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六章 收藏家
    由于昨天的遭遇,李维斯耽误了打工,也没有取到薪水,不得不面对着来自房东老库柏的债务危机。

    离开学士府后,他匆匆穿过玛丽安娜石桥,前往位于红枫树公园附近的古董店。

    [鹿角古董收藏店]的主人是一个出手阔气的老头,名字叫做泽诺克。据说他年轻时曾做过武器生意,结识过一些上流社会的人物,也闯荡过燎火原和夏美尔森林,所以见识过不少稀奇的事物。

    李维斯在古董店的工作已经持续了六年,比他进入王国学士府的时间还要长。老板泽诺克十分欣赏他博览群书的见识和百里挑一的眼光,无论是对客人讲述商品的来历或是解释艺术风格,甚至是辨别古董的年代及真伪,李维斯都做得十分出色。

    走进位于红枫林街道中央的古董店内,李维斯还没来得及跟伙计打招呼就被老板叫到了铺子后面。

    穿过拥挤的货柜,李维斯小心翼翼地远离了摆花瓶的木头架子,来到店铺深处的小房间里。

    老板泽诺克的审美非常多元,他的木桌是标准的奥德利克古董红木桌,头顶的墙上却挂着北方戈勒风格的驯鹿头角,再看看脚下来自沙漠部落的花织地毯和桌上的夏美尔特产酒壶……不得不说真是东西南北汇聚一堂。

    “你昨天去哪了,李维斯?”泽诺克是位小个子老头,他从书桌后探出脑袋,招呼着李维斯走近一些,“我卖出去一批价值不菲的货物,可惜没有你在场,不然价格还能卖得更高一些!”

    李维斯道歉说:“路上出了点意外,非常抱歉,泽诺克先生。”

    泽诺克正在摆弄一个做工粗犷的羊角烟斗,他说:“你猜猜这是什么?”

    李维斯凑近看了一眼,赞叹说:“好东西,是戈勒货吧?”

    “眼光不错,这是昨天那位客人送我的礼物。”泽诺克得意地摩挲着手中的烟斗,“他买了不少家具,据说还从其他同行那儿搞了一些新鲜玩意,应该是从北方来的有钱人。”

    李维斯点点头,说:“东西是不错,不过您叫我来只是为了炫耀新藏品吗?”

    “当然——不是!”泽诺克将烟斗收进盒子里,仔细地封存好,“那位客人有一个请求,他希望店里的鉴定师能够替他鉴赏一下新买的货物,我立刻向他推荐了你。”

    李维斯无奈地说:“除了您,我就是店里唯一的鉴定师了吧?”

    泽诺克嘿嘿笑着说:“他的住所在郊外的大庄园里,我可不想跑那么远,而且我相信你的能力。”

    “好吧。”李维斯点点头,“什么时候去?”

    “现在!”泽诺克说。

    李维斯挑了挑眉毛,说:“马车呢,不至于让我走路去吧?”

    “店里出车资,你这个抠门的家伙。”

    “没办法,实在是生活拮据。”李维斯笑着说,“还有,我可以取这个月的工钱吗,老板?”

    泽诺克吹着胡子瞪着眼,嚷嚷说:“别耽误了客人的事情,拿了钱就赶快去!”

    “没问题,我这就出发。”李维斯说。

    时值正午,李维斯在热闹的红枫林街道雇佣了一架马车,沿着北伐大道向北城门赶去。

    百年前的北伐战争中,王国出征的第一波将士便是从这条大道出城,踏上讨伐戈勒帝国的征途,因此现任国王的祖父,威尔仕十八世宣布将这条大道改名为北伐大道,这个名称一直沿用至今。

    和平已经持续近百年了啊……李维斯靠着马车的车窗上,用手托着脸颊。马车出城门后,驶上一条乡间土路,周围是风景宜人的金黄田野……等到马车抵达目的地的庄园后,太阳已经有了落山的势头。

