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 012.你的照片,我有用
    粉红色的信封,上面用红色的水笔画着一个小小的爱心,像躲在角落暗中窥探的少女。

    抱着接受恶作剧的心态拆开信封,展开信纸一看……还真是情书。

    约他黄昏时在中庭见面,没有署名,除了圆圆的字体可以看出写信人是女生,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千临涯往右边看了一眼。柔顺的长发披散、脸埋在胳膊中,只露出一只漆黑修长睫毛的紧闭的眼,清水刹那正在午睡中。

    今天是偶数日,偶数日的清水不去食堂。也就是说,她是坐在自己座位上孤零零吃完便当的。

    完全有作案时间。

    不过,怎么想都不可能吧。

    清水刹那偏了偏头,露出更多光洁白皙的侧脸,挺翘的鼻尖刚好冲着千临涯的方向。

    从这个角度看,她的可爱程度如同怀抱着球撞飞11个人后直接把足球放到对方球门里——可爱到严重犯规。

    千临涯默默掏出手机,调整好焦距后,对准清水刹那——

    “咔嚓。”

    手机镜头里,清水刹那的眼睛睁开了。

    宁静的眼波中,荡漾起了一丝涟漪。

    “照幽斋,你在做什么?”

    “保持对等威慑。”

    这么说着,他手指微动,“咔嚓”一声,又把睁着眼睛的清水拍了一张。

    用双指放大屏幕,她刚才压过的头发有点炸毛,看上去略呆萌。

    “威慑?什么威慑?”清水用手支着侧脸,双腿交叠,一脸商谈似的看着千临涯。

    今天她穿着丹尼尔系数不高的黑色连裤袜,双腿看上去更完美了。

    “泳池边,你偷拍了一张我的照片对吧?”

    “没错。”

    “现在我也有一张你的照片。”

    “嗯哼?”

    千临涯带着淡淡微笑说:“如果你再敢用我的照片蹭热度,我就用你的照片把热度蹭回来。”

    “那样不就好像夫妻营业了吗?”清水刹那看上去不仅不慌,翘起来的脚还一晃一晃的,看上去饶有兴致的样子。

    “没错啊,大家一起告别异性粉。”

    “怎么想,都还是你比较亏吧?”

    “不要紧的,我又没指望靠推特的粉丝刷声望。”

    清水刹那的唇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说是在笑又太冷淡,眼神里还微带嘲讽。

    千临涯继续说:“而且,据说我的后援会战斗力很强,如果我发了你的照片,恐怕你要被网络暴力一段时间了。”

    “哦。”清水刹那的回答简洁到让人牙根发痒。

    “所以你明白了吗?”千临涯裁剪好清水刹那照片,熄灭了手机屏幕。

    “明白什么?”

    “不要再蹭我的名字了。”

    “哈——”清水刹那用手心挡在嘴巴前,小小地打了个呵欠,“我没有打算拿你的**照蹭热度哦。”

    “那你偷拍我的照片是拿来做什么的?”

    “当然是拿来用的。”

    千临涯的手机掉到了他的双腿之间,他的双手略微慌乱地找到它捡了起来。

    “用?”

    “嗯啊。”清水刹那认真的点了点头,“每天睡前。”

    “睡前?”

    “你的照片很好用,每次用过后,都神清气爽。”

    清水刹那把手臂弯曲,放在脑后舒展了一番,胸前的衣服布料发出“咔咔”的危险响声,同时绽放出一个惊心动魄的曲线。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现在很舒服。

    “神清?还气爽?”千临涯觉得自己的表情应该很扭曲。

    “翻过我的推特没?之前都是用你视频里截图打印出来的那张,露鼻孔的。”清水好心继续解释道。

    “……”

    千临涯觉得她的XP系统有点怪。

    这是女生的世界吗?

    感觉踏进了未知世界一样恐怖。

    “兴奋了吗?”清水刹那不怀好意地把视线放低,看到千临涯用手机挡起来的地方。

    “……”

    这种时候他能说什么呢?

