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十三章 冬至日
    冬至日,意味着冬季的来临,是奥德利克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在斯洛姆,每年的冬至日都会举办盛大的庆典,千家万户的奥德利克人都会在这一天的夜晚走上街头,参加举国同庆的节日游行。

    在国王大道尽头的钟楼广场,人们将与国王陛下和众位大小贵族一起观看宫廷魔法师的魔法表演。冬日在奥德利克文化中代表着宁静、休眠和安乐,人们会在这个时节洗褪一年之中的疲惫,积攒力气迎接新年。

    除了庆典,在冬至日还有一件特殊的事情,那就是王国学士府的[晋升考核]。准备好五条咒语的魔法学徒们将在魔导师的检查下释放五个魔法,从而取得知识与秩序徽章,成为一名骄傲的魔法师。

    今夜,整座王都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氛围中,彻夜不眠!

    夜幕将至,斯洛姆的天空应景的飘下了零碎的雪籽,随着北风呼啸,雪势很快就大了起来。

    王国学士府,斗魔场边的休息室内。

    “这次比赛的参赛者,会长没有选中你而是选择了阿尔瓦,你介意吗,里昂?”

    雷蒙德一边整理自己的学士长袍一边说。为了今夜,他戴上了一条有些磨损的旧皮带,那是父亲在西北时的心爱之物,上面还刻着佩利侯爵的[双头蛇]铭文,象征着军人的忠诚与荣誉。

    “怎么会?雷蒙德,我刚刚也是勉强才能通过考核,而且你知道……”名为里昂的学士是一个偏矮的结实男孩,他的眼神很单纯,笑容也很腼腆,“我的魔力太少了……让阿尔瓦去捍卫公会的荣誉吧!我相信会长的选择。”

    “很好,本来我还有些担心你的心情,所以才叫你过来。”雷蒙德紧了紧腰带,他笑着对里昂说:“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既然不能上场,就好好支持我们吧!”

    他顿了顿,忽然疑惑地说:“斗魔专用的戒指和项链呢?你有没有看到?公会应该提前放在休息室里了才对……”

    “我看看……”里昂在四周找了找,房间不大,他很快就翻遍了每一个角落,“没找到,雷蒙德,怎么办?”

    雷蒙德有些忧虑地说:“如果没有拿过来的话,那些东西应该放在公会的仓库里。”

    里昂想了想,说:“你还要准备斗魔,我替你们去拿过来吧。”

    雷蒙德说:“那就太好了,谢谢你。”

    里昂立刻离开了房间,没过一会儿就抱着三只红木匣子回到休息室,他将匣子交给雷蒙德,气喘吁吁地说:“三根项链和三枚戒指,还有赛前补充魔力的药水……都是经过魔导师审核的储备品。”

    雷蒙德打开盒子,确认了一下,然后关上。

    “辛苦了,里昂。”他笑着说。

    斗魔赛在即,里昂没有耽误雷蒙德修整,很快就离开了休息室。

    轻轻打开装项链的匣子,雷蒙德拿起一根,仔细端详着。

    那是一根通体晶莹剔透的玻璃项链,坠子是一块经过细致打磨的水晶,在休息室的烛光里折射出漂亮的光采。

    在学士府的斗魔比赛中,为了保护参赛者双方的安全,每一名选手都会佩戴铭刻着反制魔法[镜面脱身]的玻璃项链,一旦佩戴者受到致命伤害就会触发魔法,被传送到赛场之外。

    也就是说,是比赛意义上的死亡,人身安全上的逃脱。

    除此之外,由于斗魔双方的魔法实力往往不会太高,为了增强比赛的发挥空间,每一名选手还可以佩戴一只铭刻着防御魔法[涟漪之盾]的戒指。

    因为在这个阶段,年轻的选手们往往还没有学习防御魔法。

    手握脱身项链,雷蒙德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羽毛笔大小的金属尖刺,缓慢扎在了项链坠子之上。

