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十七章 李维斯的谢幕礼
    与泰瑞拉彻夜长谈之后,李维斯只睡了一个小时便醒来,雪后初晴的阳光从窗外透进屋子里,在地板上映成一条长长的光斑斜块。

    从床上坐起身子,李维斯看见泰瑞拉睡在安乐椅上,身上披着毛毯。察觉到李维斯醒来,泰瑞拉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随后又阖上眼帘。

    “你起床真早。”她闭着眼睛说。

    李维斯揉了揉凌乱的黑发,站起身来走到柜子前,从里面翻找出一把插着钥匙的陈旧铜锁。

    “嗯……你得把我的衣服还给我。”李维斯摸了摸鼻子,说。

    泰瑞拉仍旧闭着眼,懒散地说:“丢在地上了。”

    李维斯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学士长袍不知何时被随手扔在地板上,十分难看的皱成一团。默默捡起长袍后,李维斯看了一眼裹在毛毯中的泰瑞拉,他知道毯子下的她全身赤裸,丰盈而诱人的身躯线条隐隐可见。

    “我要出去一趟,下午回来。”李维斯穿上学士袍,抚平了皱起的衣襟,他总觉得领口的布料像是被撑开了似的,穿着没有之前贴身,思绪也染上一丝旖旎的味道。

    泰瑞拉调整了一下睡姿,将脸蛋靠在肩膀上,抿了抿嘴唇。

    “你不用和我汇报。”

    “嗯,我想也是。”李维斯拿起锁准备出门,临行前他微微转过头来,说,“你的记性怎么样?”

    “还不错。”泰瑞拉说。

    李维斯点点头,推门而出。

    他将锁套在门上,锁好之后拔出钥匙。这主要是防止艾娜跑进自己的房间,而不是为了关住泰瑞拉……他可不相信这把锁能将影王后困起来。

    提心吊胆地经过二层楼,李维斯没有惊动任何人,顺利地走出贝克街二十二号。他舒了一口气,脚步平缓地走在街道上,向着玛丽安娜石桥的方向走去。

    马路上积满了一层厚厚的雪,摊贩的主人们纷纷拿着笤帚清扫通道,阳光明媚却不刺眼,落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一切都很平静……这就是斯洛姆的冬日。

    “平静吗?”李维斯笑了笑。

    虽然斗魔赛落下了帷幕,但是他的心里又有了新的猜测和疑虑,无论是火蔷薇阿切尔与奥德利克王的关系,亦或是阿尔瓦那条被损坏的脱身项链,都令李维斯察觉到背后有古怪。

    虽然几乎一夜未睡,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逼迫自己去处理接下来的几件事……计划虽然已经开始步上正轨,但每往前踩一脚都得进行反复的思考和行动。

    李维斯很累,但还有余力,并且深知之后会有更加复杂的局面需要面对。

    这还不算躺在家里的泰瑞拉•克利奥帕特拉,他摸不准那条母龙的真实身份和想法,只能先与她相安无事。

    甚至可以利用一下她……这样就可以不用找妮菲塔莉帮忙。

    穿过玛丽安娜石桥,进入学士府内部,他先去紫罗兰公会的炼金室取了“奈文魔尔”的黑色斗篷外加一瓶药剂,然后前往藏书塔。

    冬至日结束后的学士府几乎没有人影出没,李维斯十分享受这股安静的氛围,踩着积雪来到藏书塔之下。

    这座高达三十三层、足有七百九十二级阶梯的古塔由王国学士府的创始人、[元素之文]的创造者大魔导师阿森纳建造,他将自己的藏书和著作放在这里,供后世的学士们研读,经过一千多年的积累,这座藏书塔已经堆满了古籍。

    遗憾的是,如今的奥德利克魔法风气重武轻文,注重实践与战斗而胜于魔法理论和历史,所以王国学士府的藏书塔根本鲜有人问津……大家都在拼了命学习咒语,学徒们想要通过考核获取徽章,魔法师则参军、投身宫廷或者自寻出路,只有极少数天赋异禀且意志坚定的人以成为魔导师为目标而奋斗。

