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二十九章 折光与永恒之虫
    “索恩……你在什么地方?”

    莉安站在约定的街道中央,望着光柱的方向喃喃自语。

    她的周身环绕着一圈拔地而起的粗大石笋,三具残破的尸体挂在石笋尖端,尸体身上一律穿着王旗近卫军的白色铠甲。

    这位戈勒皇子的女仆俨然是一副战士的模样。

    她手持一柄比自己还要高的木棍,棍尖连接着山羊头骨,头骨上的两根扭曲犄角上沾满了鲜血;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朴素的亚麻白袍子,以一根粗绳束在腰部,除了一对黑色护腕以外没有穿戴任何防具。

    此时的莉安并不知晓,一位神秘的圣者正环伺于光柱周遭,虐杀着所有靠近姬陵深处的探索者。但不论如何,在她的心目中,最重要的事情只有柯兰亲自交给她的秘密任务:得到泰瑞拉真正的心脏。

    莉安不懂得泰瑞拉的心脏有什么价值,她只知道要完成这件事,以及柯兰所命令的下一件事,直至以后的每一件事……这是长久以来唯一能令她感受到自身存在价值的明灯。

    柯兰皇子只想要影王后的心脏,而不是龙心。

    然而在其他戈勒人心中,姬陵中只有两件值得争取的宝物——泰瑞拉之心,以及另一件上位圣物。按照戈勒皇帝的意志,多赛特将军、木罗姆将军还有二十名狂战士都是为了夺取这两件圣物而行动,除了她和索恩。

    “找不到索恩,指向心脏的鬼魂也没有反应……”

    莉安望着手中拳头大小的圆水晶,一团黑色的雾状物在水晶里徘徊,时不时凝聚成一张痛苦的脸孔,冲着她发出无声哀嚎。

    “只能先往深处前进了,就算只有我一个人。”

    她将水晶球收进口袋里,挥动羊头木杖,周遭的石笋随之化为一片碎石。

    从木罗姆手中逃走后,寒霜系宫廷魔法师一刻也不敢停留,直到他遇见一位王旗近卫军的士兵,那名士兵坐在一幢房子的屋顶上,怀里抱着头盔,长剑被随意丢在一边。

    “是魔法师吗?真可惜,我还以为是戈勒人。”

    剑士有着一头漂亮的栗色长发,眼珠像翡翠一样清澈明亮,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懒散的味道。

    “你为什么要匆忙逃走?”

    魔法师飘浮在半空中,看着这位陌生的友军,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润光泽,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

    “我们遭遇了一位强大的戈勒人,就连卡特大人都被杀了,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除了逃走,我别无办法。”他向那位剑士解释说,“他很有可能是一位戈勒将军,我们进来的目的不是杀光戈勒人,只有活下来才有办法夺取泰瑞拉之心。”

    剑士的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他问:“我记得卡特是一位实力不错的魔导师,这样看来,这位戈勒将军距离圣者的位阶不算远吧?”

    宫廷魔法师环顾了一圈四周,不敢完全放松警惕:“没错,那个戈勒人就像棕熊一样强壮,我只希望能够快些找到凛冬议员或者剧毒议员,这样下去实在太危险了……”

    作为养尊处优的宫廷魔法师,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忘记了基本礼仪,于是认真看着面前的剑士,说:“抱歉,我是埃文斯,你呢?我对近卫军的队伍不太熟悉。”

    剑士微微一笑,说:“布尼尔•朗。”

    “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朗。”埃文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从月白长袍的口袋里取出一只小瓶子,将恢复魔力的药剂灌进嘴里,“你没有碰见其他人吗?还是说,你一直坐在这里?”

    “我的运气不太好,没有遇见有趣的人。”布尼尔说,“你可以带我去见那位戈勒将军吗,埃文斯?”

    埃文斯一怔,他摇摇头说:“你疯了吗?我们应该去找两位最高魔导师,或者是净天使大人……或者直接去光柱的方向,那儿应该是姬陵深处!我们难道不是为了泰瑞拉之心吗?”

    “只要杀光戈勒人,泰瑞拉之心自然属于奥德利克。”布尼尔用理所应当的语气说,“难道你害怕了吗,埃文斯?”

