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十一章 宁静
    斯洛姆城南边的郊区,海耶斯庄园内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对抗。

    晚秋的花园里堆满了金黄的落叶,钝铁剑在半空中不断碰撞、劈砍,发出清脆的金属嗡鸣声,花园中的鸟儿却一点儿也不害怕这种声响,在枝桠上叽叽喳喳鸣叫着。

    “加西亚先生,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了吗?”

    黛博拉•海耶斯的贴身侍卫卢修斯握着奥德利克剑,浅灰色的眼珠里倒映着气喘吁吁的西泽尔。

    西泽尔穿着质朴却剪裁精细的白色布衬衣,身上沾满了泥点和灰尘,一头棕色偏长发绑在脑后,浅黄色的瞳孔里充满了不甘和疲惫之色。

    “我还能再打!”

    他握着剑冲向卢修斯,手中剑举过头顶,双脚离地,凌空劈下。

    卢修斯挥剑斜砍到西泽尔的剑尖上,并顺势往后跳开半步,等到西泽尔落地后,卢修斯借着后跳的姿势再向前窜出,一剑挑开西泽尔的剑刃,然后用剑柄锤在西泽尔的胸口。

    西泽尔又一次跌倒了。

    “你的眼神很凶猛,也很危险。”卢修斯拄着剑,俯视着西泽尔,“但这不是骑士的眼神。”

    虽然他已取得多次胜利,却没有一丝得意的情绪,只是面无表情地教导着。

    西泽尔四仰八叉躺在落叶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然后再次站了起来。

    卢修斯看着西泽尔再次摆好架势,便将剑握起,一丝不苟地做出迎战的姿态。

    “在你心中,什么是骑士?”

    剑又开始了激烈的碰撞。

    “我不知道。”

    卢修斯转身,脚下如同跳着圆舞步一般,剑锋翻转过后迅猛劈下,再次将西泽尔打翻在地。

    “那我换一个问题。”他盯着西泽尔,“你想要成为怎样的人?”

    西泽尔双手撑着剑想要站起来,却滑倒在地上,急促地喘息着。

    “我……”

    他想起了父亲鄙夷的脸色,想起了人们蔑视的目光,想起了自己鲜血淋漓的后背。

    “我想得到爱戴与敬重,我想得到自己的价值,我想站在平等的世界里。”西泽尔喃喃说。

    卢修斯不置可否地说:“我明白了,你想成为英雄。”

    “英雄?”西泽尔一怔,“英雄是光荣的……”

    “站起来,加西亚先生。”卢修斯说,“我不知道怎样成为英雄,但我知道怎样做一名骑士。”

    西泽尔咬着牙从地上站起身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握紧手中的长剑。

    “你的父亲曾是骑士,所以你得到了基础的训练,但是战斗的技巧固然重要,我想要让你思考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卢修斯遥遥将剑指向西泽尔的脸,说:“你的剑是用来守护谁,又是用来攻击谁?回答我,骑士。”

    西泽尔握着剑,他怒吼一声,扑向卢修斯,长剑刺出——

    “我的剑是用来守护心爱之人!”

    “守护心中的道义!”

    “守护发出的誓言!”

    长剑碰撞着,西泽尔的猛攻如同暴风骤雨一般。

    “我的剑用来进攻邪恶之人!”

    “进攻卑鄙之人!”

    “进攻无耻与谎言!”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砍向卢修斯,身体仿佛羽毛一般飘了起来。

    卢修斯仍然面无表情,他双手将剑举在胸口,剑尖朝天,不偏不倚。

    “哐当。”

    卢修斯的剑断了,半截剑身横飞而出,插在花园里的桐树上。

    西泽尔的剑则脱手而出,摔落在不远处的水池里,溅起一片水花。

    虽然又一次输掉,西泽尔却没有沮丧,他大口吸着气,快速转过身来,神情有些激动地看向卢修斯,问:“我说的对吗,卢修斯先生?”

    这就是骑士道吗?这是他的潜台词。

    卢修斯默默望着手中的半截短剑,看了几秒钟才将剑放下,他仍然是维持着古板的表情,眼神平静如水。

    “这个答案属于你,只能由你自己去证实。”

    “你这个邪恶、卑鄙、无耻、满口谎言的家伙!”

