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二十五章 混乱的帷幕
    当一名魔法师学会禁咒,成为大魔导师,他被称作圣者。

    当一名战士开辟出独属于自己的起源之力,成为起源战士,他被称作圣者。

    通往圣者的道路当然不止两条,但又有多少人能够成为圣者?

    索恩的心中一直坚定地相信着,他是圣者以下最强大的战士……这股自信不仅仅是因为柯兰皇子对他的信任。

    总之,强大的信念使他行走在姬陵,如同行走在自己的国,直到他遇见了第一个人。

    那是一个拥有着漂亮银发的女人,即使身披银灰色的铠甲,她的体态仍显得修长而匀称。

    索恩见过她,这位皮肤苍白的冷淡女人曾在斯洛姆的北城墙上俯视着戈勒人进城的使团,那支队伍中也包括他。

    “银色姬,我听说你的弓比戈勒的冬天还要寒冷,而你的箭比林间的薄雾还要安静。”

    身材魁梧的索恩站在街道中央,他抱着胳膊,声音沙哑得就像砂纸正在铁剑上摩擦。

    希尔•曼文林握着殇触,她正静静地站在街边一幢房子的屋脊上,黑色的披风猎猎作响,代替了她的回答。

    “我是一个好战的人,但从未与奥德利克的将军交手。”

    索恩不喜欢被人俯视,虽然身上肩负着柯兰殿下赋予的使命,但在银色姬漠然的目光注视下,他那不安分的战意躁动起来,无论是身体还是斧子都仿佛变得滚烫。

    戈勒人天生就是奥德利克人的敌人,战斗不需要理由——至少对索恩来说是这样。

    当他将双手放在腰后的两只斧柄上时,忽然看见希尔的黑色披风飘舞得更加剧烈,一支漆黑的箭从披风摆动的缝隙间窜出。

    索恩甚至没有看见她搭箭,他率先抽出右手的短斧,甩手劈开箭矢,感到一股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低头看去时,短斧的表面已经结上了一层薄霜。

    “你的箭矢果然没有声音,就像你本人一样缄默。”

    索恩笑了一声,将手中结霜的短斧掷向银色姬,使她为了躲闪而无法射出下一支箭。

    虽然冲动而好战,但他不是傻子,没有直接冲过去而是狡猾地钻到房屋下,沿着墙壁边缘奔跑,然后抓住凸起的窗沿,三两下便翻身来到房顶上。

    索恩刚刚踏上屋顶,便有三支箭迎面射来,他一边向前冲锋一边挥动短斧劈开箭羽,每一次箭镞接触斧刃时,都会爆发出一小团冰晶……索恩相信如果被这种箭射在身体上,一定会使伤口受到严重的冻伤。

    眼看着索恩飞速奔来,希尔没有选择拉开距离,而是半蹲在屋脊上,架出最稳定的挽弓姿势,以极其迅速且流畅的动作拔出箭袋里的箭,射出,再拔,再射——

    即使只有二十多步的距离,索恩却不得不格挡了十支箭,而且每一支箭都刁钻地射向他的关节、眼睛和肋下,令他的突进动作受到了极大的掣肘。

    当他来到银色姬面前几步之遥的时候,手中的短斧已经完全被冰霜包裹,半只小臂也隐隐泛起青白色,指关节在寒气侵袭下变得有些僵硬。

    “伟大的芒索赐予我热血!”

    索恩大吼一声,高高跳起,短斧砍在银色姬的殇触长弓之上。

    斧头上的冰块碎裂,四溅而出。

    希尔双手握弓格挡,受到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她的身体微微弯曲,随后挥动长弓,一个翻滚向后退去。

    她刚刚退开一个身位,还没有站直身体就再次搭箭射出。

    刹那间,索恩看见她的双眼下方骤然浮现出两道黑色划痕,从眼眶一直拉到嘴角,可随着箭矢脱弦,竖痕转瞬即逝。

    没有时间多想,索恩劈飞箭镞,不顾冰晶四溅,一步追上,再次挥出迅猛一斧。

    陷入近身战斗的希尔不断用龙角长弓格挡,然后抓住每一个闪躲腾挪的机会挽弓射箭……或许是运气欠佳,她一直没有射出自己在等待的那一支箭。

    相反的,希尔很快就察觉到索恩的斧头越来越快、越来越迅猛,起初的时候她每闪避一次就能抽出机会射箭,可三箭之后,她几乎找不到出手的空隙,甚至连格挡都觉得勉强。

    “感受到狂热的战斧了吗?”

