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二十三章 星空之上,雪夜之下
    王者祭坛上,卡文迪许•威尔仕目送着二十四位探索者消失在祭台中央,神情平静。

    遥遥凝望着高空中那扇正对着祭台的寒霜大门,他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只能送出四十八人吗……”

    几分钟过后,这位奥德利克的年轻国王似乎有些累了,缓缓向祭坛下方走去。

    “回去休息吧,克*林顿。”

    卡文迪许王对祭坛一旁的年迈骑士说。

    奥德利克先王的骑士,[太阳之角]康纳琉斯•克*林顿只是静静地摇了摇头,他席地而坐,老迈的脸上始终维持着平静的表情。

    叹了一口气,卡文迪许不再劝说,沿着阶梯走下了高耸雄伟的祭坛。

    刚刚走下最后一级阶梯,卡文迪许就看见戈勒二皇子柯兰从不远处走来。

    “恭喜您,仪式进行得很顺利,陛下。”柯兰皇子用右拳抵着胸口,恭敬地说,“按照计划,两天之后所有人将从传送处原地返回。”

    “辛苦你了,柯兰皇子。”卡文迪许微微一笑,“多亏了你悉心准备的仪式。”

    “这不算什么,是我应该做的。”

    “你的人都成功渡过虚空了吗?”卡文迪许礼貌性地问了一句。

    “他们在水晶宫集结,二十四人全都传送成功。”柯兰笑着回答说,“我们接下来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那就好。”卡文迪许点点头,“只是可惜,寒霜之王的蛋壳不能承载圣者,否则探索的行动会更有把握。”

    他顿了顿,将双手负在身后,又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巨殿,缓缓说:“希望一切顺利。”

    柯兰皇子说:“虽然不能送圣者进入姬陵,但我相信探索者们的实力足够应付一切意外。”

    “但愿如此。”

    卡文迪许淡淡回答,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冲着柯兰一笑:“你放心,柯兰皇子……我会遵守承诺,无论在姬陵内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追究。”

    他伸出手指向水晶宫的方向,继续说:“从姬陵得到的宝藏就按照约定所说,当你们的人回归水晶宫之时,我绝不会抢夺。”

    “感谢陛下的慷慨。”柯兰微笑点头。

    “但是,如果泰瑞拉之心出现在王者祭坛的回归者手中,你们就不要痴心妄想了。”卡文迪许平静地看着柯兰的眼睛。

    “当然,所有的争夺止于姬陵内部,将答案交给奥德利克和戈勒的战士来书写吧。”柯兰没有任何意见。

    面对这位年轻的国王,柯兰的心中没有一丝轻视,看上去越是平和守诺的人,就越要小心提防……他可不想因为古怪的理由死在奥德利克,这只会让戈勒帝国的某些人如愿以偿。

    “时间很晚了,我不便再耽误陛下的休息,告辞。”柯兰再行一礼。

    卡文迪许点点头,看着戈勒皇子离去,他也挪动脚步,在侍卫的跟随下走向白枫宫。

    白枫宫位于王宫的东北方向,历代奥德利克的君王都居住于此,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侍卫们守在白枫宫之外,在侍女的照顾下,卡文迪许摘下王冠、脱下长袍,准备入浴。

    国王的浴室是一座白色的小型殿宇,往殿外走十级台阶就是寝宫。

    卡文迪许只穿着贴身的衣衫走进白雾蒸腾的浴室中,按照惯例,只留下一名侍女服侍洗浴。

    他的浴池呈圆形,足有三十平方公尺之大,地砖上镶着触感舒适的圆润宝石,整口池子都由白玉石铺设而成,池子周边设有等距的九座白玉女神像,女神将白陶罐举在肩上,热而不烫的净水从罐口流入池中。

    卡文迪许褪下内衣,走进池子里,舒适地靠在池边,那名穿着轻薄纱裙的侍女跪在他的身后,将手放在他的肩上轻轻揉捏。

    “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感受到真正的轻松。”

    享受着侍女的按摩,卡文迪许微闭着眼睛,轻声说。

    “是因为这里有遮蔽一切窥视的屏障,还是因为有我?”侍女轻轻一笑,用温柔的声音说。

    卡文迪许微微翘起嘴角,说:“每当我躺在池子里,就会发自内心的感谢祖先……如果没有这屏障,我又如何逃避监视我的一双双眼睛呢?”

