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暮洛书签 > 第四章 第一节 委托
    白沙汀市的夏天一如既往的湿热多雨,很多时候人们会听着雨点发出的“滴滴答答声”入眠的。我一向很喜欢雨夜,雨声总是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一天的烦心事仿佛也随着那些“断了线的珠子”一齐消失殆尽。

    深夜热醒是常有的事,醒来后我习惯性的闭着眼睛在床上摸索着踢到一边的被子,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被子,倒是找着找着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像是谁做了手脚让我故意睡着了似的,不一会的工夫,一股强烈的困意逐渐消失了,我在半睡半醒中睁开了眼睛。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只好张开双手胡乱地做出抓挠的动作,小步小步一点点向前挪动着。

    我在做梦?因为闭着眼睛周围的环境才这么黑的吗?奇怪,为什么做梦还会有知觉的啊?一股不知从哪里吹过来的冷风灌进了我的裤腿,冷得我一阵凌冽,上下牙齿直打架。

    这样没深没浅的走着,也不知道前面或后面会出现什么东西,我紧绷着神经,随时应对可能到来的威胁,但心里也想着梦里就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如此提醒着自己,心里那跟紧绷的弦也就放松下来,不再想什么乱七八糟让自己害怕的东西。

    眼睛应该是适应了黑暗的环境,能看得清一些模模糊糊的东西了,起码能看到我脚底下走着的是一条灰色的羊肠小路。我瞪大了双眼,希望还能在这个一片漆黑的梦里看到什么东西,果然不出我所料,小路的尽头,好像有一片发光的圆球,在漆黑一片的环境里光球发出的唯一光源格外的惹眼,吸引我快步跑上去一探究竟。

    体力极差的我终于追赶上了那片发光的圆球,也给累得气喘吁吁,不过好在我总算可以对那片光球一睹究竟了。

    走近一看,哪里是什么“光球”,分明是一个个悬浮着的白色结晶,也许是距离太远看花眼了。

    我靠近其中一个离我最近的结晶,仔细一看,结晶里分为两个部分,里面装着发光的白沙,上面的部分正一点点的流向下面的部分。这是什么新鲜的东西?我的想象力这么强的吗,还能看见自己在现实中没见到的东西?不断涌现出的疑问促使着我去接近那个发光的结晶,在我的指尖刚碰上结晶壁的瞬间,它便碎成了无数个细小的颗粒,最终分解为粉末消失殆尽。

    在结晶曾经出现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书签。这时我的那张书签仿佛接收到了同类发出的感应,也浮现了出来,悬浮在那张书签的对面。

    我出神的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忽然,身后又刮起了一股冷风,我穿着的睡衣本就单薄,风这么一吹直接打了一个喷嚏。

    就是因为这个喷嚏我才发觉到了异常,除了我的声音,似乎还有别人的声音混杂在里面。

    “谁?给我出来!”我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手和脚做出了防御的姿势,随时准备攻击不速之客。

    那个声音的主人出现了,是一个穿着古老服饰的男人,他的一身衣服我在民俗博物馆里看到过,是白沙汀市失传已久的文化遗产。只可惜博物馆对那件服饰的描述过于简洁,也没能知道在那一针一线缝合的古老服饰中蕴含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信息。

    看他的样子与玄国的面貌特征完全不符,像是个外国人,是我对那件服饰的执念太深了吗?一个外国人怎么会和我有联系?

    男人的反应甚是奇怪,一只手指着我,一只手拿着书签,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由于语言不通,我和他也就面面相尬着。

    “你动摇了”出现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第三个人的身影慢慢浮现,穿着藏蓝色长袍戴着帽子的人。

    “你···你不是···”脑子里迅速搜索着之前的线索,我见到过他,也是在这个黑乎乎的鬼地方!

    “苜!是你吗!”我脱口而出。

    在第三个人出现后,穿着奇怪服饰的外国人的周围被一片结晶围绕,不一会,那些结晶和被它们所包绕的男人便幻化成了碎片消失了。

    “这都是什么人啊,话没说清楚就跑!还有你,我记得你,就是那个说话说得莫名其妙的人!衣服都没变!”

    男人顿了顿,我看不到他的眼睛和鼻子,只看到了他的嘴撇了撇。

    “被你记住是我的疏忽,这不重要,我想请你去解决一件事”

    这是间接承认了他的身份?看来确实是“苜”,上次的疑问还没搞明白就又来找我了,我就这么好使?他的话里处处都是疑问啊!我还想让他解决我的疑问呢!