    至此,他手中的这枚坠子不再具有魔法效应,沦为一只璀璨的凡物。

    做完一切以后,雷蒙德将项链、戒指和药水分成三份,离开了休息室。

    斗魔赛如火如荼进行着,离紫罗兰公会的比赛开始还有十分钟。

    “一切顺利吗,阿尔瓦?”李维斯站在斗魔大厅外,并没有进场观看,而是在此等待。

    阿尔瓦一边梳理着金发一边走过来,脸上一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的痛苦表情。

    “前面四条魔法都很顺利……可是轮到雏鸟以后,考核官的脸色变得非常奇怪……”他似乎还沉浸在考核的紧张感之中,“他问我为什么咒语有些特别,我按照你所说的话,不要直接回答而是夸赞他的眼光,对吧?你猜接下来他说了什么?”

    李维斯微笑着说:“好了,我知道了,快去休息室回复魔力吧。”

    阿尔瓦很想把那位魔导师所说的话重复一遍,也很想在说出口的同时掏出口袋里的徽章,对着李维斯炫耀一番……但是李维斯看起来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好吧,你知道了,你什么都知道。”阿尔瓦抱怨说,但他还是忍不住掏出徽章给李维斯看了一眼,“哈哈,我已经是魔法师了!”

    李维斯瞥了一眼那枚银色徽章,徽章上烙印着一本摊开的书,书本下是一圈锁链,象征着知识与秩序。

    “了不起。”李维斯称赞了一句阿尔瓦,“接下来还有更了不起的事等着你去做。”

    还没来得及高兴,阿尔瓦立刻龇牙咧嘴地说:“我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已经被成就感包围了,完全没有斗魔的欲望。”

    李维斯摸了摸鼻子,说:“那就让有欲望的人去痛殴你心爱的女人,然后也让有欲望的人掳获她的心。”

    “该死,该死的李维斯!”阿尔瓦气鼓鼓地抛下李维斯向斗魔场内走去,“你等着看我怎样打败宫廷魔法师们!”

    “等一下,阿尔瓦。”李维斯叫住了阿尔瓦。

    阿尔瓦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李维斯认真的表情,他也平静了下来,问:“怎么了,你在担心我吗?”

    “如果你死了,我会替你收尸。”李维斯差点被阿尔瓦的深情目光恶心到。

    在阿尔瓦快要口不择言骂人之前,李维斯抢着说:“不管你们的战术是什么,你要记住……我的对策优先于战术。”

    “知道了。”阿尔瓦笑了笑,他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进斗魔场。

    来到休息室以后,阿尔瓦发现“黑眼圈”卡门已经在休息室里等候,而雷蒙德似乎刚刚进来,正在与卡门说话,此时还背对着阿尔瓦。

    “你来了。”察觉到阿尔瓦进来,雷蒙德转过身来,“项链和戒指都在桌上,别忘了补充魔力。”

    阿尔瓦看见属于自己的座位上放着脱身项链和防御戒指,还有一只蓝色琉璃的小瓶子。

    同样刚刚通过考核的卡门正坐在桌子上,她拿着魔力小蓝瓶,将瓶子冲着阿尔瓦晃了晃:“味道不错。”

    卡门的“妆容”超出了阿尔瓦对于女人的审美,他勉强笑了笑,坐在座位上开始灌药水。

    感受着体内魔宫受到滋润,法力不断上涨、恢复,阿尔瓦对雷蒙德说:“再讲讲战术?”

    雷蒙德严肃地点点头,对阿尔瓦说:“大部分的配合计划不变,至于之前未敲定的开局方案……我认为应该由我佯攻,卡门辅攻,你撑开防御。”

    “防御的话,我也只能使用涟漪之盾。”阿尔瓦有些不解,因为三人施法的同时都能撑开涟漪之盾,没必要让自己一人防御。

    “你还有凛风术,这个法术可以吹开火焰和一些穿透性不强的魔法。”雷蒙德说,“在开局时对方不会选择猛攻,而是要发挥火蔷薇的优势,让她吟唱施法时间较长的大威力魔法……我推测,那时的攻势多为骚扰,所以你要使用凛风术加涟漪之盾全力防御。”

    “明白了,你要让敌人误以为你们两人是进攻手……”阿尔瓦点了点头,“那我从什么时候开始还击?”