    埃文斯望着布尼尔,忽然发现这位优雅懒散的近卫军剑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就像一团象征着毁灭的烈焰,不容他反抗与拒绝。

    冰霜冻结的整条街道上,李维斯和阿切尔缓缓行走在其间。

    “凛冬议员……”

    阿切尔望着街道中央的冰雕,脸上露出极其惊讶的神色,心里却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震惊——也许是因为奈文魔尔说过,有一条寒霜之王和另一位圣者存在于姬陵中,那么最高魔导师的逝去便有了合理的解释。

    阿切尔看了奈文魔尔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快步走到凛冬圣女的尸体面前,试图寻找一些线索。

    李维斯没有急着去欣赏美丽的冰雕圣女,他蹲下身来,伸手抚摸着厚厚的冰面,仔细体会着其中蕴藏的残余魔力。

    “是[冰雪皇宫]……这位凛冬阁下似乎没有使出太多手段就死去了,而这条准禁咒应该是她的压箱底手段之一。”

    确认过阿切尔不会听见这边的声音,李维斯低声分析着情况。

    “可我为什么没有发现她的敌人留下的痕迹?这些寒霜魔法究竟打在了哪里?”

    李维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泰瑞拉似乎没有交谈的欲望,自从阿切尔选择坦白合作之后,这位影王后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结合阿切尔透露的信息,李维斯大概能够理解泰瑞拉的情绪,但又不太有把握。他懒得管她,从地面上捡起一块晶莹剔透的碎冰片,又走到另一个角落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寒霜系高等魔法[水晶之盾],反制魔法[雪人],也许还有一个凛冬圣女自创的高等魔法[安娜•克莉斯特的冬日礼花]……真是奇怪,从痕迹上看,她的防御魔法被轻易击穿,攻击法术没有击中效果,这很不合理,我从未见过这种敌人。”

    李维斯一边说着,一边为凛冬圣女感到可惜,他认定这位最高魔导师遭遇了一位极为诡异的圣者。

    “但是凛冬圣女为什么会化作冰雕呢?就算她的魔宫被击碎,寒霜魔力决堤之后顶多在她体表凝结一层薄霜,怎么可能改变身体的物质结构……这看上去更像是某种全新的反制魔法。”

    李维斯摇摇头,暂时按捺住内心的疑惑。

    “杀死凛冬魔导师的人是一名起源战士。”

    泰瑞拉的声音忽然传来。

    “还有,你的新声带让我很不习惯。”

    “我以为你变成哑巴了。”李维斯缓缓说,“你也觉得这股力量很有趣?”

    “我之前就对这股力量感到熟悉。”泰瑞拉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怒气或是其它情绪,“环绕那幢粉色房子的奥妙光芒与此处的残留力量相符合,有着浓厚的虚空味道。”

    李维斯皱起眉毛,低声说:“与虚空相关的起源力量吗?我想不到任何线索。”

    “显然这不是在图书馆能够了解得到的隐秘知识。”泰瑞拉轻声嘲讽说。

    听见这熟悉的魔女式讽刺,李维斯竟忍不住放下心来。他一贯对新的知识来者不拒,微笑说:“既然你对它有所了解,看来这是千年以前就存在的起源力量。”

    “千年?我认为它从更久以前就存在于世,只是由于过于隐秘,几乎没有人见过它的真面目。”泰瑞拉说,“与虚空相关,藏匿于虚空,并且与世长存——它的名字叫做[虚无圣殿]。”

    “这听上去像是一个宗教组织。”

    “与宗教无关,他们是一群隐世的疯子,执着于追寻原初的知识,并且把那些知识像宝藏一样守护起来,不愿意与外人分享……为了填充知识的宝库,这群人没有原则,或者说是不择手段地探究世界的秘密。他们擅于使用虚空的力量,也擅于抹除自身痕迹,我习惯于称他们为[守秘人]。”

    听了泰瑞拉的话,李维斯沉思片刻,说:“是隐秘女士。”

    “什么?”泰瑞拉终于被勾起了好奇心。

    “我并不了解虚无圣殿和守秘人,但是听了你的描述,我想起来一位痴迷于秘密学识的雅贼,她被称作隐秘女士,掌握着奥妙难测的力量,我在一本冒险故事书里读到过关于她的只言片语。”李维斯解释说,“结合你所说的秘史,再加上关于虚空力量的运用和对知识的执着,我认为她应该就是姬陵中的那位圣者。”

    “很符合守秘人的特征,你的推测不无道理。”泰瑞拉说,“但关于虚空的运用方法涉及到各个层面,守秘人的起源力量也未必相同,你没办法猜测她的力量特性。”

    “那本冒险书上写着,在地下世界的圈子里,隐秘女士的起源力量被称作[折光]。”李维斯微微一笑,“根据多位资深冒险者和赏金猎人的描述,折光是一种介于玫红色和暗粉色之间的奇妙光芒,它可能有撕裂空间或者折叠空间的特性。”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说:“书上介绍了这种全新起源力量的特性?”