    “解决一件事?什么事?”我停止了大脑里一连串的思考。

    “有一个人遇到了麻烦,他的替身正在想办法取代他,只有拥有暮洛书签的你能做得到”

    “谁遇到了麻烦?你怎么知道他遇到了麻烦?暮洛书签又是什么?为什么找我?”一连串的疑问像连珠炮一样一个接一个蹦出来,我的情绪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这个男人简直太奇怪了,那个穿着古老服饰的男人也是,还有不断发生的离奇事件,为什么总是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

    “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我偏不做呢?”

    “不做的话奇怪的事还会接二连三的找上你”男人依旧冷静的回答。

    “你为什么会知道?”

    “我说过了,你没必要知道”

    听他那固执的语气,估计再争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只好让步,轻轻叹了一口气道:“那个遇到麻烦的人长什么样子?”

    “台风登陆的那天,你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他,他的车被雷电击中烧了起来,还怪罪于你”

    提到“烧车”这件事我就心有余悸,被一个不认识的人追了一路,要不是跑得快早就被他打晕了。

    “那种人···我为什么要帮他”我很不情愿,要说让我帮助一个没有过节的陌生人也行,谁知道让我去帮一个和我有过节的陌生人,而且是他有错在先。

    应对陌生人,对于有轻微社恐的我着实有很**烦。

    “你如果不帮他解决他的替身,他的替身迟早会找上你的麻烦,你不喜欢别人找你麻烦的对吧?”平淡的语气,却带着一丝威胁。

    有白石的话就好办了吧,他大大咧咧的性格一定很擅长应对陌生人,再叫上何槿言和赵桓觉,一个智力说服一个武力说服,就算实在行不通,人多力量大,总会有办法的。

    “可以多找几个人来和我一起解决这件事吗?”

    “当然,只要达到目的”

    “目的?”我见他的语气愈发变得阴沉,想到以后可能发生的种种万一,还是谨慎行事为好,说到底,他也不过和我有一面之缘,我有为什么要信任他?

    “放心,我不是让你做坑脏的事情,那个人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应该回到属于他的世界,暮洛书签里”“苜”把悬浮的书签递给了我。

    “要善用它的能力”

    我接过书签,当指尖触摸到它的表面时竟有一丝难以名状的感觉,毕竟它救了我一次。

    “它叫···暮洛书签吗?”

    “苜”点了点头,幻化成一连串白色的气泡,越来越膨胀,直至涨到最大,当气泡悉数破裂时,我也再找不到他的影子。

    早晨吃饭的时候看到了电视里正在播出的新闻。“电视台最新播报,本市已连续多日发生交通事故,根据交警部门调查,疑似有人故意为之,下面让我们看一段关于发生在楠绘路一起交通事故的伤者的事后采访”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发动机就进了水,明明下雨的时候我把车停在车库里了,不可能进水了啊?”

    楠绘路?我怎么记得我还在那里目睹过一起车祸来着?不会这么巧的吧?

    “小蒲,今天外面有雾霾,出去的时候慢点”母亲出门的时候嘱咐我,餐桌上摆好了做好的早餐。

    我拉开窗帘看了一眼窗外,外面的景象确实是灰茫茫的一片,把所有的建筑物都吞噬其中。

    想着雾霾天气很耽误事,我还是快点走为好,谁知道会不会碰上堵车。

    其实雾霾天气对我来说也是好事,起码没必要把自己包裹得跟粽子一样再出门,这样的天气估计得有很多人戴着口罩,也就没人发觉我的异常了吧。

    我以飞快的速度吃掉了面包片和火腿肠,把要带走的东西准备齐全之后再回到餐桌拿了袋牛奶就出门了。

    进入电梯厢,按下了一层的按键后我的视线就固定在选中的按键上,我不敢去看对面的镜子,总是觉得电梯这么封闭的环境里照镜子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飒——”从电梯口的缝隙中吹来一阵风。大概是电梯在降落时产生的风吧,我没怎么注意,可眼神就鬼使神差的往镜子的方向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出事了。只见镜子里我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停留了三四秒后就不见了踪影。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就不该这么欠的看镜子啊,不会是梦里那个男人给我的警告吧?刻意掩饰自己的样貌,一想也不是什么好人。

    “叮——”到达一楼的提示音终于响了,我飞也般的逃出去,不敢在电梯厢里停留一秒,哪知在我冲出去的同时,余光捕捉到一个黑影也跟着我冲了出去。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明明一个人也没有,哪来的影子?一定是我走神了产生的幻觉,对,假的,就是假的,学习还不够我忙的,居然还凭空冒出这么多离奇的事。

    还好走得早,我成功坐上了一辆人数还算稀少的公交,但是我再也不敢坐单排的座位了,换到了双排座位的区域,上一次在公交上出现的幻境总不可能还出现一次吧?

