

    两人一追一赶,很快便又回到了稻香县城外,城门口站着一位女子,女子身旁站着一位打瞌睡的老先生。

    看到周天申狼狈的身影后,女子笑着将老先生拍醒,老先生看着不远处的二人,笑道,“我当时谁,原来是红山老大孟樊,能把他逼到这种地步可不容易啊。”

    女子说道,“老先生,您还是先去帮忙比较好。”

    老先生捻起胡子笑道,“上次没有帮到他们,我深感愧疚啊。这次就当是酒水钱吧。”

    老先生迈出一步,竟然出现在了周天申身前,眼前突然出现一人,孟樊一愣神,黑气化作大马向前碾压,老先生冷哼一声,一掌拍出,一个狮子头面目狰狞的冲向孟樊,直接将他拍在山上,孟樊口吐鲜血,死不瞑目。

    周天申喘息着站在原地道谢,“多谢老先生。”

    师某笑着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周天申挂念着马车上的酆小都,便先行告辞了。

    桂翎和师某一起走在回城的路上。

    马车上,酆小都已经醒来,他的脚下趴着一个人,一个使用双刀的杀手。

    酆小都说道,“没想到你竟然学会了四种,那些功法不比寻常,可别撑着了。”

    周天申笑道,“不会,多学一些总归是好的。”

    —————

    历经两年的时间,周天申终于回到了家。

    村子里没有人来看望他,可能已经很多人都已经忘了这位离家在外的少年。

    他回到家,父母都在,孙天蝉为他做了炖鸡,周前也因为他的进阶而喝的大醉,他认为这些就已经足够。

    寇淮坐在家门口,抽着旱烟,身旁站着一位同岁老人,脚下还趴着一只黑狗,周前刚刚找过他,说周天申已经回来了,并且进阶到了人魁境,想来之前说的三年进阶到人魁境,然后去黄昭学院求学的事,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寇淮没有说什么,倒是那位从天香县来老槐村隐居的老人不停的说着恭喜的话,等周前走后,老人坐在寇淮身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瓶子里装了一些黑色的药,他从里面捏出一颗,轻轻吹着气,然后再放回瓶子里。

    老人说道,“没想到两年就可以进阶到人魁境,看来他们离家的日子不远了。”

    寇淮吐出一个烟圈,看着它在空中消散,说道,“其他人可不像他进步这么快。”

    老人收起瓶子轻声道,“那就先让他一个人走。”

    寇淮冷笑道,“我可做不了主。”

    ——————

    周天申到家的消息很快就在武馆中传开,第二天,蒙程便带着王多沾等人来看望周天申。

    一进门,王多沾直接窜到周天申的身上,喊道,“你好厉害啊,周天申。”

    周天申和其他人一一打过招呼。

    蒙程和周前在一起说话,周天申被王多沾等人围在中间,铁子珊问道,“周天申,你是怎么修炼的,进步这么快?”

    周天申挠着脑袋笑道,“运气好而已,你们呢?”

    王多沾猴急的喊道,“我也已经到了人山境,很快就会进阶到人魁境。”

    白小生在一旁不屑道,“切,你以为你能和周天申比啊,还很快就可以到人魁境,蒙叔叔都已经说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别想冲到人魁境。”

    王多沾不服气道,“那我也比你们进阶的快,就算是要再等一年,我也会是第二个进阶到人魁境的人。”

    马仙娣站在一旁笑道,“这倒是真的,没想到咱们中间会是这么一个矮冬瓜最先进阶。”

    王多沾又不服气了,喊道,“你才是矮冬瓜。”

    铁子珊将马仙娣拉到身后,嫌弃道,“大家都赶快躲开,免得被他咬了。对了,周天申,有件事我需要先和你说一下,我不能去中州了,再过一年,我们全家就要去仙彩州生活,我会在那里求学,你被怪我,仙娣也是,他和我们一起走。”

    周天申笑道,“没关系,你们呢?”

    白小生龇牙咧嘴道,“其实,我们都准备去仙彩州,我娘说,中州实在是太远了,而且那里很大...,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仙彩州吧。”

    周天申忍俊不禁道,“我就算了,我还是想去中州,对了,是你们的父母要求你们去的仙彩州。”

    王存远看着其他人都不说话,自己轻声道,“不是,是蒙叔叔提出来的,他也希望你去仙彩州。”

    周天申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

    一年多没见,白小生提出晚上去不留客栈的七楼开宴会,王多沾兴奋的跑回家,让白胖子早做准备。

    晚上,所有人都喝得伶仃大醉,包括已经喝过很多酒的周天申。

    在那以后,周天申便试不试的与蒙程交手,蒙程也会叫上其他人旁观,给他们讲解一些战斗要领,周天申也在和蒙程切磋的这些日子,熟练的掌握了从国殿学来的功法。

    转眼,便又过去了一年。

    其他人的境界都在这一年中突飞猛进的进阶到了人魁境,至于周天申则还是人魁境,他丹田中的金色种子没有丝毫破壳的痕迹。

    又到了离开家的时候,这次周天申选择了一个人离开,他并没有和任何人结伴而行,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晨光中,少年背着竹篓,腰上挂着金色酒壶,怀里揣着别有洞天的玉佩,向中州出发。

    ——————

    王多沾等人也在清晨与铁子珊一家乘坐马车,在村民的欢送声中离开了老槐村。

    至此别过。

    ——————

    不留客栈四楼,菊白水站在窗外,看着老槐树,手里拿着一本无字书。范方已经离开了这里,临走前留下了一封信,信上是一副路线图,并且在信上写着,他会在最后一个地方等着他。

    两年前,唐门的唐执礼曾来找过他,想问问偷走他们唐门外门牌匾的小偷的下落,菊白水没有告诉他,他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更知道那个人身在何处,只是现在时间还没到。

    十年期限,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他很喜欢这里,如果老槐村能够躲过这次危难,他不介意再留在这里十年。

    ——————

    无名山,无名洞窟

    今天洞中站满了人,因为有一位大人物要来这里做客。

    胡魁位居高位,下面站着一位全身都被黑色斗篷笼罩的神秘人,神秘人的手里拿着一个长盒子,盒子上雕刻着一颗茉莉花。

    胡魁仰天大笑,说道,“幸得大人抬举,还让使者大人跑一趟,真是让我这小洞蓬荜生辉啊。”

    神秘人冷哼一声,将长盒扔到胡魁的手里,不急不缓道,“大人已经知道人峰的人来找你们帮忙了,胡当家的,你做的很好,这株茉莉花可以增添你的境界修为,就当是给你的奖励,大人还说了,只要这次行动成功,还会有其他奖励。”

    胡魁将长盒放在手边,拱手谢道,“那就多谢大人,也多谢使者大人。”

    神秘人转身离开。

http://www.android123.com.cn/20_20346/91989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