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 056.仲夏茶会(6)
    “茶道乃无用之道。”

    这句话有点掀翻整个茶道根基的意思。

    但千临涯的意思并不是指茶道无用。

    世界上,无用之道有很多。

    莫名其妙,没有实际作用,却约定俗成,流传百年的习俗更多。

    但是无用也有无用之用。

    如果一味追求有用,人生便只是为了那一用,那也过于无趣了。

    君子不器的深层含义,便是君子不能只为了用而用。

    茶道在喝下茶水的那一刻,是喝茶之用;除此以外,也有无用之用。

    只是,茶道的“无用之用”究竟在哪里,千临涯以前一直想不明白。

    好在,他前段时间终于想明白了。

    大宗匠开口问:“那你现在知道答案了吗?”

    千临涯拿起水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茶道,恐怕是为了表达吧。”

    “表达?表达什么?”

    “表达只能在茶席上表达的内容。”千临涯昂首说,“热情、努力、爱,本身是超越语言的感情,但茶席提供了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就如同音乐、绘画一般。将这些在语言上暧昧难明的内容,用茶道的固定规程、标准,以仪式的形式,用动作、神态表达出来。”

    世界上,语言以外的表达方式太多。

    剔一个朋克头型是一种表达,在手上戴劳力士也是一种表达。

    在腿肚上纹上刺青是一种表达,摔碎手里的吉他也是一种表达。

    cos成宝多六花也是一种表达。

    这比用语言说要来的直接,并且能表达更多内涵。

    但超出表达方式承受能力,渴望表达而无法表达的感情,仍然还有很多很多。

    “表达是很重要的,比人们想象中更重要。很多人活着活着,就没有了口,只能重复着别人重复过的话,说着不属于自己心中的想法。”千临涯说,“当语言被客套、虚伪、欺骗、隐瞒所干扰后,表达就蒙尘了,真物无法被表达出来,久而久之,人就没有了态度。”

    “我时常看到,人们如同缺氧的鱼儿一般浮出水面,渴求一个语言以外的表达通道。”

    “茶道就是一个这样的表达通道。我点茶是一种表达,客人饮茶也是一种表达。可能并不能完全表达所有态度,但至少提供了一个渠道。”

    “我认为,我的茶道,就是为了表达。”

    千临涯不知道自己这番话有没有打动千玄房。

    但他看到,千玄房双臂撑在膝盖前面,非常礼貌地欠了欠身:、

    “照幽斋阁下,回去之后,我想在《侘》刊登个专题,内容是介绍这次茶会,包括茶室、包括你,都会给予详尽的介绍,您是否同意呢?”

    “我非常荣幸。”千临涯低头说。

    千临涯知道,虽然还没有通过考试,但只要不发生意外,他宗匠的身份,已经稳了。

    只要不发生意外。

    ……

    那是一周前发生的事。

    穿着粉红色和白色吊带睡衣的梦叶站在卧室门口,扶着门框,呆呆地看着千临涯。

    “即使可能共同赴死?”

    “那就共同赴死。”

    “梦叶,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梦叶走到千临涯面前,双手背在身后。

    月光铺在她身上,隐约能看出来,衣服里面没有穿内衬。

    “哥,爸妈走后,我不是一直这样过来的吗?”她说,“之前是你守护我,现在换我帮助你了。”

    他走到梦叶身前,将她揽在了怀里。

    “哥。”

    梦叶在他怀里说,语气既没有波澜,也没有撒娇。

    反倒像是在安慰他。

    “你很为难吗?”梦叶问。

    “对不起。”他说。

    “对不起什么?”她问。

    “我接下来做的事,可能会牵连你,让你无法再过上正常女孩的生活。”

    “嗯。”

    “我想过让别人来承受这些,但想来想去,我只能选择你,因为只有你,我才有资格牺牲。”

    “嗯。”

    “我只能选择牺牲你,因为你是我最亲近的人。”

    “嗯。”

    “不过,在这之前,我要问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会停止我的计划。”

    “我很高兴哦,”梦叶扬起脸,眼睛明星似的在月光下闪烁,“哥哥选择我作为最后的人,梦叶很高兴。”

    “你可能会和我一起亡命天涯。完全脱离现在的人生,你也会高兴吗?”