    照旧戴上了耳机,与外界的声音隔绝,看着窗外的景物,如果一路上都是一如平常,那倒也万幸。

    音乐声听得我有点迷糊,应该是原本就是阴天,车上又开着灯让我产生了是晚上的错觉,差点睡过去。

    不能睡觉,睡过站了就惨了!我立刻惊醒,看了看窗外,还好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公交越开越慢,停了下来,由于雾霾太浓了我也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情况,应该是在等红灯吧。

    可等了快三分钟了也不见司机开车,就在这时,我听到了警车和救护车的声音。

    出车祸了吗?借助远光灯的光源我才勉强看清前面有一个人在前面,右臂上还挂着一个闪着蓝色和红色的灯。

    那人示意司机绕路,我坐着的座位对着的窗户恰好能近距离看到车祸现场,模模糊糊的看到马路上有两辆装破了的小轿车,一群医护人员正在把伤者抬到担架上。

    可真够惨的,看来今天的交警和医护人员有够忙一阵的了。

    我进入教室的时候只有几个住在学校附近的同学比我先行到达了教室,他们现在都围着后门书架的位置在忙活着。

    “怎么了?”

    “小白你来了啊,一个书架倒了,我们正要把它扳起来呢”阿觉蹲在地上捡着散落一地的书本,一手指着倒地的书架。

    我也来帮忙捡书,但我感到很疑惑,书架怎么说也是铁皮做的怎么可能说倒就倒?平时有同学在后面打架都没看见把书架弄倒过。

    “你来的时候这个书架就倒了?”

    “对啊,我来的时候看见他们几个在收拾”

    一个同学搭话说:“今天轮到我值日就早来了一会儿,开门的时候书架明明好好的立在那里,就去了水房洗了一下抹布的工夫,回去就听见一声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就看见书架倒了”

    “风吹的?”阿觉指着大敞的窗户,倒了的书架也离窗户很近。

    “得有多大的风才能把书架吹倒?今天也没有台风”我白了他一眼。

    “这个书架是个有理想的书架,学会自己摔倒了”阿觉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明明是个失去理想的书架”我又白了他一眼。

    “我们赶紧把书架扳起来吧,书都整理得差不多了”一个同学说着就要去扳书架。

    我们分别在不同的方向用力,五个男生的话扳动一个空的书架还是没问题的。“一,二,三!往上扳!”书架的一角已经离开地面一段距离,只要再接着这股力向上扳就能把它扳起来了。

    “一,二,三!再扳!”我们再一次一齐用力,书架逐渐的快要和地面垂直了。“再用一点力气!马上就可以了!”阿觉因为用力过猛已经涨红了脸,实在让人联想到红灯,或是坏了的红灯上蹲了一只背对车流的猴子。

    “噗!”我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想必他们都联想到了“奇妙”的画面也憋着偷笑。阿觉不知所云云,看到我们在笑还问我们为什么要笑,反应了几秒后知后觉的怒了起来,“有什么可笑的!我热的时候就这样!”

    “看看看,好像比刚才还红了一点”

    “关二爷”

    “粘一把胡子就更像了”

    “笑的时候会没力气的!不怕砸手?”眼看要“冒烟”的阿觉火速转移话题。

    “好好好,再一起用力一次,马上就要扳正了”我们及时收住想笑的欲望,一起用力,“咣!”,书架稳稳的被按在了墙上。

    “把这些书放回原位就好了,幸亏倒的不是个人书架,要不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我负责下面的书本摆放,阿觉负责上面的书架摆放。

    很快我就发现了异样的地方,《个性》和《脸谱与戏台》这两本书的封面上有四五道黑色的抓痕。

    “这两本书原来有抓痕吗?”我拿着书问在旁边拖地的同学。

    “我记得应该没有吧,每天我都要负责文学书架的位置摆放”

    我们正说着,上面就传来了阿觉的声音。“你们看看我发现了什么?咱们班是不是溜进来猫了?”

    “猫?可咱们学校常见的动物只有门卫养的那只斑点狗啊?”和我说话的那个同学说着。

    “常见的动物还有蟑螂臭虫和蚊子”我说着就顺手隔着纸踩死了一只路过的蟑螂。

    “肯定是猫干的,要不书架上面怎么可能有抓痕?狗也跳不上来啊?”

    “你说抓痕?是黑色的吗?”我示意阿觉下来看看书上的痕迹。

    此时走廊里逐渐热闹起来,有不少走读和住宿的同学陆陆续续走进了教学楼。有一拨人从后门进来了,打断了我们间的对话。

    “呦,来这么早啊!在班里搞什么名堂呢?”

    “我能干什么?书架倒了我们刚把它扳起来”

    “好好好,那我拖地去了,我可不想再让班主任逮着我摸鱼”

    等到那个同学走后我重复一遍刚才的话,“你看到的抓痕是不是黑色的,还特别细?”

    “是啊,可是什么猫能挠出黑色的抓痕呢?”