    但那一少部分人同样不需要藏书塔,因为此处藏书的内容过于繁冗陈杂,相比之下[公会图书馆]和[王国图书馆]的书库都更加精简实用。

    “这应该是奥德利克最高的建筑吧?”李维斯自语说。

    由于身份明确且为此间常客,李维斯很轻松就推开门走了进去,没有受到炼金生物的刁难。

    大门无声合拢,李维斯看着这个熟悉的地方,不禁有些感慨——进入学士府之前,他大多数时间都投身于王国图书馆,而能够进入藏书塔之后,他花了接近五年的时间出入于此,贪婪地阅读着每一本书。

    他甚至时常后悔,儿时在翡翠丝没有投入太多时间浏览夏美尔的珍本古籍……

    通体石制的藏书塔内是仿佛没有止尽的螺旋阶梯,一层有二十三级窄阶和一级宽阶,藏书则陈放在墙壁两侧的格子里,每一层都留有一扇窗口。

    “这才是真正的象牙塔……”轻声嘟囔了一句,李维斯开始顺着台阶向上攀爬。

    达到第十九层时,李维斯记忆精确的找到了自己想要查阅的书本——几乎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是他最大的武器之一。

    《阿森纳的契约学》中的第十七章第四条,《论强血统契约的附属仪式》。

    还有一本《阿森纳的禁忌法术》中的最后一章第三节,《深层意识模糊法术》;以及最后一章最后一节《记忆抽取秘法的可行性》。

    前者是有实践意义的工具书,后者则是纯理论的学术书籍,二者皆出自大魔导师阿森纳之手。李维斯很清楚阿森纳是一位伟大的天才,这绝不仅限于魔法的范畴……无论是利用虚空或是地狱的力量,只要能够达成法术的目的,阿森纳都会尝试,他根本不在乎魔法的本质——“秩序”。

    李维斯喜欢这种疯狂且藐视规则的学术思想,阿森纳并没有将自己局限于一位魔法师的定位,而是一名学无止境的奥术师。

    取得了自己想要了解的资料之后,李维斯将书本放回原位,然后离开了藏书塔。他看了一眼学士府的[秩序石钟],离正午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只好抓紧时间叫了一辆马车前往城西的斯图尔特男爵府。

    “谢幕的舞台只差一位演员与一名观众。”

    马车内,李维斯托着下巴,斜靠在坐垫上。

    “针对妮菲塔莉的计划也查证到了相关资料……只需要找一个时间。”

    心中默默盘算着一切时,马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斯图尔特的府邸外面。

    李维斯拉开车门,眯眼看向这座有些老旧的宅院,对于一位男爵来说,这样的住所显然有些破败,这十分符合斯图尔特家衰微的状况。

    要知道,这种建制的院子至少有数百年的历史,是当年赏赐给一批老贵族的别墅。随着时代变迁,不少家道中落的贵族都将祖辈房产卖掉,就连食人魔基夫都能买下这种院子,甚至改造成了屠宰场。

    “是李维斯先生啊……来找阿尔瓦少爷?”

    府邸门卫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他穿着粗布衣,步履蹒跚地来到马车前,手里还拿着扫帚,似乎正在扫雪。

    “日安。”李维斯笑眯眯地说,“请帮我给阿尔瓦带个话,下午三时在海军大道的红房子剧场见面,有一位重要的人物想见他。”

    门卫老头疑惑地说:“可是阿尔瓦少爷就在家里……”

    “他当然在。”李维斯说,“麻烦你了。”

    说完他便拉上车门,让马夫驱车往贝克街道赶去。

    花费了四枚铜币,李维斯回到贝克街道二十二号,经过二楼时仍未见到艾娜•库柏小姐,他有些疑惑地上到三楼,将门锁打开。

    泰瑞拉正裹着毯子,认真地阅读一本斯洛姆城史,发觉李维斯回来,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连招呼都没打就低下头继续看书。