    “高兴。只要哥哥在的地方,我哪里都可以去。”

    “你会吃很多苦头的。”

    “那会是很精彩的人生体验。”

    “我们可能会逃离东京。”

    “那就去生活节奏更加闲适的地方。”

    “我们甚至可能会逃离日本。”

    “去其他国家体验一下也不错。”

    千临涯是一个从来不会抱有幻想的人。

    干完这票,他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底线准备——逃回中国。

    这一周,他借着制作陶器的名义,全日本到处飞,一边暗中将所有关系都打点好了。

    行李已经打包,证件已经办齐,手上还兑换有500万r现金,甚至和使馆取得了联系。

    他回国后,只要花一段时间跑手续,就能成功在故乡落地。

    他在语言上没有任何障碍,而且凭借他的身份,和深谙祖国人民心理的优势,在故乡混得可能会比东京更加顺。

    唯一牺牲的,就是梦叶了。她可能会花很久来学习语言,融入新生活。

    不过那也不要紧,只要他小心发挥,等到风声过去了,他想回东京还可以随时回来。

    只是妹妹的人生,因为自己的这个决定,彻底被改变了。

    “梦叶……”

    千临涯将妹妹抱得更紧了。

    已经发育的身体,在他的拥抱下,微微变形。

    拥抱梦叶的感觉,和拥抱琉璃子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琉璃子是想要和他合二为一般的柔软。

    而梦叶既不反抗,也不回应,只是呆呆站在那里,让他抱着。

    这让他更心疼这个妹妹。

    “你应该阻止我。”千临涯说。

    梦叶轻轻摇了摇头,发出梦幻般的声音。

    “哥哥如果觉得应该做,那么就应该去做,”她说。

    “因为哥哥这么优秀,他认为对的事,一定是对的。梦叶相信哥哥。”

    “如果哥哥怀疑自己,那就请相信梦叶。”

    “梦叶一直相信着哥哥。哥哥也请相信自己,相信这个被梦叶相信着的自己。”

    可爱的梦叶,温柔的梦叶,和自己相依为命的梦叶。

    坚强的梦叶,努力的梦叶,不肯将自己轻易让给别人的梦叶。

    他今天终于重新认识了自己这个妹妹。

    她外表乖巧,但内地里,可能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坚硬。

    这是覆盖在乖巧的外壳下,不为人知的刚烈的一面。

    困扰自己这么久,让他辗转反侧这么久的决定,到了梦叶这里,她居然连听都不听,无条件答应一切。

    也许,这个妹妹比他更有英雄气概。

    又或者,她只是无比信任着自己。

    虽然对于原主来说,这个妹妹是最熟悉不过的人。

    但对于陆涯来说,这个女生不过只认识了2个月而已。

    只认识了2个月,对他来说就已经是最最重要的家人。

    只认识了2个月,他就这么被信赖着。

    这让他觉得,自己窃取了本该属于别人的东西。

    他微微抓住胸口,又微微松开,拉住了妹妹的手。

    他望向她的眼睛,那里闪烁着2个月相处以来,无论千临涯变化多大,一直没有变过的光芒。

    十指相扣。

    掌心相合。

    少女温暖而柔软的手诉说着语言无法表达的内容。

    千临涯忽然就明白了答案。

    虽然琉璃子说,自己的一切她都知道,可他不还有一大堆事情瞒着她吗?

    虽然梦叶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异常,看上去一直糊里糊涂的,但朝夕相处的她,有什么秘密,是她不能发现的呢?