    “麻烦你在这里等我。”李维斯走下马车,将五枚铜币塞进车夫的手里。

    他站在庄园的铁门外,发现周围还有不少马车,看来庄园的主人迎接了许多客人。李维斯拉响了门口的摇铃,有些新奇地打量着此处:一条碎石子路穿过广阔的草场,直抵庄园中心的三层大宅,宅子的后方是一片规模不小的密林,一条清澈的小溪自围墙的石闸流进庄园,从宅前的小桥下绕过,贯入林中。

    “欢迎来到[王国公馆],是都城来的鉴定师吗?”一位管家来到铁门前,向李维斯问好。

    “没错,我是鹿角古董店的李维斯•戴维。”李维斯自我介绍说。

    “主人已经等候多时,请进。”管家打开铁门,一边欠身一边伸出手臂指出宅子的方向。

    李维斯点头致意,向着宅院走去。斯洛姆城北的庄园只此一家,所以他事先并不知道此地的名字,在听到“王国公馆”这个词语的时候,他瞬间思绪万千。

    在斯洛姆,王国接待外使的公馆设置在城内,处在城南的榆木山大街,名叫[斯洛姆公馆],距离王宫南门很近,便于使臣面见国王,可城北这座名为王国公馆的庄园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里很热闹嘛。”李维斯瞥了一眼跟在身后半步的管家,不动声色地说。

    管家微微低头,说:“主人正在举办一场酒会,到场的都是斯洛姆有名的收藏家,诸位客人可以一边品味美酒,一边欣赏藏品。”

    “听起来很棒。”李维斯笑着说,收回了视线。

    从管家的口音来听,是比较正统的斯洛姆腔调,礼仪举止也没有瑕疵,但他的身材高大,五官深邃,有些许戈勒人的特征。

    结合老板泽诺克对此地主人来历的推测,李维斯不得不想得多一些。本来他是抱着轻松的心情来工作,可是此时看来场面过于热闹,隐隐有些不简单的感觉。

    走过小巧的拱桥,两人来到宅子前,管家为李维斯推开大门,恭敬地请他进去。

    “主人一会就来,您先随意看看,享用美酒美食。”

    李维斯走进门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阔奢华的大厅,大厅中央的长桌上盛放着甜点,几名仆从端着酒盘侍立在周围,一群打扮考究的客人处在其间,人数大约有十来个。他们端着红酒杯,三三两两地交谈着,看见李维斯走进来,不约而同投来审视的目光。

    李维斯礼貌地笑了笑,不急不慢地入场,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在人群中,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黑市商人芙罗拉,她穿着古典的黑色束身长裙,脖颈上戴着宝石首饰,头上别着优雅的黑色纱帽,正与一位绅士模样的中年人相谈甚欢。

    和别人一样,她也看向了李维斯,但李维斯的目光与她短暂接触后便若无其事地扫向了其他方向。他曾是她的顾客,不过在黑市游走时,李维斯向来会戴上帽兜和只露出眼睛的面巾,绝不可能露出真面目,更不可能穿学士长袍。

    所以,李维斯认得芙罗拉,但芙罗拉不认识李维斯。

    正在这时,一个男人在管家的跟随下走进了大厅,他清清咳了一声,得到所有人的关注之后,他端着酒杯微微致意,说:“日安,我是王国公馆的主人,你们可以称呼我柯兰,欢迎诸位参加这次的酒会。”

    他的个头很高也很瘦弱,肤色很白,甚至到了苍白的地步,口音也不像是奥德利克人。看着这个疑似戈勒人的家伙,李维斯想起了一件颇为讽刺的事情——奥德利克人以白为美,可是大陆上肤色最白的种族却是奥德利克的宿敌,长年栖居于北方雪原的戈勒人。

    “在场的诸位都是眼光独到的收藏家,我也是一个喜爱收藏古物奇器的人,不过来到奥德利克的时间很短,虽然购置了一些藏品,但对其价值和渊源都所知不多。”柯兰缓缓说,“今天的酒会,我打算请大家在品尝美酒之余能够欣赏一番我的个人收藏,如果诸位愿意发表高见,我表示十分欢迎。”

