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逍妖法外 > 困兽 第二百四十九章 睹物思人
    上泷的夜静谧而又冷清。

    苏异躺在屋顶冰冷的瓦片上,望着寂寥星空,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静过了。自从和神女宫结伴起,便是一直都不寂寞。分别之后又马上遭遇朝天阁,直至现在才算是真正的闲下来。

    人去楼空。少了殷楚楚的喋喋不休,月无双的胡搅蛮缠,曦妃仙一针见血的话语,还有宋秋韵不时的教训,他忽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正感慨时,却见一只雀鸟飞来,轻轻落在苏异身旁,变身了一个罗裙少女。

    “回来了?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苏异问道。

    “哥哥,芷鸢不敢走得太近,只是远远窥探了一下,他们似乎没有要追过来的意思。而且…芷鸢猜测,他们可能是还没找到哥哥的踪迹。”

    苏异微微点头,心道朝天阁的人既然没有追上来,自己还能有时间喘口气,顺道把万庆祥在上泷的布置给调查清楚。

    “长乐那边…有消息了吗?”他又问道。

    芷鸢轻轻摇头,脸上满是苦恼之色,仿佛身在长乐的驹铃没有传来讯息,她也得负上些责任。

    “也不知道驹铃那边进展如何了…”

    关于长乐的消息,苏异问了不下十次,只不过每次都是得到想同的答案。不知他的那位兄弟可还顺利,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遭遇什么危险。

    自从知道了万州商号里也存在修炼“御册功”的人后,他的担忧之心更甚。却不知道这些人和朝天阁有没有什么关系,而这又会不会给驹铃带来什么影响。

    苏异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有一团异物堵在胸口,始终吐之不去。

    “哥哥为何唉声叹气?”芷鸢问道。

    苏异没有回答,而是说道:“芷鸢,你来。”

    他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道:“躺这里。”

    芷鸢依言将头枕在了他的大腿上。

    苏异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把梳子。

    这把梳子,他早便偷偷藏在身上。初时不敢拿出来,是怕睹物思人。现在过去有些时日了,再拿出来,也是因为想要睹物思人。

    对于随时间的消逝而日渐模糊的记忆,苏异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仿佛稍有消淡,便是对那位少女的背叛一样。

    即使苏异知道忘记一切才是曹灵媗应该做的事情,但内心总是自私地希望她能永远深刻地记住自己。那曹灵媗,会不会也是这么想的呢?

    “这把梳子,是你主母的。”苏异一边替芷鸢梳着头,一边说道。

    紫檀木做的梳子轻轻擦过头皮,能令人感受到一阵舒适。芷鸢从没“享受”过这等待遇,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沉醉其中。心中的阵阵欢愉,更多还是来自于苏异的温柔。

    她没来由地便是知道苏异口中的主母,指的就是曹灵媗,心中也因此感到欣喜。

    “哥哥一定很想念主母吧?”芷鸢问道。

    “是啊,常常想。”

    她双眼微闭,苏异也因此得以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的脸庞看而丝毫不用担心尴尬。

    眼前这少女与曹灵媗长得全然不同,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可爱之处。比如曹灵媗的双颊微微有些许肉感,而芷鸢便要比她瘦削许多。

    但不知道为何,苏异每每看久了,便会不自觉地从芷鸢身上看到曹灵媗的影子。或许这也是他为何会如此信任芷鸢的原因吧,除了对碧荷的信任之外,芷鸢身上的那种熟悉与亲切感也消除了他的许多顾忌。

    苏异正看得入神,却见芷鸢忽然睁开了眼睛,两人顿时四目相对。

    “嗯?怎么了?”

    “芷鸢见哥哥停了下来…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躺着。”

    原来是看得太入神,不知自己何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苏异干咳一声,说道:“那个…我是在思考一个问题。”

    “芷鸢,如果我把你当做另外一个人,你会介意吗?”

    “哥哥说的是主母吗?”芷鸢问道。

    “对。”

    “可是芷鸢不懂,什么是‘介意’?”

    是啊,回想起芷鸢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在妖族中地位卑微之极的她,甚至连“介意”的资格都没有。

    苏异一番思索,又换了一种方式说道:“假如你知道此时在我的眼里,你自己并不是芷鸢,而是灵媗,你会怎么想?”

    他一边比划一边说,也不知道芷鸢能不能听懂。

    谁知芷鸢压根没有顺着他的思路去想,反是问道:“把芷鸢当做主母,哥哥会快乐吗?”

    “如果会呢?”

    “那芷鸢也快乐。”

    “如果不会呢?”

    “那哥哥为何还要这么想?”

    苏异一愣,忽然发现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口中兀自说着:“不对啊…不对。不能这么解释…”

    当局者迷,自己对于芷鸢存在何种感情,他尚且自己分不清。再把自己绕进去,自然就绕不出来了。

    他索性不再纠结,说道:“有时…情难自禁,想什么不想什么,自己也控制不了,不是吗?”

    芷鸢可没经历过什么“情难自禁”,更不知道有什么是“控制不了”的,但她对自己的使命却是清楚得很,便道:“那芷鸢便努力让哥哥快乐起来。”

    苏异怔了许久,方才释然,心道得佳人如此,还有什么好胡思乱想的。

    随即他又替芷鸢梳起了头,抛开了那些烦心事,身心便也放松起来。屋顶凉风习习,甚是舒畅。坐得久了,一股倦意也随之袭来。但他却舍不得这难得的惬意时刻,坚持和芷鸢扯着一些有的没的,眼皮也渐渐睁不开来。

    醒来之时,已是次日清晨。

    苏异记得自己昏睡过去前,还是在屋顶,此时却是在床榻之上。再转头一看,便见到芷鸢枕着自己的手臂,正自睡得香甜。

    他只是轻轻一动,便惊醒了怀中的少女。

    芷鸢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尚未完全睁开,便起身替苏异准备洗漱用具去了。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甚至她都忘记了此时可能还需要害羞一下。

    苏异笑着摇了摇头,走到窗前,正欲推窗的双手却忽然停在了半空。调整了一番思绪后,他才将窗子推开,让刺眼的阳光打在自己脸上。

    难得可以偷懒一夜,他已经很知足了。仿佛就是眼前这一扇窗将安逸舒适与残酷现实隔绝开来,一旦将它推开,自己便要开始面对那无尽的琐事与难题了。

    “朝天阁,去你娘的,别再跟着我了。”

    “万庆祥,去你娘的,给我等着,我马上回来找你。”

    苏异这般骂着,算是给自己即将开启的旅程定下了两个目标——摆脱朝天阁,和干掉万庆祥。

    

http://www.android123.com.cn/22_22076/98003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