    “或许把书架外面那层漆弄掉了就露出里面的颜色了吧”我尽量往合理的方向想,千万别再让我碰上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也许是,哎呀昨天我忘了擦黑板,数学公式还摆着呢,我去擦了”

    阿觉急匆匆地跑了,我回到我的座位上掏着要上交的作业和早自习准备预习的课本,脑子里还在意着黑色的抓痕,不由得想起“苜”对我说过的话。

    “不做的话奇怪的事还会接二连三的找上你”

    他为什么要用那种半威胁的语气跟我说话?我甚至还能听出来他急躁不安的情绪,还有“暮洛书签”到底有什么用途?为什么要善用它?

    这些都是我不得而知的事情,还是等到下课以后再和他们商量“苜”交代给我的事情吧。

    “请同学们观察屏幕上的等高线地形图,屏幕上的图和你们练习册46页第3题上的那张图一样,看不清的同学可以看练习册”

    虽然我坐在教室中间位置的“黄金地带”,可是由于我的视力实在不怎么好,还是看不清等高线上标注的数字。

    “46页第3题···找到了,地形应该是山谷”以防万一我问了一下同桌屏幕上标注的数字,“田源,你帮我看一下屏幕上左下角那个圆圈最中心的位置标注的数字是不是500?”

    “我看看,不是啊,538”田源看了看我的练习册,“嗯?为什么练习册上标注的是500?”

    “屏幕上的图是从练习册上扫的吧,应该一样啊?”

    “老师扫的应该是旧版教师用书”田源仔细看了看屏幕右上角的一串小字,上面标注的是第七版,我们用的是第八版。

    “要不要告诉老师?”我看老师要过来到我在的这一排了,赶紧提前举手。

    老师注意到了我这边的动作,快步走了过来。

    “蒲邵寒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练习册上的等高线数字和屏幕上的不一样啊?屏幕上左下角那个圆圈最中心的位置”

    “不一样?我看看”老师扶了扶眼睛,“500”。老师看了一眼我的练习册,上面标注的数字也是500。

    “没错啊,都是500”

    “不是的老师,我刚才看到屏幕上那个数字是538”田源为我作证。

    老师又看了屏幕一眼,“怎么成了547了?”老师摸了摸后面稀疏的头发,有些摸不着头脑。

    “算了算了,人老了眼神不好使”老师摆了摆头,大声对全班同学说:“同学们,都拿出练习册,我们以练习册上的为准,屏幕上的图和练习册上的有偏差”

    下课后,我迫不及待的找到白石。“白哥,课上老师让我们看的屏幕上的等高线地形图,左下角那个圆圈最中心的位置你看到的数字是什么?”

    “我想想···好像是538”

    “和我看到的一样,老师一开始还不信”

    “但是一会又变成了500,又变成了547,一直在变,我是不是眼花了?”

    “今天吸入的有害颗粒太多了才造成集体眼花,没毛病”

    “蒲哥你怎么了?神神叨叨的”白石摸了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啊?”

    “去你的!”我说罢就要往回走。

    “哎哎哎,等等,今天晚上放学我就提前走了啊,家里有点事”

    果然,这家伙一听到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就窜出了教室,今晚我就和赵桓觉,何槿言两个人顺了一段路。

    我陪他们去学校对面的旗舰店看了看,路上习惯性的掏出手机刷了刷“朋友圈”,没想到刷到了母亲的动态。

    “谁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配图是一个木制的长条状的东西,尾端还连着一条蓝色的流苏。

    这不是“暮洛书签”吗?只是尾端的流苏颜色和我的不一样。

    对了,书签那件事早就想问何槿言了,事到如今顾不上那么多了,反正以后也要拉上他们。

    “钻头,你看看你有没有这个东西?”我把手机上的配图放大给他看。

    “你说这个?就是考试那天,我跟你讲,可诡异了!本来想告诉你可是我们回家路线不一样”

    “考试结束的时候我本来在收拾东西,突然就没了意识,再缓过神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个这个东西”

    “第二天我还看到了你作品里的角色在学校里到处跑,应该是撞衫了吧?”阿觉表现出特别慌的样子。

    “我自己也看到了,你没看走眼,也不是撞衫,我敢肯定在学校跑来跑去的那个是我创造的角色”

    “你的角色还出现在公交车上,被我撞见了”我幽幽的来了句。

    “你不要过来啊!”钻头和阿觉抱在了一起。

    “什么玩意!你们是男的!男的!什么时候跟她们一群八卦女一样了!闹鬼怎么了?物理超度!”我嚷了他们一通,继而恢复了理智。

    “对了,有件事我想跟你们商量一下,你们···愿意相信我吗?”

http://www.android123.com.cn/23_23153/102873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