    索恩的斧头掠起凄厉的风,这些风一缕一缕吹过希尔的身侧,她的黑色披风已经被划开无数裂口,在风中飘荡时显得破烂不堪。

    此时,她已经退到了屋脊尽头,再往后一步便是空荡的街道。

    希尔毫不犹豫地向后跳去,索恩则抓紧斧头跟着她跃出——

    半空中,她转过身体,挽弓搭箭,脸上再次现出两道竖痕。

    看着银色姬淡蓝色的眼珠,以及眼珠中央的白色瞳仁,索恩的呼吸忽然停顿了一瞬,仿佛有极其恐怖的危险正在酝酿,但身为狂战士,他不懂得退缩,只知道将手中的利斧狠狠劈下!

    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箭矢飞射而出,箭镞碰撞在斧刃上,精铁短斧的刃口忽然缺了一块,然后寸寸崩裂。

    破碎的半截斧头落在银色姬的胸口上,残缺的刀刃划开银灰色的铠甲,无数甲胄的碎片飞溅而出。

    希尔的身体重重摔落在地面上,然后狼狈地翻滚出近十公尺的距离,她就像一只脱线木偶般趴在地上,所过之处留下一道殷红的血印。

    索恩双脚落地,一手提着只剩半截利刃的斧头,一手撑住膝盖。鲜血一滴一滴落在他双脚之间的苍白石板上,只见他的右胸口上有一块碗口大的通透窟窿,看上去十分骇人。

    希尔的脸埋在臂弯里,令人无法看清。她左手仍握着龙角长弓,包裹着关节甲的手指一动不动,右手像是失去了知觉似的摊开,平放在地面上,只有破烂的黑色披风和银色的长发在风中凌乱飘扬。

    看着银色姬纹丝不动的身体,索恩拎着还在滴血的斧头向她走去,可他刚刚迈出一步就感到双腿发软,全身冰冷,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样坐倒在地上。

    “哈,哈——”他大口喘着气,捂住胸口的窟窿,鲜血从指缝间止不住地涌出,“那一箭是怎么回事?该死……”

    为了打倒银色姬,他付出了超乎预计的代价,此时必须抓紧每一秒来恢复力气,然后将她彻底了结。

    索恩趁机喘息的时候,希尔忽然缓缓挪动了身体,她先是肩膀使劲,试图用双臂将自己支撑起来,然后弯曲起一条腿,用膝盖顶住白石板……可她伤得太重,最终只是翻过身来,仰面倒在地上。

    她的呼吸很微弱,胸前的甲胄被劈开一道骇人的沟壑,整面胸甲都破碎得变了形状,鲜血从铠甲裂缝间不断淌出。

    “是戈勒的战斧赢了。”索恩喘着气,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感谢伟大的芒索。”

    他迈开脚步,走向重伤的银色姬,步伐沉重而缓慢。

    当他距离希尔•曼文林只有几步的时候,甚至能够听见她咬着牙的呼吸声,以及因为剧烈疼痛而发出的轻微哼哼,可就在他的斧头将要劈过去之时,大地忽然震颤起来。

    索恩身前的地面上忽然出现一条笔直的裂缝,没等他反应过来时,裂缝那边的街道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远去……他感到大地在旋转,沉闷厚重的轰鸣声从脚下传来,面前的街区消失,只剩下一片蓝色而不见底的深坑。

    随着那片街区一同远去、消失的还有重伤垂死的银色姬。

    索恩转身向反方向看去,道路的另一头也消失了,被深蓝的虚无之坑替代,只剩下中间孤零零的一截街道……不知过去了多久,大地的震动缓缓平静下来,一片截然不同的建筑完美衔接在裂缝处,落在他的面前,填补了虚无星海的空缺。

    “究竟发生了什么?”

    索恩艰难地抬起头,看见远方的天幕中,一道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巨型光柱从穹顶落下,笼罩住一大片区域。

    尖锐刺耳却又气势磅礴的咆哮声从光柱中传来——

    就像是龙吟。

    虚无之塔中段的掌控者大殿内,泰瑞拉刚刚完成最后一片拼图,整座建筑便剧烈震动起来,周围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等到一切复归平静时,他们已然处于姬陵的另一个方向。

    望着远方的巨大光柱,李维斯问:“那就是姬陵的深处吗?”

    “差不多。”

    “刚刚那个身影就是寒霜之王?”

