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十九章 伏招
    尖塔山位于王国学士府和王宫的交界处,这座地势不高的山岭覆盖着茂密的植被,是学士府内最大的禁地。

    只有能够施展准禁咒的[最高魔导师]才有资格在尖塔山上占据一块区域,搭建属于自己的魔法尖塔——学士府只有九位最高魔导师,他们被称为[九人议事团]。

    而在九人议事团之上,就是大陆巅峰的强者称号:[大魔导师]。整个奥德利克王国也只有两位大魔导师,一人是在王宫白塔密修的[白驹]伊卡洛斯,另一人则是在尖塔山最深处的[绿袍魔术师]鲁道夫。

    魔法尖塔[木偶笼子]是一座造型扭曲的小型城堡,它的建筑风格基调很简单,那就是不合理——没有一面墙壁垂直于地面,没有一级台阶宽度相同,也没有一扇窗子是规则的形状。

    大魔导师鲁道夫穿着绿色袍子,站在斜三角形的露台上,手持一只尖筒望远镜,仰头看着夜空中的倒悬宫殿。

    “这位乳臭未干的国王陛下搞了一件大事情啊……”

    鲁道夫的下巴很瘦很尖,嘴巴旁边有两道可笑的法令纹,两撇小胡子则为这张脸增添了几分滑稽色彩。

    “如此壮阔的一片虚无星空压在头顶,真是让人睡不着觉。”

    叹了口气,鲁道夫刚准备回到房间里琢磨新想到的把戏,却忽然停下脚步,一口气给自己套上了三层反制魔法。

    “嘿嘿,你的警惕性可真高,抄袭大师。”

    一个声音从露台外传来。

    鲁道夫转过身,看见空气里浮现出一个矮小驼背的身影。

    “臭名昭著的赏金猎人,你又偷偷破坏了我的炼金生物?”鲁道夫气得吹了吹胡子,“你怎么不把自己的脑袋换成赏金?”

    赏金猎人桑铎坐在露台的木头栏杆上,他摊了摊双手,示意自己的两柄刀都在腰后的刀鞘里:“说话客气点,鲁道夫……我可不是来找你打架。”

    鲁道夫用手拈了拈胡子,冷笑着说:“我看你是不想再被自己的起源力量憋得窒息吧?”

    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桑铎眯起眼睛,说:“你也不要太得意了,你的魔杖是被谁砍断了半截?”

    “你提醒我了,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鲁道夫一抬手,手心浮现出一只绿色魔方,魔方上的方块翻转叠起,转眼间变成一根一人高的古怪魔杖,“在我的尖塔里,怎么会让你嚣张?”

    眼看就要被鲁道夫“偷走”自己的起源力量,桑铎慌忙从背后抽出一根一公尺半的漆黑手杖,挡在面前。

    鲁道夫看见这根手杖,不由愣住,随后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全然忘记了自己上一秒还要大打出手。

    “快拿给我看看,这可是有些年头的好东西!”他激动地说。

    桑铎摆了摆手,说:“你就站在那儿看,我可没说要送给你。”

    他手中的漆黑权杖看上去十分古朴,把手处也没有弯曲,只是一根镶银的直形柄。

    鲁道夫想要走上前去仔细观摩,可作为一名魔法师的天性使他不想靠近面前这位闻名大陆的刺客,只好叹了口气,急躁地说:“这是夜幕权杖,对吗?”

    桑铎点点头:“嘿嘿,九年前碰上夏美尔灭国,我从翡翠丝偷走了这家伙,虽然是件圣物,不过它对于我没什么用处。”

    听了桑铎的话,鲁道夫跺了跺脚,说:“你能看出什么东西来?我早就想遨游梦境世界,探寻其中的奥妙了……赶快把它给我!”

    “大陆上哪有免费的午餐?”桑铎低声笑着说,“我可以把它给你,但你得和我交换!”

    鲁道夫一怔,气急败坏地用魔杖砸了一下地板,说:“你想要什么?”

    桑铎隔着面巾摸了摸鼻头,然后指向天空上的深蓝星海,说:“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吧?”

    “废话,连你都知道,博学如我会不懂吗?”鲁道夫嗤笑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这刽子手心血来潮想当盗墓贼了?”

    “废话少说,我知道卡文迪许那个毛头小子在打姬陵的主意,不过看上去似乎不太顺利。”桑铎说,“我就不信你不想上去看看?那可是影王后的棺材!”

    鲁道夫沉默了一会儿,神色阴晴不定,他瞥了一眼头顶的苍白建筑群,又瞥了一眼桑铎,说:“你凭什么认为我能上去?”

