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闹!等我回家,一定补偿你!”

    千临涯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等等,你的这句,像是我才会说的台词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能学我学得这么像?难道你也有写轮眼?”

    “哦,我刚才只是在模仿一般的渣男罢了。”

    千临涯搬着椅子默默远离她几米,清水把椅子拉起来,贴着他靠近几米,脸上笑盈盈的。

    “告诉我你的愿望,我会帮你带给牛郎大人和织女大人的。”

    “我看你是想趁机探听我的隐私吧?”

    “怎么会呢?只是因为你不能去许愿同情你罢了。七夕节不就是为了许愿吗?”

    千临涯按住了额头:“在你眼里,七夕节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许愿?”

    “在我眼里,大部分节日存在的目的,都是为了许愿。”

    “你也太现实了……不,换个角度想,你应该是太不现实了。”

    他想要的是向牛郎织女许愿吗?

    不!牛郎织女那时候根本没有阳历,他们肯定是按阴历相会的!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日子收到那么多的岛国来信,想必两人也很苦恼!

    他想要的,是穿浴衣的杏奈、梦叶和麻理啊!

    “还有一种方案,”千临涯说,“把床收回来后,我们分头行动,等回家后,再一起拼床。”

    说是一起拼床,最后肯定大部分活儿都是他干。

    目前为止,这个方案才像话,就是他肯定会有点累。

    “哼——”清水拖长声调,发出思索的声音,“嘛,只要你没意见的话。”

    千临涯当然没意见。

    既为了浴衣版的杏奈梦叶麻理,也为了晚上能睡床,他可以拼上性命!

    千临涯决定,今天的夜跑可以因此少跑2公里。

    ……

    晴空塔反射着的日光锐气渐失,考梳大街上人流和暮云同稀,乌鸦也到了归巢之时。

    爱家的货运员把两个大到没朋友的包装箱放在公寓门口,然后递上了货运单。

    “谁签字?”

    千临涯和清水刹那对视一眼。

    “分开签吧,两张单子。”千临涯说。

    带着制式帽子的货运小哥对着单据看了半天,随后抬起疑惑的目光:“不是夫妻吗?”

    “当然不是。”

    虽然找到了断然拒绝,但货运小哥的眼神看上去好像在表达“不用说了,我懂,这种事情我见得多了”。

    千临涯很想揪着他说:“不,你根本不懂!”

    在签字单据上飒然签上自己的名字后,他把纸笔交给了一旁的清水刹那。

    清水的字体和她本人一样,娟秀明丽,即使是靠在墙上,单手捧着单据,也是一副一丝不苟的模样,写得认真急了。

    端详了一会儿清水刹那安分的模样,千临涯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很好的想法,马上就回头对那个懂王型的货运小哥说:

    “如果我们真是夫妻,就会买一张床,而不是两张了。”

    货运小哥理所当然地回应道:“提前准备小宝宝房间的客户也是有的。”

    千临涯突然很想拉住这个家伙鉴定一下,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日本人,怎么这么不会读空气呢?

    站在一旁埋头写字的清水刹那,头埋得更低了,脸几乎要贴在了手里捧着的写字板上,手指抓着笔,在单据上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她写名字而已,为何要写这么久。

    过了好一会儿,清水才抬起头,表情不动声色,脸颊粉扑扑的,把手里签好字的凭据还了回去。

    “给。”

    “感谢您的光临,希望下次还能为您服务!”

    货运员说着流利的惯用语,收拾带过来的垃圾,然后回去了。

    千临涯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超重的家伙,双手插在腰上,叹了一口气。

    “那么,开始吧。”千临涯两手抓住地上的长条形纸箱,一口气拖动起来。

    清水刹那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看上去想要帮忙,但是畏惧沉重的家具,又不敢上前,最终她眼睛转向了别处,双手背在身后,假装无事地跟在千临涯身后,最终还是放弃了插手。

    千临涯看在眼里,只觉得有些想笑。

    他把各自的纸箱拖到房间后,看了看时间,居然离约定去菊池家的时间还早了几十分钟。

    算上路上花费的时间,他还多出了二十分钟。

    这是个很尴尬的时间,二十分钟,足够他跑6公里以上,足够他小憩一觉,足够他写完一门功课的作业……但对于即将到来的约会,他哪件事都不能干。

    想来想去,还是把纸箱拆开,尝试一下拼床比较合适。

    他问清水刹那道:

    “先拼谁的床?”

