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在东京成为令和茶圣 > 026.会向瑶台月下逢
    楼梯响起了登楼声。

    听到“沙沙”的响声,可以想象,裹在空气棉拖鞋里的成熟女性双脚,如何地踩在柔软的地毯垫上。

    那脚步声停在了千临涯的房间门口,似乎是在犹豫是否要敲门。

    一道光出现在漆黑的房间内。

    千临涯躺在床上,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

    房间里,两人呼吸相闻。站在门口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关上了房门。

    房间外,脚步声轻轻离去。

    千临涯松了一口气。

    不愧是成熟的女人,段位太高了。

    即使是他,刚才在浴室看到全身零装备的夫人时,还是尴尬到家了。

    可她却一副把他当小孩看待的样子,只是笑骂一句,就轻轻揭过了这件事。

    即使他比她都要高一个头。

    发生了那种事,说不把她当女人看是不现实的,至少在那一刻是把她当女人看了。

    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她。

    躺下后很快就迷迷糊糊起来,汗水也干在了身上。

    等到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四周黑咕隆咚漆黑一片,身上酸痛得厉害。

    从床铺上爬起来,跌跌撞撞推开房门,之前亮着的廊灯已经熄灭了,现在整个房间,只有楼下落地窗外透进来的皎洁月光。

    可能是汗水干掉后留下了盐分,后背不太舒服,伸手挠着痒,千临涯走进二楼卫生间,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

    智能马桶感应到重量后,发出“哗啦啦”的机械运作声。

    时间流逝。

    洗脸池连通着的下水道,发出莫名的空洞声音。

    根本尿不出来。

    晨间boki这种现象,其实并不一定出现在晨间,只要睡醒了都有可能出现。

    回想起来,刚才确实也做了一些很鬼畜的梦,但具体内容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一句印象深刻的台词“麻理是从这里出来的吧?!”

    所以,尿不出来。

    枯坐在陌生的马桶上,千临涯感觉人生充满荒谬感。

    他努力探寻这种荒谬感的来源,这才发现,原来是因为自己没有开灯。

    人已经坐在马桶上,自然不可能舍马桶而又去开灯,于是他只好这么坐着。

    即使是菊池家的房子,洗手间也继承了东京一脉相承的小户型,洗手间没有窗户,四周暗暗的。

    这么说来,《暗店街》只是前世在王小波的里听说过,没有看过原作。

    明天去图书馆看看,有没有《暗店街》,借一本来看看吧。

    正在发怔之时,门外响起光脚踩在地板上的“咚咚”声。

    千临涯此时还在思考人生,完全没有意识到门外的脚步声意味着什么。

    “咔嚓。”

    门打开,一个莽撞的身影闯进来。

    千临涯悠悠抬头。

    接着门外透进来的月光,他看到,一个黑黢黢的身影,正对着他背转身来。

    衣服和皮肤摩擦发出响声。

    “??”

    千临涯还在发愣间,事态已经朝着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了。

    “!!”

    腿上落下一股并不沉重的重量。

    “……”

    “嗯?”

    千临涯听到,前方传来小小的惊呼。

    是菊池麻理的声音。

    千临涯稍微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三种可能性中,最不可怕的那一个。

    然而现在不是庆幸的时候!

    少女移动了一下身体,似乎在感受,为何今天的马桶,坐感如此不对?

    “嗯!!”

    终于,她发现原因了。

    “sen——唔!”

    刚刚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声音,少女的嘴巴就被一双大手从后面包抄上来,紧紧捂住。

    “嘘!——”

    犯人在身后发出禁声的警示。

    一开始少女还在拼命挣扎,但随后慢慢冷静下来。

    她的身体从僵硬的一团雪坨子,逐渐软化下来,最后几乎是倒在犯人的怀里,浑身滚烫。

    千临涯正准备推开少女时,洗手间外又出现了状况。

    “咔嚓-吱呀——”

    轻微的响声,某扇门被打开了。

    熟悉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千临涯感受到,自己怀里的少女,又变成了一块硬邦邦的冰坨子。

    他此时也是欲哭无泪——为什么大家竟能如此不约而同??