    他从水里伸出手,轻轻握住侍女的手腕,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在自己赤裸的胸口。

    “如果没有你,我什么也做不到。”

    感受到陛下微微加快的心跳,侍女停止按摩,俯下身体,用胸口贴着他的脑袋,将他环抱在怀中。

    “这一切都会结束。”

    她的手在他的胸口缓缓抚摸。

    卡文迪许舒服的哼了一声,他用轻柔的嗓音低声说:“对不起,我让你等了很久……奥尔瑟雅。”

    侍女摇了摇头,她松开胳膊,不再搂着卡文迪许的脑袋,而是捡起国王的衣袍,一件一件穿在自己身上。

    “没关系,哥哥。”

    走出浴室之前,她回过头,冲着浴池里的卡文迪许微微一笑。

    “一切都会结束。”

    水雾氤氲间,她的脸竟与卡文迪许生得一模一样,美得男女莫辨,美得令人心折。

    随着意识的恢复,当第一个想法清晰呈现在脑中时,李维斯竟感到一丝淡淡的绝望。

    这一切只因为他知道自己早已无法回头……他已处于星空之上。

    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穿着冰蓝色长裙、恢复了正常大小的泰瑞拉,以及一片深蓝的星辰大海。

    他正处于一座塔尖上。

    察觉到李维斯醒来,正在眺望远方的泰瑞拉回过头,瞥了他一眼后又转回去,静静凝视着那片虚空。

    即使深处虚空之殿中,李维斯却丝毫没有站起来的欲望,他满脑子里都是那张炭笔写的纸条,以及艾娜•库柏最后留下的背影。

    计划失控了……为什么会这样?

    “你早就计划好我们会来到这里?”

    他抓着头发,深深吸了一口气。

    泰瑞拉没有回头,淡淡说:“你不是也猜到了吗?”

    她顿了顿,又说:“但我并不知道具体的时刻。”

    “所以这几天你才要一刻不离地跟着我?”李维斯冷冷说。

    泰瑞拉将手伸向星空中,指尖微微张开,仿佛在体会什么。

    “没有任何宫殿能够修建在虚空之中,就算是萨拉丁也做不到。”她忽然自顾自地说起来,“所以姬陵并不在虚无星海,而是在一处移动的空间中……这片空间被流放到虚空中,以寒霜之王的一半肉体为媒介,拥有一扇通向现实世界的大门。”

    李维斯没有说话,也不想说话。

    “当这扇大门无法被推开时,想要从现实世界进入这片空间就只剩下一条路:横渡虚空。至于为何无法打开大门……那是因为作为钥匙之一的龙蛋已经不完整,而那个缺失的部分就是我。”泰瑞拉抬起手臂,悠然转了一个圈,“我的这具躯体就是寒霜之王剩下的另一半肉体,作为横渡虚空的‘船’,我比任何载体都要合适,甚至还能选择降临的位置。”

    听了泰瑞拉的话,李维斯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看看这里,看看你脚下的地方。”泰瑞拉看着李维斯的眼睛,平静地说,“这是我挑选的落脚地,不管有多少人进入姬陵……我们已经将他们远远甩在了身后。”

    李维斯咬了咬牙,说:“这些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轻蔑,用异常冷漠的语气说:“为了一个不知能否救出的艾娜•库柏而冒险,还是为了影之国女王给你的好处冒险——我相信对于你来说,这个选择很容易。”

    李维斯忽然笑了起来,他虽然笑着,眼神却十分冷漠。

    “选择?你认为你给了我一个选择吗?”

    “或许你现在没得选,但这肯定是你会做出的选择。”泰瑞拉淡淡说,“在外面的世界,我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但不管在哪里,你都是这种人。”

    她顿了顿,缓缓说:“你早就察觉到了吧?你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李维斯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理性的思考,理性的选择,理性的计算,这就是他的全部,是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凭仗。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尼尼微的那句话,还有泰瑞拉的这句话,这些话究竟对自己有没有影响;他更不会知道,从这一刻起,或者从更早的时候便已注定了,他身上的灰色终究是更靠近黑暗一点。

    就像他是黑夜的孩子,身上埋藏着黑夜的血脉。

    李维斯默默伸出手按住膝盖,缓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转过身,双手扶在栏杆上,向着眼前的巨大陵寝望去。

    置身这座遗迹之中,便能更深刻地感受到它的宏伟:一道道巨型长廊和一条条广阔的街道,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巨塔和一间间庞大的殿堂……这些建筑的线条冰冷坚硬,尺寸规格比以繁华为傲的斯洛姆城还要大上几分,如同巨神的居所,放眼望去竟看不到尽头,只有无垠的苍白色填满了视野。

