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 069.异色吊带是最棒的
    宫城美咲穿着琉璃子的黑色“和服”。

    说是和服,实际上只是一件类似和服的睡衣。

    漆黑的缎面上印着白色碎花,长度只到腿根处,坐下就意味着走光那种程度的短。

    深V领的设计,让山峰之间的深邃的溪谷完全露出来。

    再加上搭配着纯洁的白色足套,让这身只有简单黑白色的衣服显得格外色气。

    这根本不像是睡衣,倒像是功能性很强的“睡”衣。

    也不知道琉璃子是出于什么心理把这套衣服放在他家的,也不知道宫城美咲是出于什么心理把这套衣服翻出来穿在身上的。

    不过就是跟她开了一次哈雷摩托而已,难道她还指望再跟自己来一次?顺势就把胖次露给自己看?

    这女人有多执着于偿还生活费啊?

    琉璃子走到门厅,看到梦叶和美咲两人都是脸色惨白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怎么?不欢迎我?”

    美咲好像被琉璃子的衣服同化了,整个人都变得只有黑白两色,原地发抖起来,上下牙撞击在一起,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那不是在笑,那纯粹就是吓的。

    之前明明告诫过她不要再穿琉璃子的衣服……

    这屑女人属实是没救了。

    琉璃子却好像丝毫没有看到一般,坦然地经过两人走进起居室,嘴里叫嚷着:“临涯,我渴了。”

    “你喝什么?”

    “水。”

    千临涯走进厨房,正准备给她倒一杯水,梦叶走上来,抢走了他手上的水壶。

    “真是的,一来就使唤哥哥做事。”

    梦叶一边倒着水,一边皱着眉头说。似乎心里非常不满。

    “没事的梦叶,倒杯水而已。”千临涯挤开她,拿走了她手上的水杯。

    “不行,哥哥不能一开始就这么听她的,以后,就算、就算、就算她成了……嫂子,肯定也会天天使唤哥……”

    千临涯没料想到她会考虑这么远,只得宽慰道:“一般来考虑,她们家会有佣人,我也不用做很多事。”

    不过,千临涯也没有觉得梦叶小心眼,毕竟他和妹妹在家时,她就从来没让他做过家务事,自然不能接受别人使唤他。

    千临涯拿着水杯,和梦叶一起走进起居室,此时宫城正坐在墙角的电视机旁边,似乎想变成电视机的同伴。

    “给。”千临涯放下杯子。

    “咕——”琉璃子拿起杯子就是一大口。

    很满足地放下杯子后,毫不淑女地擦干下巴上的水珠,琉璃子目光移向梦叶:“妹妹又变漂亮了呢。”

    梦叶显然没料到会被夸奖,脸有点红,磕磕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凑过来,轻轻抚摸着梦叶的头发:“多亏你了,这几天才能把我家临涯照顾得这么好。”

    “说、说的什么话!我的哥哥自然是我来照顾!”

    梦叶虽然想要反抗,但被摸得太舒服了,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不甘心的眼泪涌了一点到眼眶外。

    揉完梦叶,琉璃子又伸手在胸前掏了掏,从双峰间掏出一张薄薄的粉色信封,递给了梦叶。

    “之前梦叶的生日,我没有办法送礼物,这个就当做生日礼物补送给你吧。”

    梦叶接过去,看了一眼琉璃子。

    “可以拆开看看吗?”

    “拆呗。”

    梦叶撕开信封,取出一张竖长的卡片。

    “哇!是冬佩利先生的纪念版书签!”

    看梦叶捂着嘴,眼泪快出来的模样,千临涯凑过去,看到卡片上画着一只黑色的鸟,样子看上去很呆。

    “谢谢琉璃子姐!”梦叶把卡片放在自己胸前,一副很喜欢的样子。

    千临涯有点摸不着头脑。他自己都不知道梦叶哪里去喜欢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琉璃子是怎么知道的?

    又看了看梦叶,她已经是完全被摆平的状态了。千临涯不禁觉得有点微微脊背发凉。

    自己也好,梦叶也好,都被琉璃子给轻而易举地摆平了,这样下去,老千家迟早被醍醐琉璃子牢牢掌握在手中。

    这女人也太厉害了。

    不过……千临涯又看了一眼努力试图淡化自己存在感的宫城。

    好在琉璃子没有计较宫城穿她衣服的事,看来她可能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件衣服了。

    摸了两下梦叶,琉璃子又对临涯说:“临涯,帮我去把那边衣架子上我的衣服拿过来。”

    “衣架子,哪有衣架子?”