    “当然是在佯攻结束之后。”雷蒙德说,他转身看向卡门,“策应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卡门。当对手识破我的佯攻之后,你需要发挥最大的力量,让他们忽略一直防御的阿尔瓦。”

    “这很容易明白。”卡门晃动着双腿,看上去十分放松,“简单来说,就是你和我为阿尔瓦打两次佯攻嘛。”

    雷蒙德表情古板地点点头,他看了一眼休息室的挂钟,说:“到时间了,出场吧。”

    三人离开休息室,向着斗魔场地内走去。

    学士府的斗魔场看上去和普通竞技场没有太大的区别,比赛的地方为一个直径三十公尺的圆形区域,地面由白石板铺设而成,场地边缘是一圈浅水渠和四架大型火炬,将场地内照得一片敞亮。

    场外的观战席呈阶梯状,总共有十层,其间坐满了黑袍和红袍的学士,所有人都在期待紫罗兰公会与宫廷魔法师公会的斗魔比赛,以至于前面几场小公会的对决有些意兴阑珊。

    王国学士府的最高权力,九人议事团成员[凛冬圣女]也来到了斗魔场,静静坐在最高处的席位,远远俯视着场下。

    这位最年轻的议员有着一头灿烂金发和精致五官,她的蓝眼睛中透出深邃的光采,嘴角总是噙着淡淡的微笑,肌肤健康白皙,一身华丽的天蓝色长裙上仿佛散发着一缕缕冰凉的雪白寒气。

    “凛冬议员真漂亮啊。”

    会长米兰达坐在李维斯的身边,眼神闪亮地看着坐在高处的凛冬圣女。

    “嗯,很漂亮。”李维斯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句,他单手托腮,眼神平静,似乎在思索什么事情。

    这是他在王国学士府经历的第五个冬至日,此前也举办过零星的单人斗魔比赛,但从未像今天这样热闹,也从未有过议事团成员到场观看。

    任何不寻常事情的背后都有着某种真相在推动。

    “奥德利克之王,威尔仕二十世驾到!”

    在双方选手出场之前,斗魔场的入口忽然传来这样一个声音,整个斗魔场中的观众都站了起来,像是被点燃的火焰,会场气氛变得极度热烈。

    一队身穿白铠甲、金披风的士兵鱼贯而入,在入口处分边站好,模样显得威严肃穆。

    在斯洛姆能够披金色披风的士兵只有一种——[王旗近卫军]。

    年轻英俊的卡文迪许•威尔仕踩着刚铺好的红地毯走进会场内,他的笑容灿烂和煦,宝石一般的蓝眼睛扫视四周,挥手向所有的学士们致意,然后在近卫军的跟随下走向观战台高处。

    沿途的学士们一齐以左手抚胸,激动而郑重地鞠躬,只有少数人注意到国王身后还跟着一位瘦瘦高高的年轻男人。

    眼见陛下向着这个方向走来,坐在凛冬圣女附近的学士们纷纷让开了位置。

    卡文迪许王来到座位旁,凛冬圣女站起身来,对国王微微点头——按照奥德利克法典,魔导师无需向国王行正式礼仪。

    和凛冬圣女打过招呼之后,国王坐了下来,面带笑容地看向场地中间,等待着斗魔开始,而那个瘦高年轻人也坐在了一边。在等候时,国王时不时与凛冬圣女和那个年轻人说笑几句,看起来十分悠闲。

    “陛下怎么会来到这里……他应该要去钟楼广场才对。”会长米兰达坐了下来,她淡紫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困惑的神采,“坐在他身边的人是谁?”

