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 025.新妻感太强
    菊池家和想象中不太一样,高耸华丽的房屋外形,雕梁画栋,美轮美奂,像个小型罗马宫殿,房子外的石板小路加上种着郁郁葱葱园艺的院落,逼格比無待庵高出不知道多少倍。

    “赶紧进去吧。”菊池麻理笑吟吟地招呼着千临涯。

    他从车上抱了一只箱子,和菊池麻理一道走进她们家的院子。

    今日的菊池杏奈显得更加风情了,此时站在大门口,门内灯火通明,暖黄色的光打到她肩上,照亮穿着露肩装的少妇,胳膊白皙,脸上有简单妆容,比菊池麻理更像站在门口等待丈夫归家的新婚少妇。

    千临涯看了两眼她的脸就不敢看了,感觉越来越怕。

    “进来吧。”看到千临涯后,她笑着闪开身子,让他们进门。

    她没有问之前他被混混追杀的事,也没有说她是怎么把两个女生接回家的。

    “失礼了。”

    千临涯进门。

    把箱子按照杏奈的指引,放到楼上杂货间后,他顺便打量了一番这间房子,暗中啧啧称奇。

    这里表面上看上去是个一户建,可是里面装修的华丽程度和高档公寓没有区别,规格直逼别墅。

    上下两层楼,对于寸土寸金的东京来说,单层的面积就大得吓人。

    一楼进门玄关木质地板架高,穿过走廊往左是客餐厅,隔出来一个开放式厨房,往前是休闲阳台,往右是带浴池和桑拿的浴室洗手间。

    二楼三间卧室,两个卧室都带衣帽间;主次卧之间是小洗手间,客卧往右还有一间书房兼娱乐室,再往前是晾晒阳台。

    通过楼梯上顶楼,还有个小花园。

    简简单单转了一圈后,他晕了。

    餐厅里,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放好了,菊池杏奈一副很洒脱的样子邀请他和梦叶入座吃饭。

    坐定后,千临涯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鳗鱼放进嘴里,眼睛亮了起来。

    “这个真好吃,是你做的吗?”

    “对啊。”杏奈单手支撑着脸,同时笑吟吟地看着他,“是嘴巴甜,还是真有这么好吃?”

    “真的好吃。”千临涯低头扒了一口饭。

    “怎么样?作为新娘的话,手艺都不赖吧?”菊池杏奈眨了眨眼。

    菊池麻理推了她母亲一把:“妈,不要戏弄临涯同学!”

    “哟,都开始叫上名字了?唔,好吧,我纠正一下刚才的说法,不是我一个人做的,麻理也帮了我一点。”

    “只帮了……一点点,算是打下手……”菊池麻理缩起肩膀,低头含羞道。

    “不错。”千临涯由衷夸奖。

    “以后会成为一个好新娘的。”菊池杏奈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梦叶闷头吃饭。

    千临涯岔开话题说:“不过,杏奈阿姨,真的感谢你收留我们兄妹俩。”

    “谢什么?没什么的,家里这么大,再住两个进来也无所谓,空着也是空着,”菊池杏奈很洒脱地说,“对了,反正我们家也没有男人,你们兄妹俩就住在我家如何?住一年,或者直接住到高中毕业都没问题。”

    千临涯放下碗,很端正地坐直身子:“怎敢如此叨扰?”

    菊池杏奈一巴掌拍在他背上,笑着说:“不用这么紧张的,麻理巴不得你一直住在我家。”

    “妈!”

    ……

    吃过饭,菊池麻理收拾餐具,本来梦叶也想帮忙,却被杏奈按了下去,她闲不住,只好到客房收拾行李了。

    餐桌上只剩下杏奈和千临涯两人。

    “所以,下午是怎么回事?”杏奈盯着他的眼睛。

    “你知不知道三井拓也?”千临涯问。

    “听说过。”杏奈点头。

    “他家里的情况你熟悉吗?”

    “只在家长会上见过他妈妈。”杏奈回答道。

    “我得罪他了,被他找了一群混混找茬。”千临涯解释说,“还是怪我有点大意,没有料到他这么快就找到打手了,差点连累麻理和梦叶。对了,他真是三井家的吗?”

    “没有问你这个,麻理和梦叶不是都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吗?我关心的是,你没有受伤吧?”菊池杏奈忧心忡忡地问,“刚才我已经跟校长打了招呼,但因为是校外,他们也不能一直盯着。”

    千临涯胸口忽然涌出一股暖意。

    “还好,没受伤。”

    “没有被混混们逮住?”