    “没错。”泰瑞拉将手从地图上收回,低声说,“虽然我还想不明白具体的方式,但确实有圣者进入了姬陵。”

    她站起身来,快步走向一旁的墙壁,伸出双手取下一只沉重的长柄战锤,战锤呈棱形,锤体表面铭刻着繁复的花纹,显然是一件炼金武器。

    “你要做什么?”李维斯皱了皱眉。

    泰瑞拉没有回答,她拖着战锤回到石板地图之前,然后抡起锤子砸在石板上。

    一道道裂痕绽开,地图碎裂开来。

    “姬陵已经全面激活,没有必要将地图留在这里。”泰瑞拉平静地说着,再次举起锤子砸了下去,将整面石板彻底粉碎,难以恢复原本的模样,“而且我必须取出地图下面的东西。”

    听了她的话,李维斯思考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你指的是中枢核心?”

    能够通过石板的拼凑、移动改变整座姬陵的构造,那么石板下隐藏的东西多半就是连接这座遗迹的核心。

    “准确的说,是这片空间的核心。”

    泰瑞拉用锤头将石板砸得破碎不堪,然后扔掉战锤,伸手扒开碎石块,似乎在寻找她所说的空间核心。

    由于缺乏空间方面的知识,李维斯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只能转过头向大殿外看去。他的视线扫过不远处的天空,发现一幢粉红色的小房子静静飘浮在虚无星海之中。

    “那是什么?”

    李维斯蹲下身体,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画面,也无法得知这幢房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能隐藏自己的身形,暗中观察。

    正在碎石块间搜索的泰瑞拉抬起头朝大殿外看了一眼,她也发现了这幢古怪的房子,眯起眼睛说:“停留在虚空中的房间,它不属于姬陵……这股力量似乎有些熟悉,但我确实没有见过这间屋子。”

    李维斯低声说:“在你激活姬陵之前,我并没有发现这幢房子……也许是因为我们转换了方位,恰好撞见一直停留在此处的它。”

    他顿了顿,继续推测说:“如果它是载体,很有可能不属于奥德利克和戈勒中的任何一方。”

    “你认为有人利用这幢房子侵入姬陵,而不是龙蛋碎片?”泰瑞拉点点头,“真是有趣,第三方势力吗……不,是第四方。”

    沉默了一会儿,泰瑞拉与李维斯对视一眼,异口同声说:“圣者?”

    粉色小屋的主人就是进入姬陵的圣者,目前看来这种可能性最大。

    那么他会不会就在附近?

    李维斯的脸色有些阴沉,如果真的撞见这位神秘圣者,他们的运气未免过于糟糕了一些。

    注意到李维斯的表情,泰瑞拉挑了挑眉毛。

    “放心,这幢房子的主人应该已经进入姬陵,并且随着他的落脚地一起被移动去了其它方位。”

    李维斯刚想说些什么,却忽然闭上嘴巴,转过身来靠在墙上,他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泰瑞拉心领神会地停下手头的动作,安静地看着李维斯,露出询问的眼神。

    “有人来了。”

    李维斯用口型警告泰瑞拉,随后露出半张脸,向虚无之塔下方的街道看去——

    一位穿着月白色长袍的女性宫廷魔法师正向着这边走过来,她的目标很清晰,正是掌控者大殿。

    [净天使]哈丽雅特•洛佩兹身披白色甲胄和金色披风,静静伫立于一座苍白哨塔之上。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巨大光柱,面容平静,似乎在思考是否要踏入其中。