    他只觉得惊悚。

    但小临涯确实是兴奋起来了。

    “兴奋了。”清水刹那眯起了眼睛,眯着的那弯眼睛缝隙里闪烁着光亮。

    “我和它不是一条心的。”千临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想看看我是怎么用的吗?”她用眼睛的上缘盯着千临涯,鬼鬼祟祟的。

    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会儿,非常令人自豪地没有说出“想看”的话。

    可是也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那就给你看看吧。”

    清水刹那灵活地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手指如闪电般在屏幕上跃动,过了一会儿,她把手机递了过来。

    “喏。”

    她的手机是老款的智能机,整机的规模很小巧,从屏幕上的划痕看已经很旧了,但外面好生套着兔子造型的粉色手机壳,还挂着“叮叮当当”作响的手机链。

    千临涯凑了过去,他看到,屏幕上,是用A4打印纸彩色打印出来的自己的照片,如清水刹那所说,确实是她放在推特上的那一张。

    只不过,这张彩印照片放置的位置,和千临涯所想的有些不同——它被贴在一个……飞镖盘上。

    A4打印纸上,自己完美的面容好几处都被戳出了小小的洞,最过分的是,在照片的中心位置,也就是千临涯的鼻尖上,牢牢地钉着一枚飞镖。

    千临涯:“……”

    “就是这样用的。这张照片已经腻了,刚好可以换一张了。”

    哦,这就是所谓的“用”啊!

    他就知道是这样!

    “呼、呼呼、呼呼呼……”

    轻微的喘气声从清水那边传来。

    千临涯抬头看过去,看到少女的两弯眼睛眯成了缝,黑色的睫毛颤抖着。

    她把半张脸隐藏在双手下,身体颤抖着。

    应该是在笑吧。

    清水刹那笑得并不熟练。

    可那并不代表她不欠揍。

    千临涯眯着眼睛问:“有哪里好笑的吗?你知道这叫做什么吗?中国有个作家叫鲁迅,他对你这种行为进行了精确的形容,你这就叫做阿Q精神。”

    清水刹那放下双手,将双手放在膝盖上,脸上的笑意已经逐渐收敛,迅速变得庄重起来。

    “精神胜利至少也是一种胜利,照幽斋,至今为止,好像除了我不在场的情况,我们所有的交锋都是我的胜利呢。”

    千临涯露出惊讶的神色:“我们交锋过?什么时候?在哪里?抱歉我没印象了,道闲斋,是不是你有什么误会啊?”

    清水刹那又露出了那种“自欺欺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的表情,语气淡泊地说:“承认输了也是一种美德,照幽斋。”

    “诚实更是一种美德。”

    “是吗?我以为,茶人的交锋,就是用魅力征服对手,照幽斋你觉得如何?”

    “这我姑且是同意的。”

    “那么,你至少对我竖起旗杆3次,对吧?”

    “……”

    清水刹那一脸得胜的笑容:“那就代表被我魅力征服了3次。照幽斋,你现在肯承认自己的失败了么?”

    “哪有这样算的!”

    清水刹那施施然站起身,如同公主提起裙摆一般,优雅而不着痕迹地抹平裙子上的褶皱,迈开被连裤袜紧实包裹住的双腿,飘然出门去了。

    好像是去洗手间的方向。

    这个女人,单方面宣布自己胜利后,就一句话不跟他说了!

    一点都不留给他翻盘的机会!

    这是个胜负欲强到可怕的女人!而且是个胜负欲超强的同时,连廉耻心都可以抹消掉的下流女人!

    在碰见清水刹那之前,千临涯都不知道自己能对一个女人讨厌得这么牙根发痒的。

    好在,他还握有逆转胜负的方程式。

    ……

    放课后。

    千临涯胳膊下夹着一本《看不见的城市》,来到了面具占卜社的活动教室。

    从教职员室那里借来了钥匙——指导老师是一位老得好像要随时就地退休的老妇人,外表看上去特别和善,短短沟通了几句,他就成功取到了钥匙。

    打开社团的门,被拘禁了一天的浑浊空气汹涌而出。

    推开窗户,从外面进来的风吹起了窗帘,把窗帘自己用自己打了个结后,他侧耳倾听了一下操场上传来的热闹声音。

    把盖在水晶球上装模作样的红布掀开,又用红布擦了擦上面粘上的细小的毛绒绒的东西,哈着气擦干净后,他把书放在了桌上。

    这是本随意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因为卡尔维诺这个名字让他眼熟,好像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而刚好这本书又有日译本孤零零地空闲在那里,他就借来了。

    走到挂满面具的墙边,一个个清点着面具的数量,最后,还是拿起了昨天戴过的熊猫头。

    戴上后,他坐回到桌前。

    翻开书,时钟的声音安静均匀地响起。

    昨天清水刹那说过,她还会来。

    他在这里等。

    清水不知道他是这个社的社长,也不知道看似人畜无害的熊猫头底下,其实是她的宿敌。

    那么,就到了我的回合了,清水!