    李维斯没什么好介意的,只是快速走进来关上门,将黑色斗篷放在地上,来到书桌后面坐了下来。

    “好看吗?”他问。

    泰瑞拉翻开新的一页,淡淡说:“你挑选的书,看起来很客观。”

    李维斯的手指在书桌上轻轻敲了敲,说:“我还有一些不错的书可以推荐给你,也不能总是把眼光局限在东之国嘛。”

    “我对芒索的事也很感兴趣,没想到他做了皇帝。”泰瑞拉说,“夏美尔……是叫这个名字吧?南方的历史你应该了如指掌,讲给我听就好了。”

    李维斯点头说:“可以。”

    泰瑞拉很满意他的态度,继续翻看手中的书籍,她身上的毯子微微滑落,露出了半个光滑的肩膀和一截漂亮的锁骨。

    李维斯挪开目光看向窗外,幽幽说:“你想不想……吃点东西?”

    经过短短一夜的接触,他大概了解了一点影王后的性格和习惯,不过也只知道一点。

    泰瑞拉对于食物很挑剔,她对粗劣的食物毫无兴趣,宁可不吃。对美酒要求同样很高的李维斯很理解这一点,毕竟对方一辈子都是在做王后。

    “你有钱吗?”泰瑞拉笑了笑,又是那种不像讥讽的讥讽。

    李维斯说:“我从前好歹是王子,斯洛姆有一家餐馆的味道不错,价格也勉强可以承受。”

    泰瑞拉终于将目光从书本上挪开。

    “你要做什么?”她问。

    听到泰瑞拉的提问,李维斯心里有了几分把握,他笑了笑,拿起羽毛笔和羊皮纸刷刷地写着什么。

    “想请你演一出戏,台词我来写,你记下来就好了。”李维斯说。

    “演谁?给谁看?”

    “嗯……你应该认得那个人,叫做阿尔瓦。”李维斯说,“反正你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对我的事情有了解。”

    他写完了“台词”,将纸递给泰瑞拉。

    泰瑞拉伸手接过纸,毛毯又滑落了一大片,露出整条手臂和半个侧乳。

    趁着泰瑞拉阅览纸上内容的时候,李维斯十指交叉,放在书桌上,说:“我想让你扮演一位女性魔导师,如果你记不下来台词,那就请你变成我的样子,我来演魔导师。”

    泰瑞拉放下羊皮纸,瞥了一眼李维斯,说:“你是想让我扮演你吧。”

    李维斯尴尬地点了点头,说:“奈文魔尔。”

    他从口袋里掏出变声水晶,放在桌上。

    泰瑞拉看着这枚紫色的水晶,又看了看李维斯,说:“你洗过了吗?”

    李维斯知道昨晚自己扮演奈文魔尔的过程全部被泰瑞拉看在眼里,只能强作笑脸说:“洗干净了。”

    泰瑞拉低下头继续看台词,说:“不需要,我可以模仿你的声音,还有身高体态。”

    李维斯一怔,那你还要问?

    不过他不在乎被泰瑞拉戏弄,因为这位影王后的性格就是如此。

    “奈文魔尔……你用了魔鬼的名字。”泰瑞拉若有所思地说,“为什么要用这个称号?”

    “出于个人喜好。”李维斯沉思着说,“还有一些关于操纵灵魂的黑暗审美。”

    “真是恶趣味啊。”泰瑞拉挑了挑眉毛,问,“你对寒霜之王了解多少?”

    “嗯……不多,除了是寒霜领域的霸主,龙族学者认为这条龙还掌握着心灵层面的力量。”李维斯回答说。

    “足够了。”泰瑞拉嘴角微微翘起,“所以,知道这些的你不仅仅打算利用我的变形能力吧?毕竟你原本打算让那个沙漠公主扮演奈文魔尔,不是吗?”

    李维斯讪讪一笑:“她确实是要扮演奈文魔尔,不过是在今天之后。”

    泰瑞拉不置可否地说:“我可以适当放出威压,也可以制造法术的效果,当然,台词也能记住。”

    她眯眼一笑,看向李维斯,说:“满意吗?”

