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 002.芜湖,起飞
    千临涯眯起了眼睛,视线越过清水刹那包着浅灰色封面的书本,盯着书后面的她的面容。

    少女光洁无瑕的脸好像倒映着整个夏天,然而嘴角勾起的一抹残虐微笑,好像是在春游时看到一只从树上掉下来的松鼠,半是开心、半是讥讽。

    她耳朵上带着蓝牙耳机,看来是丝毫没听到千临涯刚才说了什么。

    千临涯眯着眼看着她,良久,她都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一眼都没有往他这边看。

    逐渐千临涯开始思考,也许刚才真是一个误会。

    做人不该疑神疑鬼。

    仔细想想,他和清水流的当主之前素未谋面,好歹对方也是个茶人,应该做不出当面嘲讽这种没品的事。

    他转回头,开始专注于对付笔记。

    结果刚转过头,少女又开始读书上的句子了:

    “你身穿泳衣出现在快活的人群中,谁也叫不出你的名字,谁也说不清你为什么在这里,也没有人注意到你消失了。你是海滩人,沙子只把你的脚印保留几秒钟。”

    千临涯再次把头转向她。

    他很明确,她就是在嘲讽他!

    因为这句话和上一句根本不连贯!

    正在用饱含怒火的眼神盯住清水刹那的时候,对方取下了耳朵上的蓝牙耳机,一副关怀的表情问:

    “怎么了?照幽斋,你有话对我说吗?”

    “我没有话跟你说,道闲斋!”千临涯咬牙切齿地回答。

    “既然没有话对我说,那就请不要死死盯着我,抱歉,我对觊觎我美色的人的视线很敏感。”

    千临涯瞪出了大小眼,有点走音地说:“道闲斋,我怎么会觊觎你的美色?你是不是有些过分自恋了?”

    清水刹那单手将书本“啪”地合上,放在自己的校服裙上,双腿并拢,没有一丝缝隙。

    “这并不是自恋,这是基于我个人的生活经验锤炼而成的自我保护意识,照幽斋你这种随便的人,恐怕是不会懂的。”

    “我怎么就成了随便的人了?我简直就是世界上最专一的人,我走到哪儿,贞节牌坊就跟到哪儿,甩都甩不开。”

    清水刹那用一副看不可回收废物的眼神看着千临涯,说:“因为有人告诉过我仲夏茶会上你对我的评价,这几天稍微留意了一下你的新闻,我姑且对你还是有所了解的。有人拍到你在某个漫展上左拥右抱着好几个女生,评价你一句‘随便’没问题吧?”

    “?!”

    千临涯措手不及。

    该死,这个女人是从哪个旮旯里找到这种信息的?连他自己都没在网上看到过!

    “那是你的误会,所谓的左拥右抱,不过是女朋友和妹妹。”千临涯尝试解释。

    还有一个班长。为了班长大人的名誉着想,不提起来想必也没有关系。

    “啊,是吗?”清水刹那的语气就表示她对此一个字都不信,“从刚才开始,你一共盯了我90多秒,说不是觊觎我的美色,难道有别的什么解释吗?”

    “道闲斋,不要把人想得那么肤浅。”

    “前提是那人不肤浅,照幽斋。”

    确定了。

    清水刹那这个女人,就是在针对自己。

    千临涯看着清水刹那水晶般的眸子,心中燃起了战意。

    那么,现在就是茶人的战争了。

    凭借气场、魅力和口才,征服对手!

    千临涯缓缓说:“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我现在还沉浸在失恋的悲痛当中,对其他的女人一点心情都没有,觊觎你的美色纯属你的个人臆测。”

    清水刹那一本正经地说:“照幽斋,你恐怕逻辑并不是学得很好,你失恋了并不能证明你不会觊觎我的美色,相反,失恋还会让你更加变本加厉地觊觎我的美色。”

    千临涯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是吗?对于一般人或许是这样吧,但是我的前女友比道闲斋你好看3.5倍,你引以为傲的美色,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稀世珍宝,也无法填平我心中的沟壑呢。”

    清水刹那的眼睛眯了起来。

    她的身体不自觉地坐正了,衬衣的胸前部分,也随之膨胀起来。

    少女的身段虽然苗条,当她坐姿挺拔时也能看出来,她相当有料。

    看到自己的话终于让一直悠然的清水有了反应,千临涯有些洋洋得意。

    果然,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对自己相貌的侮辱,哪怕她是个修养深厚的茶人。

    美少女的愤怒比蟑螂飞起来还恐怖,如果是换做一般的高中生,在这种情况下,钻到地缝里去都心甘情愿。

    可千临涯是茶人啊。

    生气吧,生气吧,茶人的游戏规则,就是谁先破防谁就输咯!