    “我怎么知道?如果连你都不能上去,那就没人能上去了!”桑铎摊摊手,“大家都摸不着宝藏,那我也就不眼馋了。”

    他顿了顿,又猥琐地笑着说:“如果你也上不去,那夜幕权杖还是留给我自己当拐棍吧。”

    “笑话!”鲁道夫急了,他瞪着眼说,“我手里有上去的办法,一物换一物?”

    桑铎说:“一物换一物。”

    鲁道夫点点头,警惕地看着桑铎,从怀里掏出一枚银色的碎片。

    “这是什么?你可不要糊弄我。”桑铎狐疑地看了一眼鲁道夫手中的银色碎片。

    “不信就不要换好了,我自己去姬陵发财。”鲁道夫冷笑回应。

    “嘿嘿,我信,我信……反正你跑得了,你的尖塔跑不了。”桑铎也举起权杖。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抛出手中的东西,并且互相提防着对方使诈,毕竟桑铎和鲁道夫的名声都不太好,同属老奸巨猾之流。

    “碎片?看起来怎么像是你那只摔坏的碗?”桑铎怀疑自己上了当。

    “不识货的东西。”鲁道夫的手在夜幕权杖上轻轻摩挲,“这是寒霜之王的龙蛋蛋壳。”

    “龙蛋?”桑铎心中信了几分,嘴上却问,“凭这玩意儿怎么能跨过虚无星海?我拿它去砸寒霜大门吗?”

    鲁道夫不耐烦地说:“大门?寒霜之王不知何时孵化逃走了,单凭着这枚空蛋,没人能打开大门……别管那么多,你把它揣在身上就行了,这可是我今晚刚刚从王宫偷来的‘门票’。”

    “寒霜之王孵化了?怎么可能,那明明是死胚!”桑铎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鲁道夫懒得理他,专心研究手上的“新玩具”。

    看着对夜幕权杖爱不释手的鲁道夫,桑铎平复了内心的惊讶,嘿嘿一笑,身体消失在轻烟之中。

    “等从姬陵回来,我还要拿回这根权杖,臭老头。”桑铎在烟雾里留了一句话。

    鲁道夫愤怒的声音从木偶笼子里传出来,响彻在整片密林间——

    “休想!你敢再来就等着踩我的炼金陷阱吧!”

    与泰瑞拉共进晚餐之后,李维斯的大脑又再次回到了高负荷的状态。虽然将“奈文魔尔”的身份成功丢开以后,他确实放松了一阵,但只要想到头顶的史前巨墓,他就感到暗潮汹涌,难以安睡。

    勉强休息到天亮,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没有穿学士长袍而是换上平民的衣服,将地板上散落的黑色长裙、皮外套和女士短靴都藏进了衣柜里。

    扫视了一圈屋内,书桌后的安乐椅上空空如也,李维斯走到桌角的一座玩具木屋前,伸手掀开了屋顶。

    木屋按照真正房屋的结构制作,手指大小的泰瑞拉正睡在“卧室”的小床上,身上盖着一条碎布做的毯子。

    察觉到被人掀了“房顶”,泰瑞拉睁开眼睛瞥了巨大的李维斯一眼,慵懒地舒展了一下身体,盖在身上的碎布难以遮住外泄的春光。

    “早上好。”李维斯打了个招呼。

    这间为泰瑞拉准备的“宫殿”是他昨晚经过木匠铺时看见的玩具,因为觉得有趣所以买了下来。

    “你要去哪里?”泰瑞拉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只手揉着眼睛。

    李维斯拿起钱袋,说:“去处理一些事情,你就在这里面休息吧。”

    他转过身向门口走去,却发现拇指泰瑞拉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肩上,她仍用头发织成冰蓝色裙子,薄如蝉翼的翅膀紧贴在背后。

    “你一定要跟着我吗?”李维斯皱眉说。

    “我再睡会儿。”泰瑞拉钻到了他的衣领内侧。

    无奈地叹了口气,李维斯推门而出,走到二楼时正好碰见了艾娜•库柏。

    “啊……早上好,李维斯先生。”

    艾娜的情绪看上去不是很好,打招呼时也没什么精神,目光有些闪躲。

    “早上好,艾娜小姐。”

    李维斯不知道她有什么心事,只是一如往常向她点头致意。经过她身边时,李维斯忽然停下脚步,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今天晚上有空吗,艾娜小姐?”他转过身来。

    艾娜一怔,抬起头来,半是腼腆半是迷惑地说:“嗯……有什么事吗,李维斯先生?”