    兄妹俩手牵手,看着窗外月光。

    感谢你和我站在一起,让我有了面对一切的勇气。

    ……

    晚。

    千临涯坐在没有点灯的黑暗茶室中,心中有些慌乱。

    梦叶还没有来。

    现在时间是晚上6点30分,距离茶会气氛最热烈浓厚的晚点,还有半个小时。

    按照他的计划,梦叶应该在半个小时之前,就等待在茶室内,准备好一切,和他一起等待在茶室中。

    可是梦叶没有来。

    去吃饭过后,一转眼,梦叶人就不见了。

    他从来没想过,梦叶会临阵脱逃。

    所以,一定是有什么阻碍,让她没能准时前来。

    门口脚步声响起。

    他猛地抬头,站起身来,走到门边。

    出现在廊檐下的,朝这边轻盈走来的人是琉璃子。

    她如同之前一般,很自然地走到千临涯身前,拥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在他脸颊上印了一个潮湿的吻。

    “临涯,你在想什么。”

    千临涯将眉头舒展开。

    这个女人太聪明,自己的任何一个表情,对她来说都是破绽。

    他干脆直话直说:

    “晚上负责接引的是梦叶,我在想她去哪里了。”

    “她回無待庵了。”

    “她回無待庵干什么去了?”

    “是我让她回去的。”

    千临涯的眉毛皱了起来。

    “你强迫她了?”

    琉璃子松开胳膊,后退了几步。

    “没有。”

    千临涯低头,看着她的眼睛。

    和自己相差才十几公分的她,感觉有些微微发抖。

    就像老猫面前的老鼠。

    “你有事瞒着我。”

    “是你先瞒着我的。”

    千临涯朝前一步,将琉璃子按在了墙上。

    “梦叶呢?”

    “临涯,茶会过后,我们订婚好不好?”琉璃子突然说,脸上的笑容依旧。

    但遮掩不住她的身体在颤抖。

    “你肯定会是茶道史上最年轻的宗匠,也会是最快成为大宗匠的人。我们结婚后,醍醐家和宗千家,都是你的。我们可以过上让人艳羡的生活。”琉璃子继续说。

    “琉璃子。”千临涯将手放在她脸旁的墙上,离她的脸不过十公分,似乎想看清她到底在想什么一般,认真盯着她的脸。

    “茶道的事情忙完了,我们就回学校,一起上学,毕业后,升学到同一所大学,一边学习,一边恋爱,一起拉着手,漫步在学校的每个角落,这样不好吗?”

    “琉璃子。”

    “梦叶也能得到更良好的教育,她会和同龄人一样,过得很开心,我什么都考虑好了哦!~”

    “琉璃子。”

    “对了,你想要几个孩子?我虽然没有自信,但如果生下来了,我会学着做一个好母亲。1个,2个的话……嗯,完全可以,如果是3个,也不是不行,看你喜欢。”

    “琉璃子!”

    “只要按照你之前的水准,不出差错地点完这场茶,之后的一切,我都会满足你,好不好?别说是把我栓上绳子也好,还是让我舔你的脚也好,只要在没人的地方……呐?好不好?”

    “琉璃子,你怎么知道我的计划的?你知道些什么?”

    琉璃子的笑容终于消失了。

    “就这样知道了。”她说,“别以为那么简单就能逃掉,放弃吧,好吗?”

    他以为天衣无缝,最终还是没有瞒过她。

    琉璃子曾经的话语再次出现在耳边。

    “你的什么我都知道哦~”

    他垂下了头。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琉璃子其实是对的。

    也许很多年后,他会感谢今天的妥协。

    毕竟,他本想要“自寻死路”。

    更何况,梦叶不在,他自己一个人做不到。

    “行了,快去准备吧。”他说。

    他的声音里透露着疲惫。

    琉璃子拥上来,又在他的脸颊上印上一个吻。

    但这次,他并没有什么心情去回应。

    “你一直不肯和我接吻,就是因为这个吧?我心里一直都知道哦。但是我不会急的,因为不会有人再比我,更……”

    临走前,琉璃子留下这么一段话。

    最后她好像又患上了无法说出心意的病,只是哽咽了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她嘴唇上的温暖还残留在脸颊上。

    独坐在茶室里,看着庭院里的孤峰。

    “师傅~师傅~”

    他往廊檐下望去,看到宫城美咲在那里探头探脑。

    “?”

    宫城穿着一身不合身的衣服,迈着小碎步,“咚咚咚”跑了过来,扑地跪在了茶室门口。

    “师傅,梦叶被他们带走了,美咲,申请出战!”

    。

    

http://www.android123.com.cn/22_22951/102126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