    简短的发言之后,他扬了扬手中的酒杯,大厅侧面的门随之敞开,端着各类画作、古玩和小型雕塑的仆人鱼贯而入,整齐地排列在四面,方便众人观摩。

    “请便。”柯兰喝了一口酒,示意大家随意观赏。

    众人开始各自观摩感兴趣的藏品,相比这些平日里互相打过照面的收藏家们,李维斯只是在小店打工的鉴定师,与这些人顶多算是半个同行,不太说得上话,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形单影只。

    他眯着眼睛,粗略地看了一下在场的藏品,心里大概有了估计。这些收藏大多都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绝对配得上住在这种奢华公馆的主人身份,但在他看来,这些藏品像是某种幌子,如同众星拱月,其中必然掩藏着一个真正有价值的事物。

    他下意识看向芙罗拉,这名身姿曼妙的黑市女商人正在观看一只产自王国西北的水晶杯,她似乎察觉到了李维斯的目光,扭过头来看向他。

    本是无心之举的李维斯没料到芙罗拉如此敏锐,他没有匆忙收回目光,而是与她对视了两秒钟,这才从容地看向身边的古画。

    芙罗拉也没有继续看着李维斯,微微一笑,继续与身旁的收藏家交流。

    没受这个小插曲的干扰,李维斯在心中进行着多重思考,一方面,他对于柯兰的身份仍有各种猜测,这有助于他推断这次酒会的真正意图;另一方面,他挪动脚步浏览着每样收藏,希望能找到其中最为特别的一件。

    “诸位认为,大厅内哪一件收藏最有价值?”过了一段时间,主人柯兰微笑着问。

    “柯兰先生的收藏非常丰富,每件藏品的价值都很贵重。”一位年轻绅士跃跃欲试地开口了,他似乎对自己的眼光很有自信,“我认为,这其中最有价值的藏品应当是这只黄金头骨。”

    顺着他的话语,众人看向一位仆人手中的托盘,托盘中的软垫上摆着一只色泽漂亮的小巧头骨,人类的头骨本是阴森的事物,可这只由黄金铸成的头骨却闪烁着华丽的光彩,确实引人注目。

    “从工艺上看,这块头骨应当是大陆西方黄金王朝的产物,迄今已有超过一千年的历史。”年轻绅士侃侃而谈,“整片大陆上都没有哪个国家敢说自己的黄金工艺能超过黄金王朝,他们独到的审美和对于黄金与死亡的崇拜虽然掩埋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但是王朝流落在外的每一件黄金制品都能卖上天价。”

    李维斯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黄金王朝的遗物确实珍贵,但那位绅士所看中的头骨只是一大块金子罢了,从头骨眼窝的形状和牙齿大小、数目来看,应该是奥德利克的仿品,不过价值也不小就是了……毕竟是金子嘛。

    “不错,不错。”柯兰笑着说,在他的夸奖下,年轻绅士愈发得意,正准备自报姓名时,一个嗤笑的声音打断了他。

    “黄金王朝?古代蛮夷的国度罢了。”一位年迈的老头摇着头说,“在我看来,这一件泥塑的夏美尔雕像有着其它藏品无法比拟的价值。”

    老头穿着镶满宝石的长袍,显然是一位颇有身家的收藏家,他的身边,一位仆人手中的托盘上搁着一件半公尺高的女性泥塑,塑像的形象是一个全身赤裸、曲线迷人的女神,虽然她的身姿有着原始的野性,却透露出一股神秘的优雅美感。

    “看见这位女子的胸部、腰部、大腿了吗?每一根线条、每一处弧度都严格遵循着美学的最高标准,再看看她的脸,这双眼睛,这只鼻子……分明是翡翠丝名画《雾中荷露丝》中的女主人荷露丝!”老头说着说着,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这一定是夏美尔大师玛特的作品!”