    李维斯微笑着将手指扣在一起,考虑似的说:“如果有时间的话,你有兴趣与我一起去看柏莎小姐的新戏吗?”

    仿佛是怀疑自己听错了,艾娜没有立刻回答李维斯,而是眨了眨眼,过了半天才下意识问:“柏莎小姐的新戏?”

    “嗯,就是那场《献给克利奥帕特拉》。”李维斯摸了摸鼻子,“讲影王后的故事,你不是很感兴趣吗?”

    艾娜总算是明白了李维斯的意思,她高兴地点了点头,脸颊微红地说:“好,我想去看。”

    李维斯微微颔首,笑着说:“那就今晚吧……我现在要出门,晚些时候回来接你,我们一起去维金斯剧院。”

    在艾娜期待地注视下,李维斯走出贝克街二十二号,向着海军大道的方向走去。

    街道上是一片昏暗的夜色,而往城墙外的天空看去,却能发现城外已经是一片阳光的白昼——斯洛姆的太阳都被姬陵遮住了。

    看上去库柏一家的生活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也许对于整座王都来说,头顶的那片遗迹都只是充满了新鲜感而已吧?这要归功于王宫中迅速放出的消息,国王卡文迪许连夜宣告称这座遗迹是王国的奇观,没有任何危险,并且不会停留太久。

    所以生活在斯洛姆的人们如往常一样迎来新的一天,只是对天空中的深蓝星海和倒悬宫殿啧啧称奇罢了。

    没用太长时间,李维斯来到了海军大道的运河港口附近。

    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拿出两瓶颜料,用手指将黑色的颜料蘸起,涂抹在一枚铜币的威尔仕三世头像上,然后用红色的颜料在脖颈上划了一道横线。

    做完这些,他迈开脚步步入那间熟悉的酒馆,将铜币交给酒保,然后被人领到地下室中的黑市交易场。

    戴上黑色面巾,李维斯露出了自己的脖颈,缓缓穿行在热闹的黑市中。

    今天他要做两件事情,调查一些事,购买一件东西……为此他必须借助[封喉行会]的力量,哪怕花一笔不菲的价钱。

    黑市商人芙罗拉今天迎来了一位棘手的客人,赏金猎人桑铎。

    坐在琳琅满目的货柜中间,芙罗拉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自己的书桌,看着这位驼背男人,说:“你最近很闲吗,桑铎?”

    “没错,除了研究天上那座宫殿,我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桑铎伸手从货柜上拿起一只造型别致的匕首。

    “研究?你居然会用这个词,真是令人意外。”芙罗拉将臀部靠在书桌上,抱着胳膊说。

    “嘿嘿,前段时间有一个人同时委托了行会和你,没错吧?”桑铎把玩着匕首,“你好像不太喜欢我,我就直说了,委托人是戈勒皇子。”

    芙罗拉看着这位勉强能与自己称得上“同行”的猥琐家伙,毫不掩饰地回答说:“没错,他请我找人帮他看一幅画,但是意图要隐秘,这正是我擅长的事情。”

    “找别人?请你这位大名鼎鼎的雅贼帮他鉴赏不就好了。”桑铎古怪地看了芙罗拉一眼,“还是说,你很喜欢演黑市商人这个角色?”

    “斯洛姆是一座很有趣的城市,在这里,我们都算不得一手遮天的人物。”芙罗拉平静地说,“况且,那天来的所有收藏家中,有一个人看出了我没发现的细节。”

    “噢?那可真是有趣,不愧是斯洛姆。”桑铎低声笑着。

    “那天行会失手了吧?”芙罗拉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我没想到柯兰居然请人抢劫自己的贡品,还引来了殇触的主人,看来这位戈勒皇子是打算自己独吞姬陵的宝藏啊。”

    桑铎笑了笑,没有说话。

    芙罗拉轻轻敲了一下书桌,说:“还是说,行会与柯兰达成了协议,原本打算共同谋取姬陵?可惜现在柯兰还是与奥德利克国王走到了一起。”

    “有什么意义呢?行会已经失败了。”桑铎说,“龙蛋没有抢到,殇触也没有抢到……如果我是行会首领,肯定会把这些无用之徒都杀了换赏金。”

    “看来,你这位头牌刺客对行会可真是一点儿归属感都没有。”芙罗拉眯眼说。

    桑铎放下匕首,说:“芙罗拉,我不想兜圈子,你肯定也对姬陵有兴趣,对吧?”