    抬头望天,已然看不见斯洛姆城的踪影,只有无尽的深蓝虚空飘浮在头顶。

    “你选择了降临在这座塔,为什么?”李维斯忽然问。

    听见李维斯的话,一直安静等候的泰瑞拉抿嘴一笑,她望着他的背影,低声说:“你很快就会明白。”

    李维斯转过身来,看着泰瑞拉的眼睛,平静地说:“现在应该到了坦白的时候吧?关于这里的一切,还有你要我做的事情——请你统统说出来。”

    泰瑞拉眯起眼睛,手指在栏杆上轻轻敲了两下。

    “我要你替我找到我的心,真正的心。”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黯然神采,冰蓝色的长发在无形的风中缓缓飘荡。

    “做完这件事,我会给予你一件好处……此后,我们便再没有任何关系。”

    除了隐隐传来的闷雷声,雷蒙德对斯洛姆城上空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耐心地埋伏在密林之中。

    他很安静,艾娜•库柏也很安静,只有半空中零零散散洒落的雪花在无声宣告着时间的流逝。

    雪夜的气温很低,就在雷蒙德觉得身体快要冻僵的时候,一串不急不慢的脚步声从林中传来。

    雷蒙德将手放在引绳上,他紧紧攥住绳子,屏住了呼吸……直到他听见三长两短的口哨声之后,才缓缓松开了手。

    那是尤金的暗号。

    头发花白的刀疤绅士从林间走出,他来到空地中间,瞥了一眼艾娜,发现这个女孩的表情仿佛松了一口气,又像是陷入了某种失望的情绪之中,或是更深的绝望。

    “真是可怜,被抛弃的下场和死亡的结局接踵而至,确实过于凄惨了些——但这就是人生,小姑娘。”尤金淡淡说。

    “出来吧,雷蒙德。”他转过头,喊了一声,“他不会来了。”

    他不会来了。

    真好。

    艾娜轻轻闭上了眼,嘴角微微翘起,不知道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

    无论艾娜•库柏怎样想,很多事情都不会因为她的想法而改变,就像此时林中空地上忽然出现的第四个人。

    在雷蒙德出声回应之前,尤金只感到一股窒息般的压力从身后传来,仿佛有一柄利剑垂在头顶。

    “你说谁不会来?”

    十分艰难地,尤金向前迈出一步,弯曲膝盖,然后做出一个并不连贯的翻滚动作。

    当他直起身来的时候,只看见一个驼背男人站在不远处,他戴着红色面巾,面巾上绣着一只骷髅。

    “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反正我来了。”

    驼背男人的声音低沉又沙哑。

    作为目睹这一切发生、藏匿于大树后的旁观者,雷蒙德刚才只看见尤金背后的空气中走出一个人,那个人负着手,没有做出任何举动,而尤金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打着滚逃开,仿佛被人捅了一刀。

    “你是什么人?”

    尤金从雪地里站起来,左手袖管里滑出一柄匕首,右手则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刀。他的心里又惊又怒,他不知道埋在树林里的陷阱为何没有被触发,只知道如同窒息般的杀意仍然锁定着自己,令自己的一举一动变得异常吃力。

    “你做了不少手脚,看得出来是西北猎人最爱的技俩。”驼背男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评价说,“用那些陷阱对付野蛮人还凑合,嘿嘿,但想要让赏金猎人中招,那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你是行会的人?”

    尤金的手心溢出汗水,想到雷蒙德还在暗处,他决定先发制人——他有一种预感:再不出手可能就无法出手了!

    心念一动,尤金抬手甩出匕首,身体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冲向驼背男人。

    雷蒙德也伸出手,向引绳抓去——

    不知何处喷出的烟雾中,驼背男人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尤金的身后,一柄造型扭曲的刀贯入尤金的喉头,鲜血四溅。

    而雷蒙德只感到右臂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一只车轮大小的黑色旋镖插在他面前的树干上,四处沾满了鲜血。

    这只旋镖为什么会从自己的背后飞过来?

    他低下头,看见自己的半截手臂掉落在雪地上,手掌还保持着出前抓的姿势。

    “啊——”

    听见雷蒙德的惨叫声从树后传来,尤金渐渐变得迟缓的思维全部集中在思考一件事情上:为什么这么快?