    妮菲塔莉站在李维斯面前,死死攥着匕首,恨不得将面前的消瘦男人捅一个窟窿。

    可她根本无法将手中的匕首刺出,仿佛一双无形而有力地大手擒住了她的手腕,而脑中又有一个声音在阻止她生出反叛的念头。

    无力而沮丧地丢掉匕首,妮菲塔莉咬着牙说:“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献上了灵魂,这是我取走的唯一一件东西。”李维斯拿起一只苹果,用袖子擦了擦后塞进嘴里。

    他看着妮菲塔莉,根本不像是在看自己的奴隶,而是像在观赏一出戏剧。

    “为什么?我从未见过这样无序、强大的契约,它怎么能够判定生效?你甚至把我的名字写错了!”

    “只要关键的部分没错,名字和誓词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情。”李维斯啃着苹果向二楼走去。

    看着李维斯的背影,妮菲塔莉想趁机给他一刀,或者转身逃离这里,可她的双脚却不争气地跟在李维斯身后,仿佛一旦这个男人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心就会慌乱茫然似的。

    该死!我是狗吗?

    妮菲塔莉绝望地想。

    李维斯来到二楼的窗口,将窗户推开一半,目光投向宽阔的沧澜河,河水哗哗流过,一股寒冷的风从水面上袭来。

    妮菲塔莉站在他身后一公尺处,老实得像个望着父亲的小女孩。

    “既然你已经无法背叛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也无妨。”李维斯咬了一口苹果,头也不回地说,“你应该感到荣幸,我从未对任何一个人说起这些事情。”

    妮菲塔莉正在体验着作为“宠物”的行动力,发现自己并不是受到百分之百的制约。比如说,现在想要开口说话似乎没问题,但她非常确定一旦李维斯让她闭嘴,她就连喷嚏都打不出来。

    万一这个男人……要自己脱光了跳舞该怎么办?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契约的效力如此强大吗?”李维斯嘴里嚼着果肉,含糊不清地说。

    “因为‘王者的契约’?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妮菲塔莉有些混乱地说,此时的她情绪非常复杂,既愤怒又害怕,既好奇又绝望,同时还受到契约的影响,主观意识被强行改变着。

    她忽然想到订立契约时,自己面前的那张纸上写着这样一个名字:李维斯•汉谟拉比。

    “怎么可能?你明明说你叫做李维斯•戴维……”妮菲塔莉似乎想明白了一些关键的部分,“难道你的真实身份是……”

    “我是夏美尔王子。”李维斯承认说。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心里像是突然放松了下来,仿佛吐出了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他一直在做一个梦,梦见他在莫测的命运漩涡中突然死去,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墓碑上刻着那个虚假编造的符号,就连死亡都不能使他安于沉眠。

    今天,终于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名字了。

    “追溯到源头,我们都流着影之国的血,只不过我是王族,你是庶民。”李维斯解释说,“同时我又作为萨拉丁的血裔,自然能在血统上压制你,强行签订这份契约……不过可惜的是名额有限,我不能对所有同源之人这么做。”

    妮菲塔莉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维斯的侧脸,他微黑的皮肤,细长的眼睛,黑得发亮的瞳孔……夏美尔王族,他真的是夏美尔王族。

    “翡翠丝的王族分明都在无端的灾难之火中焚烧殆尽了……你怎么可能还活着?”妮菲塔莉喃喃说。

    “总会有人活下来。”李维斯靠在窗边,用手托着下巴,“只不过活下来的恰好是我。”

    “等等……我还不明白,你刚刚还说我流着影之国的血?”妮菲塔莉被过大的信息量灌输得头昏脑胀,“其实我根本不懂……无论是你还是我,无论是夏美尔王族还是沙漠部落,我都无法和影之国联系起来。”

    她毕竟只是一个没落氏族的公主,生活在偏远荒芜的沙漠上,即使脑子很灵光,但终究见识有限。

    “你不知道吗?嗯……这就和历史有关系了。”李维斯有些意外,他缓缓说,“影之国是在自然变迁中退出历史舞台的古代王朝,失去厄泽后,它的大部分后裔都迁往了幽秘森林,少部分向枯萎荒原流亡,后者那一支就是你的先祖,前者嘛……涉及到萨拉丁的家事,有点复杂,我也了解得不完整,反正族谱是这么写的。”

    妮菲塔莉听得十分困难,但大概明白了李维斯的意思……这就是高贵的人与低贱的人之间的差距吗?就连强制契约都无法拒绝。

    从今往后,她就要做这位亡国王子的奴隶,为他做一切能做的事情、一切他所希望的事情……她在妓院里听说过王公贵族们都喜欢一些变态的玩意,而沦为他们玩物的女人都在无尽的折磨中发疯了。