    “逃出来了。”千临涯回答。

    当然他不能说把那群人都打趴下了。

    “那些混混们倒没什么,很容易对付,我估计今天之后,就不会再有不开眼的家伙敢找我麻烦。我担心的是,三井拓也的亲爱老爹又是什么大人物,要是他一直折腾,我怕我没有那么多精力跟他耗。”千临涯说。

    菊池杏奈笑吟吟地看着他:“怎么?学会害怕了?之前不是连首相都敢不怕,现在怎么倒怕起一个小小的三井来了?”

    “咳咳,”千临涯有点脸红道,“以前确实是有些胡闹。以前我以为,我的胡闹不会牵连其他人,我可以一个人承担,但现在我发现,不是这样的。”

    他接着说:“如果我没有碰巧和梦叶、麻理一起回来,她们两个女生被混混们抓住了,后果我难以想象,”

    然后,他总结道:“有了想要守护的人,就是有了软肋,就没办法随心所欲了。”

    菊池杏奈回头望了一眼厨房,说:“可惜刚才的话麻理没有听到。”

    她又回过头说:“别怕,三井那小子,他爹就是三井旗下一家地方分行的行长,不是多重量级的人物。”

    分行的行长,这要是放到一般人那里,也是相当重量级的人物了。

    “我的公司和他们银行没有业务合作,但我会和三井的家长联系,适当地点一点他。你放心,如果三井干了什么出格的事,不管他找了哪个打手帮忙,我在警察署的朋友都会帮我挖出来,到时候肯定够他小子喝一壶,让他好好领教一下法治社会是怎么运行的。你接下来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一定、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千临涯心中更暖了。

    自打穿越以来,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扛,债都是一个人背,架都是一个人打。

    从来没有体会过,有人帮自己把担子扛下来的感觉,从来没人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帮你解决,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这种感觉,久违了。

    “杏奈阿姨,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你小子要是真觉得我好,就不要叫我阿姨了!”杏奈假装生气地拍了一巴掌,接着,手就放在他肩膀上不动了,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你还是这个年纪,就背负了这么多,之前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千临涯仰头回想了一下,认真回答道:“其实还好。”

    杏奈说:“其实你肯定也想跟谁撒娇吧?”

    “那倒没有。”

    杏奈一把把他拉到自己怀里,抚摸着他的头发:“想撒娇的话,在我这里尽情撒娇也没关系的。”

    千临涯一时无防备,被拉过去埋了起来,他急忙按着桌子,浮出水面透了口气:“杏奈阿姨!”

    杏奈放肆地笑了:“卡哇伊!”

    他搬着凳子往后挪了一米,确定和这位熟女猛兽相隔足够的安全距离后,才安定下来。

    “而且现在你经手的茶碗都卖出这个价了,不趁着你脆弱的时候攻陷你,我就不配做大阪商人!”

    好,不配是“大阪商人一怒,天下诸侯借惊”的大阪商人!千临涯摸了摸额头。很难不擦汗。

    “曜变天目送给你好吧?”

    “真的吗?”杏奈眼睛亮了。

    “假的。我考虑了一下,果然还是从长计议。”

    “切。”

    杏奈翘起腿,发出不屑的声音。

    千临涯又问:“对了,您知道,清水家吗?”

    “清水流的茶道吗?略有耳闻。”杏奈侃侃道,“他们家是家传茶道,元祖清水道闲是仙台藩的茶头,后来分封了领地,家族世袭都是茶人。怎么了?”

    “据说,现在清水家的家元,是一个小姑娘?”千临涯试探性地问道。

    “没错啊,原来你不知道吗?”杏奈说,“你们一直被合称为‘双璧’,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对方呢。”

    “‘双璧’?!这是什么说法?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是吗?因为你们年纪差不多大,又都是流派的家元,还都很出色,所以被称为‘双璧’很正常吧?以前《侘》刊上面,都是把你们两人相提并论的。”

    “是吗?”千临涯忽然想起来,这件事好像清水刹那也提过。

    “所以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情侣来着。”

    “???”

    看着千临涯的表情,菊池杏奈笑着说:“而且我还以为你们是家族之间已经订婚的那种。当然,这是认识你之前的猜测,认识你之后就知道不是了。”

    “???”千临涯越听越觉得离谱。

    “干嘛一副这种表情?我想茶人圈子里,很多人都会有这种误会,毕竟你们同镜率太高了。”菊池杏奈说,“你弄一个野点茶会,她就搞一个百家斗茶,很难不让人把你们联系在一起。”

    “百家斗茶又是什么?”千临涯终于开口问。

    “就是……唉,解释起来太复杂,回头你找专业人士问问吧。”菊池杏奈说,“对了,怎么突然又对清水家开始好奇了?”