    李维斯心头一跳,说:“我非常恳切地请求你的帮助。”

    泰瑞拉用手托起脑袋,冰蓝色长发散落在肩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胴*体快要脱出毯子,只是淡淡说:“你想凭借一顿饭来使唤一位女王?从辈分上说,她还是你的族母。”

    李维斯摸了摸鼻子,说:“虽然知道得不太清楚,但我想这位族母一定需要我去做某些事情吧?”

    “显然如此,但也不是非得是你。”

    “有谁能做得比我好吗?”李维斯笑着说,眼神平静,瞳孔深处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自信。

    泰瑞拉凝视着他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很清楚,你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却也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看来你希望我替你去做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啊。”

    李维斯叹了口气。

    泰瑞拉没有说话,她忽然像液体一样变化起来,头发变长缠绕在身上,身体迅速缩小,瞬间就化为一个拇指大小的人,身后还有一对疑似头发变成的轻薄翅膀。

    “我可以出演奈文魔尔。”

    她的翅膀微微扇动,落在李维斯的书桌上,抬头看向他的眼睛。

    “你放心,要你做的事情虽然危险,但不会对你不利。”

    究竟是谁在利用谁呢?

    李维斯露出一丝笑容,笑容中隐藏着一丝阴沉与自负。

    下午三时,海军大道。

    阿尔瓦•斯图尔特刚刚跳下马车就看见李维斯站在路边瑟瑟发抖。

    “真是难得,你居然主动请我来这种地方,李维斯。”阿尔瓦走向李维斯,脸上带着调侃的笑容。

    李维斯的双手插在口袋里,他对阿尔瓦笑了笑,说:“你也很难得,来得很准时嘛。”

    阿尔瓦认真梳理了一下金发,说:“还不是因为你说有重要的人,快告诉我是谁?”

    “边走边说吧。”

    两人走进名为红房子的小楼。虽然叫做“红房子剧场”,但这里其实跟戏剧没有半点关系,只是一间格调略高的风月场,开在海军大道上也只是因为此处的客人大多数是奥德利克海军中的低等军官……这些略有积蓄的男人在海上憋久了,一等到军舰进港就会跑下船来挥洒精力。

    阿尔瓦和李维斯走在光线昏暗的狭窄走廊里,沿途遇见不少穿着暴露的艳丽女人,她们扭动着腰肢,与客人擦肩而过时会有意无意地贴上来蹭几下。

    阿尔瓦十分享受走廊狭窄的设计和女人们柔软丰盈的触碰感,他好不容易才定下心神,对李维斯说:“到底是谁会想要在这种地方见我?”

    李维斯说:“你不是一直想见她吗?”

    “她?”阿尔瓦十分不解。

    “你一直挂在嘴上、放在心里的那位魔导师,也是我背后真正的导师,让你能够击败阿切尔•布雷兹的真正谋划者。”

    阿尔瓦震惊地看着李维斯,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可李维斯认真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为什么……为什么你突然让我……不对,是她为什么突然想见我了?她居然是个女人?”阿尔瓦无与伦比地说。

    李维斯叹了口气,说:“我的老师名为奈文魔尔,我在进学士府之前就认识了她,但至今仍不知道她的真面目。”

    他顿了顿,说:“五年前,如果不是她教给我基础实用的魔法知识,我根本不可能通过学士府的笔试……也许至今还在餐厅端盘子吧?”

    “奈文魔尔……”

    阿尔瓦咽了一口唾沫,神情既焦虑又紧张。

    “她是一位了不起的魔法师,我甚至怀疑她可能是大魔导师。”李维斯缓缓说,“作为她的弟子,我早就想到会有今天……毕竟我根本没有办法开辟魔宫,她肯定要找一位真正的传承者。”

    “真正的传承者……”阿尔瓦一怔,随后大惊失色,“难道是我?”