    “没错。”芙罗拉点点头,静静等着桑铎说下去。

    “我不是蠢货,找出姬陵的仪式原本只用从虚空中打开一扇门,根本不会搞出这么大动静,把天空都遮了起来。”桑铎说,“仪式肯定出了差错,现在想要进去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到时候必然出现争夺……嘿嘿。”

    “你想与我合作?”芙罗拉很聪明,微微抬起下巴,说,“恕我直言,桑铎……你是一个很棒的赏金猎人,但你对历史的遗产一无所知。”

    她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目光绕过桑铎,向着黑市会场看去,似乎对谈话已经失去了兴趣。

    “话可不能这样讲,重要的只是结果,不是吗?”桑铎根本不生气,厚着脸皮说,“你难道想在姬陵单独对上奥德利克的大魔导师和起源战士?”

    芙罗拉继续望着远处,看也不看桑铎一眼,说:“我是一个友善的人,合作就不必了,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让你那颗躁动的心冷静一会儿。”

    桑铎嘿嘿笑了一声,说:“什么事?”

    “用不了多久,国王和柯兰就会找到方法进入姬陵,而我早已经知道这个方法的答案。”芙罗拉缓缓说,“如果不走正门,圣者级别的家伙不可能进入姬陵,明白吗?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虚空的秘密,正门已经打不开了。”

    听了芙罗拉的话,桑铎一怔,险些没破口大骂出来。

    “你可不要耍我!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弄到‘门票’吗?”

    他想到了自己的夜幕权杖,心里仿佛在滴血……虽然内心十分暴躁,但他很清楚芙罗拉不会胡说。

    芙罗拉微笑看着远处,说:“当然,如果你厌倦了做起源战士,不就能进去了吗?”

    “去他的该死的姬陵吧!”桑铎一屁股坐在货架上,打翻了一片货物。

    “咦?”

    芙罗拉忽然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怎么了?”桑铎瞥了她一眼,脸上挂着满满的失望与沮丧。

    “还记得刚刚我说,有一个人能看出我所忽视的细节吗?他来了。”芙罗拉的嘴角微微翘起。

    “是谁,在哪?”桑铎好奇地看了一眼店铺外。

    “去把那个戴黑色面巾的消瘦男人请过来。”

    芙罗拉吩咐店里的伙计。

    看着面前一脸笑意的芙罗拉和遮面的猥琐男人,李维斯万万没想到自己没有等到行会的人,却先被这位黑心女商人发现了。

    “又见面了,李维斯先生。”芙罗拉抱着胳膊,看着李维斯的眼睛说。

    今天的她穿着黑色直裤和宽袖白衬衣,一缕黑发绑在脑后,与那天在王国公馆时的打扮判若两人。

    “日安,芙罗拉女士。”李维斯扯下面巾,礼貌问候。

    芙罗拉看了一眼李维斯脖颈上的红色颜料,抿嘴一笑,对桑铎说:“真巧,他来黑市找行会。”

    说完,她又指着桑铎,对李维斯说:“他就是封喉行会的赏金猎人,有我帮你牵线搭桥,有什么事就委托他吧。”

    桑铎翻了个白眼,说:“我的雇佣金可是很贵的。”

    李维斯笑了笑,对芙罗拉说:“非常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并不是要委托杀人,所以还是找便宜的猎人吧。”

    封喉行会向来神出鬼没,想要联系他们只能来黑市,在脖颈上涂上象征[封喉]的红色横线,等待赏金猎人们上门。

    “没关系。”芙罗拉满不在乎地说,“要调查任何事情也可以找他,送上门来的生意总没有不做的道理吧,桑铎?”

    李维斯感觉氛围不太对劲,他看了一眼眼含笑意的芙罗拉,又看了一眼表情郁闷的桑铎,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说事情:“我要调查里两个人,委托费是五枚银币。”

    “五枚银币?”桑铎差点笑出声来,“你不如别付钱,怎么样?”