    有点意思,只不过这件雕塑有些眼熟,会不会是小时候见过?我记得正品已经被自己摔坏了……李维斯默默地想。

    不过,能做出这件雕塑的仿品的人,多半也是百年前的工匠,因为翡翠丝已经近百年没有迎接过任何客人……翡翠丝,想到这里,李维斯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没等柯兰作出评价,又有一位精明的商人收藏家发表了反对意见,他看中了一柄镶嵌钻石的炼金武器,据说是某位起源战士的遗物。

    李维斯已经没兴趣听下去了,一定要选出最高价值藏品的话,他已经有了中意的目标。来到一幅无人问津的古画之前,李维斯刚准备凑近端详一番,却意外地发现还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这幅作品。

    芙罗拉看着李维斯,轻轻一笑,说:“你也对这幅画有兴趣吗?”

    考虑了一下,李维斯也不想彻底藏拙,低声说:“倒不是觉得它有多珍贵,只是喜欢它呈现的美感罢了。”

    “真巧,我也是。”芙罗拉抿了一口红酒,“萨拉丁时代的美术风格,极致的写实主义,哪怕是人像的缺陷也要保留到画作上。”

    难得有知己,李维斯说:“画中人很有可能是萨拉丁王的第一位妻子,影之国的王后泰瑞拉……从画的规格、画中人偏青色的肌肤和鲜红的瞳孔可以大致确认她的身份。”

    气质冷艳的芙罗拉忽然笑起来,她说:“你可真不坦诚,既然判断出这是克利奥帕特拉的画像,那么画的作者至少也是宫廷画师,这样的作品怎么会不珍贵?”

    李维斯也笑着说:“您不也是一样吗?既然判断出它出自萨拉丁时代,却不向主人推荐,而是跑来与我闲聊。”

    芙罗拉扬起下巴,微微晃动着杯中的红酒,说:“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她看着李维斯的眼睛,眼神不知是意味深长还是故弄玄虚。

    “我是鹿角古董店的鉴定师,你是?”李维斯面露疑惑地问。

    “如果我的直觉正确,你知道我是谁。”芙罗拉仍旧看着李维斯的眼睛,“在我的店里,通常只能看到客人的眼睛,所以我对眼睛颇为注意,也许是职业习惯?”

    李维斯没有躲避她的目光也没有转过脸去,而是颇有兴趣地问:“那是一家什么样的店?”

    “你真是无趣,爱演戏的男人。”芙罗拉扭过头去,喝了一口酒,“你我肯定不是第一次见面,虽然我想不起来了……说起来,近距离看你的眼睛,我有一些新的发现呢。”

    没有在意她处处都是陷阱的话,李维斯摸了摸下巴,说:“怎么?”

    “你的眼睛很漂亮,是高贵者的眼睛。”芙罗拉说,“出身普通的人不会有这种眼睛。”

    “人眼睛的模样是天生的。”

    “我说的不仅仅是模样。”

    李维斯眯起眼睛,无可奈何地说:“我也希望自己出身高贵,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芙罗拉没有接话,她冲着李维斯笑了笑,转过身来,用令所有人都能听清的声音说:“柯兰先生,我的这位朋友对这幅画有一些宝贵的意见。”

    李维斯挑了挑眉毛,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扔掉。

    柯兰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他看向李维斯,问:“这位先生,可以对我讲讲你的看法吗?”

    李维斯看了一眼芙罗拉,那个女人神色如常,丝毫没有愧疚感。不再纠结这件事,李维斯缓缓转过身来,对着柯兰和注视着他的众人说:“看法嘛……”

    “我认为这幅画是唯一统一过大陆的霸主、人族历史上最强大的战士、穹顶殿上的万王之王——狱火之王萨拉丁的作品。”

    话语如惊雷,响彻人心中。

    (“大陆上曾出现过许多王者,但万王之王只有一位。”  ——《大陆通史•元年》)

    (“奥德利克王国(Audric)位于大陆东部,戈勒帝国(Goller)位于大陆北端,这两个庞然大物之间爆发过无数次的战争。奇怪的是,无论在大陆上发生了怎样的争端,南方的夏美尔王国(Chamel)从不参与其中。”  ——《大陆通史•中古纪元》 )

http://www.android123.com.cn/21_21175/94259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