    他停下脚步,看着李维斯,用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脸,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奈文魔尔从不在乎弟子的天赋,她有自信也有能力赋予手下强大的实力,当然,我相信她也能随时剥夺这一切。”李维斯说,“快走吧,我可不敢让老师等太久。”

    阿尔瓦失魂落魄地跟在李维斯身后,两人来到走廊尽头的包间外,李维斯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推门而入。

    大门阖上以后,阿尔瓦才回过神来,既紧张又期待地看着面前的人——

    她的全身罩在漆黑的斗篷之下,霸占了房间里唯一的椅子,身后是一扇红色的碎纹落地窗,将她的身体染成了神秘的绯红。

    她左腿随意地搭在右腿上,一只手用指尖轻轻摩挲着下巴,另一只手则放在椅子扶手上。

    “阿尔瓦•斯图尔特。”她轻声说,“我等待你走到我身前已经很久了。”

    李维斯走到奈文魔尔的侧前方,静静地背负双手,站得笔直。

    阿尔瓦看了一眼面色恭敬的李维斯,又看了一眼神秘的奈文魔尔,再次咽了一口唾沫,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很荣幸见到您,奈文魔尔大人。”他用尊敬的语气说。

    奈文魔尔对他的态度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淡淡说:“相信李维斯已经对你说过,从你的第一条魔法开始,我就在关注你,并对你作出指导,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阿尔瓦沉思了一会儿,有些犹豫地回答说:“因为我没有天赋?”

    这算什么理由?

    李维斯差点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奈文魔尔沉默了一会儿,说:“因为野心。”

    阿尔瓦一怔。

    “我能够轻易看穿一个人的内心,有些人喜欢女人,有些人想要财富,还有一些人渴望着权力,但这一切都不难取得,只是需要实力罢了。”奈文魔尔的语气十分沉稳,却又在抛出一个个动人的诱饵,“金钱、权力、女人……这些东西你全都想要,不是吗?”

    阿尔瓦站在原地,握紧了双拳,身体微微发抖,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恐惧。

    “你缺少的只是实力罢了,而我恰好能让你变得强大。”奈文魔尔说,“听好了,我所需要的是一位弟子、一个传人、一名仆人……我可以把选择权交给你,你自己决定是否接受这一切。”

    听着奈文魔尔的话,阿尔瓦感到内心的欲望瘙痒难忍,却又有些惶恐,忍不住低下了头。

    从前的他,渴望着得到关注,渴望能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现出自己的强大,更渴望朋友们能认可自己……如果可以,他也不想依赖着李维斯,而是想要用自己的双手得到一切。

    看来不仅仅是成为弟子与传人那么简单……

    李维斯……他放下尊严,做了奈文魔尔的仆人吗?

    不,这没什么丢脸的,奈文魔尔多半是一位大魔导师!那可是媲美起源战士、站在大陆巅峰的强者!

    阿尔瓦抬头看了一眼李维斯,后者只是低垂眼睑,神情恭敬而谦卑。

    有野心的人那么多……李维斯也是把我当成兄弟才会向奈文魔尔推荐我吧?没错,李维斯没有魔宫,所以我得感谢他,从今以后我们就要共同臣服于奈文魔尔吗?作为同门师兄弟……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只是感觉代价过于沉重。

    是啊,我一直以来都把这个世界看得太简单了,所以才会活得如此轻松……这样的我,能够实现愿望吗?

    我的愿望是——

    “你的愿望是恢复斯图尔特家的荣光,对吗?”

    奈文魔尔缓缓说,声音平静却诱人。

    “你想做公爵吗,阿尔瓦•斯图尔特?”

    如同一道惊雷般,阿尔瓦感到心脏像是受到刺激一样,疯狂地跳动起来。

    “砰砰、砰砰!”

    公爵……

    阿切尔的父亲就是公爵,阿切尔是女公爵……

    公爵。

    如果是这位奈文魔尔所给出的承诺,似乎真的可以做到。

    公爵!

    “我愿意!”