    “当然是我的。”清水刹那说。这次她倒是毫不犹豫了。

    “给我个心甘情愿先安装你的床的理由。”

    清水刹那马上说:“我的是主卧。”

    “就是主卧都让给你了,难道不应该先拼我的?”

    清水刹那很妩媚地低垂眼睛:“你那是小宝宝的房间,对吧?”

    “……”

    见他不说话,清水把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又重复了一遍:“小宝宝的房间。”

    千临涯很怀疑,她从刚才听到货运员的话后,就开始琢磨这个段子了。

    之前头埋在写字板下面,肯定是想到这个荤段子后在那儿憋笑。

    “罢了,罢了,先把纸箱拆开,待会儿扔下去。”

    纸箱里,是被拆解开来的床,就是木板、木板、木板……各种木板。

    即使是以千临涯的智商,还是有好几根木板意义不明。

    箱子里面还很贴心地附带上了非常详细的说明书,以及一些组装工具,小木锤、工地手套之类的,只要有手有脚,仅仅把这个买回家就可以组装起来了。

    千临涯盘腿坐在地上,打开那本小册子一样的说明书,开始阅读起来。

    清水一开始蹲在他身旁,视线越过他的肩膀,装模作样地和他一起阅读说明书,看了一阵子之后,打了个呵欠,就转头去收拾自己的衣服去了。

    “道闲斋,你就一点忙都不帮吗?”千临涯说。

    “我要换衣服了。”清水刹那从衣柜门后探出头。

    “那我出去?”千临涯反而觉得有理由开溜。

    “不,该出去的是我。”

    她抱着一套色彩明艳的浴衣,小碎步跑出了房间,千临涯眼前一亮,突然对等会儿的风景期待起来。

    “话说,要换衣服,也别到我的房间换衣服啊?”

    象征性地抗议了一句,他又把视线挪回说明书,想借着落日的余晖,把床材料中不同型号的龙骨和背板分清楚。

    落日的最后一抹光消隐在高楼大厦的背后,千临涯揉了揉眼睛,说明书上的字在这种光线下,变得伤眼睛起来。

    再看了看手机,约定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了。

    刚才居然看说明书看入神了。

    果然男生都是喜欢拼装、变形、机械的生物,哪怕是看这些东西的说明书都能看入神。

    他跳起来,敲响了自己的房间门:“道闲斋,你还没好吗?”

    不知道为什么,门里半天没声音,过了会儿,才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嗯?”

    “我说,你换好衣服了没有?”

    “换好了哦!”

    “换好了你还不出来?!”

    他又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出发,勉强赶得上。

    门里的少女不知又去哪里神游了,千临涯的手握上了门把手。

    心理建设已经做好了:待会儿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要怪就怪清水耽误事,不能怪自己!

    “吱——”

    轴承已旧的门,发出一声轻轻的声音,好像是一声叹息,随后,门里的光景展现在他面前。

    清水刹那身穿一件淡青色缀花的浴衣,包裹在浴衣下,苗条的身材横陈在面前。

    她趴在被擦得一尘不染的木质地板上,双手放在下巴下方,两条小腿俏皮地翘起,在空中摇晃。

    在少女的面前,摊开着一本久违的图书。

    千临涯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到她面前,把那本属于自己的书收了回来,卷成一圈。

    清水仰起脸,不怀好意地看着他:“照幽斋,我还没看完呢!”

    “你看这种东西做什么?”