    “不,书上描述了它造成的现象,特性是我的猜想。”李维斯平静地说,“是根据凛冬圣女的死状,我刚刚总结而出的猜想。”

    说完,他向着阿切尔•布雷兹看去,火蔷薇小姐的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她对奈文魔尔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毫无收获。

    “现在你应该知道,姬陵中确实存在着一位圣者。”李维斯淡淡说,他迈步走向凛冬圣女的尸体。

    奈文魔尔经过阿切尔身边时,她下意识向后面退开一小段距离。

    李维斯瞥了她一眼,轻笑着说:“布雷兹小姐,我可以恢复你使用魔力的权力,不过你最好明白,种子还在你的体内,我随时能将你变成一朵人肉喇叭花。”

    话音刚落,阿切尔便感到魔宫中的植物根须变得安分下来,但它们仍然缠绕在她的体内,只是暂时失去了活性。

    她看着奈文魔尔的背影,在心中权衡过动手与否之后,得出了毫无胜算的结论,于是她压抑住心中的不甘与焦虑,静静站在一旁。

    “你对阿切尔•布雷兹似乎异常执着。”泰瑞拉说。

    “为了交易情报罢了。”李维斯凝视着凛冬圣女的身体。

    他对自己施放了一个改良后的[真空匣子],将内部的空气保留,用一层薄薄的真空壁垒隔绝声音传出。

    “你在她的身上花费了不少功夫,不管是冬至日的斗魔赛或者是现在。”泰瑞拉的语气有些冷淡,不知是李维斯的错觉还是她的一贯风格,“我没有兴趣探究你的目的,但你最好不要分心,我希望你能够认真完成我们的约定。”

    阿切尔•布雷兹是通向辉煌公爵的一条秘密路线,李维斯当然没有理由告知泰瑞拉这一点。他的目光停留在凛冬圣女的漂亮脸蛋上,缓缓说:“如果你不对我开诚布公,我就没有办法制订最合适的计划。”

    泰瑞拉忍不住发出轻蔑的笑声。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那我就直说了。”李维斯平静地说,“你要用自己的心脏做什么?”

    泰瑞拉忽然沉默了。

    李维斯凑近凛冬圣女的冰雕,一边认真端详一边说:“我不是一个多事的人,关于你、萨拉丁还有白王后的故事,我都可以置之不问,但我必须知道你的最终目的。”

    目前他所掌握的星图、天秤星的位置以及阿切尔提供的信息,还差一点点线索就能联系起来。

    他还需要最后一块拼图,就能解开萨拉丁的谜语。

    “我要将心脏放回它应该在的地方。”

    泰瑞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我要回到自己的身体。”

    李维斯的嘴角微微翘起。

    萨拉丁为什么要挖走泰瑞拉的心脏,又为什么将龙心放在她的体内……这样一来,姬陵中的不协调便有了相对合理的解释。

    这一切都是萨拉丁对泰瑞拉的报复,至于报复的理由,李维斯不想触怒泰瑞拉,所以没有直接询问,但他很清楚那多半是因为白王后的死。

    “很好,这两件事我都想清楚了。”李维斯说。

    “两件事?”

    “你的事,还有凛冬圣女的事。”

    李维斯伸出手,用两根手指捏住凛冬圣女的小巧下巴。

    最高魔导师是每一位学士都尊敬的对象,阿切尔看着奈文魔尔亵渎尸体的举动,脸上露出恼怒的神色,可她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出声制止。

    低声吟唱起咒语,李维斯藏在斗篷下的脸变得十分苍白,仿佛在经受着某种极为痛苦的折磨,但他的眼睛很明亮,眼神里充满了亢奋而坚定的光采,甚至还隐藏着一丝戏谑的意味。

    “这是……禁咒?”

    感受着李维斯身上发生的变化和周围渐渐聚焦的魔力,泰瑞拉的语气中染上一丝震惊。

    禁咒,象征着大魔导师的身份,象征着圣者位阶,象征着魔法的最高等级。

    虽然将姬陵作为魔宫借给李维斯使用,但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的魔法理论造诣达到了足以解析禁咒的程度,这与魔法三大要素无关,纯粹是强大理解力的展现。

    阿切尔•布雷兹同样感受到了超乎寻常的魔力汇聚在奈文魔尔身上,虽然不知道具体的魔法名称,但她能肯定这必然是大魔导师才能念诵的禁咒咒语,那是高等魔法难以企及的威力和难度。

    “她的真身降临了吗?”她喃喃说,眼眸中映出的黑色斗篷仿佛变得更加深邃可怖。

    奈文魔尔……真的是一位大魔导师!