    心里涌现出一丝苦涩,妮菲塔莉甚至开始考虑自我了断。

    “你很聪明,所以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也许很危险,更容不得你背叛,所以我才签订这份契约,确保万无一失。”李维斯转过身来,看着妮菲塔莉的眼睛,“我不会让你等太长时间,只需要你为我服务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后,我会还给你自由,并且赠予你一笔财富。”

    妮菲塔莉下意识回答说:“可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你给我描述的未来都是虚无的画面。”

    “没错,但你有别的选择吗?”李维斯笑了笑,“我给你下达值得纪念的第一条命令吧。”

    他走到妮菲塔莉面前,脸与她贴得很近,近到她都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她甚至下意识张开了嘴唇,准备迎接主人的临幸。

    “把院子里收拾干净,房间也要打扫,维持整洁的环境。”李维斯像是临时想出来这条“值得纪念”的命令,“然后尽量不要出门,一定要出门买食物的话就穿上斗篷,不要露脸。”

    李维斯将一枚金币塞进她的手心里,说:“我们的关系与灵魂交易相关,那么……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就叫做奈文魔尔。”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贝克街道,李维斯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他紧绷的精神急需一次充足的睡眠来缓解疲劳。明天他还得去学士府找阿尔瓦,并且完成在炼金室里的工作。

    按照李维斯的初步计划,想要接近阿切尔•布雷兹就需要引起她的关注,那么一次摧枯拉朽的击败便最合适不过了,而阿尔瓦正是充当着攻坚手的角色。

    刚刚拐进巷子里,李维斯就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贝克街二十二号的楼门口,同时向他望了过来。

    “你总算回家了,李维斯。”阿尔瓦高兴地说,“快看看我把谁带来了?”

    李维斯的嘴角扯了扯,微微一笑说:“恭喜你,西泽尔,你效忠了一位不错的主人。”

    穿着海耶斯家族的侍卫服饰,西泽尔看上去十分精神,嘴角噙着掩藏不住的笑意。

    “谢谢你,李维斯,如果不是你……”

    “不用客气。”李维斯说。

    阿尔瓦搂着李维斯的肩膀,用手拨了拨他引以为傲的漂亮金发,笑着说:“不要站在这里说话了,我们去喝酒吧!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

    西泽尔哈哈一笑,点了点头。李维斯也不好拒绝,强打起精神笑着说:“你可要请客啊,阿尔瓦。”

    “没问题!”阿尔瓦兴高采烈地说。

    看见他们两个人精神不错,李维斯也发自内心的高兴,转念想想,和朋友吃饭喝酒闲聊也是难得的放松。

    斯图尔特家新添的马车停在街上,三人坐上马车,向着城北一处餐馆行进。

    阿尔瓦推荐的餐馆是一个二层的阁楼,位于沧澜河畔的针线巷,这里的人白天经营着裁缝生意,晚上则摆出桌椅做小饭馆,在此处能品尝到一些实惠美味的菜肴。

    三人在顶层的露天平台要了一张桌子,点了几道菜和一壶粗酿酒,一边欣赏夜晚的沧澜河一边饮酒作乐。

    “西泽尔是南方人,所以我才想到这个地方。”阿尔瓦喝得醉醺醺,脸上红扑扑地说,“这里位于斯洛姆西北交界处,离剧院大街不远,不少看晚场戏的客人会来吃宵夜,所以有些名气。”

    “很好吃。”西泽尔吃得很饱,心情不错地说,“确实是家乡的味道。”

    桌上的饭菜有红绘蘑菇汤,甜瓜馅饼,蜜*汁肉脯和一大盆浇了新鲜辣椒酱与碎肉的面条,确实都是南方的家常菜式。

    李维斯喝不惯廉价酒,只是稍微饮了一些,主要在对付蘑菇汤和面条。不过他不算太能吃,很快便吃饱了。

    “你知道吗,李维斯?我以为你真的死了。”西泽尔也有些醉意,“直到今天去找阿尔瓦,我才知道那晚你是假死,你怎么做到的?”

    “用了一些药草上的知识,其实我也没有太大把握。”李维斯笑了笑说。

    “我都快被他吓死了,没想到在学士府里碰到他诈尸。”阿尔瓦拍了拍桌子,忘掉了平日里的贵族风度,高举酒杯说,“喝酒!”