    阿尔瓦跪了下来,他抬起右手,掌心向上,手指摊开,左手则抚在胸前。

    他不再犹豫,下定了决心,哪怕面前的女人是真正的恶魔,他也做好了出卖灵魂的准备。

    因为没有天赋的人,就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代价。

    我是何等幸运啊!

    “我愿意成为您的弟子,您的传承者,您的谦卑的仆人!”他说。

    奈文魔尔的斗篷之下发出轻轻的笑声。

    阿尔瓦低着头,维持着跪姿。

    李维斯默默看着跪下的阿尔瓦,眼神玩味,意味深长。

    “你知道奈文魔尔是什么吗?”

    奈文魔尔低声说。

    阿尔瓦摇了摇头,恭敬地说:“请您教导愚昧无知的我。”

    “奈文魔尔是地狱的魔王,是灵魂的收藏家,是卑鄙狡诈的欺骗者,是蠕动的阴影,也是毁灭者中的毁灭者。”

    如同自我介绍一般,奈文魔尔从斗篷下抬起手,一根食指点向阿尔瓦的眉心。

    “既然你已经做好了选择,便再也不能背叛我,如果你违反了契约,将要付出灵魂粉碎的代价!”

    她的声音充满了威严与恶意,却又显现出一丝另类的庄重感,令人难以不信服。

    阿尔瓦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威压迎面扑来,虽然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但他十分确定那就是顶尖强者的威势,是令他骨头发软、内心震颤的气魄!

    他看见一道青色的阴影从自己眉心离开,像一团蠕动的液体又像一缕翻卷的浓烟,阴影隐约露出一张人脸的模样,人脸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痛苦。

    阿尔瓦发现那是自己的脸!

    但他无力也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阴影被奈文魔尔一手抓住,消失在她的掌心。

    “你的灵魂,我收下了。”

    奈文魔尔的声音里带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至于李维斯•戴维……我要抹除你的记忆。”

    听见奈文魔尔的话,阿尔瓦和李维斯同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李维斯再也无法维持笔直的站姿,他惊恐地看向奈文魔尔,慌忙说:“老师,我——”

    没有等到他说完,奈文魔尔便将手掌放到了他的脸上,指尖微微勾起。

    “对于第一个契约,你完成的很好,未经过我的允许,你没有对任何人说起我的存在。”奈文魔尔的声音十分平和,“现在由我订立第二个契约——李维斯•戴维,忘了你我之间的所有事情吧!”

    李维斯的双眼之中忽然腾起青烟,无数张长着李维斯面容的阴影哀嚎着飞腾而起,汇聚到奈文魔尔的手中。

    李维斯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他跪倒在地上,双手抓住自己的胳膊,十指都陷进了衣服里,仿佛要将身上的肉都撕下来。

    “大人!”阿尔瓦惶恐地大喊出声,“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李维斯……”

    “不要质疑我。”奈文魔尔埋在斗篷阴影下的脸转向阿尔瓦,嗓音低沉,“放心,他不会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话音刚落,青色的阴影似乎被吸干了,全部消失在奈文魔尔的手心里,李维斯则摇晃了一下身体,不省人事的倒在了地上。

    阿尔瓦想要上前去查看李维斯的情况,却不敢在奈文魔尔面前这么做。

    “选择你作为我的使者以后,我就不再需要李维斯了。”奈文魔尔缓缓说,“当然,他的才能也有用处,虽然失去了关于我的记忆,但你仍然可以倚仗他。”

    阿尔瓦的瞳孔微微颤抖,他点了点头,目光放在李维斯的背影上,眼神仍然充满了担忧。

    “虽然我收下了你的部分灵魂,但为了强化仪式,向我呈上贡品吧。”奈文魔尔说。

    “贡品?”阿尔瓦一怔。

    昏倒在地上的李维斯听了奈文魔尔的话,差点立刻跳起来!

    泰瑞拉这不安分的老女人擅自加什么戏?