    此时的李维斯感到精神像是被小刀寸寸割裂,灵魂被一缕一缕抽离,凝聚成一只金色的幼虫。

    他感受到海量的魔力从姬陵中枢的印记中涌出,这股魔力随着咒语的吟唱任由自己调动,不断注入那只黄金幼虫体内,使它半透明的身躯渐渐变得真实。

    只有他自己能够看到,那只幼虫不在其它地方,而是在凛冬圣女的脑中。

    “你在吟唱什么魔法?”泰瑞拉急促地问,她的语气十分复杂。

    李维斯没有回答,他必须集中精神完成最后的吟唱——他能够感受到安娜•克莉斯特的尸体中残存着极为隐秘的意识,那个意识在寒冰魔力的庇护之下激烈地挣扎着,却难以抵御李维斯的磅礴法力和圣者位阶。

    随着吟唱结束,那只金色幼虫化为一个黄金符号消失在了凛冬圣女的头部,侵入了她的意识深处。

    李维斯强忍着眩晕感,足足用了两次深呼吸的时间才缓过气来,渐渐摆脱了精神分裂的阵痛感。

    有生以来第一次使用禁咒, 虽然是作弊手法,但从结果上看似乎是成功了。

    “凛冬圣女并没有死去,虽然她的手段很出色,就连隐秘女士都被骗了过去,但还是被我发现了不寻常的端倪。”李维斯微微喘气,低声说,“她之所以化为冰雕,是因为对自己使用了一条不完整的禁咒——[绝对零度],借用这条失控禁咒,她将自己冰封在极寒之中,陷入半生半死的诡异境况。”

    “我不明白。”泰瑞拉的语气充满了疑惑,“你现在拥有大魔导师的实力?”

    “简单来说,我也不确定自己的状况。”李维斯回答说,“但是我很清楚凛冬圣女的状态,她的情况原本并不乐观,极有可能死在自己的半条禁咒下,破冰而出的希望十分渺茫……而我帮了她一把,只不过收取了相应的费用。”

    他顿了顿,说:“你应该听说过,自然族动物系禁咒[永恒共鸣之虫]。”

    泰瑞拉知道这条禁咒,它在千年以前就是有名的鸡肋咒语,需要割裂施法者的大量精神凝聚成一只沉睡的幼虫,同时还需要被施术者处于完全无法抵抗的状态之下,所需条件极为苛刻,而法术的效果则有些微妙:无论距离多远,这只共鸣之虫会响应施法者的命令,从而苏醒,一旦醒来就会飞快地吞噬掉被施术者的灵魂。

    简而言之,它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能把寄生者的灵魂炸得一干二净。

    “你真是一个卑鄙的家伙。”

    即使身为魔女,泰瑞拉还是忍不住如此评价说。

    “凛冬圣女必须在彻底变成冰块之前达到圣者位阶,否则她的物质形态就会沦为一团结成冰的水。”李维斯淡淡说,“她需要精神力,我提供精神力,这可不算趁人之危。”

    “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恼火,你突破了圣者位阶,但立刻消耗掉了一半的精神力。”泰瑞拉说,“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你,别忘了约定。”

    “以姬陵作为后盾,我的精神力消耗不算庞大。”李维斯笑了笑,“况且,如果凛冬圣女能够从绝对零度中重生,我们在姬陵中就多了一位大魔导师做帮手。”

    泰瑞拉冷笑着说:“是吗?真应该感谢你……我必须指出,即使离开姬陵,你仍然掌控着她的生命。”

    “放轻松一些,这是双赢的局面。”李维斯干笑了一声。

    他伸手捏了捏眉心,说:“所有条件都已经备齐,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泰瑞拉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李维斯眯起眼睛,凝视着凛冬圣女的圣洁面容,她的眼神仍旧温和而悲悯。

    “我需要知道你的全名,以及白王后梅薇思的全名。”

    (“永恒共鸣之虫:自然族动物系禁咒,指向性魔法,创造者不详。剥离出一缕灵魂侵入目标的意识,在目标脑中孕育出一只沉睡的金色幼虫,施法者可以于任何条件下唤醒幼虫,虫体在苏醒后半秒内榨干目标的灵魂,使其成为一具空壳。施法期间不能被打断,施法目标不能反抗,否则魔法失效。”  ——《魔法图鉴•禁咒》)

http://www.android123.com.cn/21_21175/94629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