    三人哈哈大笑,对饮。

    看着西泽尔,李维斯低声说:“海耶斯小姐是一位大贵族,但她也面临着危机。对她而言,早晚能成为起源战士的你是很重要的属下。”

    西泽尔点了点头,说:“虽然不知道她的烦恼,也没能和她说上太多话,但我知道她对我很好,我一定会尽早达到史丹利的水准,替她承担压力。”

    阿尔瓦说:“黛博拉•海耶斯是伯爵的女儿,在整个斯洛姆的社交圈都算得上是一位大名媛,而且至今未婚,我听说她都三十岁了?”

    李维斯听了他的话,笑了笑,自顾自喝了一口汤。

    西泽尔有些不明白阿尔瓦的意思,问:“为什么海耶斯小姐不结婚?”

    “心高气傲或是不想被男人束缚?这不重要!”阿尔瓦眯着眼对西泽尔说,“我觉得她很漂亮,虽然少了些女人味,但是英姿飒爽……你难道只想做她的骑士吗?”

    西泽尔这次听懂了,他红着脸说:“这不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我是她的骑士,除了守护她以外不应该有别的心思。”

    “成为她的丈夫也能守护她,起源战士配得上她的身份。”李维斯微笑着说。

    西泽尔连连摇头,为了掩饰被扰乱的心,他灌下一大口酒,眼神有些迷醉。

    他沉默了一会儿,神情忽然有些黯然,说:“那晚以后,虽然机会不多,但我确实试图寻找过妮菲塔莉的下落……可是没能打听到任何消息。”

    “谁是妮菲塔莉?”阿尔瓦有些语无伦次地说,他靠在桌子上,用手托着下巴,“你喜欢的女人?”

    李维斯瞥了一眼阿尔瓦,对西泽尔说:“你说的那个女人在斯洛姆是奴隶之身,如果离开妓院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留在都城没有活路,就算在整个奥德利克都难以生存。”

    西泽尔的眼神有些失落,他放在桌上的手握成拳头,低着头说:“是我害了她吗?是我将她卷进基夫的事情里……”

    准确来说,是妮菲塔莉将西泽尔卷入了饮血之罩的纷争里才是,她将饮血之罩交给西泽尔的举动是让她活命的关键,怎么看都是狡猾又聪明的一招,可惜西泽尔不愿意往那个方向想。

    李维斯叹了口气,认真地说:“希望她能穿过重重阻碍,回到自己的家乡,那里才是唯一能让她幸福的归宿……如果她不幸死去,愿她的灵魂得以安息。”

    西泽尔感激地看了李维斯一眼,祝愿说:“愿她能够回到家乡。”

    李维斯隐隐觉得西泽尔对妮菲塔莉的感情有些特殊,也许妮菲塔莉未尝不是与西泽尔一样……但这没有意义,如果没有李维斯,她已经死了,所以对西泽尔而言,给妮菲塔莉画上句号就是最好的结果。

    人与人总是会轻易生出感情,而那种感情也是极易消逝的,时间、环境、新的恋人会抚平一切。

    就让西泽尔心中的妮菲塔莉回到那个不复存在的故乡吧。

    “西泽尔将来会成为起源战士,我也要成为魔导师重振斯图尔特家族的荣光!”阿尔瓦扫开低落的气氛和食人魔留下的阴霾,举杯说,“不要再沮丧,迎接我们的未来是如此美好,不是吗?”

    好啊,我会帮你。

    李维斯微笑着,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

    不再纠结于妮菲塔莉的事情,三人举杯畅饮。

    针线巷某处的屋顶上,雷蒙德•布朗正用冷漠的眼神注视着饮酒作乐的三人:西泽尔、阿尔瓦与李维斯。

    他就像一个极有耐心的猎手,在暗中窥视着,在心中思索着,在背后准备着……他需要一条不会导致自身毁灭的复仇道路,能将阿尔瓦与西泽尔杀死,又能让他们的尸体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还有那个李维斯•戴维……不知道他有没有参与进来,如果有,那么他也要死。

    饮酒作乐吧,享受今晚、明天和你们所剩无几的日子吧。

    这是暴风雪来临前最后的宁静。

    (“在斯洛姆动*乱的早期,以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对于[奈文魔尔]的身份一无所知。”  ——《大陆通史•黑暗王朝》)

    (“奈文魔尔是地狱的魔王之一,它是灵魂的收藏家,是卑鄙狡诈的欺骗者,是蠕动的阴影,也是冷酷无情的毁灭者。”  ——《罪人与圣者》)

http://www.android123.com.cn/21_21175/94259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