    李维斯也坐了下来,说:“他是戈勒皇子,柯兰•芒索。”

    米兰达有些惊讶地捂住嘴巴,说:“他就是来参加[荣光盛会]的皇子……”

    仿佛是冥冥中有所感应,五官阴柔的柯兰皇子看向李维斯所在的方向,略微一怔,然后冲着李维斯微微一笑。

    李维斯也礼貌地微笑点头。

    “喂,李维斯,皇子是不是对我笑了?”米兰达用胳膊肘捅了捅李维斯,“他长得不像戈勒人啊……这张脸好漂亮,比女人还漂亮。”

    李维斯继续托着下巴等待开场,说:“会长,你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还是伯爵的长女,有没有考虑过成为戈勒帝国的皇妃?”

    米兰达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一丝开朗的笑容,说:“还是不要了,我比较喜欢斯洛姆悠闲的生活。”

    李维斯没有再调侃米兰达,而是微微眯起眼睛。

    那个极有可能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柯兰皇子还真是可怕啊,笑得像多年不见的老友一样亲切。

    国王卡文迪许也不可能是无端来到斗魔场观战,这件事好像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我们的战术是一上场就强攻。”

    宫廷魔法师公会的会长,亚恒•沃德正在对自己的队友强调战术。

    “虽然听你说了很多遍……但这真是出乎意料的开局。”妆容古典、神情冷艳的姬儿•库克说。

    “记住,先集火一人。”亚恒不再多说,向着赛场走去,“走吧。”

    有着一头火红色长发的“女公爵”阿切尔•布雷兹神情平静地走在最后面,像她的父亲一样,她的眼神十分坚毅,柔软的身体里藏着一颗坚如磐石的心,心里藏着一把出鞘的宝剑。

    三人穿过幽暗的通道,来到灯火明亮的斗魔场上,四面八方同时响起令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这些声音环绕在他们的身边,令最冷血的人也能感到战意沸腾——

    “火蔷薇!”

    “火蔷薇!”

    “火蔷薇!”

    ……

    当阿切尔看见高高坐在凛冬圣女身边的威尔仕二十世时,她的眼神凝固了,呼吸也略微急促起来,双拳微微捏紧。

    比那些欢呼声带来的冲击感还要强烈,阿切尔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她平视着对面正在登场的对手,感到体内的炽魂开始熊熊燃烧。

    阿尔瓦、雷蒙德、卡门已经站好。

    亚恒、阿切尔、姬儿也已经准备好。

    高处,凛冬圣女缓缓站起身来,她伸出纤细白皙的手,在半空中洒下一片漂亮的冰花——

    “斗魔开始!”

    随着她清澈柔和的嗓音响起,斗魔场边四名红袍魔导师同时伸出右手,开始吟唱。

    斗魔场边缘的水渠里,水停止了流动,像帘布一样被魔法从沟渠里提起,围成一圈透明的水幕,保护着观战席的安全,却完全不影响观看视线。

    紫罗兰公会一方,阿尔瓦用最快的速度来到前方,左手放在身前,掌心张开,一道水花从掌心溅起,向四面八方绽开,形成一个一人高的圆形水盾。

    [涟漪之盾]!

    在阿尔瓦的身后,雷蒙德和卡门同时开始了吟唱。

    宫廷魔法师公会一方出人意料的没有展开防御,而是三人同时抬手,嘴唇微动,分别吟唱了一条快速施法的低等法术——

    [火弹术]、[水矢术],以及稍慢一步的[呼啸小刀]。

    阿尔瓦的眼中只看见三道法术飞快袭来,而自己几乎才刚刚展开防御。

    这和想象中不一样!

    他慌忙念动咒语,右手向前探出,一道凛冽的疾风从掌心喷射而出,卷涌袭去。

    箭矢大小的水之刺在疾风中挥散,水珠四溅,很快就被削弱成头钗的尺寸。

    火弹术也遭遇风吹,由人头大小消散成拳头那么大,看上去摇摇欲坠。

    只有风系低等魔法呼啸小刀受制最小,棱刺椎头看上去仍旧充满杀伤力。

    阿尔瓦下意识低下头,听见涟漪之盾上先后传来三声闷响,水之盾牌上掀起阵阵涟漪,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雷蒙德!”眼看对方的第二轮进攻快要施法完成,阿尔瓦焦虑地大喊。

    然而正在吟唱中的雷蒙德无法回应阿尔瓦的呼唤,他仍旧躲在涟漪之盾后面,坚持施法。

    “不对劲。”看台上,李维斯扶着下巴,眼神深邃。

    米兰达紧张地问:“怎么了?”

