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衣锦夜游 > 第二七五章 丝府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风雨楼原是司马玉楼从前居住之处,他向lái身体强健,冬日里亦不需地龙取暖。今年因实在太冷,屋子里若无暖炉,便是斟一杯热茶,稍放片刻便也冰凉透了。

    因风雨楼内的屋子皆是高梁阔柱,不似沁心楼内格局小巧,燃上四五个炭盆全不足以令屋内暖和过来,因此他便命人在书房一角设了高大的铜炉火盆,将干燥的松木置于其中焚烧,便似塞外之人的篝火一般,烈烈燃烧中松木不时发出“噼啪”爆裂之声,又有浓浓松香,倒显得格外豪迈。

    不过木材燃烧毕竟有些烟气,需得开窗散烟,屋子里的暖意被袭入的冷风一吹,却又冷了些下来。

    锦依曾去看过一回,笑着说道:“西域人也有在屋内燃火的,不过他们的房子建时便筑有烟道,直通房顶,不似你们中原人,屋顶重脊几重,檐角飞翘如何都有讲究,如那样树个烟囱在顶上的,只有厨房才可。”

    虽则冷了些,但司马玉楼仍是整日待在风雨楼里。这个冬天,他极是忙碌不堪。

    江南一带本是义善堂最主要的赈义施善之地,今冬各处善堂内挤满了避灾逃难的人,每日的施粥数额已经添了两三倍,却仍是供不应求。

    好在义善堂在江南囤的粮食极多,一时倒不至于断了粮,若如往年一般待开春才运粮过去,今个冬天饿死的人便更是多了数倍不止。

    这些事情虽是下面的人在办,但每日汇集的事情及各路打探来的消息,仍是源源不断地被程雷遣人送至司马玉楼的案头。

    他拿着齐琮从梁州传回来的信,重又看了一遍,信中言道新任梁州刺史何宏宇未由官驿通道,私自派了人往京中运送大批金银。

    这些东西,是送给太子的。

    司马玉楼曲起手指,轻轻叩击桌案,深褐色的胡桃木嵌东陵玉案面发出清脆的“咚咚”声,唇边带了一抹极有深意的笑容。

    上次齐琮在江南传回来的消息便道,原庆荣侯夫人姜玑柔生前在江南的私产,当年尽数被秦致吾遣去的人变卖后,所得那笔钱便尽数投在了江南丝府的私股中,因此得以每年由江南运送大批价格极低的绸料至京中贩卖。

    因这笔绸料入货价极低,即使抬至与其它店铺同样的价格出售,其中所获巨利亦是颇为显眼。

    因此秦致吾便想到了那个主意,以威远侯闲置京中的产业裕康典行为中转,将货抵过去,再由裕康发卖。

    典行本就是暴利的行当,却不是普通世家有能力经营的,皆因需要大笔流动银钱支撑。世家的产业大多是田产,虽手上都有店铺经营,利润毕竟不显。若有大量真金白银流动,恐怕要被言官奏上一本营私贪墨,便是有银子亦不敢露白。

    威远侯那间典行,却正是如此。原先本是为着兵部拨款,难免有些与桓庭之间隐秘不得为外人所知的粮晌款项,由此典行调动更为便利。

    后来因着威远侯一家久不在京中居住,仍留着这间典行极易惹人察觉,便又将这条路弃而不用。不知秦致吾用了何手段,却将那间铺子接手到自己名下,明面上却未易主,仍是挂着威远侯的名头。

    至于秦致吾到底是由何搭上江南丝府的路子,一时却仍未查明。

    江南丝府隶属荆州刺史府管辖,起初是专在江南一带搜罗花样新奇、质地上乘的丝绸制品,送往宫中为贡的。

    随着各色绫罗绸缎推陈出新,除了宫中,其余的豪门贵族亦可使用,这便使得江南的绸品日渐供不应求。如今的江南丝府,虽仍兼着每年宫中的丝贡,却也在朝廷明文规定之下,开始每年向建邺的商家供应丝绸。

    建邺城中的商铺但凡是有江南丝府的来货,除了质地上乘、绣纹精美之外,价格必定是居高不下。毕竟这是官造之物,寻常人家也用不起,能用得上这类绸物的,不止为的精奇华美,更是身份脸面的象征。

    而江南丝府每年利润所得,亦是要由户部经手再入国库的。

    江南丝府这般亦官亦商的特性,又兼着宫中贡品的差事,主事官员却不是由吏部派任,而是一向由宫中内侍府的人兼任。如今的江南丝府主事正是内侍大总管、皇帝面前最得力之人窦允。

    但他毕竟长期在皇帝身边当差,这职务便也是兼着的,真正办事之人是窦允的心腹,名唤戴明。

    江南丝府暗地里筹私股,为的不过是私利而已。世人都说阉人爱财,像戴明这样的,眼睁睁看着大批的丝绸换成了大笔的银子,最终却要经户部流入国库中去,若说他一点贪念没有,那是无人能信的。

    但他一个内侍,又敢贪多少?这样私募银钱的,其中所得必不是小数目,他怎敢有这么大的胆子?

    司马玉楼仰身靠在椅背上,长长伸了个懒腰,起身往沁心楼去寻锦依,面上露出一丝成竹在胸的淡淡笑意。

    别人虽不明就里,可他早在两年前便已知晓,这戴明虽明面上是内侍府的人,暗地里却早已投了太子司马玮。

    想起前几日与太子偶遇,他神神秘秘地靠过来,似亲昵地对自己道:“玉楼兄,义善堂手笔可真不小,让出那许多胡商的红股,这样赚钱的好机huì,你怎就白白拱手于人了?”

    胡人商铺利润丰厚的道理世人皆知,义善堂上次筹会之举,更加奠定了它在商界及豪门贵族眼中的地位。

    然则这只是在西域商道未开之前,西域玉石制品因道路艰险,难以运输至中原,因此才奇货可居罢了。待几年后商道开启,自会有大量胡商涌入,那时的玉石便不如眼下值钱了。

    反倒是中原的丝绸、瓷器、茶叶等物,更是深受西域人的喜爱,商道通了后,赚钱的自是从中原往西运送的买卖。

    司马玉楼正是看明了这点,才在此时借胡商红股筹集银钱,提早在中原购置大量货物,以待将来往西域运送贩卖。

    可惜勋贵之人却不懂得这其中的经商之道,欢欢喜喜地送了银子给义善堂,还沾沾而喜地夸赞人家仗义疏财,实在好笑。

    司马玉楼一路朝沁心楼走着,路上的积雪已被扫清,尽数堆在路两侧的花树下,他仰头望了望铅灰色却渐显明朗的天际,数日的阴雪天气终于快过去了。

    他唇边噙着一抹嘲讽的笑意,“司马玮贵为太子,难道也会缺钱?”(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http://www.android123.com.cn/8_8965/3975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android123.com.cn
12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android123.com.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