    【请支持正版阅读】

    《神农食经》:“荼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

    周公《尔雅》:“槚,苦荼”。(荼,读音同“徒”,此处是茶的异体字。)

    《广雅》云:“荆巴间采叶作饼,叶老者,饼成以米膏出之。欲煮茗饮,先炙令赤色,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葱、姜、桔子芼之。其饮醒酒,令人不眠。”(芼,读音同“茂”,指可供食用的野菜或水草,这里引申为将葱、姜、桔子加进去作成醒酒的汤。)

    《晏子春秋》:“婴相齐景公时,食脱粟之饭,炙三戈五卯茗菜而已。”(这里是说晏婴的日常饮食中有茶。三戈五卯不知是什么意思,可能是字有误,大概是说饮食简单。)

    司马相如《凡将篇》:“乌啄桔梗芫华,款冬贝母木蘖蒌,芩草芍药桂漏芦,蜚廉雚菌荈诧,白敛白芷菖蒲,芒消莞椒茱萸。”(蘖,读音同“聂”,树木砍去后从残存茎根上长出的新芽,泛指植物近根处长出的分枝。芩,读音同“琴”,多年生草本植物,叶对生,花淡紫色,或带青白色,根长大,色深黄,可入药。雚,读音同“惯”,芄读音同“完”兰,一种草。)

    《方言》:“蜀西南人谓茶曰葭。”(葭,读音同“家”,本意是初生的芦苇。)

    《三国志·吴志·韦曜传》:“孙皓每飨宴坐席,无不率以七胜为限。虽不尽入口,皆浇灌取尽,曜饮酒不过二升,皓初礼异,密赐茶荈以代酒。”(飨,读音同“响”,用酒食招待客人。这里说孙皓宴饮时候,要求在座的都得干七杯酒。韦曜酒量不济,孙皓出于对他的礼遇,偷偷用茶来换成酒让他喝。因为古代的酒为绿色,所以表面上看不出来。)

    《晋中兴书》:陆纳为吴兴太守时,卫将军谢安尝欲诣纳,纳兄子俶怪纳无所备,不敢问之,乃私蓄十数人馔。安既至,所设唯茶果而已。俶遂陈盛馔,珍羞必具。及安去,纳杖俶四十,云:“汝既不能光益叔,奈何秽吾素业?”

    (这里比较有意思,说的是谢安要造访陆纳。陆纳的侄子陆俶心里想,谢安那么出名的人物,还是长官,不见叔叔置办酒菜,于是自己偷偷地置办了十几个人的饭菜。谢安到了,陆纳仅仅有些茶果。于是陆俶看到后,就把置办的饭菜头端上来了,都是山珍海味。等到谢安走了以后,陆纳打了陆俶四十杖,说:“你既然不能在学问和仕途上给我添点脸面,又怎么能让我的清誉受损呢?”)

    《晋书》:“桓温为扬州牧,性俭,每宴饮,唯下七奠,柈茶果而已。”(奠,祭品。这里引申为吃得很少。)

    《搜神记》:“夏侯恺因疾死,宗人字苟奴,察见鬼神,见恺来收马,并病其妻,著平上帻单衣入,坐生时西壁大床,就人觅茶饮。”(这里记载的神怪异志,说的是夏侯恺因病死,他宗族里有个叫夏侯苟奴的能看见鬼魂,就看到他回家收马,还责骂他的妻子,穿着平时的单褂,坐在生前房子西侧的大床上,要人找茶来给他喝。)

    刘琨《与兄子南兖州刺史演书》云:“前得安州干姜一斤、桂一斤、黄芩一斤,皆所须也,吾体中溃闷,常仰真茶,汝可置之。”(从这里看,晋朝喝茶时候要添加姜、桂、黄芩。)

    傅咸《司隶教》曰:“闻南方有以困蜀妪作茶粥卖,为帘事打破其器具。又卖饼于市,而禁茶粥以蜀姥何哉!”

    《神异记》:“馀姚人虞洪入山采茗,遇一道士牵三青牛,引洪至瀑布山曰:‘予丹丘子也。闻子善具饮,常思见惠。山中有大茗可以相给,祈子他日有瓯牺之余,乞相遗也。’因立奠祀。后常令家人入山,获大茗焉。”

    左思《娇女诗》:“吾家有娇女,皎皎颇白皙。小字为纨素,口齿自清历。有姊字惠芳,眉目粲如画。驰骛翔园林,果下皆生摘。贪华风雨中,倏忽数百适。心为茶荈剧,吹嘘对鼎钅历。”(钅历,古字,未能查出,不知是什么意思。)