    作为王旗近卫军的领队,自从进入姬陵之后,她还没有与任何人相遇,更没能按照约定的信号与友军会和,因为根本没有一个信号发出。

    奥德利克派遣的探索者小队总共有二十四人,其中有四名领队者,除了她自己之外,分别是最高魔导师[凛冬圣女],最高魔导师[剧毒之环],城卫军将军[银色姬]。

    此外,还有十名王旗近卫军和十名宫廷魔法师。

    哈丽雅特原本按照事先绘制的地图朝着姬陵中心区域前行,可是这座遗迹忽然在地震般的波动中彻底变换了地形,地图已经失去了作用。

    剧变结束之后,她发现自己被移动到了光柱的跟前,一条巨龙的身影在光柱之中不断掠动,时不时发出令人心神剧震的咆哮之声。

    感受着磅礴的龙威,净天使的金色短发微微飘舞,这位隶属于国王陛下的骑士侯终究做出了选择,她的披风扬起,裂成两段,折射为一对金色的光翼。

    哈丽雅特的翅膀振动起来,虽然飞行高度受到姬陵的压制,却并不能阻止她快速掠起,身体像箭矢一样射入光柱之中。

    并没有看见预想中的狰狞巨龙和炽热龙息,哈丽雅特刚刚飞进光柱,就发现一缕温暖的阳光落在身上,天空蔚蓝而纯净,周遭充满了热闹的人声。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黑色的城,每一座建筑都通体漆黑,道路也是由黑色的石板所铺设,身穿轻纱、露着肚脐的火辣女郎穿行在街道上,裸露着上身的强壮男人们随处可见……

    像是做梦一般,哈丽雅特身处闹市中心,她警惕地降落在地面上,发觉没有人对自己的出现抱有敌意或是诧异的时候,不由陷入了沉思。

    光柱中竟是一座城?等等,那座哨塔有些眼熟……还有街道旁的房子和远处的教堂,难道说——

    哈丽雅特震惊地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与光柱之外的姬陵一模一样,这些共同之处细致到每一块砖、每一扇窗,如果不是建筑的颜色不同,她简直分不清自己身处光柱之内或是光柱之外!

    一位戴着黑色面纱的女孩从她面前走过,她的肩上扛着一只小巧的水壶,胸前仅仅裹着一条红色的绸带,下身则穿着飘逸的纱裙,双足赤裸,身姿曼妙。

    她冲着哈丽雅特轻轻一笑。

    “欢迎来到厄泽!”

    苍白教堂正面的广阔街道已经化为一片冰天雪地,无论是石板地面或是街道两旁的巨大房屋都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凛冬圣女安娜静静飘浮在街道中央,她的手中握着一根一人高的银白魔杖,杖首镶嵌几缕透明的叶片托起一只水晶球,天蓝色的水晶中散发出浓烈的寒气。

    “场面弄得真大,喜欢打雪仗的小魔导师。”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虚空间传来,令人辨不出方向。

    “阁下的名讳是什么?”

    即便是在战斗中,安娜的语气依然温和,高雅娴静的气质仿佛已经与她融为一体。

    回应凛冬圣女的是一道玫红色的光,它从虚空中射出,形状像一支拖着锁链的箭矢,笔直地刺向安娜的胸口。

    一道冰墙骤然升起挡在安娜面前,除此之外,安娜还施放了一个高等魔法[水晶之盾],洁净透明的冰块像一枚水晶制成的盾牌悬浮在她身前。

    厚重的冰墙像纸一样被粉光轻易刺穿,水晶之盾稍微强韧一些,却也没能撑过两秒钟,便在光矢的冲击下四分五裂。

    安娜的胸口被无情洞穿,整个人也像冰雪一样消融,化成一大团白雪从半空中掉落,摔成无数碎雪块。

    反制魔法[雪人]。

    “这已经是第三层反制魔法,顽强的淑女。”

    那个隐秘低沉的女声再次响起。

    一阵风吹过地面,雪花卷舞着飘上半空中,凝聚成一个人形,最终成为了安娜的模样。

    她的脸色苍白,手中的魔杖挥舞起来,在圣洁的吟唱中卷起一道凛冽寒风,风中凝练出一枚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微小雪花。

    这片雪花悠悠向前飘去,然后瞬间绽放成一朵绚丽的冰霜之花,寒流汹涌,仿佛要冻结周围的一切……

    高等魔法[安娜•克莉斯特的冬日礼花]。

    雪花的盛放转瞬即逝,只有泛着寒气的白雾残留在空气之中。

    安娜很清楚自己的对手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起源战士,是一位圣者。

    就像她已然以宁静的姿态接受了自己的结局。

    玫红色的光矢洞穿了她的小腹,那是魔宫的位置。没有一滴鲜血流出,凛冬圣女的体内爆发出强烈的寒意,将她的身躯缓缓冻结起来,一个呼吸间,她便化为一尊美丽的冰雕,这一次再没有任何反制魔法,只有真正的安宁与死亡。

    没有任何人能够想象,姬陵中的第一名逝者竟是一位最高魔导师。

    (“真冷啊,冬日的礼花。”  ——《隐秘的记录》)

    (“在历史中的厄泽大峡谷,影之国的住民们并不欢迎外来者。”  ——《大陆通史•元前年》)

http://www.android123.com.cn/21_21175/94260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