    “我想多了解了解你。”

    手里的册子,不久前还不属于自己,而属于菊池杏奈。

    他想提前发难,责备清水不守规矩,乱翻他的私人物品,但回头想想,这本书被硬塞进手里后,他就装进了书包,因为不能带去学校,他就随手丢在了地板上,上面压上了其他正常书籍。

    清水在自己房间里换衣服时,无意间看到这本书漏出来的边边角角,出于好奇心拿出来翻看,也并不奇怪。

    总之,这本记录着菊池杏奈年轻时的美好身体的写真集,被清水刹那抓了个正着。

    清水刹那的手放在下巴上,双腿摇来晃去,神色促狭地说:“原来你喜欢大姐姐类型的吗?”

    “不是,这本书是朋友硬塞给我的,我本来不想要的。”千临涯把写真集塞进衣柜后,辩驳道。

    “真的?”

    即使背对着她,也能感受到灼灼目光对着自己的后背扫视。

    但是转念一想,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自己有什么好心虚的?

    “道闲斋,纠正一点,我喜欢的不是大姐姐型的,只要好看的,我都喜欢。”千临涯转过身。

    “倒是毫不避忌自己好色呢!”清水刹那眯眼笑了起来。

    他想要反驳,但是又转念想了想,男人好色又有什么错?于是转过身说:“该出发了。”

    清水刹那在他身后自言自语似的说:“难怪一直想要搬进独立的房间,原来是想早点‘使用’写真啊,抱歉,没有注意到你的心情,是我不对。”

    “喂喂,真的该走了。”千临涯尝试转移话题,并开始驱逐拷问欲望正茂盛的清水。

    “唉,有时候我真是佩服我自己的胆量,明明之前在阁楼上都被你强迫了,居然还敢安心和你睡在一起这么多天,那个谁应该给我颁发一个勇气勋章。”

    千临涯擦着汗转过身:“难道不是我应该得一枚忍耐勋章吗?”

    “啊啦,你有在忍耐吗?照幽斋,你承认你对我有冲动?”

    “男人对女人有冲动又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只是所有人都会克制罢了。”千临涯理直气壮地说。

    “我有点生气呢。”

    最后的夕阳光线从窗外透射进来,随后,随着角度偏移,深灰色的暗笼罩了整个房间。

    清水的声音突然变得深沉且娇嗔甜腻起来,她的话语仿佛附带着黄昏独有的魔性,从唇齿间弥散开来。

    “所以我这身打扮,到底好看么?”

    原来她生气的是这个。

    绕了半天,又是责问,又是假装发火,搞半天只是为了让他表扬自己吗?

    “好看。”千临涯老实说,“怎么形容呢?就是那种古典美人,非常优雅的那种。”

    清水刹那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她懒懒地在地上伸展了一下手脚,像一只猫,然后慢悠悠地爬起来,朝门外走去,迈着恒定优雅的步伐,像一只猫。

    在经过他身旁的时候,清水刹那的声音传到耳边:“之前就很想吐槽了,为了能跟你多聊几句,我一直没有说。”

    “什么?”

    “既然我们目的地不同,为什么要等我呢?自己走不就好了?”

    是啊。

    千临涯一拍脑门。

    到底为什么呢?

    这几天一直都是和她一起出门,有点习惯了。

    丢开说要去洗手间整理妆容的清水,千临涯自己匆匆出了门。

    浴衣版的清水已经收集到了,可惜不能拍照,他已经用眼睛相机把刚才那一幕记下来了。

    接下来,就该去收集另外三人的CG了。

    然而人非神明,永远不会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在放学后,千临涯乘电车经过神乐坂,刚好看到了旁边的赤城神社。

    “原来赤城神社是在这里吗?”

    1.毕竟几人真得鹿,不知终日梦为鱼。——黄庭坚《杂诗七首》

    2.独立天地间,清风洒兰雪。——李白《别鲁颂》

    3.借问落梅凡几曲,从风一夜满关山。——高适《塞上闻笛》

    4.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苏轼《前赤壁赋》

    5.唤起一天明月,照我满怀冰雪。——辛弃疾《水调歌头·和马叔度游月波楼》

    

http://www.android123.com.cn/22_22951/102127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