    可是,当千临涯以为少女到了生气边缘时,却发现少女眯着眼,嘴角却露出一丝同样促狭的笑容:

    “啊啦,抱歉,一直在提你失恋的伤心事,那么请问照幽斋有没有考虑过,可能是因为你总是在觊觎我的美色,你的前女友桑才和你分手呢?”

    “嘭!”千临涯拳头捶在了桌上。

    一直“觊觎美色”“觊觎美色”的,千临涯终于被搞破防了!

    他怀疑,这是清水刹那的话术,一直不停地对他脑海中强行植入这个观点,不断施加暗示,一旦他心防放松,就会真的以为自己觊觎对方的美色!

    这是个高手!

    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

    仔细想想,自己如果一直跟着对方的节奏走,怎么都不可能赢的。

    “道闲斋,清水流也是很出名的武家茶道了,一直听闻以严肃、刚正文明,而道闲斋你又素有汉唐之风的美誉,想必不是在跟我胡搅蛮缠,我就当你是在考验我好了。”

    再次睁开眼,千临涯已经进入了心内心外皆明澈一片的境界。

    “是不是在考验呢?”清水刹那将书如同折扇般举在脸前,用起了故弄玄虚地问句。

    “如果你是在考验我的话,那我必须告诉你,我修持的茶道,讲究八风不动,称、讥、毁、誉、利、衰、苦、乐,都无法动摇我的内心,你说的无稽之谈,我可以当做没听见,请不要再打扰我学习了。”

    说完,千临涯转过头,拿起丢在桌上好久的笔,准备重新进入学习状态。

    这当然不是在避战,这只是他在稍显不利的情况下,强行打平,等到清水刹那没办法胡搅蛮缠的时候,他再重整旗鼓。

    可是清水刹那眯着眼看着他,却没有停战的意思。

    “早听说宗千家的茶道海纳百川,兼收并蓄,年轻的家元照幽斋也是年少有为,不惧强豪,可没想到的是,欺负人之后,刹那足足等了一天,都没等来他的道歉,实在是令人失望呢。”

    千临涯迷茫地眨了眨眼睛。

    我什么时候欺负人了?

    接着,小临涯上面的触感如同灼烧般传导到小腹上。

    难道她说的是那件事?

    那明明就是她先动的手!

    他再三确认,当时他站在过道一侧,虽然过道很窄,但也足够容纳两个人,无论怎么想,都是她清水刹那的臀部先靠过来的!

    这是赤裸裸的碰瓷行为!

    如果不是千临涯牙齿好,他的牙齿已经被他咬碎了。

    “我不懂,我有什么好道歉的。”

    “你居然厚颜无耻不道歉吗?啧啧,想不到声名赫赫的照幽斋,竟然是这样一个人。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可拙者今天却是有些失望了呢。”

    清水刹那语气恬淡得像在温柔地叙述一个故事。如果不是千临涯深知自己根本什么都没有做,绝对会被她骗到。

    “道闲斋,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今天没有做出过任何一件需要向别人道歉的事,相反,你倒是欠我一个解释。”

    “所以,你认为自己没错咯?”

    “事实如此。”

    “既然你如此恬不知耻,那说明我们的三观不合,所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不,放到哪个星球的三观,不可能歪到你这种程度。”千临涯说,“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觉得我该道歉?”

    清水刹那把手中的书放在一旁,双手放在膝盖上,再次挺直后背,胸前衬衣的扣子,居然产生了岌岌可危的态势。

    “刚才照幽斋说八风不动,拙者以为,拙者才是真正的八风不动,”她昂然说,“先前在仲夏茶会的时候,照幽斋当着十四家的面,指摘我的汉唐之风只是皮毛,而我从来没向你提出过抗议,今天一天,也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等你向我道歉,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八风不动呢?”