    听着话里明显的讽刺之意,李维斯平静地说:“在行会,调查费用差不多就是这个数。”

    听出来李维斯是懂行的雇主,但又不好解释自己的身份,桑铎烦躁地看了芙罗拉一眼,勉为其难地说:“我可以代替行会接下这笔生意,但不是由我亲自出手……这种事情交给新人去做就行。”

    “没问题。”李维斯说。

    见他们谈的不错,芙罗拉拿出一副纸笔交给李维斯。

    李维斯再次向芙罗拉表示感谢,一边在纸上写下联系地址和调查事项,一边说:“我要调查一个叫做雷蒙德•布朗的魔法师,以及一个叫里昂•莱茵哈特的魔法师,他们都在王国学士府进修,身份是平民。”

    写完后,他将三枚银币和纸一并交给桑铎,说:“按规矩,将情报交给我时,我会付尾款。”

    桑铎看了一眼纸上的内容,发现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无非是关注这两个人的生活动向、社交人脉之类的琐事。

    “还有什么需要吗,李维斯?”芙罗拉笑着说。

    感受到芙罗拉不自然的殷勤,李维斯还是决定有事直说,反正自己本来就是来做交易,去哪一家店都差别不大。

    “我想要一对[引虫]。”他对芙罗拉说。

    手头货品种类充足的芙罗拉微微一笑,摆摆手让伙计去店铺后面取货,说:“两个金币加两个银币,我给你抹去零头,算两个金币好了。”

    零头……

    默默感叹了女商人的富有,李维斯扯了扯嘴角,说:“感谢你的慷慨。”

    伙计拿来一只巴掌大的木盒交给李维斯,李维斯打开木盒,盒子里用丝绸作垫,上面躺着两只指甲盖大小的金色虫子,像是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这种来自夏美尔森林的古老昆虫拥有着奇妙的感应,往往成双成对栖息,每对一雄一雌,拥有着漫长的寿命,看起来却像化石一样没有生命痕迹。而当其中一只引虫死去时,无论相隔多远,另一只虫子都会飞向伴侣的尸体,然后随之死去。

    “很好。”

    稍作确认,李维斯点了点头,将两枚金币交给芙罗拉。

    “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芙罗拉接过金币,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请讲。”李维斯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芙罗拉的黑色眼珠里闪过一缕狡黠的光芒,她伸出手指了指天花板。

    “你知道怎么进入姬陵吗?”

    原本兴趣缺缺的桑铎闻言,偏过头来看向李维斯。

    李维斯皱起眉,说:“姬陵?那不是传说中的坟墓吗?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芙罗拉看着李维斯的眼睛,沉默了几秒钟,展颜一笑:“没事,你当我没说。”

    桑铎失望地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走出店铺。

    “我先走了,芙罗拉。”他摆了摆手,驼背离开。

    眼见桑铎走了,李维斯也将木盒收进怀里,准备向芙罗拉告辞。

    “等一下,你的衣服里有什么东西在动?”

    虽然动静很微小,但芙罗拉确实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李维斯的表情凝固了一下,随后微微一笑,伸出手来:“我养了一只银环虫做宠物。”

    银环虫是一种古老而常见的蠕虫,千年来都没有变过称呼。

    在芙罗拉的注视下,一只拇指大小的虫子挪动着身体,爬到李维斯的手背上,它的身上通体乌黑,每一只环节都长着漂亮的银环,只不过颜色不太正常,银环的部位透着淡淡的冰蓝色。

    “它很可爱,对吧?”李维斯说。

    虫子爬到他的食指上,像是在吮吸指尖似的。

    “嗯,不过我不喜欢虫子。”芙罗拉挑了挑眉毛,笑着说。

    看着李维斯戴上面巾、走出店铺,芙罗拉的表情变得有些暧昧。

    “这个来自夏美尔的小东西,还是这样不坦率啊。”

    “你就不能老实睡觉吗?”

    李维斯摸了摸眉心的冷汗,低声说。

    “你刚刚说我可爱?”泰瑞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为什么要说虫子?我可不喜欢这个模样。”

    “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我怕你听不懂其它生物的名字,毕竟过了一千年。”李维斯回答说。

    泰瑞拉恢复了拇指人形,从他的衣领里探出脑袋,问:“你为什么要查那两人?引虫又是用来做什么?”

    “在阿尔瓦的脱身项链损坏时我就有怀疑,而斗魔战术是雷蒙德所制定……我现在的处境并不安全。”李维斯说,“无论是柯兰,还是那个不确定的人——虽然理由不明确,但他们都有可能对我不利。”

    “真胆小啊。”

    “如果能排除危险自然更好。”李维斯淡淡说,“没有天衣无缝的秘密,只有比谨慎更谨慎的伏招。”

    (“虚空也被称作虚无星海,在那里,时间与空间都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以欧尔诺丝的寒冷躯体为门,以欧尔诺丝的年幼灵魂为匙,萨拉丁将他的爱人永恒放逐于静寂的虚空之中。”  ——《萨拉丁王的宝藏》)

http://www.android123.com.cn/21_21175/94259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