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仙界收破烂 > 第一章 您的妻子已送到
    “宝贝,你怎么到这来了?”

    奋力的将一批货物送上大卡车,袁梦正准备歇息一口气,忽然一个浓妆艳抹,一身光鲜亮丽的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这让他有些吃惊。{site.name}{site.weburl}

    陆菲菲看着他那有些肮脏也有些褶皱灰色的衣服,被刻意描画得纤细弯曲的眼眉不经意得蹙了一下。

    “咱们分手吧。”唇齿微启,她说出来的话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你在开玩笑吧。”一句决绝之言犹如晴天霹雳,令他在原地呆滞了半晌后,才干巴巴的笑道。

    “我没有开玩笑,咱们不合适。”

    “为什么?难道是我做得不够好?”袁梦有些激动,他们从大二时候就在一起,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了。

    三年的相依相偎,最后换来的只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吗?

    他不相信,更不甘心。

    不由得再度以审视的眼光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袁梦发现她今天穿的特别好看的黑色连衣裙。

    那雪白的脖颈的侧面出现一抹殷红,好像是一个唇印。

    一个白金吊坠高贵的躺在她那令人心潮澎湃的棱角分明的锁骨上,锁骨下方高高隆起,傲人的双峰夹起一道使人热血沸腾的事业线。

    这些让袁梦觉得有些扎眼。

    她左手握着最新版的苹果手机,右手胳膊肘上挎着限量版的LV皮包。

    这些......都从哪来的?

    袁梦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活条件是什么样,也知道以陆霏霏如今没落的家境也根本买不起这样奢侈品。

    陆菲菲如此的变装,让他隐隐生出一丝不详。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只是你给不了我想要的。”陆菲菲的眼底闪过一丝愧疚,一丝心痛,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会因此而心软。

    她也承认自己很喜欢袁梦,但是喜欢不能当饭吃,不能当钱花。

    “什么意思?”袁梦忽然没有控制住,一下子吼了出来,猛地抓住对方的手臂,强烈的愤怒使得他的双手剧烈的颤抖,“你告诉我哪里不合适,告诉我?”他发誓,他不是因为那句不合适而发火。

    他觉得自己被人鄙视了,被人瞧不起了。

    甚至有些懊恼这么长的时间,竟然没有看清陆霏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袁梦,你别这样。”手臂上的疼痛令她脸色煞白,再看对方那狰狞的眼神,陆菲菲有些害怕的恳求起来,“你干什么......你这是做什么呀......求求你放开我,你......你放手了我们还能做朋友的。”

    “朋友?呵呵......你还需要我这样没钱没势的穷小子做朋友?我能给你买得起铂金吊坠,还是买得起LV包?”

    闻言,袁梦一下子冷静下来,轻轻的放开她,深吸一口气,嘲讽的笑道。

    她所谓的生活,应该就是这样的吧,银装素裹,纸醉金迷。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一个月以来陆霏霏对他的抱怨越来越多,因为一点小事就要与他吵架吵上半天。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没钱。

    “你......你给我等着”陆菲菲被他的话说得脸色涨红,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跑了。慌乱的高跟鞋踩得水泥地面“哒哒哒”的响。

    狂风将袁梦那嘲讽的笑声传播了好几米远。

    钱钱钱,都是因为钱,要是我有钱,哪至于守护不住自己的爱情。

    不过也万分感谢老天让我没钱,如果不是没有钱,我也不会看到陆菲菲的丑陋的一面。

    什么“同甘共苦,携手共济,一起展望未来。”。在铜臭洗礼之下,袁梦忽然觉得自己的爱情竟是如此的可笑。

    陆菲菲你做得很好,真得很好。

    本来分手对袁梦来说也没什么难的,如果两人真得不合适,那么就算在一起也不过是互相煎熬罢了。

    如果陆菲菲仅仅是因为不喜欢,觉得他缺点多,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放手,并且祝福她能够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

    好聚好散也没什么不好的。

    但陆菲菲没有,而分手的原因,完完全全就是因为袁梦是个穷光蛋,没钱。

    擦,等老子有钱了,到时候就算你跪地上自己脱光了求我来操这烂货都没门。

    心里这么想着,袁梦心里满满的全是斗志,望着前方的卡车,他紧了紧拳头。

    我要赚钱,赚好多好多的钱。

    “呜呜,杰瑞,就是他......就是他欺负了我。”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忽然响起了陆菲菲委屈的哭声,袁梦转过身,却看见此时的她正依偎在另一个一身名牌,带着金框眼镜,外表斯斯文文的男人怀里,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那样子,就好似KTV里的陪酒女被人被谁给“嘿嘿嘿”了没给钱似的。

    她看见袁梦还在这里,还流泪的眼里带着些许怨毒。

    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指了指着袁梦,跺着小脚嗲声嗲气的撒娇似的告状,“就因为人家不跟他分手,他就欺负我,你可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尼玛,这演技你怎么不去拍电影啊,准能拿金马影后奖。