    “就在那里啊,没看到吗?”

    千临涯顺着她的手指往前看去,正好看到了在那里瑟瑟发抖的宫城美咲。

    “呃,琉璃子……”千临涯欲言又止。

    糟了。

    “快帮我把衣服取过来,我今天要换那件。”

    “琉璃子,你看清楚一点,那不是衣架。”千临涯还在试图挽回局面。

    “什么不是衣架?说什么胡话?我的衣服不是挂在上面吗?”醍醐琉璃子的脚在桌子底下无聊地抬起又落下、抬起又落下。

    看着琉璃子脸上露出的表情,千临涯知道,她肯定早就发现宫城的事了。只是她故意拖到现在才说,为的只是多折磨宫城一会儿。

    多么可怕的一个女人。

    “快去帮我拿。”她再次催促。

    千临涯看了眼宫城,对方惊恐地用双臂护住了胸口。

    “算了琉璃子,放过她吧,她也就是恶作剧而已。”

    琉璃子抬眼扫了她一眼,说:“哦,看错了,原来不是衣架,而是那个女人啊。”

    在说“那个女人”的时候,她咬字特别清晰。

    “对对,琉璃子,那是个女人,不是什么衣架子。”千临涯擦着汗,哄小孩一般的语气说着。

    “那么,就是说,那个女人,穿着我的衣服,诱惑我的男朋友咯?”

    房间里的气温陡然下降了。

    宫城美咲抖得更厉害了。

    “她、她可能是衣服都洗掉了吧。”千临涯继续解释道。

    “那就只穿着内衣呗,反正你又不是没有看过。”琉璃子斜眼看他。

    千临涯赶紧坐正了身体。

    “哥,我去收拾一下厨房。”说着梦叶就起身就跑出去了。

    梦叶这孩子现在学坏了,明明说好和哥哥同生共死的。

    琉璃子起身,走到宫城面前,双手叉腰:“喂,你还要穿我的衣服到什么时候?”

    “我、我……”宫城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

    琉璃子皱眉道:“还不快脱下来?”

    “现、现在?”

    “对啊,不然呢?我要换这身衣服,不是说了吗?”琉璃子叉腰说。

    宫城美咲把双脚上的足套脱下来,露出了白白净净的脚和脚趾。

    “继续啊。”琉璃子把足套踢到一边,“还有衣服呢。”

    “我、我、我进去换……”宫城站起来,准备进房间里,却被琉璃子拉住了后衣领。

    “不用进去了,就当着临涯的面吧,反正他也想看。”

    “我、我、我里面没有穿……”宫城吸着鼻子,她真的哭了眼泪出来,两滴。

    千临涯都看不下去了。

    女王形态的琉璃子青出于蓝,比她妈妈舞衣子更可怕。

    他站起来,将手放在琉璃子肩上:“算了琉璃子,咱们别欺负她了,让她进去换吧。”

    “哼。”琉璃子抱住双臂,似乎对自己的男友帮忙求情很不满。

    千临涯冲宫城使眼色,她趁机溜掉了,过了会儿,一件带着宫城体温的衣服被叠好送了出来。

    琉璃子拉着千临涯进了他的房间。千临涯还想帮她把脱下来的足套捡起来,却被琉璃子拉走了。

    门被关上了。

    因为窗帘被拉了下来,房间很阴暗。

    琉璃子裹在身上的薄纱终于掉落下来。

    “终于……”琉璃子抓住千临涯的衣领,把他拉到了自己跟前。

    “有多想我?”她仰起脸问。

    “刚才在外面不是说了吗?”千临涯笑了。

    “在外面,我不好意思问。我问你,有多想我?”琉璃子笑着把他推到衣橱上,整个身体都靠了上去。

    “很想你,非常想你,特别想你。”

    “可是我还是感受不到你有多想我。”

    “我觉得用文字去修饰我纯粹的思念是种很庸俗的事。”

    “但你现在除了语言,还有什么办法能表达你有多想我呢?”