    千临涯在面具底下“桀桀”地笑了起来。

    很快他止住了笑。

    面具果然有释放心中黑暗的效果。

    此时,风从梧桐树间吹过,少女裙角扬起。

    此时是放课后的时分,少女站在中庭显眼的位置——就是那棵大树下方,等待着今天刚被投递过粉色信件的男生。

    她的同班们躲在不远处的长椅上,在心中为她暗暗声援。

    少女眼波流动,男生并没有出现在她期盼的任何位置。

    【以下为防盗内容,稍后替换】凡炙茶,慎勿于风烬间炙,熛焰如钻,使凉炎不均。特以逼火,屡其翻正,候炮出培塿状蟆背,然后去火五寸。卷而舒,则本其始,又炙之。若火干者,以气熟止;日干者,以柔止。

    其始,若茶之至嫩者,蒸罢热捣,叶烂而芽笋存焉。假以力者,持千钧杵亦不之烂,如漆科珠,壮士接之,不能驻其指。及就,则似无穰骨也。炙之,则其节若倪倪如婴儿之臂耳。既而,承热用纸囊贮之,精华之气无所散越,候寒末之。

    其火,用炭,次用劲薪。其炭曾经燔炙为膻腻所及,及膏木、败器,不用之。古人有劳薪之昧,信哉!

    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久食,令人有颈疾。又水流于山谷者,澄浸不泄,自火天至霜郊以前,或潜龙蓄毒于其间,饮者可决之,以流其恶,使新泉涓涓然,酌之。其江水,取去人远者。井,取汲多者。

    其沸,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已上,水老,不可食也。初沸,则水合量,调之以盐味,谓弃其啜余,无乃□□(此处缺两字)而钟其一味乎,第二沸,出水一瓢,以竹环激汤心,则量末当中心而下。有顷,势若奔涛溅沫,以所出水止之,而育其华也。

    凡酌至诸碗,令沫饽均。沫饽,汤之华也。华之薄者曰沫,厚者曰饽,轻细者曰花,花,如枣花漂漂然于环池之上;又如回潭曲渚青萍之始生;又如晴天爽朗,有浮云鳞然。其沫者,若绿钱浮于水湄;又如菊英堕于樽俎之中。饽者,以滓煮之,及沸,则重华累沫,皤皤然若积雪耳。《荈赋》所谓“焕如积雪,烨若春”,有之。

    第一煮沸水,弃其上有水膜如黑云母,饮之则其味不正。其第一者为隽永,或留熟盂以贮之,以备育华救沸之用,诸第一与第二、第三碗次之,第四、第五碗外,非渴甚莫之饮。凡煮水一升,酌分五碗,乘热连饮之。以重浊凝其下,精英浮其上。如冷,则精英随气而竭,饮啜不消亦然矣。

    茶性俭,不宜广,广则其味黯澹。且如一满碗,啜半而味寡,况其广乎!其色缃也,其馨也。其味甘,槚也;不甘而苦,荈也;啜苦咽甘,茶也。

    【译文】

    炙茶(饼)时候,千万不能在有风的地方,因为风吹的影响,会使火焰太急,而使得茶在烤炙时候不能均匀受热而影响质量。只能用慢火来烤,反复炙烤正反面几次,等茶饼表面烤出象小土坡或蛤蟆背一样的泡沫时候,然后将火焰压小一点,目测为五寸左右。等烤过这个程度之后,则要看烘焙茶饼时候的情况,再判定炙烤什么时候停止。倘若茶饼是用火烘焙干的,要等到闻到茶香时候停止;倘若是太阳晒干的,那么等茶饼烤软时候停止。

    

http://www.android123.com.cn/22_22951/102127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