    奈文魔尔听不见李维斯的心声,她自顾自地说:“只是一个象征,献上一件有价值的东西吧。”

    阿尔瓦思索了一会儿,咬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钱袋,双手供到奈文魔尔的身前。

    “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钱……抱歉,奈文魔尔大人,我只有这些东西。”

    奈文魔尔伸出一只手轻轻提起钱袋,语气有些促狭地说:“作为贡品,勉强可以吧。”

    她站起身来,单手托起钱袋。

    李维斯感到有人往自己怀里塞了一只沉甸甸的包裹,但是阿尔瓦似乎什么也没有察觉。

    在阿尔瓦的视角中,奈文魔尔只是轻轻掂量了一下钱袋,钱袋便消失了。

    “我要赐予你一个使命,我的仆人。”奈文魔尔说,“这也是我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

    “我将遵从您的意愿。”阿尔瓦低头说。

    “很好。”奈文魔尔用低沉的嗓音笑了笑,满意地说,“去追求阿切尔•布雷兹吧——用尽你全部的手段去抢走她的心吧。”

    阿尔瓦以为自己听错了,茫然地问了一句:“您说什么?”

    他抬起头来,却发现黑色斗篷下的人已经消失了,只剩下空空荡荡的斗篷像鬼影一样落在地面上。

    “当你应该见到我时,你就会见到我。”

    奈文魔尔的最后一句话传进阿尔瓦的耳朵里,可他却不知道声音从何而来。

    这就是大魔导师的神异手段吗?

    阿尔瓦站起身来,在原地呆立了两秒,然后才想起李维斯还在昏迷之中,他匆忙跑到李维斯身边,将其扶起来。

    “李维斯,李维斯!”

    他摇晃着李维斯的身体。

    李维斯缓缓睁开眼,有些奇怪地看了阿尔瓦一眼,然后揉了揉脑袋,说:“我怎么睡着了……女人呢?怎么没有女人?”

    “你真的……”阿尔瓦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足足过了十几秒钟才想起来现在的状况,说,“唉,我们走吧。”

    李维斯有些莫名其妙,他有些虚弱地站起身子,说:“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是吗……哈哈。”阿尔瓦心虚地笑了笑,忽然间为他感到难过起来。

    “你的脸色不太对啊,阿尔瓦。”

    “你还记得斗魔赛的事情吗,李维斯?”

    “斗魔赛……你到底要向我吹嘘几遍啊,我的耳朵都快生茧了。”李维斯无奈地说,“我知道你是魔法天才,整个学士府都知道。”

    阿尔瓦沉默了一会儿,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看着李维斯疑惑的脸,阿尔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走吧,我请你喝酒。”

    “你到底怎么了……”李维斯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啊……真奇怪,我的头好疼……”

    “你没事吧?”阿尔瓦吓了一跳,关切地问,“要不然还是改天吧,我送你回家?”

    “嗯,好吧。”李维斯用手扶着额头,深深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感觉就像是宿醉了三天三夜。”

    “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你太累了。”阿尔瓦表情沉重地说,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地上的斗篷,不再多说,转身向房间外走去,“走吧。”

    李维斯应了一声,虚弱地跟在他的身后。

    没有人看见,一个银色的小人儿从斗篷里窜了出来,眨眼间便飞到了李维斯的领口,消失不见。

    “怕你没钱兑现我的晚餐,我额外帮你要了一份贡品。”

    小人儿坐在李维斯的衣领上,对着他的耳朵碎碎念。

    “怎么样,这场戏让你满意吗?”

    李维斯的嘴角扯了扯,他强忍着拍苍蝇的冲动,紧跟在阿尔瓦身后。

    不去理会这些小插曲,计划还算成功。

    略带歉意地看了一眼阿尔瓦的背影,李维斯轻轻叹了口气。

    将手放在胸口,他用只有自己和泰瑞拉能听见的声音说:“这就是谢幕礼。”

    献给我自己。

    (“恶魔的真实存在曾一度被人们遗忘。”  ——《罪人与圣者》)

http://www.android123.com.cn/21_21175/94259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