    李维斯没有说话。

    宫廷魔法师公会没有突出阿切尔的实力,而是三人同时集火阿尔瓦,这是很好的开局战术,估计接下来就会展开更高威力的分批层次进攻。

    紫罗兰公会这边的战术是由雷蒙德施展长吟唱法术,卡门看上去也在吟唱一个中等魔法,只有阿尔瓦顶在前方,配合凛风术用涟漪之盾硬扛,根本无暇施展凛风术以外的魔法。

    如果之后由阿尔瓦转为进攻手,战术本身没有问题,但让他一人防御全部的进攻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选择……这让阿尔瓦在后面的战斗中用什么去抵抗进攻?作为真正的主攻手,阿尔瓦承担的风险太大了。

    思考之间,宫廷魔法师公会的第二轮进攻到了。

    这一次,阿切尔没有参与,只是由身材高大的亚恒和冰山美女姬儿进攻。

    亚恒吟唱的是一个低等魔法中的巅峰法术[蛇形闪电],这也是阿尔瓦心心念念却没有学会的魔法。

    银色的电光在半空中飞驰,凝练成一条颀长弯曲的电蛇飞扑而来。

    紧随而至的是姬儿的魔法[碎冰钉雨],威力和蛇形闪电相近,同属低等魔法中的佼佼者。

    一小片寒光闪烁的锋利冰片飞射刺来。

    “很聪明。”李维斯说,“为了压制凛风术,使用了穿刺性较强的魔法。”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阿尔瓦的凛风掀起,却几乎没能吹走冰片或者削弱电蛇。

    蛇形闪电轰击在阿尔瓦的水盾上,盾牌波纹狂卷,这已经不是涟漪了,而是水花四溅!

    紧接着碎冰钉雨也洒在了阿尔瓦的水波盾牌上,爆起一片密集的轰鸣声,涟漪之盾显得摇摇欲坠,快要罩不住全身。

    “快撑不住了。”李维斯说,“姬儿也要撤出下一波进攻了。”

    “什么意思?”米兰达没有反应过来,她看见姬儿开始吟唱第三个魔法,这一次没有快速施放出去。

    “他们想一槌定音。”李维斯说。

    斗魔场上,雷蒙德终于结束了中等魔法的吟唱,他唯一学会的中等魔法[大火弹术]在掌心凝聚而成,与人头大小的火弹术相比,大火弹术足足有车轮的大小,火焰凝成球体,蕴藏着恐怖的能量。

    大火弹以极快的速度飞掠向敌人阵中最后方的火蔷薇阿切尔,她已经吟唱很久了,雷蒙德试图干扰她施法,就算打不破她的涟漪之盾,至少能够吸引她的注意力,拖延法术成型。

    然而他的意图太过明显,亚恒挡在阿切尔面前,涟漪之盾张开,护住二人的身形,同时施放了一个凛风术吹向大火球。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大火弹术残留的烈焰一缕一缕卷起、散开,亚恒的涟漪之盾没有破碎,只是水波黯淡,仍旧能维持半人高的大小。

    在扛下这个中等魔法的同时,亚恒再次施放了一只简单迅捷的呼啸小刀,目标仍是阿尔瓦。

    “顶得住!”阿尔瓦吟唱起凛风术,将剩余的涟漪之盾高高举起,但还没来得及高兴,他的余光看见姬儿抬起了纤细的手,冰雪凝结在她的指尖上,隐隐有强大的波动散发出来。

    她吟唱了半天的魔法要成型了!

    阿尔瓦焦急地看向己方二人,卡门至始至终都在吟唱一个中等魔法,接近完成所以决不能前功尽弃;雷蒙德刚刚施放完大火弹术,此时居然又在准备下一个大火弹术!