    张载《登成都楼诗》云:“借问扬子舍,想见长卿庐。程卓累千金,骄侈拟五侯。门有连骑客,翠带腰吴钩。鼎食随时进,百和妙且殊。披林采秋桔,临江钓春鱼。黑子过龙醢,吴馔逾蟹蝑。芳荼冠六清,溢味播九区。人生苟安乐,兹土聊可娱。”

    傅巽《七诲》:“蒲桃、宛柰,齐柿、燕栗,恒阳黄梨,巫山朱桔,南中荼子,西极石蜜。”

    弘君举《食檄》:“寒温既毕,应下霜华之茗,三爵而终,应下诸蔗、木瓜、元李、杨梅、五味橄榄、悬豹、葵羹各一杯。孙楚歌:‘茱萸出芳树颠,鲤鱼出洛水泉,白盐出河东,美豉出鲁渊。姜桂茶荈出巴蜀,椒橘、木兰出高山,蓼苏出沟渠,精稗出中田。’”

    华佗《食论》:“苦茶久食益意思。”(长期坚持喝苦茶有助于头脑灵活。)

    壶居士《食忌》:“苦茶久食羽化。与韭同食,令人体重。”(这个人又认为多喝苦茶又对身体健康不利,而且不能与韭菜同时吃。)

    郭璞《尔雅注》云:“树小似栀子,冬生叶,可煮羹饮,今呼早取为茶,晚取为茗,或一曰荈,蜀人名之苦茶。”

    《世说》:“任瞻字育长,少时有令名。自过江失志,既下饮,问人云:‘此为茶为茗?’觉人有怪色,乃自分明云:‘向问饮为热为冷?’”(这里讲的是任瞻少年时代有名声,但西晋败亡,他随官员渡江之后,郁郁不得志,乃至于精神恍惚,喝茶时候问冷热居然说成了是茶还是茗。)

    《续搜神记·晋武帝》:“宣城人秦精,常入武昌山采茗,遇一毛人长丈余,引精至山下,示以丛茗而去。俄而复还,乃探怀中橘以遗精,精怖,负茗而归。”

    晋四王起事,惠帝蒙尘,还洛阳,黄门以瓦盂盛茶上至尊。

    《异苑》:“剡县陈务妻少,与二子寡居,好饮茶茗。以宅中有古冢,每饮,辄先祀之。二子患之曰:‘古冢何知?徒以劳。’意欲掘去之,母苦禁而止。其夜梦一人云:吾止此冢三百余年,卿二子恒欲见毁,赖相保护,又享吾佳茗,虽潜壤朽骨,岂忘翳桑之报。及晓,于庭中获钱十万,似久埋者,但贯新耳。母告,二子惭之,从是祷馈愈甚。”(这则神怪故事是说,剡县陈务的寡妻喜好喝茶,因为园子里有古墓,每次喝茶前先祭祀。她两个儿子对她的行为不理解,说古墓哪有什么神明,这不是徒劳吗?要挖掉。她极力阻止了儿子的行为。晚上梦到一个人对她说,我在这个墓里三百多年了,你两个儿子一直想毁坏,全靠你帮助我保护,又每天给我品茶,我虽然是死了的人,也不敢忘记你的恩德。第二天早上,在庭院中获得十万铜钱,看见象是埋了很久,但穿钱的线绳是新的。于是她把这个事情跟儿子说了,儿子很惭愧,从此后,对古墓的祭奠就更礼重了。)

    《广陵耆老传》:“晋元帝时有老姥,每旦独提一器茗,往市鬻之,市人竞买,自旦至夕,其器不减,所得钱散路傍孤贫乞人。人或异之,州法曹絷之狱中,至夜,老姥执所鬻茗器,从狱牖中飞出。”

    《艺术传》:“敦煌人单道开不畏寒暑,常服小石子。所服药有松桂蜜之气,所余茶苏而已。”

    释道该说《续名僧传》:“宋释法瑶姓杨氏,河东人,永嘉中过江遇沈台真,请真君武康小山寺,年垂悬车,饭所饮茶,永明中敕吴兴礼致上京,年七十九。”

    《宋江氏家传》:“江统字应迁,愍怀太子洗马,常上疏谏云:‘今西园卖醯面蓝子菜茶之属,亏败国体。’”(宋江氏家传:南朝宋的江家传)

    

http://www.android123.com.cn/22_22951/102127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