    “因为……最近受到了道闲斋的许多关照,”说到这句话,很多记忆碎片从脑海里飞出来,都是不能见人的那种,“他们家好像在东京有不少产业?”

    “没错,毕竟是一个分支很广的大家族,经营模式也很传统,”菊池杏奈说,“那个女孩主持这么大一个家族,估计也很辛苦,毕竟从来没听说过女性做家元的事。”

    “是吗?”因为他很早就接触了清水刹那,对于女性做家元这件事没有什么奇怪的。

    但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没听说过女性做家元。

    家元即是流派的宗主和家族的族长,在花道、艺妓行业等女性占主体的行业里,还是有女性做家元的,但茶道这种目前还是由男性占主导地位的领域,女性家元就闻所未闻。

    男性主导,这一点在茶道家族的法名传承上,体现得尤为突出。

    茶道家族的法名,都是历代传承的,比如里千家的千玄房,法名“宗室”,之后历代家元都叫宗室。

    大宗匠千玄房担任家元的时候,也叫“千宗室”,而在他卸任家元后,把原本名字里的“玄”加进来,名字就改成了“千玄房”。

    再比如,宗千家的始祖是宗拙,所以当千临涯20岁之后,也会被人称作“宗拙”。

    所以说对于茶人来说,名字其实不重要,一直在变,真正标记他们茶人独特身份的,是“号”,照幽斋、坐忘斋、不彻斋、而妙斋……他们的号是不会变的。

    清水刹那,则是特例中的特例,这在名字上就能体现出来。

    “道闲”的法名是代代继承的,而她作为一个女性,名字叫“道闲”显然不成体统,所以,“道闲”就成了道号。

    通过名字,千临涯有些理解清水刹那的不易了。

    “我了解了,”千临涯说,“难怪感觉她对我……很亲切。”

    “你见到她了?”

    “她坐我座位旁边。”

    菊池杏奈微微瞪大眼睛:“哇,电视剧一样的情节,说你们不会发生点什么都没人信。不过,光从事迹上看,她就不是一个简单女人,可不要随便掉到女生的陷阱中了哦!”

    “杏奈阿姨,不要再奚落我了。”

    “都说了不要叫我阿姨!”

    ……

    和杏奈聊完之后,千临涯上楼和梦叶一起收拾房间。

    二楼的客房和活动室,分别被分配给了梦叶和千临涯。梦叶一直想要让哥哥睡客房,但千临涯总觉得活动室更令人自在,强烈要求住活动室,于是房间便这么定了。

    兄妹俩在菊池母女的帮助下,总算是把房间收拾好,杂物也都摆放整齐,一时间,竟有了宾至如归的感受。

    千临涯看了眼时间,晚上9点30分。

    夜跑的时间还足够,于是跟菊池母女打了声招呼,换上衣服就出门了。

    神乐坂这边的地形他不是很熟,最终只是绕着小范围跑了几圈,也不知道跑了多远,流了一身汗,但因为没办法放开跑,总觉得没有跑爽快。

    如果确定在这边住的时间长,应该早日把地形摸透,这样就可以尽情地跑不担心迷路了。

    运动足够后,他回到菊池家,掏出杏奈给他准备的备用钥匙开了门。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二楼的所有房门都紧闭,梦叶和麻理好像在客房里聊天,他悄悄回自己房间,取了换洗衣服,就三步两步到一楼,“哗啦啦”打开了拥有浴池和桑拿房的豪华桑拿房的房门。

    打开门,菊池杏奈正站在那里。

    她显然是刚刚出浴,头发被浴巾包起来,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洁白的身上沾满水珠,腾腾冒着热气。

    千临涯瞪大了眼睛。

    菊池杏奈迟钝地转头,看到是千临涯后,低头向下看去……然后,脸上露出一个满意而促狭的笑容。

    “小鬼头。”

    她一点都没有为自己遮挡的意思,也没有责备,只是用极轻的语气吐出三个字。

    “啪!”

    千临涯猛地关上了浴室的门,“咚咚咚”朝二楼跑去,锁好自己的房门,不顾满头大汗,钻进了自己刚铺好的新鲜被窝。

    “啊啊啊啊啊啊啊!”

    躲在被窝里,千临涯发出大叫试图缓解内心的尴尬。

    看来菊池家,不是久留之地。

    

http://www.android123.com.cn/22_22951/102127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