    “别慌张,战场本就千变万化。”雷蒙德吟唱前留给阿尔瓦最后一句话。

    “该死!”阿尔瓦咬着牙,眼看着姬儿•库克闭上眼,又睁开眼,眼中透出一片满溢而出的寒意。

    寒霜系中等魔法入门咒语[女王鼻息]。

    一道寒流在姬儿指尖缠绕起来,脱手而出,在半空中一个盘旋后就汇集成了溪流般的规模,寒潮激流哭嚎着卷向阿尔瓦,眨眼间便来到了他面前。

    “就算退场我也不能丢脸!”阿尔瓦愤怒地吼了一声。

    他拼尽全力将水幕撑到最大,遮挡住雷蒙德和卡门,眼见呼啸小刀在水盾上扎开一道不起眼的裂缝,接踵而至的便是白茫茫的一片寒气。

    这就是冰雪女王的鼻息啊,真冷。

    阿尔瓦这样想着。

    冰霜潮流扑在涟漪之盾上,足足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才结束。

    阿尔瓦左手的戒指发出一声脆响,在手指上裂成两半,坠落在地面上。

    他的整条左臂上都沾满了白霜,看上去十分凄惨。

    而他的身前,一道全新的涟漪之盾张开,挡住了大部分寒流的侵袭。

    卡门•李一边吟唱着最后的咒语,一边护在阿尔瓦身侧,是她在关键时刻掩护了阿尔瓦,没有让他被女王鼻息呼成冰雕。

    多管闲事的女人。

    雷蒙德看了卡门一眼,继续吟诵着大火弹术。

    “谢谢。”

    阿尔瓦缓缓说,他放下左手,唇齿间吐出一缕寒气,似乎受到了不轻的冻伤。

    处在吟唱收官阶段的卡门没有办法回答阿尔瓦,而是一步站到了最前方,将一只手掌狠狠拍在地上!

    石板地像是人的皮肤一样,暴起一根粗大的血管形根须,这条埋在石板下的根须飞速掠向对方的阵型中!

    [丑陋藤蔓]。

    三根粗壮的青绿色藤蔓从地下破土而出,它的根须上长着古怪的疮疤,看起来十分恶心,就像章鱼的触手一样抽打向敌人。

    亚恒、姬儿和阿切尔不得不同时张开涟漪之盾,在这条中等魔法的猛烈进攻下,阿切尔和姬儿的护盾顿时黯淡了一半以上的光泽,而原本就消耗了不少的亚恒则直接失去了他的水盾,戒指裂开,掉落在地。

    “漂亮!”阿尔瓦大吼着。

    卡门似乎消耗了不少魔力,她转过头看向阿尔瓦,有些疲惫地说:“想不到你为了公会的荣誉拼命成这个样子……我之前对你有些偏见,抱歉。”

    阿尔瓦一怔,回过神来时不禁有些惭愧。他所说的“丢脸”是指自己的脸,没想到被卡门误解了。

    斗魔仍未结束,而是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趁着这个机会,雷蒙德吟唱完了大火弹术,火球带起焦灼的热浪,飞向只剩一半护盾的阿切尔!

    在中等魔法的威势之下,半张涟漪之盾已经不足以抵挡,女公爵将会被直接秒杀!

    席位之上,凛冬圣女看向阿尔瓦冰冻的左臂,温和宁静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漂亮的眉毛微微皱起。

    “镜面脱身触发的临界值被调整了吗?这样可是很危险的做法……是其他议员的决定吗?”

    她喃喃自语。

    另一方面,李维斯坐直了身体。

    “镜面脱身没有被触发?我还以为他要被淘汰了……”他低声说,“阿尔瓦这个白痴,完全忘了我说的话吗?”

    (“相对于体格强韧的战士,脆弱的魔法师在战场上赖以生存的技能就是各类诡异难测的反制魔法。通过破碎的镜面、流动的泉水等元素力量,魔法师们能够使自己成为不死之身——当然,反制魔法属于高等魔法的范畴,其施法难度不容小视,并且只能叠加三层。即便如此,其对魔法师的重要性也毋庸置疑。”  ——《魔法图鉴•引言》)

http://www.android123.com.cn/21_21175/9425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