    “原来是说这个啊。”千临涯心虚起来。

    虽然当时语言有些暧昧难明,也不是针对她而去的,但这话传出去,多多少少对她有些影响。

    清水刹那继续说道:“同样都是17岁就继承家元之名,照幽斋贵人事忙,可能不清楚,我们两人,在茶道圈子里,可是一直被相提并论的,至少我也一直对你这个为数不多的同龄同行有着遥望,可你当着十四家的面,却公然说你不识我,多多少少有点令人失望呢。”

    千临涯摸了摸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有点紧张。

    清水刹那还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道:“照幽斋关于汉唐之风的那段论述,被大宗匠亲自下令,全文刊载在《侘》之上,我也拜读过,的确领悟很深,然而,我却莫名其妙充当了一次背景板,对于这件事,明知如此的照幽斋,却也没有向不认识的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茶人打一声招呼呢。”

    千临涯不住地低头,有点心虚。

    “那之后,我有不少的徒弟在学习茶道时向我询问,问我是否和照幽斋一起研讨过古流茶道,你的那些精辟见解是不是我们切磋之后的产物,而我,这样身份的一个老实茶人,总不能向他们说谎吧?我只能告诉他们,我还没有资格和照幽斋交流,他连认识都不认识拙者呢。”

    千临涯站起身说:“道闲斋,我错了。”

    清水刹那眯起了眼,非常不符合茶人身份地翘起腿,黑色丝袜上面的绝对领域部分,也暴露在裙子下方。

    “哦,照幽斋终于认为应该道歉了吗?”

    千临涯站在她面前,深吸一口气,说:“既然是我有错在先,那我就不该羞于认错。错就是错,不认错也不会变成对的。道闲斋,我现在郑重向你道歉。”

    他鞠了一躬,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在之前不了解你的情况下,我为了借机抒发自己的感想,虽然对你不了解,却也大发了一通感想。俗话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不该这么贸然评价你和你的茶道的,请谅解。”

    “咔嚓——”

    说完,千临涯就听到一声照相机的声音。

    他抬起头,却发现清水刹那正用两只手举着手机,对着自己拍照。

    “道闲斋?这是什么意思?”

    “照幽斋该不会觉得私下道歉就没事了吧?”清水刹那将双臂抱在怀里,手机趁机到胳膊下面,一脸理所当然地说,“你当着十四家的面欺负我,却只是偷偷对我一个人道歉,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可你不觉得对我有点不公平吗?”

    千临涯感觉比吃了苍蝇还难受:“你说得是,可你想用我的照片做什么?”

    “发到我的个人推特上。”清水刹那说,“把你今天道歉的事情告诉给我的徒弟们。”

    虽然难受,可也不是不能接受。

    千临涯之前可是当着十四家的面让她躺枪了,按照对等消弭影响原则,他应该挨家挨户去解释道歉示众,只是被挂推特而已,还算是轻的。

    不过今天虽然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喷,但能和清水流这位久未谋面、却同样是艰难起家的茶人认识,同时解除误会,也不算是坏事。

    “那么,我们握手言和吧。”千临涯看着她的眼睛,主动对她伸出了手。

    看着他伸过来的手,少女却缩得更远了。

    “还说不是觊觎我的美色?”

    “故意的?握手你总不会不知道吧?”

    少女看上去十分勉强的、但还是伸出了手,用手指的部分,轻轻放在了千临涯的手心。

    “以后请多指教。”

    “我这边也是。”

    可能是千临涯的错觉,感觉清水刹那脸上有些发红。

    少女柔嫩的手指,轻轻抓住他的手心,打了两晃。

    几乎是毫无征兆的、今天本来还算安分的【强欲】,不知道出于什么机制,突然又开始运转了。

    一股莫名的气流,从下升腾了起来。

    站着的千临涯,正对着坐着的清水刹那的脸,弹射起飞了。

    清水刹那顿时瞪大了双眼。

    那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和世界观崩塌重构才会有的迷惘。

    

http://www.android123.com.cn/22_22951/102127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