    弥留之间,他感受着冰凉的脖颈和撕裂般的痛苦,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死法似曾相识。

    赏金猎人桑铎,这位驼背又矮小的男人甩了甩短刀,将鲜血沥在洁白的雪地上,似乎满足了某种扭曲的美学。

    一切结束得确实太快了,快到艾娜•库柏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一个刚刚出现的白发绅士死了,一个更晚出现的驼背男人杀了他,而那个叫做雷蒙德的人正在某处哀嚎,似乎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艾娜的瞳孔微微收缩,手脚被缚的状态下,她只能下意识蜷缩起身体。

    “因为天空上正在发生的某件事情,我的心情很不好……你能理解盛装打扮去参加舞会,却被无情拒绝的客人吗?”

    桑铎将短刀插回刀鞘,不知在对谁说话。

    “我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不会为了一件事情动怒,但是两件事就另当别论了……你们居然从背后杀死了我的手下,从背后捅了他的脖子一刀?这是对赏金猎人的侮辱。”

    他踢了踢尤金的脑袋,欣赏了一会儿尸体脖颈上的刀口,继续说:“而我对侮辱的一贯回应就是——把侮辱原原本本还回去。”

    失去了右臂的雷蒙德•布朗咬紧牙关,从大树后缓缓走了出来。他紧抓着血流不止的右臂断口,眼神恐惧地看着尤金的尸体。

    吟唱的声音从他嘴里响起,可元素之文的音节只吐出来半句就戛然而止。

    尤金先前投掷出去的匕首不知为何到了桑铎手中,又不知为何插在了雷蒙德的脖颈上。

    内心茫然的雷蒙德用仅剩的左手拔出匕首,丢在地上,然后紧捂着喉咙向后倒退了两步,无力地摔倒在一棵大树前,嘴里不停溢出血泡。

    他的眼睛瞪着桑铎,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桑铎捡起尤金的短刀,旁若无人地端详起来。

    “嗯,你是一位魔法师,而这柄刀与我手下尸体上的伤口吻合,所以这件事不是你做的。”桑铎嘿嘿笑了一声,“恭喜你,年轻人,我不会杀你……当然,如果你不能活下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黑色旋镖不知何时回到桑铎的手中,他将旋镖插进身后的卡槽,走到艾娜•库柏身边,蹲下来看着这位吓得不轻的小姑娘,猥琐地笑了两声。

    “嘿嘿,我是一个重视委托的赏金猎人,虽然不认识你,但是猜也猜得到大概是什么情况。”

    桑铎用手指一划,艾娜还没看清楚他做了什么,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忽然恢复了自由,捆缚的绳子则散落了一地。

    她小心翼翼地爬起来,静静看着桑铎,尽力使自己不要发抖。

    “我可不打算救你,毕竟委托里没有这一条。”桑铎摊了摊手,“不过众所周知,桑铎是一个好人,你要是不打算留在这里陪他们,就紧紧跟着我,一步也不要走错了。”

    桑铎没再多说,转身向树林外走去。

    艾娜犹豫了一下,还是踉踉跄跄地爬起来,鼓起勇气不去看尤金的尸体和靠在一边的雷蒙德,快步跟了上去。

    雷蒙德紧紧捂着喉咙,手指都快陷进皮肤里,他睁大眼睛,用绝望而愤怒的目光看着桑铎的背影。

    桑铎……

    他就是桑铎!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桑铎,再杀了李维斯,还有阿尔瓦、西泽尔……我要杀了所有人!我要活下来!

    雷蒙德在心中怒吼着,咆哮着,就像一头濒死而疯狂的野兽,獠牙间滴着血,却仍然想要咬破敌人的喉咙。

    穿过幽暗的密林之后,艾娜忽然找不到驼背男人的身影,面对着白茫茫的郊野,只剩她孤身一人。

    在这寒冷而疯狂的雪夜之下,她仰着头,伸手轻轻接住一片雪花。

    晶莹而美丽的雪花落在她的掌心,瞬间融化成一滩微不可见的水,就像没有意义的事物,就像虚无。

    这片雪花消融了,她心里的某个身影似乎也随之化为了虚无的代名词。

    “好冷,快些回家吧。”

    艾娜轻声说着,向前迈出脚步。

    她感到自己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强,又好像是前所未有的虚弱。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会知道,命运已经改写,而她终究会成为自己,不管身边有没有谁。

    (“在我们都没有察觉之时,神国的力量就已渗透了大陆上每一个角落。”  ——《大陆通史•黑暗王朝》)

http://www.android123.com.cn/21_21175/94260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