    袁梦在心中冷笑。

    “就是你这穷吊丝欺负的菲菲?”那名叫杰瑞的来到他身前,见到袁梦一身脏兮兮的样子,眯着眼睛鄙夷的说道。

    他其实是和陆菲菲一起来的,只是开始他一直没想出来,因为出来的太早并不能提升他的逼格,更会让陆菲菲觉得自己替她出头是应该的。

    所以,在陆菲菲跑去求他的时候,他才出来,这样一来,他不但逼格提升了,更让陆菲菲对他更加依赖,觉得他才是可以值得依靠的男人。

    “呵呵......唔!”袁梦冷笑一声,但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只觉得自己太阳穴一痛,身体一个趔趄的趴在了地上。

    “擦你吗的,敢欺负我的女人,我看你是活拧歪了。”看他长得人模狗样,斯斯文文,但没想到却出口成脏,此时的斯文风气一点不在,看起来更像地皮小流氓。

    他拿出一块湿巾,擦了擦自己先前打过袁梦的右手,然后将湿巾丢在一旁,上去就对袁梦一阵狠踹。

    袁梦只觉得浑身无比的疼痛,想要站起来,但每每刚有起身的迹象,却又被杰瑞给踢翻。

    直到踢得爽了,这时候袁梦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正当他踢最后一重脚的时候,只见陆霏霏忽然拉住了自己。他疑惑的看了看对方,并且擦了擦带着血迹的皮靴。

    他嫌弃袁梦脏,要不是今天出门没带保镖来,他才懒得动手。

    在他看来,亲自对这样的下等人动手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他应该觉得万分荣幸才是。

    “敢惹我的女人,你给我等着,你很快就会失业。”杰瑞森然的露出一口大白牙,嘴角噙着蔑视,“你那眼神看着我干嘛,不怕告诉你,辉龙集团的董事长梁宗就是我爸,我叫梁总裁,记住,我叫梁总裁,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梁总裁,我爸是梁宗。”那骄狂的声音在袁梦的内心回荡。

    “欧巴,你好威武喔。”陆菲菲此时就好像一个小女孩见到超人一般的崇拜,丰满的胸脯用力的蹭着对方的手臂,那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贱。

    看着袁梦伤成这样,陆霏霏于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忍的。她本来只想叫梁总裁来稍稍的耀武扬威一下,让袁梦知道进退而已。

    但没想到,梁总裁不按套路出牌,两句话没说上,说打人就打人。

    “我厉害吧,走,咱们找家酒店,我好好喂喂你这骚丫头,话说昨天喝酒喝多了,爽到一半就睡着了,今天我必须得补偿回来。”梁总裁恬不知耻的笑道,并且捏着起她的下巴,眼睛淫邪的看着她肥大饱满的双胸,另一手拍了一下她那浑圆的屁股,笑着离去。

    望着两人打情骂俏的离开,袁梦咬牙切齿,“奸夫淫、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梁总裁,你给我等着。”

    果然,在袁梦送完一批货物之后,他就顺利的被上头无理由炒鱿鱼,并且连工资都没给。

    袁梦本要理论,却被保安劈头盖脸一顿推给推了出去,并且扬言再无理取闹就打折他一条腿。

    这事说起来他也挺冤枉的,但事实就是如此,这世道有钱的是大爷,没钱的连狗屁都不如。

    根本不用想,肯定是两总裁那个王八羔子戴绿帽子的家伙搞的鬼。

    怀着一肚子闷气,袁梦买了几罐啤酒和一堆散碎的熟食回了家,刚一进家门,他就被一阵淡淡的清香给熏得神魂颠倒。

    而且原本杂乱的小屋子此时却是非常整洁,虽然没有什么高昂的家具设施,但看着却非常舒服。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那****的贱人良心发现,又回来了,哼就算是如此,那我也不可能再要你,你说不定都被那梁总裁给玩烂了,给狗,狗都不能要。

    万般恼怒之下,袁梦破口大骂,“滚滚滚,你还回来做什么?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回来了?”一阵温婉的声音响起,随后他就见到一个身影从厨房里走出。

    袁梦定睛一看,然后眼睛就像是被钉子钉在了上面,再也移不开了。

    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用眉目如画,倾国倾城来形容她都不为过。

    她修长的身材上一身素色裙摆穿在身上竟是犹如蝴蝶一般翩跹动人,一张绝美的脸上,五官的精致程度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三千发丝盘在头上,两个发髻就好像是兔子的耳朵。

    美,很美,非常美。

    胜过杨贵妃,赛过美貂蝉,一颦一笑足可以令百花失色。

    在她的纤纤玉手里,还握着半截水黄瓜。

    袁梦咽了一口唾沫,刚想说话,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喂。”拿出手机,上面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你好,这里是天庭,我是月老,您的妻子已送到,请注意签收。”

http://www.android123.com.cn/5_5888/28180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