    千临涯看着她水润的嘴唇,忽然很想亲上去。

    “这样……”

    千临涯低下头。

    琉璃子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暖流在唇前交织,让两人的心跳速率都变得紊乱。

    千临涯微微歪着头,让双唇去触碰琉璃子的双唇,两人的距离如此近,以至于他能看到她唇舌间被津液沾湿反出微亮的光泽。

    在双唇交触前的一瞬间,琉璃子偏开了头。

    她侧脸贴在千临涯胸前,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似乎在用力平息“咚咚”响个不停的心跳。

    过了好半天,琉璃子才抬起头。

    “不行。”琉璃子说,“我要听你亲口说有多想我,不能就这么糊弄过去。”

    千临涯觉得很遗憾。

    本来打算把初吻送出去的。

    他清了清嗓子:

    “如果非要用语言表达的话,昨天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坐在庭前数步石。”

    “数步石做什么?”

    “每一秒数一颗,密密麻麻的,一直从庭前数到离院门二十米的地方。”

    “然后?”

    “步石有多少颗,我就有多想你。”

    “步石也不多嘛。”琉璃子撇撇嘴。

    “我还数榻榻米上面的梗子,”千临涯说,“我数榻榻米有多少行,每一张都数,先数完了我的房间的,再数起居室的。”

    “你也太无聊了。”琉璃子说。

    “榻榻米上有多少梗,我就有多想你。”千临涯说。

    “那也不算多。”

    “我还数了茶枣里凝起来的茶粉团子,”千临涯说,“嗯,这个没有记多少数字,但我把家里存着的5大罐茶枣里的茶粉团子都拍散了,也算一个个数过了。”

    “庭院里的步石,加上榻榻米上的梗子,加上5罐茶枣里的茶粉团子,这些的数量加起来,大概就是我有多想你了。”

    “你说的这些,一点都不宏大,而且净是些无聊的事呢!”琉璃子环住他的腰,“这几天,你就这么无聊吗?”

    “听我说听我说,”千临涯说,“知道为什么我要数这些吗?”

    “为什么呢?”琉璃子歪头。

    “因为一停下来,就会想你,想你想到发疯,所以只好去数那些无聊的东西了,至少可以不那么想你。”

    琉璃子把头埋进了他胸口。

    “算你合格了。”

    千临涯又问:“琉璃子有多想我呢?”

    “哼,我才不要说。”

    “这样不是很不公平吗?我都说了。”

    琉璃子想了想,说:“就好像家里养的一只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狗,精心培养它,从小养到大,突然有一天,这条狗跑掉了,不知道去找哪里的野狗玩了,又想让它马上回家,又不想看到它臭烘烘的回家,又担心它出事了,又担心它被别的野狗拐跑了,就这样满脑子都是它的事,成天都在担心它,都没办法好好思考了……”

    千临涯静静听着,突然插了一句:“我就是那条狗?”

    “……你给我好好听着,”琉璃子拍了他一巴掌,继续说,“就因为很担心它,所以恨不得它干脆死在外面好了,这样就可以不那么牵挂了,然后千百年发誓,等再见了它,一定一脚把这条臭狗踢开,结果等再次见到它时,一下就扑到他怀里了,抱着再也不想松手。我就这么想你。”

    千临涯把她抱得更紧了。

    “琉璃子。”

    她推开他,没好气地说:“对啦,给你也带了生日礼物。”

    “是什么?”千临涯上下打量她,好像没什么其他地方可以装东西。

    难道她还真有个四次元胸袋?

    琉璃子稍微提起自己的白色连衣长裙裙摆:“你看。”

    千临涯低头看去,看见裙摆下露出的两条修长匀称的小腿,上面穿着的丝袜,却是一黑一白。

    “异色丝袜?!”

    顿时,他就不争气的boki了。

    “不是叫你看这个啦。”琉璃子双手像撸被单一样,撩起了更多裙子,直至露出了大腿之上的部分。

    只见,琉璃子两腿上的丝袜,都是吊带袜,只不过一黑一白。

    “琉璃子,你是个天才,”千临涯努力止住口水,“我又成功被你开发出了一种XP系统。”

    琉璃子露出困惑的眼神:“我只是早上起来,想穿吊带袜给你,但是试了很久,也没办法决定黑色和白色哪种颜色更好,所以干脆一样穿了一条,你说说,你喜欢哪种颜色?”

    千临涯摊开双手,站在世界的中心,朝天空呐喊:

    “黑白异色吊带袜是最棒的!”

    

http://www.android123.com.cn/22_22951/102127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